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一盏明灯阿尔巴尼亚 ——对中国的无理要求

mtlshangsuo 收藏 1 1112
导读: 如果要问七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中国人,什么是“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他们一定会莫名其妙。然而在60和70年代早期,每个中国人都知道要不是这盏明灯,整个欧洲就会变得一团漆黑。可惜的是,在地图上,这盏明灯并不好找,灯座并不在欧洲大陆的中心,而是建在偏僻的亚得里亚海边的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是个巴掌大的山地国家,当时人口才两百万,领袖叫恩维尔霍查。霍查是个自大狂,全国都挂满他的标准像,老百姓都把他当作大救星来崇拜。霍查还是个妄想狂,整天都觉得美国,苏联和所有其它欧洲国家都要入侵他这个一贫如洗的山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如果要问七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中国人,什么是“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他们一定会莫名其妙。然而在60和70年代早期,每个中国人都知道要不是这盏明灯,整个欧洲就会变得一团漆黑。可惜的是,在地图上,这盏明灯并不好找,灯座并不在欧洲大陆的中心,而是建在偏僻的亚得里亚海边的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是个巴掌大的山地国家,当时人口才两百万,领袖叫恩维尔霍查。霍查是个自大狂,全国都挂满他的标准像,老百姓都把他当作大救星来崇拜。霍查还是个妄想狂,整天都觉得美国,苏联和所有其它欧洲国家都要入侵他这个一贫如洗的山国,所以在全国到处建立地堡和战壕,把国家的一多半钱都化在军事工业上。


就是这么个神经兮兮的政权,却被中共当成铁杆盟友,并不惜一切代价对它输血。据当时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耿飚透露,从1954年到1970年代末,中共给阿尔巴尼亚的援助共计90亿元人民币。当时的人民币比现在的要值钱得多,90亿人民币要值现在的上千亿。每个阿尔巴尼亚人能摊上4000多元,相当于当时中共一个县团级干部起码两年的工资。中共的援助不但包罗万象,而且十分慷慨,就化肥来说,中共援助建造的化肥厂年产20万吨,每公顷地平均摊到四百公斤,远远超过中国自己化肥的平均使用量。当时阿尔巴尼亚人连手纸都用的是不远万里从中国运来的。


中共的援助使得阿尔巴尼亚领导人就像宠坏了的孩子,把开口向中国要东西当作家常便饭。霍查就说:“你们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向你们要求帮助,就像弟弟向哥哥要求帮助一样“。阿共第二号人物谢胡也说:“我们不像你们要,向谁要呢“?


有次中共负责经济的领导人李先念曾婉转地问谢胡打算什么时候偿还欠中国的债务,谢胡竟然大吃一惊,说你们给我们的东西还要我们还吗?


不但如此,中共的慷老百姓之慨使得阿尔巴尼亚领导人后来越发想入非非,他们提出要中共帮他们建设他们的鞍钢,他们的海上油田。看到欧洲国家电视机开始普及他们开口就要中共帮助他们在每个农业社都安装电视机,而当时大多数中国人,哪怕是住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还从没见过电视呢。


有时候,阿共领导人比宠坏了的孩子更难伺候。当中共帮助他们建成化肥厂以后,他们竟然挑肥拣瘦,嫌中国的机器土,要意大利的,中共只好化外汇从意大利买了运到阿尔巴尼亚。更恶劣的是,中共帮阿尔巴尼亚建了纺织厂,但阿尔巴亚不产棉花,于是中共花外汇买了棉花运过去,阿尔巴尼亚人织成布做成衣服后再卖给中国,赚中国的钱。


在当时的阿尔巴尼亚,路灯杆用的是中国进口的高级钢材;中国的化肥有时就堆在地里,任凭日晒雨淋;为了教育老百姓,全国建了一万多个烈士纪念碑,这些用的都是中国进口的水泥和钢材。所有这些都是对中国人民血汗的肆意挥霍。


阿共领导人的这种恶劣行为,使得一些还知道中国老百姓也要吃饭的中共经济领导人私下十分不满。他们觉得欧洲的这盏社会主义明灯耗油量实在太大,中共消受不起,曾经背著毛泽东拒绝了阿方的一些无礼要求。于是,毛泽东一死,被中共一口奶一口饭喂大的阿共立刻翻脸,说中共背叛了共产主义,讹诈阿尔巴尼亚。中共也反唇相讥,并把中共援阿的历史合盘托出。于是国际共运史上又上演了一出相互诅咒的闹剧。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