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八十五章 两手齐抓

zjqian96 收藏 55 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吴医生说得不错,控制疫情的关键在于隔离。

被服厂的效率很高,三天之内就已经生产出第一批口罩,约五千只,陈际帆将它们全部配发到鼠疫疫情严重的庐江,优先装备军队。

位于庐江境内的独立第一旅留下一团作为战备值班,四团切断白湖农场与外面的所有通道,六团作为医疗队的配属部队跟着到白湖农场进行消毒。

师部直属的三个团除留下特务团作为战备值班外,其余两个团加上辎重营、工兵营全部开赴疫情区参与修建临时消毒所。

疫情的蔓延也引起了城里面的恐慌,虽然陈际帆命令加大了宣传了力度,但是商人们,那些地主们还是准备收拾细软准备撤离。陈际帆没有阻拦,他没有理由阻拦,但是他还是召集了巢县工商业的代表们来开会。

“各位,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路遥知马力’,灾难来临,大家想躲避。这些从我个人来说表示理解,但我还是要在这里真诚地挽留大家,希望大家留下来共度难关。”

陈际帆说到这,向会场扫视了一眼,除了王继才和几个商人外,其余的既没有出声附和,也没有抬起头。陈际帆心想这帮见钱眼开的家伙还真不值得信任。

他接着说:“大家都知道,这是日本禽兽干的好事,他们在战场上打不赢,就想玩阴的,我数万精锐连活着的鬼子都不怕还怕小小的细菌不成?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之前的卫生运动就是为了防备鬼子的这一招。目前,我们的医务人员已经赶赴疫情区展开救治工作,由于前期我们的卫生预防工作取得成效,百姓具备了一些基本的卫生防疫知识,所以鬼子的细菌虽然可怕,但造成的损害有限。现在我来挽留大家,一方面是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比如说委托大家采购中药材,做口罩,做消毒用具等;另一方面也是给你们机会,凡是能与我们共患难的朋友,我们将在以后的税收、土地方面有一定的优惠,反之,那些离我们而去的,以后恐怕就不是那么好相见了。”

商人们听到陈师长翻开了底牌,又是利诱又是威胁,坐不住了。一个个的将耷拉着的头缓缓抬起来。王继才是商会的会长,经营着皖中十几个县的供销社,他自然是不可能离开的。

不过既然大家都那眼神瞅着他,王继才索性也就说两句:

“先表个态,我们供销社肯定不会走,这里是我的家嘛。想想过去那些日子,小鬼子多少人想打过来,不都一个个的被灭了?细菌算什么?师长不说了吗,早预防着这招呢?所以我也奉劝大家,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走,走了容易,到时候想回来可就难了。兵荒马乱的,除了这儿,还有什么地方能让痛痛快快做生意的?好了,话就说到这,主意自己拿!”

王继才说完自己就坐下了,会场陷入短暂的沉默中。商人们最终还是选择留下了,不仅如此,还愿意承担陈际帆吩咐下来的物资采购工作。有的承诺收中药材,有的购买棉花,路子宽一点的甚至还能够搞到点医疗用品。

“诸位,我先谢谢大家了,不过丑话说到前头,诸位帮忙收上来的东西,我们会一一照价付钱,但有一样,如果有人趁机发国难财,赚黑心钱,我就让他吃进去再加倍吐出来!”

散会后,陈际帆带着两个警卫直接奔赴白湖农场,那里是鼠疫感染区,疫情最严重。

到了白湖农场开发队,沈宗翰教授他们还在紧张地忙碌着。

“三位教授,对不起。本该在第一时间就赶来的,只是我还要在那边准备物资。现在怎么样了?”

“吴医生已经带人下去了,我和他谈过,吴医生说鼠疫不难治疗,关键是要严防大面积传染。这是我们大伙集思广益搞得几个要点,您看看。”

陈际帆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的是:

1、建立疫情报告制度。加强患者的管理和监控,一旦发现疑似或确诊,应立即按紧急疫情上报,同时将患者严密隔离,禁止探视病人或病人相互往来,病人排泄物应彻底消毒,病人死亡应火葬或深埋。凡与病人有接触者,都应连续检验七至九天。

2、消灭动物传染源:对鼠疫源地进行疫情监测,控制鼠间鼠疫。广泛开展灭鼠、灭猫、灭蚤、灭虱等卫生运动。

3、对进出人员进行检疫,最好还是封锁道路交通。

4、凡进入疫区的医务人员、工作人言必须全部防护,每天检查。

“很好!就照此立刻执行!”陈际帆拍案叫好,心想非典时候好像也是这些,民国的这些人真了不起。

“陈师长,”沈宗翰教授又说道,“我还是建议部队应该远离疫情地,而且部队的驻地也应该消毒,无论如何,部队不能垮!”

“您说得对!部队不能垮,我还要带着部队收拾鬼子呢?沈教授,您有看到了,我们的对手根本就是一群没有人性的魔鬼,对付魔鬼就不能给他们讲人道,所以我准备召开记者会,高调宣布对鬼子的报复。”

“报复,针对平民还是军队?”

“是针对在中国的日本人!这个时候来中国的,就是强盗!就该死!”陈际帆忽然从眼神里冒出一股杀气,连几位教授都感到刺骨的寒意。

“可是平民是无辜的。”金善宝教授说了句。

“无辜?”陈际帆反问,“这个时候随日本军队来中国的日本人,不是来助纣为虐的,难道还是帮咱们的?话又说回来了,如果真有这样的,我们也不为难他。好了,无论任何国家、任何人,在中国犯下罪恶就要受到惩罚!”

在白湖农场视察完后,陈际帆得到了第一手资料,由于初期打下的卫生基础,无论是医务人员还是百姓,对传染病的防护都很有效,他确信这次鬼子的细菌战的破坏力不会很大。于是陈际帆决定马上赶回巢县,与参谋长他们商量报复行动的事。

首先是向全国、乃至全世界通电,揭露日本鬼子犯下的滔天罪恶,然后再召集一些驻在当地的全国各大报的记者们通报。

要说抗战期间,哪支部队最有新闻价值。肯定是“神鹰”独立师,这些年来“神鹰”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全国关注,反正只要“神鹰”一打仗,报纸销量就上去,如果打胜仗,连号外增刊等都会被一抢而空。

在这种情况下,报社不向这里派记者才怪了。陈际帆是后世的人,当然知道话语权的重要性,反正只要记者们不在这里从事间谍活动,他就不管。其实,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这里面没有国共的潜伏人员都怪了,甚至还有可能是日本间谍。高焕捷的监控还是很严格的,已经秘密逮捕了几个日本特工,不过这些家伙的级别很低,公布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陈际帆在记者会上出示了部分他们从南京中央医院缴获的日军细菌战研究资料,又列出日军在根据地实施细菌战后的平民死亡数字,紧接着向记者们详细介绍了疫情控制情况。

最后,他宣布了一个绝对称得上最有新闻价值的计划:鉴于日本禽兽不过国际法,不顾自己作为人类的一份子,对中国平民悍然使用灭绝人性的禽兽手段。中国国民革命军“神鹰”独立师决定从现在起,向日本畜生进行残酷报复!报复对象没有军队和平民之分,只要是在中国土地上的日本人,都在“神鹰”独立师报复范围之列。这比血债和南京大屠杀等日本畜生在中国犯下的种种罪恶一样,会被永远记住!在不远的将来要十倍、百倍对日本本土进行报复。

最后,陈际帆只说了一句话: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第二天的全国报纸自然是新闻满天飞,《强烈谴责日军对我皖中地区实施细菌战》、《年轻师长发誓对日本进行报复》,《犯强汉者,虽远必诛》,醒目的标题让行人纷纷掏钱。

不过,国民政府和共产党对此有不同意见。蒋委员长发来电报,对受难百姓表示慰问,对部队的心情表示理解,但坚决不允许针对平民实施报复。并严令,凡“神鹰”独立师最近的所有作战计划,都必须报请军委会批准,如不听命令擅自行动,轻则扣除军饷、调离防区,重则取消番号,解散部队。

延安那边也发来电报,开始也是表示慰问同情什么的。后来就是支持“神鹰”独立师的爱国行动,但希望从大局出发,取消对日本平民的报复行动。还说目前日军反战同盟会为抗战做出的贡献很大,他们一直委托中共中央劝解“神鹰”独立师不要针对平民作战。

陈际帆看了电报简直哭笑不得。自己只不过才开始口头说说,就引起国内这么大反响,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中国一向重视礼仪,讲究文明,但你也得看对方的身份,对方是人,你就用人的礼仪与之交往。但对方连禽兽都不如,还他妈的谈什么礼仪。

对付禽兽不如的鬼子,陈际帆只有四个字:血债血偿!

至于军委会和老蒋的威胁,陈际帆根本不想理了,一个连首都被占领都不敢宣战的领袖,一个只知道清除异己的独裁者,一个只能仰外国人鼻息的军阀,陈际帆已经对他厌恶了。

取消番号?老子不是新新四军,动动老子试试?谁敢?五战区还是三战区,一起上老子都不怕。

“加快行动!”陈际帆对胡云峰说。

“头,既然咱们高调宣布了,日本人不可能不防,所以这次我建议,出动特种部队对日军进行全面打击,上次是渡江,咱们得逃命,这次咱们还渡江,到皖南去。马鞍山、芜湖、繁昌,咱们打了以后直奔皖南接应新四军,能拉架就拉,不能拉架,救出一个是一个。”胡云峰越来越老成了。

“嗯,就依你。为了达到最大的杀伤,更日本人造成最大的心理恐慌,我决定将此次作战定位最高作战级别,与偷袭南京机场同等级。首先调回特种部队,除了上次参与攻击南京的成员外,在遴选出四十个左右军事技术和心理素质都过硬的队员。还有这次还要带上重机枪的重武器。”

“带上重武器不便于机动啊!”

“此一时彼一时,上次咱们的目标是炸机场,带重武器一是没必要,而是影响撤退。但这次不一样,咱们就在江南跟他耗上了,有可能的话咱们还可以去上海。在那里杀人,影响大!”

胡云峰大惊!师长好大的胃口,还要到上海?真有想象力啊,不过上次师长提出报复鬼子机场时,大家没一个赞成,最后一样干成了,这次就玩一票大的,特种作战也是打鬼子,而且招招打在鬼子要害,让他疼得死去活来。

陈际帆说:“虽说行动必须保密,但这次主要目的是给日军以心理打击,所以我准备拿铃木这个鬼子少将祭旗,外加上从淮南煤矿抓来的那些日本矿长、监工之类的。”

“怪不得在淮南时你坚决不让处决那些畜生,当时我还以为你转性了呢。好,祭旗,好主意,枪毙还是砍头,或者凌迟、拼刺刀?”胡云峰半开玩笑。半开玩笑的意思就是他也想对鬼子来上这么一手。

“枪毙太快,便宜这帮畜生了。但是凌迟太慢,练刺杀吧,练到一半放狗,再砍脑袋,去靖国神社?老子叫你们死后都得不到超生!还有,让记者参加,拍照片!”

“拍照?那些记者不晕过去就算好的了,还参观?拍照?”

“一定要,我就是要告诉他们,被鬼子用这些方式屠杀的同胞何止一千一万?还记得中央医院吗?那个当了试验品的军医,那些见到我们都无法逃离的无辜灵魂。我告诉你,那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我们是中国军人啊,吃的是中国老百姓种的粮食!眼见着他们被人家欺负,咱们能不提他们出这口气吗?记住,咱们这里没有政治,最大的政治就是----血债血偿!政治,哼!让国共两党去做吧!”

相处几年下来,胡云峰知道他们这位队长是一个血性汉子,也许是长年带特种部队的缘故吧,养成这种以牙还牙的性格。好!中国人太缺乏这种性格了!

想起21世纪,外面动不动就“中国威胁论”,国内某些人还担忧这个那个的。抗美援朝打得联合国军满地找牙,怎不见说三道四?美国人成天见谁灭谁,怎不见“美国威胁论”?今天日本人在中国疯狂杀戮,怎不见他妈的一个国家公开站出来支持中国?威胁论,见鬼去吧?就让“神鹰”的特种部队好好威胁一下小鬼子吧,要让他们听见“神鹰”的名字就尿裤子,最好让这群畜生神志不清!

不过想归想,善后事宜还是要做的,首先是师里面谁负责。老规矩,军事上宋关虎代理师长,参谋部由李涛负责,这小子学的就是这科。政务方面邱瑞荃、李祥韬,政治教育当面王永就不错,商业方面还是王继才。至于二旅和三旅,老钟和罗汉他们会有人选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