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58节: 倾盖之交

平山大侠 收藏 15 1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58节: 倾盖之交


“任何君主,如果只有陆军,他就只有一只手;加上海军,他才是双臂齐全。”——彼得大帝


格兰特推心置腹地说:“亲王陛下,贵国在自强运动中,应该寻求一个盟友,而我认为:最好的盟友便是美国。其实,美国与中国发生关系的时间也不算晚。早在美国建国之初的1784年2月,美国第一艘到中国寻找贸易机会的商船‘中国皇后’号,就从纽约港起程来华了。它距美国独立战争的正式结束,也不过5个月时间。这次远航用去了整整15个月,‘中国皇后’号,于1785年5月,满载着首航的成功,顺利地返回美国。

‘中国皇后’号,用美国本土的特产人参、毛皮、棉布等换回了大量的中国茶叶、瓷器、丝绸等商品,在美国很快就销售一空。这对于当时遭到英国的经济封锁,国内百废待兴、国外孤立无援美国的来说,真是上帝赐予的福音。美国政府立即抓住这个难得的历史机遇,掀起了一股到中国寻找商机的热潮。由此带来了三项,就是在今天看来也令人吃惊的历史记录: 到1790年,从中国进口的货物占美国全部进口货物的1/7; 到1792年,美国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地位仅次于英国,占据第二位; 到1803年,美国对华贸易的总值,已经大大超过了欧洲大陆国家,对华贸易的总和。

与此同时,美国在对华贸易的巨额利润中,还产生了许多美国第一代的百万富翁。从1791年到1841年,50年间美国对华贸易量增加了6倍。这一时期美中关系是良好的、亲密的、合作的、平等互利的贸易关系,美国也没有参与对华夏文明区域的挑战和干涉。在我们美国人的观念中,形成了中国具有奇异文化和拥有巨大市场的意识。中国市场的神话,已经深深植入了美国人的潜意识中,并在现在和将来,都会左右着美国对华政策的制定。

亲王陛下,我认为我们两国应该和睦相处、携手并肩、共同担负起历史与时代——赋予给我们的使命!”

会谈之后,格兰特预言:“中国在二十世纪将变成强国。”这与拿破仑的预言不谋而合。

格兰特离开北京,取道天津准备返回。

1879年5月28日,北洋大臣李鸿章在节署设宴款待。

初次见面,格兰特定睛上上下下,从头到脚,认真地审视李鸿章一番,看得李鸿章莫名其妙。

格兰特点头颌首盛赞道:“好一个‘云中之鹤’,果然是丰姿伟岸的奇男子。我好有一比……”

李鸿章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先生之意……?”

“中堂大人与德国‘铁血宰相’ 俾斯麦比较,毫不逊色,嗯,‘东方俾斯麦!’”格兰特欢快地叫道,为自已的这一发明创造所高兴、激动、兴奋不已。

李鸿章见格兰特竟然知道自已在上海时的名号,现在又将自已比作“东方俾斯麦”,心中对格兰特的好感更加深一步。于是冲格兰特点点头,颇为自负地说:“先生,我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两个人,因为我们镇压了历史上有名的两个叛军。”

这回轮到格兰特傻眼了。见状李鸿章开心地笑了:“先生,这‘两个叛军’,一个是贵国内战中的南军;一个是我国的‘长毛军’。”

格兰特一听大笑不己,一只手使劲拍着大腿,一只手竖着大姆指,朝着李鸿章不停晃动: “妙!妙不可言!”

李鸿章也被他感染了, 咧着嘴与格兰特一起纵情悦怀。

格兰特又大声地说:“中堂大人,你是我遇到的德国首相俾斯麦、英国首相迪斯勒里、法国总理甘必大,加上阁下您‘四位伟人’中最伟大的!”

两人又是一阵大笑,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声,格兰特语气诚恳地说:“中堂大人,你这位中国朋友,我交定了!中堂大人该不会嫌弃我这个在野的布衣吧?!”

“先生说那里话,‘倾盖之交’是我李鸿章的荣幸!”

“‘倾盖之交’?”

格兰特反问,虽然他在来华之前,专门聘请教师,认真钻研了近一年的汉语,可是仍然不明白这句成语中的深刻寓意。

“哦,这是句中国的古成语,与‘白头如新’ 是完整的一句。”李鸿章赶紧解释“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期,士大夫出行都乘坐有盖的马车,在路途上相会,为交谈方便,都要把车盖倾倒放在一侧,以示礼貌。

倾盖之交的意思就是说,在车盖倾倒的短短时间里,双方巳经惺惺相惜,结成生死之交的好朋友。”

格兰特听了赞叹不巳:“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那后一句‘白头如新’ 又是何意呢?”

“它的意思是说,有些人从年青时就相识相交了,可是直到老得头发都花白了,也没有能真正地了解对方,好象是刚刚才认识一样。”

“精辟,充满着智慧和哲理!中华,真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伟大的国家!”

言毕,格兰特又目不转睛地看着李鸿章:“我亲爱的朋友,你刚才说我们是‘倾盖之交’ ?”

“当然!”李鸿章肯定地点点头。

“‘倾盖之交’ , 我们是‘倾盖之交’ !”格兰特兴奋他手舞足蹈。

“我亲爱的朋友,”李鸿章问“贵国内战时期,你担任北军的统帅,最终你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能否谈一谈原因和经验,你对成功的体会是什么?”

“啊!李,你找对人了,谈论这个话题,我绝对是权威。”李鸿章笑笑:“请讲,我洗耳恭听。”

“要说原因和经验,我认为重要的一点是北军的海军比南军的海军强大;要说成功的体会,我认为关键在于建设发展海军并正确的使用它。”

“愿闻其详。”

“李,你知道我国内战从1861年开始,打到1865年,打了五年,来来回回的拉锯战,虽然我们打了不少胜仗,在战场上处于优势,可是始终不能彻底消灭南军。”

“这是何故?”

“是啊,我也感到奇怪、纳闷。后来细细分析,这才恍然大悟,我们没有把参孙高高举起来。”

“参孙?”李鸿章不明所以。

“参孙是古代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大力士。他与许多人进行过决斗,可是从来没有人能打败他。”

“怎么?难道他是孙悟空,会七十二变吗?”

“不,参孙是人,不是猴子,他不会变化。打不败他,是因为他的母亲是大地!每当他被打倒,匍匐在地时,母亲大地就会给予他新的强劲的力量,使他又能跳起来,继续战斗,直到打败对手。后来一个聪明的人发现了这个秘密,于是他把参孙高高地举起来,使他与母亲大地彻底分离,这样才最终打败了他。”

“这真是个优美动人,寓意深刻的神话故事啊!”

格兰特点点头,继续说:“经过多方反复的侦察和对情报的分析,我发现维尔明顿就是南军的母亲大地。”

“维尔明顿?”

“是的,它位于我国北卡罗来纳州东南沿海,是南军这个‘参孙’ 与海外保持联系和获得各种物资的重要港口。我们联邦政府军之所以打不败南军这个‘参孙’ ,就是因为维尔明顿始终在战争中源源不断地提供各种支援。”

“这么说,要想彻底打败‘南部同盟’,就必须割断它与维尔明顿的联系。”

“对,正是如此。可是维尔明顿是个港口城市,南军防守得很严密。要攻占它就必须有海军,比南军更强大的海军!

1864年10月,我下令波特将军与巴特勒将军攻打维尔明顿,可是打到第二年年初,打了整整三个月,将士死伤惨重,也没有能攻下维尔明顿。”

“这是什么原因?”

“维尔明顿巳经被南军改造成一个巨大、坚固的堡垒。更为严峻的是,南军将全部战舰都集中在维尔明顿,决心死守。维尔明顿对南军的重要,也尤此略见一斑。

战舰尤如活动的炮台,每当我军发起攻击,战舰就开炮助战,给我军攻击部队造成巨大伤亡;而且战舰还经常炮袭我方阵地、运输线、后勤基地,闹得我军都不敢公开活动。”

“那你是如何应对的呢?”

“为扭转战局的不利,我命令海军出击,集中力量打击南军舰队,至1865年2月22日,我军终于打败南军舰队,关闭了‘南部同盟’ 的最后一个海上大门,控制了整个海岸线,切断了南军与国外的贸易交往,为取得南北战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

“海军……”李鸿章自语。

“对,海军!彼得大帝曾经说过:‘任何君主,如果只有陆军,他就只有一只手,加上海军,他才是双臂齐全。’”

说着拿出一本书。“这本《彼得大帝》是我国才出版的新书,送给你,作个见面礼吧。”

格兰特叫随员约翰-杨打开一件被布蒙住的东西。

李鸿章定晴一看,是个圆圆的、可以转动的大球。

“这是地球仪。”格兰特走到大地球仪旁,一边转动着它,一边说:“你看,在这地球上,陆地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而海洋却占了70%以上。”

李鸿章走过来一看,可不是吗?表示陆地的黄色被表示海洋的蓝色四面包围着、分割着,只有可怜的几小块地方,而海洋却连成一个整体。放眼看去,地球简直就是一个蓝色的球体。

“现在世界上号称强大的国家,那一个不是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英国、法国、德国、俄国、还有我们美国,不都是因为有一支铁甲舰队才称雄世界的吗?再看看荷兰、葡萄牙、西班牙这几个国家,不都是因为海军发展停滞不前,才失去了大国地位,被淘汰出局的吗?

铁甲舰是当今海军保卫海权,最基本、最有效的武器和手段。1807年8月17日,我们美国人福尔敦即已成功地制造了世界上第一艘蒸汽机动力轮船‘克勒蒙特’ 号,它长40.54米,平均速率每小时8公里,定期航行于纽约与奥尔巴尼之间。

从此以后,轮船就开始取代了数千年来,一直遨游在江河湖海上的木帆船的地位。

1849年,法国工程师杜毕伊建成世界上第一艘使用螺旋浆推进器的铁甲舰‘拿破仑’ 号。它的发动机功率为600马力,火炮达一百门之多。这一成功,使军舰制造工业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也使世界造船工业得以迅猛发展。”

“须知海军事业的根基牢固与否,是由军备状况来决定的。”格兰特继续说“1855年爆发了俄法战争,法国海军派出三艘新式战舰炮轰俄国笫聂伯河入口处的金伯炮台,支援陆军的进攻。

竟管俄军炮火猛烈还击,但是面对法舰厚厚的铁甲,却毫无办法。法国铁甲舰为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们美国在内战中,对海军和海战的贡献有两点:一是北军设计师埃里克森把主炮设计成为可以旋转的炮台,而不是固定死的,这样就可以扩大射界,减少炮击的死角。二是潜水艇。”

“潜水艇?是什么东西?”李鸿章不明所以。

“啊,李,你所看到的舰船都是浮在水面上行驶的,是吗?”

李鸿章点点头。

“可是潜水艇却是躲在水底下行驶。”

“什么?你是说船可以象鱼那样隐藏在水底下行驶?”李鸿章怀疑地问。

“对,要不怎么叫潜水艇呢?”

“可是在水底下,它怎么开炮攻击敌舰呢?”

“噢,潜水艇不是用炮,而是用鱼雷,就象大炮发射一样,将鱼雷发射出去,打中敌舰就会爆炸,造成破损而沉没。一艘上千吨的大军舰,只要打中要害,一颗鱼雷就能报销它。”

“这么厉害!”李鸿章听得瞠目结舌。稍稍犹豫了一下,央求道“好朋友,求你邦个忙。”

“什么忙?尽管说。”

“邦我弄潜水艇的设计图。”

格兰特一听,头摇得象拨浪鼓一般:“李,不是我不肯邦忙,潜水艇是海军最新式的精锐武器,是国家高度的机密,我已经卸任。”

格兰特将肩膀一耸,双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爱莫能助。看看李鸿章失望的样子,又说:“不过,搞一些潜水艇的原理什么的,我想,还是办得到的。”

“那太好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