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59节: “海权论”

平山大侠 收藏 1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59节: “海权论” “谁能控制海洋,谁就能控制世界。”——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 马汉:(1840年—1914年)美国海军少将。他不仅是美国海军军事理论家,而且是军事历史学家。著有《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与《海军战略论》。 “在我们美国海军学院里,有一位名叫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59节: “海权论”


“谁能控制海洋,谁就能控制世界。”——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


马汉:(1840年—1914年)美国海军少将。他不仅是美国海军军事理论家,而且是军事历史学家。著有《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与《海军战略论》。


“在我们美国海军学院里,有一位名叫马汉(1840年—1914年)的院长,是一个海军少将。他不仅是美国海军军事理论家,而且是军事历史学家。他讲授的内容那真叫好,我亲耳聆听过他的演讲,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讲的《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与《海军战略论》。”

“哦,印成书了吗?身边有吗?”李鸿章急切地问。

“哎,因循守旧的人那都有,马汉的演讲目前还只是讲稿,没有付印,待我回国后,一定过问此事,争取早日出书,到时一定送你一本。”

“那马汉将军都是怎么说的,能否先见告一二。”

李鸿章有些失望,只好退而求其次。

“嗯,马汉将军海权理论的核心思想是:海上实力主宰历史,它关系到国家强弱,民族兴衰;海权国家必须设法控制海权,这既是争霸世界的重要手段,又是顺利完成区域性任务,达成具体作战目标的重要条件。马汉将军海权理论对世界的战略格局产生了深远影响,因此马汉也被誉为‘海军战略的奠基人’ 。”

“这就是说:要将‘海上实力’ 提高到国家的政治、乃至国际间的关系这一高度来加以认识,并当作国策来实行。”

“对!”格兰特兴奋地叫起来。“李,你绝顶聪明,一点就透。你刚才说的,正是马汉将军对海军军事思想的重大贡献之一。马汉将认为:海军实力是海权国家实现政治目的的强有力手段,对国家经济、安全、外交政策的影响举足轻重。

英国为什么能成为世界老大?还不是因为它控制了海洋和商业贸易。马汉将军说:‘人类对海洋的兴趣几乎全是贸易兴趣。海洋不可避免地成为那些,渴望得到财富和力量的国家间,进行竞争与冲突的主要领域。要想有海上活动的自由,就必须拥有制海权,进而控制世界贸易和财富。’”

格兰特看看正在沉思地李鸿章,接着说:“你不认为拥有了海权,就等于把领土向广阔地海洋,大大地延伸和扩展了吗?”

“啊!”李鸿章尤如遭到电击,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惊呼:“如此说来,海洋是一个国家安全的第一道屏障,丧失了制海权,国家安全便没有保障,岌岌可危了!”

格兰特微笑地点点头,调侃地说:“总督之首的确不是浪得虚名,悟性之高,非常人可比!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说过:‘谁能控制海洋,谁就能控制世界。’”

“对,你说得对!迄今为止,世界上所有帝国的兴衰,其决定因素,都在于是否拥有强大的海权,能否控制海洋。纵观历史上世界性大国的崛起,都可以说与经略海洋息息相关,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德国、法国和贵国,无一不是‘发轫于海洋’,并最终成为具有强大海洋控制能力的国家。”

李鸿章总结性地说。

格兰特诚恳地说:“在我们西方有这样一句谚语‘大象永远不会忘记’。 我亲爱的朋友,对于一个拥有漫长海岸线的国家来说,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是至关重要的!李,你要牢牢记住这一点,永远不要忘记!”

“大清国也要拥有海军!”李鸿章坚定地说“日本学习西方获得了成功,我们也一定能成功!照此发展200年,中国可以永远自立!”

“是的,伟大的中国理应对人类文明的进步,做出新的贡献!好啊!亲爱的李,我期望在不久的将来,飘扬着龙旗的大清国舰队访问美国,我要请你到我的庄园来坐客。”

“咱们一言为定!”

李鸿章令长随拿出两份礼物送给格兰特。一份是景泰蓝,一份是丝绸。李鸿章笑咪咪地说:“这套景泰蓝,是送给先生的;这幅丝绸是送给您夫人的。”

格兰特接过厚礼,笑得合不拢嘴,可是当他展开丝绸时,笑容却突然凝固了。性情直率地格兰特面露不悦之色:“我知道贵国的杭州丝绸名闻天下,是名媛淑女和高贵女士们的心爱之物,一掷千金也不易得。中堂大人,您送的这幅丝绸,怎么看上去坑坑洼洼的,穿在身上岂不……?显得易见,不是杭州名产,不知出自何处?莫非中堂大人被人所诓?”

李鸿章听了哈哈大笑,眼泪都要淌出来了:“先生有所不知,我中华地大物博,稀罕珍奇之物就连本督也未能尽识,何况你们洋人?这幅丝绸的确非杭州所产,可它却比杭州所产更为珍贵。它名为‘疙瘩绸” ,产自我国河南省的伏牛山区。”

“哦,‘疙瘩绸” 有什么来历和讲究?”格兰特好奇地问。

“先生莫急,听我慢慢细说。在我国河南省的伏牛山区,有一个小地方叫桑坪屯。是崇山峻岭中的一块肥沃的盆地,因为有一条水量丰沛的桑箕溪婉蜒流过,使这里焉然成为世外桃源。两岸桑树成林,因土肥水足,桑林不需费多少劲去管理,自然郁郁葱葱。

早在乾隆朝时,这里人就种桑养蚕。不过与别处不同的是,别人养蚕都是把蚕宝宝养在温室里的竹匾里,天天采拮桑叶回去饲养,而桑坪屯的人却是把蚕宝宝直接放在野外桑树上,任其自然生长。

初夏时节,蚕儿吐丝做茧,雪白晶莹的蚕茧挂满枝杈间,就象梨花开遍了山野,那景致真是别有风味。

乡绅陆季和他夫人张淑仪,根据当地蚕丝粗细不均的特点,摸索着织出一种别具特色的“疙瘩绸” 。这种绸表面上看去坑洼不平,可穿在身上却感到细软平滑,它光泽柔和,耐看耐穿,有一种纯朴自然的乡野趣味。您夫人一定会喜欢。”

格兰特这才喜笑颜开,连声道谢。

李鸿章见格兰特手中总是拿着一根手杖,须臾也不离身,好奇心顿起,眼睛紧盯着,目光再也不肯离开。见状,格兰特遂将手杖递给李鸿章,好让他瞧个明白。

李鸿章接过来一看,只见这根手杖不仅做工精细,手感舒适;而且镶有不少钻石。李鸿章把玩良久,爱不释手。

格兰特看出李鸿章很喜欢这根手杖,于是大方地说:“这根手杖是全美工商界赠送的。中堂大人若是喜欢,我回国后即去征求全美工商界领袖的意见,如获同意,一定转赠送给中堂大人。”

李鸿章听了大为快意:“如此,我先行谢过了!”

格兰特笑逐颜开:“贵国有句话说得好,我很欣赏,道是‘礼尚往来’,区区一根手杖,何足挂齿。”

格兰特要告辞了,李鸿章不失时机地简要介绍了琉球一案的来龙去脉,并希望格兰特利用自巳的特殊身份从中斡旋。格兰特爽快地答应了,于是格兰特便做了大清政府的外交特使。

但是他又对李鸿章说:“不过,我要提醒你,我亲爱的——倾盖之交——美国和日本都是具有相对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观念、社会结构和政治基础的国家,而且两国之间的差异相当大。尽管美国受欧洲的影响巨大,但是美国决非是欧洲国家,在美国历史学界一直有‘美国例外论’ 之说。美国几乎从一开始起,就是一个纯粹自由的社会,是一个例外的国家。

而日本更是如此,尽管历史上经历过唐化、欧化,但是日本始终保持着文化、经济和社会的独特性。日本是一个即非东方文明、又非西方文明,而且文明具有连续性的独特的东亚国家。

它也同样面临着被西方文明征服和奴役的威胁,你知道的,1853年7月,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佩里率4艘军舰,开进了江户湾。以武力为后盾,打开了日本封闭了200多年的门户。1854年美日签订了《神奈川条约》,1857年,美日又签订了《美日友好通商条约》。英、法、俄、荷等国也先后与日本缔结了类似的条约。从此列强们不仅可以在日本开港通商、而且还取得了领事裁判、关税豁免、建立长久居留地、片面最惠国待遇等特权。1859年,日本据约正式开港通商,成为列强们的商品销售市场和原料生产地。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与贵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相比,日本开放国禁带有一定的主动性。当时日本内部也有‘开港’ 和‘攘夷’ 两派的激烈争论,但是前者最后占了上风。更为重要的是,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彻底改变了传统的政治权力结构,新的明治政府通过推进殖产增业、贸易立国、文明开化这三大政策,开始了工业化并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日本工业化的口号是:‘富国强兵’,其重要的特点就是权力集中、政治指导经济、军事工业优先、对外扩张与工业化齐头并进。日本的扩张主义,是由于西方殖民主义的扩张,而激发出来的一种狭隘民族主义的表现。它的理论基础主要是日本人优秀论和大日本主义,其扩张主题是社会等级、政治和军事方面的。而且由于其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和爆发的短促性,而使之带有更为急促和疯狂的色彩。

美日在民族性和社会文化价值观方面,有巨大的差异。我们美国人崇尚个人主义,他们日本人信奉集体主义。我们美国人追求平等观念,他们日本人习惯于等级秩序。我们美国人的思维是理性、客观、实用,他们日本人的思维是感性、直观、强调精神满足。在价值判断和行为方式上,我们美国人是二元论和机会主义的,而他们日本人则是一元论和执着凝固的。值得注意的是:一个民族的自我认识及使命感,也是影响其对外政策的重要因素之一。美国尽管存在着强烈的世界主义和天赋命运观,但是因为个人主义的利已动机和二元论世界观,导致美国总是在孤立主义和国际主义、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之间徘徊。而日本则是在民族自卑和极度膨胀的民族自傲之间徘徊。由于缺乏足够的自信,日本害怕孤立,总是在寻找同盟者。而现在他们正与美国打得火热,处在蜜月之中!”

李鸿章听了连连点头,深为赞赏格兰特的见解独到、深遂。

在中国逗留月余后,格兰特于5月16日抵达日本。

但是格兰特—直弄不明白儒家色彩浓厚的“册封”、“藩属”等概念是个什么玩艺儿,调停始终不得要领。面对埋下隐患的条款,格兰特哑口无言,毫无办法。而日本政府则表示愿意与中国直接谈判,不希望第三国过问。

格兰特立即让随员约翰——杨函告李鸿章:“日本断无诚意,调解成功希望甚微。”并警告说:“日本野心绝不止是琉球。中国之患在于积弱。”并劝中国尽早图谋自强。

格兰特回国后,因体弱多病,还未来得及赠送手杖,便于1885年病逝。1896年8月,李鸿章访问纽约时,亲往格兰特墓园凭吊,并看望他的遗孀。老太太代表亡夫亲手将这根手杖赠送给李鸿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