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河湾的枪声 正文 第十四章

yp89yp89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3.html[/size][/URL] 自从陈卫革和南景林回了深圳之后,齐艳丽有事没事地就把陈卫东骂得鬼吹火,陈卫东对此老是摸着头脑,搞不清齐艳丽和自己吵架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历来气管炎十分严重的他,也不敢和老婆大人硬顶着上,所以总是心里窝了一堆燃烧的熊熊烈火。唐金发自从和陈卫革在关帝庙拜了把子,尤其是和陈卫东夫妇在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3.html


自从陈卫革和南景林回了深圳之后,齐艳丽有事没事地就把陈卫东骂得鬼吹火,陈卫东对此老是摸着头脑,搞不清齐艳丽和自己吵架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历来气管炎十分严重的他,也不敢和老婆大人硬顶着上,所以总是心里窝了一堆燃烧的熊熊烈火。唐金发自从和陈卫革在关帝庙拜了把子,尤其是和陈卫东夫妇在汾河大酒店见了面之后,在汾河湾村里就放开了手脚,也经常到陈卫东家里去,隔三差五地还私下塞给齐艳丽很多的钱,说是老三从深圳捎回来的,齐艳丽虽然心知肚明,但装作不知道,对于送上门的钱财是照单全收。慢慢地陈卫东就听到了和自己关系好的一些村民的反映,暗里也批评了唐金发几次,要唐金发低调一点,不要因为个人关系问题影响了他在群众中的威信。唐金发听了后就收敛了很多,只是和汾河湾村委会的有关土地补偿协议迟迟没有签订,唐金发很是着急,给深圳的南景林打了几次电话,南景林和陈卫革商量了几次后,要陈卫革赶紧催催,陈卫革就郑重其事地给齐艳丽打了一次电话,抱怨陈卫东不给自己面子,齐艳丽现在也不敢惹这个在深圳把生意做大了的老三,就拍着胸膛给陈卫革保证,说你不要管了,这个事情她办不下来,她这几十年的人算是白活了。

这天晚上,齐艳丽再次把陈卫东骂了个狗血喷头,陈卫东感到很冤枉,靠在炕上被子垛上,看着在脚地里收拾的齐艳丽,嘟哝道:“哎呀,我都不知道我错在什么地方了,我哪里做得不对,你说嘛,何必这样恶语相向呢?”

齐艳丽说:“你答应老三帮唐金发,这么长时间了,你也没有个动静,你是准备往死地拖人家唐金发呀!”

陈卫东坐起来为难地说道:“你看这个事情牵扯到汾河湾村的每家每户,弄不好了要落埋怨哩,关键是唐金发出的补偿费太低,简直就是打发要饭的。”

齐艳丽说:“你懂得个毬,咱们村的土地薄的像白纸一样,一年能打多少粮食,现在每年补偿的钱远远大于过去的收入了,还要咋?”

陈卫东说:“你不知道,唐金发光知道往咱们家跑,也不和我主动说,这种事情,还能我找他去?再说了一些老干部和老党员的工作,的确要我一家家做嘛。”

齐艳丽说:“你要是这样说,我给老三说去,让他要唐金发主动上门找你,也让唐金发在原来的基础上稍微增加一点,这样的话,你做起工作来,也算是积极努力了一会。”

陈卫东说:“唐金发也不识趣,妈的光是打雷不下雨!不要说他和老三拜了把子就成了我兄弟,他是他,老三是老三!”

齐艳丽说:“你不要说啦,人家该表示的都表示了!”

陈卫东惊奇地说:“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齐艳丽说:“这种事情我能给你说?你也和老三联系联系,我看老三和那个南方人也不是一般关系?”

陈卫东说:“你说的是那个南景林?他有个什么本事值得你这样?”

齐艳丽说:“你憨啦,你不知道老三和南景林开回来的奥迪卖给了唐金发?”

陈卫东说:“知道呀。怎么啦?”

“怎么啦?奥迪是老三和南景林合伙买的,听老三说,南景林在深圳海关有硬关系,车就是便宜的海关处理货,这次卖给唐金发不知挣了多少钱?你给老三说说,以后有这种生意咱们也入股。你最好和老大也联系联系,让他也帮着在汾阴市找个下家,这样多好?”齐艳丽着急地给陈卫东说道。

齐艳丽最后的这段话使坐在炕上的陈卫东陷入了沉思,是呀,还是老三有本事,你看看人家这次回来的出手是多阔绰,简直和去年是大相径庭,完全不一样了,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呀,听人家说,深圳满地都是钱,就看你会不会捡,要是南景林在深圳海关有了硬关系,倒腾一些紧缺的物资,那利润就不是一点点了,比他在汾河湾干上几辈子挣的钱都多,自己这是何苦呢?不行,他明天要去一趟汾阴市见见老大,商量一下以后的事情。

琢磨了一会,陈卫东对上了炕已经脱了衣服钻进被窝的齐艳丽说道:“还是你考虑的长远,你也成了咱家里的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齐艳丽睡在被窝里,面对着陈卫东说道:“你才知道呀,现在人们都在搞经济建设,电视上一天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也许说的这部分人就是咱们哩。”

陈卫革看着灯光下的齐艳丽是那样的妩媚动人,就猴急地脱光了衣服,拽住扔在炕上灯绳上绑着的小铁锁子使劲一拉,钻进了齐艳丽的被窝,齐艳丽使劲地在陈卫东的胸脯上拍了一巴掌喊叫道:“哎呀,你的脚怎么就这么冷呀!”

陈卫东哪里还管得了齐艳丽的尖叫声,翻过身就把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齐艳丽再次拍了陈卫东的光脊背骂道:“我日你先人!你慢着点!”

月光如水,透过窗户玻璃洒满了屋子里,外面已经长出叶子的树影在银光满溢的土炕上晃来晃去,只晃得人有些眼晕。

第二天,陈卫东喝了齐艳丽给他冲好的鸡蛋汤,穿戴一新,就红光满面地夹着陈卫革从深圳给他买回来的时新公文包,在汾河湾的村头挡了一辆去往汾阴市的公共汽车,坐在车上的陈卫东再一次浮想联翩,沉浸在了他的那位设计师在被窝里给他描绘的宏伟蓝图里,以至于坐在他后面座位上的,那个留着长头发的流里流气的小伙子,把他夹在胳肢窝里的新公文皮包用刮脸刀割了个长长的口子,掏出了包里装着的几百元钱都不知道,坐在后面的乘客也害怕地不敢说,只好看着得了手的二流子喊叫司机停了车,从从容容地逃之夭夭了。

下了车,陈卫东想,自己不能空着手去老大家,就打了个的到商店买点东西,等到他挑选好了东西,准备结账时才发现,新公文包的下面被人拉了一道口子,他懊丧至极,只好从身上掏了最后的一百元钱付了帐,走在大街上的陈卫东思前想后,自己拿着这么个长口子的新公文包,去了老大家里简直是丢死人了,正好他也感到有点内急,就又掏了五毛钱到厕所里方便之后,把深圳时新的公文皮包扔在了茅坑里,灰溜溜地跑到了老大的家里。

韩明明这个时候刚好在家,见陈卫东来了马上就高兴地不知说什么好,嘴上说道,老二,你来也不打个招呼,我好到外面买点好吃的东西,我给你你哥打个电话,叫他中午回来,你们哥俩好好喝上两盅。说完打开电视,把遥控板放到陈卫东坐着的沙发前面的茶几上,然后又说道,你坐着先看一会电视,这会子还有点时间,我到外面的饭店里买几个凉菜回来。陈卫东说,嫂子,就不麻烦了吧,家里有啥吃啥嘛。韩明明说,哎呀,你坐你的,我马上就回来了。说完走到墙角的桌子上给陈卫红打了个电话就出去了。

陈卫红调到汾阴市畜牧局当了副局长后,通过关系把韩明明弄到了汾阴市畜牧局下面的一个服务中心上了班,韩明明是那种游手好闲惯了的人,经常是东家跑西家窜,迟到早退那是家常便饭,服务中心的干部职工知道那是副局长的老婆,是敢怒不敢言,陈卫红惹不起这位前黎川县副县长的女儿,只好由着韩明明的性子来,服务中心的经理体谅到了副局长的难处,就每月按时把韩明明的工资送到了家里,这使陈卫红与生俱来第一次感到了权利带来的尊严和变化。令陈卫红感到可喜的是,自从陈卫革从深圳回了一趟黎川县后,韩明明对自己家里人,无论从态度上,还是实际行动中都表现出了与以往不同的情况,这个变化,也使他第一次感到了男人的尊严和变化。

中午吃饭前,陈卫东把他的一些想法告诉给了自己的老大,陈卫红听了后也感觉到弟妹齐艳丽说得对,他同样认为,从深圳倒腾紧缺物资是个发财的好门路,而且从老三和南景林这次回来的情况看,他们应该具有这种能力,并且指出,唐金发在汾河湾村开煤矿对汾河湾村和他们陈家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发展机遇,他强调,老三和南景林是自己人,这没有什么,想做什么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做,倒是和唐金发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多留几个心眼,不要落下什么把柄在唐金发手里。

一旁吃饭的韩明明终于明白老二来汾阴市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了,她感到自己的男人在两个小叔子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不然,老二会从一百多里远的汾河湾跑到他们这儿来来请教,于是,她就趁热打铁地说道:“哎,老二,你和老三合伙做生意,我和你大哥就没有什么事情啦?”

陈卫东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嫂子,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嘛,这不是和你和老大商量来了吗?”

陈卫红用阻止的口气对韩明明说道:“你不要掺和老二和老三的生意!”

韩明明马上脸就晴转多云了,不屑一顾地说道:“你才不要管呢!你能管得了我?我和老二、老三做生意管你毬事!”

陈卫东也在一旁帮着说道:“哥,我嫂子做生意你装作不知道就行了,你当你的官,我们做我们的,两不相干!”

韩明明高兴地对陈卫东说:“还是老二你明事理呀,哪像你哥,要是凭着我们俩的工资不要说送孩子将来以后出国留学了,就是上个好大学都成了问题!”

陈卫红没有理会韩明明说的话,问陈卫东道:“这次唐金发在咱们村开煤矿,土地补偿款打到村委会账户上的钱不会少吧?”

陈卫东回答道:“应该是。”

陈卫红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呀?”

“还能怎么办?按照有地有户口平均分嘛。”陈卫东喝了盅酒说道。

“我给你说个办法,你看行不行?”陈卫红说。

陈卫东听到这儿,觉得在政界混了多年的老大肯定会有高见,就支楞起耳朵认真地听着自己的老大能给自己出个什么主意。

陈卫红说:“咱们村不应该把土地一次性卖给唐金发,这样的话就是断了子孙后代的财路,会落下千古骂名的,你最好和他签订个土地租赁协议,哪怕租赁费用稍微低一点,这样的话,他就永远逃不出咱们的手心!另外,还可以巧立名目狠狠地敲他一杠子!”

陈卫东兴奋地说道:“哎呀,哥,这个我真是没有想到,你说得对,就按你说的办!”

陈卫红继续说道:“你可以分给村里人一部分,留下一部分办个村集体企业,一方面和唐金发做着生意,一方面也可以利用村办企业到外面闯闯,这样不仅自己能够富起来,汾河湾村所有的人也能够富起来!”

陈卫革的眼睛再一次地亮了起来,他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没有白跑一趟,有了老大这个主意,他回到村里召开村支委会议,也有了说法,就能给唐金发把事情办了,这样的话,就是电视上整天说的那样,是双方互惠互利的双赢呀。

陈卫东最后给陈卫红出主意到:“为了增加你在群众中的威信,你利用这次机会在群众集资一下,可以向在外工作人员呼吁一下,让我们这些人也出点血,把咱们村的小学好好地修一下,盖个现代化的办公大楼,这也是你的一份功德嘛,让汾河湾村里的乡亲们看看,你作为陈爱民的二小子是能够给大家办实事的!”说完最后一句话,陈卫红的眼里就流出了激动地泪水。

一旁的韩明明给也流了泪的陈卫东说:“老二,你哥说得对,把学校好好盖一下,把村里的巷道硬化一下,巷道里安装上路灯,让咱们村也现代化一下!”说完,韩明明举起了杯子,三个人站起来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下午,趁着陈卫红出去上班的机会,喝了酒的陈卫东,厚着脸皮偷偷给嫂子韩明明要一百块钱,说他回呀。韩明明疑惑地看了陈卫东一眼,陈卫东解释了自己在来汾阴市在公共汽车上的遭遇,腆着个脸不要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韩明明听完后哈哈一笑说,哎呀,老二,你以后就是要干大事请的人啦,可不敢这样马马虎虎,嫂子想在盖学校和村里巷道硬化的问题上,和你好好商量商量。陈卫东说,嫂子,凭着咱们陈家的两块烈士牌子,凭着我这么多年在村里的牛马般的辛勤工作,汾河湾还不是咱们说了算。韩明明进了卧室,在柜子里翻了翻给坐在客厅里沙发上拿了一千元钱,陈卫东说,哎呀,嫂子,我不要这么多,够回去的路费就行啦。韩明明说,你来一回汾阴市不容易,不给弟妹和孩子买点东西,空着手回去太不像话了。陈卫东说,那就谢谢嫂子啦。韩明明叮嘱说,你过一段和你哥再去深圳一趟,和老三好好商量商量,咱们的生意,要是能行的话,嫂子也计划入股。

回到家,天就黑严实了,陈卫东顾不得吃饭,马上就给齐艳丽做了详细地汇报,齐艳丽高兴地说,这是好事嘛,这不是把咱们家的所有力量都动员起来了嘛,还是老大有主意,真是高瞻远瞩呀!陈卫东说,你的支持一下我的工作!叫我老丈人在老党员老干部那儿做思想动员工作!齐艳丽说,你不要管啦,这样的工作我愿意支持你,不过,你得自己先把一些想法告诉给我爸,我爸就好动弹了。陈卫东说,那是,那是,你爸在咱们村是德高望重的老书记,他老人家一出马这事情就好办多了。

齐艳丽伺候着陈卫东吃完了饭,夫妻二人又商量了一会,就上了坑,拉灭了白炽灯泡,趁着兴趣盎然的机会,在树影婆娑的月光下,又胡乱地晃荡了一阵子,不过这一会,齐艳丽没有掐陈卫东,更没有打陈卫东,倒是瞪着眼睛看着朦胧中的陈卫东一脑门子的汗,还顺手抓起头边的枕头手巾替他擦了擦。

天亮了之后,齐艳丽帮陈卫东叫来了村委会的通讯员,通讯员白文举在村里独门独户,无依无靠,是个老光棍,陈卫革当了书记和村委会主任后,提拔了他,使他有了吃住的地方,这个老憨憨心里马上就把陈卫东当成了自己的主子,说一不二绝对的服从。白文举按照陈卫东的指示,挨家叫了陈卫东的几个铁杆年轻党员和村委会干部,几个楞头小子听了陈卫东的煽动,觉得陈书记的想法和决定是英明的,村支委应该通过这个决定,最后,陈卫东叮嘱大家要做好准备,村办企业办起来之后,都要进入企业的领导班子,切实把工作抓起来。这些人越听越有劲,纷纷表示坚决支持陈书记的一切工作,为把汾河湾村建设成为富裕文明的社会主义新农村而努力奋斗。

小范围的会议结束之后,陈卫东口袋里装了几包烂烂烟,挺起胸膛到每个老党员老干部的家里分别作了动员思想工作,尽管有些人认为陈卫东的想法还值得商榷,但是他们暂时还提不出来什么具体的反对意见,就表示等村支委还开会的时候再说,再讨论。

跑完了这几家后,陈卫东就背着手进了老丈人家的门。丈母娘黄珍珍正好在扫院子,见陈卫东进了门,急忙放下手中的扫帚,撩起棉布门帘把女婿往里让,同时对着坐在炕上的齐文宇说道:“老头子,卫东来了!”

陈卫东笑着问了一声齐文宇:“爸!”

齐文宇也笑了笑,对着陈卫东说:“卫东,这一向都不见你了,也不来我这里坐坐。”

陈卫东坐在炕边给老丈人递了一根烟说:“爸,我这不是来向你汇报一下村里工作嘛。”

齐文宇挤了挤眼睛说:“哎呀,你都这么大了,做什么事情也很稳重,还用得着向我汇报?”

陈卫东继续笑着说道:“爸,你虽然不当书记了,但是你这几十年的经验,是我这辈子都学不完的,要是重要在村里这一级设置个顾问委员会,你老,还不是主任?”

这句话说的齐文宇哈哈大笑了起来,连忙摇着手说道:“哪里的话,哪里的话!”

陈卫东看着老丈人心情很好,就趁热打铁地把自己和老大在城里商量的主意,用自己的话说了出来。齐文宇听了后,好长时间不说话,自顾自地抽了一会烟,想了想说道:“卫革,你爸在世的时候,我一直是副书记,给你爸当助手。你爸去世后,我就接了他的班当了书记,那几年我也有这种心思搞个村办企业,但是村里的资金有限,也不敢胡乱花,生怕弄下窟窿没办法给乡亲们交代,再说我自己的胆子也小,魄力也不如你。这几年,你干的就很好,村里的自有资金也比以前多了起来,按说你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是,我个人还是认为,你又要办企业,又要盖学校,硬化巷道,资金的缺口就很大了,当然这么大的投资建设,也容易引起人们形形色色的疑虑,我不知道你想过没有,这样做,是不是有点急躁了。”

陈卫东解释道:“现在上上下下都在搞经济建设,咱们村这么多年没有发展起来,固然有自然因素的影响,但这是个客观条件,而起决定因素的是人的主观因素,就是我们的这些干部的思想没有跟上新的形势,老是前怕狼后怕虎,这是主要的制约因素呀。咱们可以试着办上一两个村办企业,依托煤矿咱们也能够发展一下。”

齐文宇说:“咱们村探测出有煤炭资源,是不是我们也能在这方面多下点功夫,人常说“靠水吃水,靠山吃山”,咱们也不能看着别人发财,咱们干瞪眼呀。”

陈卫革说:“爸,你说得对极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把土地租给唐金发使用的主要目的,你想想如果等咱们有了实力,不想自己搞个煤矿,那才是憨憨呢?”

齐文宇说:“那你是这,你的这些话,让我也仔细想想,毕竟这不是个小事,另外你安排一下村支委的会议,看看大家怎么说?兼听则明是最好的了。”

陈卫东见老丈人心存疑虑,知道一时难以说服,就只好出了门,后面跟着的丈母娘黄珍珍喊叫着他吃了饭再回去,他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回了家,把早上的这些情况向齐艳丽做了详细的汇报,齐艳丽说,我爸的工作我来做,你操你的心就行了。

三天后,汾河湾村支委召开了会议,会上陈卫东把自己发展汾河湾村的集体经济的想法给村支委一班人和村民代表做了详细说明,当然他现在的这些说法,又经过了三天的深思熟虑,正像他老丈人所说的那样,他倒是用电话和老大陈卫红又做了多次的探讨,增加了项目的可行性,不出所料,会议虽然还有不少的不协调声音,但是赞成的人显然占到了大多数,当然,这些赞成的原因都是齐艳丽母女施加压力,让老丈人齐文宇出面挨家做工作的结果,最后陈卫革充分发扬民主,在大家统一认识之后,汾河湾村支委做出了如下决定:

一、和唐金发签订土地租赁协议的事情按照陈卫东说的办;

二、村办企业如何办?需要那些人进入企业的领导班子,陈卫革拿出具体方案和人选,在再次召开的村支委和村民代表会议上讨论后通过;

三、兴建学校,硬化巷道的事情也请陈卫革拿出可行性方案再次讨论决定,尽快实施,要求工程进展情况公正、公平、公开和透明,以汾河湾村的崭新面貌迎接第十一届亚运会的胜利开幕。

开完会后,陈卫东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他向老大陈卫红做了详细地汇报,陈卫红为陈卫东的这次大胆改革创新感到欣慰,同时,也提醒陈卫东不要忘了让老三陈卫革也参与进来,这样更能发挥村办企业的作用,创造更大的效益。

当陈卫东和唐金发签订土地租赁协议的时候,唐金发心里当然感到不舒服,只是面上没有那么表现出来,陈卫东劝唐金发说,只要你哥再汾河湾村,还不是咱们兄弟说了算,你有了这份协议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有了什么问题,有哥给你撑腰呢。一句话说的唐金发烟消云散,一肚子欢喜,痛痛快快地签了协议,并且私下表示,他要在这次汾河湾村的建校硬化上出一把子力。陈卫东说,那当然欢迎了,你从现在起,也算是汾河湾村的一员啦。

就在陈卫革安排好村支委的工作,要和老大陈卫红一同去深圳,准备和老三谈谈的时候。陈卫革从四川打回来了电话,说他马上就要结婚了,女方家里人要求在四川当地举行婚礼,并且要按照彝族的仪式进行,要他和老大火速赶到四川去。经过陈卫东两口和老大两口的协商,一致认为,老三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他们都应该去,给老三撑撑门面,顺便结婚仪式举行完了,一起回到汾河湾再隆重的举行一次婚礼,也是给逝去的父母有所交代。

几天后,陈卫东和陈卫红各自携带夫人一起到四川喝喜酒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