这里是娱乐圈,我不是黄蓉,你也不是欧阳克.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娱乐圈里名不见经传的三线演员。但不知道为何,当他抓着啤酒从酒吧喧闹的另一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心里就暗暗的下了定论,他,一定会红。

当时我上学,我在的学校,是北京以美女和富家女出名的名牌大学。 这里的风气就是现实,实际。很多学姐,甚至我们,都在还没毕业之前就开始忙于各种人脉和交际。娱乐圈,商圈,体育圈。总会有那么几个手腕熟练的学姐,和他们关系甚好。而我们这些小辈们,就是跟着她们混,一半是新鲜好玩,一半是想沾光,借着关系拓宽自己的交际圈。

他,当时在我们的圈子里很有争议,虽然只是演过几个红戏的小配角,但真的很帅,也很风流。这些都是学姐们的传闻。她们私底下叫他“欧阳克”,顾名思义,风流倜傥却好色而来者不拒。虽然学姐们背着他说他是烂人,但看得出来谁都想和他发生点什么。呵呵,那是一个张扬开放的年龄,现在想想觉得很好笑。

我学服装设计,长的并不好看,但个子很高。后来我舍弃专业做了模特,这和“欧阳克”有直接关系。实际上,当初跟着学姐们天天混迹各种娱乐场所,多半是映衬学姐的小阿妹。因为性格太闷,又害羞。她们喜欢带着我,是因为我好说话,我喜欢跟着她们,是因为对花花绿绿的世界好奇而向往。

坦诚的说,当初“欧阳克”从酒吧另一边直径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心里真的在默念:“难道丑小鸭的故事真的要发生了么?”和学姐们相比,我不漂亮,也没有钱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但,他是我在酒吧被人搭讪中,外形综合指数最高的一个。

他说我看上去就知道是很闷的那种女孩,我假惺惺的笑。他说你喝不喝酒,我故作潇洒说好啊。他说一会去cargo你去吗,我说我朋友去我就去。

后来,我真的和他去cargo了,和同学们一起。一个很有经验的学姐说:“明摆着想吃你!怕什么?去呗!看最后谁占谁便宜!”

于是我在姐妹的“保护“下去就真的去了。但最后谁也没占着谁便宜,门票我自己掏钱,酒是别的”小开“买的。我和学姐,还有他,都各玩各的,偶尔他过来和我说一两句话,多半时间都是和他的朋友玩。只不过最后他送我回的学校,还要了我的电话。


后来,学校里有传闻说我和他攀上了,还说他很喜欢我。还说他是欧阳克,最后我会被甩的很惨。学姐说我心机很重,也很成功,自从认识他就马不停蹄整容,最后靠对方的关系进了模特圈。

其实,我们后来确实联系了很长一段时间,一开始他是想追我,但我装傻了一下,也就作罢了。是我主动想和他保持联系,最后就真的变成了关系很好的朋友,我去过他家,在他家也见过很多很红的大腕,关系真的很好过。

只不过那时候虚荣心膨胀的我,不想戳破谣言,一直假装不做解释而已。

至于整容和做模特,我承认确实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但模特的关系是我自己跑的,虽然真的是他朋友在公司打过招呼,可只给我了一个面试的机会,剩下的都是我自己的努力。之所以说,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是因为,整容是他的建议,而整容的钱,也是他借给我的。

我得到兼职模特的工作后,他就一直劝我走这条路。一开始我做平面模特,他说我镜头感很好,一直不停的说。而我一方面舍不得专业,一方面又屈服于模特职业的虚荣向往,一直犹豫不定。但是后来,公司的经理人说,我虽然很有感觉,但五官不立体,只能做兼职,做职业模特未来会有瓶颈,很难有出路。不知怎的,这话反而刺激到了我,想要做职业模特。

就在这个时候,他帮了我很大一个忙,也决定了我今后的职业走向。

他建议我给自己的五官做些调整,也就是整容,做的立体一些。说我天生有镜头感,不发挥以后会后悔。所以,他亲自带我到他们行内的整容医院做检查。那是一家韩国人开的医院,院长叫金炫澈,他和金炫澈好像很熟,所以价钱打了折扣。但折扣以后的价钱,依旧是我所不能承担的。我家很普通,也很传统,甚至做平面模特都没敢告诉家里人。但他说他可以负责钱的问题,我当时觉得有点扯,我们关系好但是和钱没有牵扯。所以尽管有些动心,但还是拒绝了。没想到他很认真,真的罕有的认真的和我说:

“机会只有这一次,你看着办!钱是借你的,你三年内还我。不要也可以,但我可以告诉你,一旦你进入这个行业,你就会发现还我这些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的,机会只有一次,我不想假清高。于是我接受了,他没有要借条,我也没打算写,但钱肯定是要还的。

金炫澈是韩国人,但很明显“欧阳克”和他很熟,他们聊天的时候竟然用韩语。咨询和制定方案的时候,他陪着我,我从侧面看着用流利的韩语和金医生聊天的他,长长的睫毛一直在颤动,当时我在想,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他的。

整容这件事,算起来一共耗费了我一个月的时间,鼻子,眼睛,颧骨都做了调整。很成功,公司的经理人对我很赞许,她说我有魄力,将来一定能红。

后来找我做平面的公司真的变的非常多了,只不过毕业以后我还是识相的退居二线,现在我给一家比较出名的时尚杂志做策划咨询。

至于他,也红了,红的一塌糊涂。但那时候我们早就不联系了。他开始第一次做主角,我们就很少联系了,msn上也见不到他。有一次酒会上,看见他和他的大老板在一起,旁边有很多记者。我借机会和他打招呼,他也是看似热情的和我寒暄了几句。我很识相,以后更是断了找他的念头。当天晚上,我破天荒的短信他:

“哥哥~我还欠你钱哦?”

第二天才收到他的短信,内容只有一个:D的笑脸,我想,他真的很想摆脱我吧?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

百度了他的资料,原来他是双鱼座的。呵呵,不管怎样,他并不是欧阳克,因为欧阳克没有他这么“乐于助人”,即便他是,那么我也不是他的黄蓉,令他死也甘愿的人,并不是我。

或许,我在他的星空里,连一颗能看得见光芒的星星都不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