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57节: 东方睡狮

平山大侠 收藏 7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57节: 东方睡狮 “中国是东方睡狮,一旦他醒过来,整个世界在他面前都要颤抖!” ——拿破仑 格兰特语气稍稍凝重地说:“一味地讲友谊、容忍、宽恕、退让,对中国来说恐怕不是善策,也不可能带来长久安宁。我知道贵国士大夫有所谓的‘以德报怨’ 仁义之心,可是这对居心叵测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57节: 东方睡狮


“中国是东方睡狮,一旦他醒过来,整个世界在他面前都要颤抖!” ——拿破仑


格兰特语气稍稍凝重地说:“一味地讲友谊、容忍、宽恕、退让,对中国来说恐怕不是善策,也不可能带来长久安宁。我知道贵国士大夫有所谓的‘以德报怨’ 仁义之心,可是这对居心叵测的 、怀有宿怨的邻国日本而言,恐怕只是示弱的表现,只会有姑息养奸、养虎遗患的后果!”

奕忻苦涩地笑了笑说:“先生所言,振聋发聩,令奕忻茅塞顿开。不过,我朝士大夫食古不化,断章取义,严重歪曲了‘以德报怨’ 这一儒家处世原则。”

格兰特微微一愣:“亲王殿下,此话怎讲?”

奕忻诚恳地说:“先生,‘以德报怨’这句话出自《论语宪问》,原文是:‘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可见孔圣人并不是主张以德报怨,而是主张以公正为原则,对待别人的各种合理的和不合理的怨恨。

诚如先生所言,纵观整个中日关系史,可以说‘以德报怨’是极其不明智的,中日关系史是一部‘以德报怨’的失败史。”

格兰特击掌赞道:“亲王殿下不愧是睿智之人。可惜的是贵国执政者中,象亲王殿下这样的人物实在是太少了。”

“先生过誉了。”奕忻谦虚地求教“以先生之所见,我大清目前最紧要办的是何事呢?”

“战备!”格兰特斩钉截铁地说:“贵国孙武子《孙子兵法》中指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这就是说,战争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古希腊有一位圣贤,叫亚里士多德的说:‘战争是创造者。是历史的起源。’

战争是世界的一部分。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在他的军事理论名著《战争论》中说:‘战争是一种社会政治现象,是政治通过暴力手段的继续。’

克劳塞维茨认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是政治的暴力形式。战争自有人类社会就存在。不过在不同的经济、政治与技术时代,有着不同的形态,不同的性质、不同的特征。封建社会以前,由于技术水平低,人类尚处于冷兵器时代,这一时期发生的战争可以归类于第一代战争。它的特点就是使用刀枪箭矛等冷兵器和笨重的铠甲,进行近距离的格斗。人的体能是最重要的战斗因素。步兵与骑兵是主要的兵种。

历史上第二代战争出现于公元12—13世纪,这个时候人类在技术上进入了火器时代,火药、滑膛枪等武器进入了战争。改变了战争的形态。人们可以避免面对面的肉搏,徒手格斗。但是早期的火器发射距离不过几百米,威力也很有限。冷兵器还没有完全退出战场。战争仍然保持着冷兵器时代向火器时代过渡的痕迹。一些落后的地方和民族直到今天仍旧使用冷兵器。

公元18—19世纪,资本主义的发展刺激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又为军事革命奠定了经济、技术基础。火器的射程、射速、威力、精度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出现了线膛装药火器,诸兵种合成兵团进行堑壕战,成为主要的战争形态,第二代战争由此进入全盛时期。拿破仑战争便是典型的第二代战争。

三十年战争是战争形式变化的一个标志,而拿破仑指挥的历次战役正是这种变化的最高点,在他指挥的奥斯特里茨战役、马仑哥战役等一系列大小战役中,土伦战役最有经典意义。正是这一战役,使他由默默无闻之辈,一举成名,登上战争大舞台,成为叱咤风云的一代名帅。也正是这一战役,使炮兵成为重要兵种。”

“是啊,这位伟大的法国皇帝似乎说过,‘炮兵是战神!’”

奕忻若有所思地说。

格兰特点点头,肯定地说:“拿破仑是说过类似的话。因为火炮改变了战争与战场、战斗的形态与进程。”

奕忻没有答话,他的思维正飞越时空,任意遐想。

格兰特见奕忻半饷没有回答,遂问道:“亲王殿下,您在想什么?”

“噢,先生,贻慢了,我走神了。”奕忻谦意地说:“我在想太祖、太宗创业的年代,在想当年的辽东战场。按你们西历,那应该是1626年,在战场上一直是所向披靡的天命汗努尔哈赤首败于宁远,尔后的宁锦大战,天聪汗皇太极又大败。两次战败都是败在明朝的坚城利炮之下。惨重的教训使天聪汗皇太极明白了一个道理:战败的重要原因是没有新式武器—‘红夷大炮’。这炮是从西方葡萄牙、西班牙等国引进,因这两国人毛发偏红,所以明朝人称之为‘红夷’。1631年正月,天聪汗皇太极仿照西方红夷大炮样式,在沈阳制造成功第一批四十门火炮。我朝忌讳‘夷字’,而借谐音,改为‘衣’ 字。定名为‘天佑助威大将军。’1634年,天聪汗皇太极在八旗军中设置新营‘重军’, 就是以火炮等重型武器,特别是火器装备的新兵种。因为造炮的和使炮的人绝大部分是汉人,所以天聪汗皇太极专设一旗,打的是‘黑旗’,正式在标识上用以区别满蒙八旗兵。满语称之为:‘乌真超哈’。1631年7月27日,天聪汗皇太极率领‘重军’ 及全部四十门火炮,攻大凌河,获得空前的胜利。”

“啊!”格兰特兴奋地喊:“又一个证实了我刚才议论的生动的实例。以后军事专家们,真应该将这一成功的战例,写进军事著作中。这不仅是贵国八旗兵器制史上划时代的大事件,而且也是贵国八旗军事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从此,贵国有强大的骑兵,而明朝没有;明朝有大炮,而贵国也有。明朝依赖坚城的优势,在大炮面前已经不复存在;而野战更非八旗铁骑的对手,胜利的天平倾向大清,改朝换代就是非常自然的事了。”

“改朝换代?!”奕忻思忖着。

“是的,改朝换代。”格兰特语气肯定的说:“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数不胜数。不过,对人类历史进程影响最大、最为深远的莫过于火药与火器的发明。”

“是啊!”奕忻感叹道“我中华对人类文明进步有四大贡献,火药的发明只是其中之一。不过火药发明的初衷,并不是从军事上考虑的。”

“哦,亲王殿下是说,火药的发明不是为战争服务的?”

“对,火药的发明,最初是由道家的炼丹士偶然发现的,后来在民间使用开来。”

“民间?老百姓用火药干什么?”

“哎,”奕忻笑了“说来好笑,古时侯在民间流传,大山里头有一种恶鬼,长丈余,名叫‘山魈’ 。每年一到除夕,它就跑到民间来祸害,人若是碰上它,就会犯寒热病,很快就会死亡;不过这鬼物害怕爆竹声,所以每年一到除夕,民间老百姓家家用火烧竹子。竹子在火中,毕剥有声,‘山魈 ’ 就被吓跑了。

后来有人把火药密封在竹管里,外有引线,不仅响声更大,而且使用起来更方便,随身带着,想什么时侯放都行。再后来又有人制作了炮仗,也叫鞭炮。”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不经意间完成了一项伟大发明。可是据我所知,中国在宋代时火药兵器已经很发达了。”

“先生不愧是个中国通。诚如先生所言,宋代的火药兵器在当时真可以称之为世界领先。”

恭亲王奕沂所说是言之有据的。史籍记载:早在唐哀帝时,郑瑶攻打豫章(今江西南昌),曾“发机飞火攻龙沙门”。这种发机飞火就是当时的“火炮”。

到了宋代火药兵器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宋朝在东京开封就设有专门制造火药的作坊。开宝三年(970年),兵部令史冯继升等进火箭法。

1000年10月27日(宋咸平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宋朝神卫水军队长唐福献火箭、火街毯、火蒺藜,朝廷赐给他缗钱。宋仁宗时编撰的《武经总要》记载有毒药烟球、蒺藜火球、火炮三种火药配方。

1259年(开庆元年),寿春府(今安徽寿县) 制造了一种突火枪,以巨竹为筒,内安子窠。如烧放,先起火焰然后从子窠中发出,如炮声,远闻百五十余步。”这种突火枪已类似于后世的枪炮,只是尚未使用金属做发射管。到13世纪,我国制造出了发射铁弹丸的金属管形火铳,发射时,从点火孔装入引线,从铳口装入火药和弹丸,用火点燃引线引着火药,把弹丸射出去,这已是真正的火炮了。

后来火药技术相继传入辽及金朝,火药兵器逐渐在战争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它已成为宋、辽、金军的装备之一,特别是南宋的中后期对火药兵器的研究和制造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对后世影响很大。

“虽然火药兵器也是中国人最先发明使用的,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的本意。”奕沂再次强调“是战争,是宋抗辽、抗金的战争,尤其是抵抗蒙古大军入侵的大规模战争,逼使中国人研究、发展火药兵器。可遗憾的是,在战争中,蒙古人获得了大量的火药兵器、制作技艺和工匠,在西征中又传入西方,使火药兵器在你们的世界里大显神通!火药这一本来可以用来造福于人类的发明,现在却变成了杀人的利器,真是说不清、道不明这一发明是福,还是祸啊!”

格兰特笑了:“贵国有一句很有哲理的成语:‘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火药兵器能否用来造福于人类,那就要看是谁用了!贵国用之于平定叛乱,抵抗侵略者自然就是造福于人类;反之则是祸害人类。”

奕沂也笑了:“先生言之有理。”

“侵略者开枪放炮,在杀人盈野的火器面前,自卫者总不能只有盾牌吧?”格兰特凝神看着奕沂说:“还是贵国的成语说得好:‘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

奕沂点点头,忽然问:“拿破仑是何意?”

“在意大利语中,拿破仑是‘荒野雄狮’ 之意。”

“是欧洲雄狮!”“拿破仑说过‘中国是东方睡狮,一旦他醒过来,整个世界在他面前都要颤抖!’

可惜的是,今日的中国距离真正的****还很远,他象是个硕大无朋的巨人,有时侯忽然跳起来,呵欠伸腰,我们以为他醒了,淮备看着他作出一番伟大事业。但是过了一阵子,却看见他又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燃起烟袋,打了个呵欠,又躺下身子朦胧地睡去了。”

奕沂听了,心情沉重地说:“先生所教,奕沂铭记在心,我辈的责任就是让中国尽快地觉醒、振奋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