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四章:拚个鬼子过过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手榴弹爆炸了,把丑猴鬼子炸得飞上了天,在空中翻了一个大大的跟头,又跌倒了地上,居然,丑猴鬼子没有被炸死。丑猴鬼子不缺胳膊,不缺腿,只是丑脸被火药喷得焦黑,剩下了红得眼睑,白得眼球,如同骷髅一样的篸白得牙齿。

一颗手榴弹把鬼子炸上了天,没炸死鬼子,难道这个丑猴鬼子真得是命大?其实不然,问题出在手榴弹上,桃花刚扔的手榴弹,是八路军后方兵工厂自己所造,圆的头,木的柄,像一个袖珍小地雷。弹壳中间装满了黑色的火药,引爆后的声音很响,威力却不怎么大,弹壳爆炸的碎片根据上面的花纹,最多才产生八瓣,所以又叫八瓣手榴弹。

桃花扔过去的手榴弹,“轰”地一声,爆炸的声音倒不少,可惜弹壳只碎成了两瓣,就是这碎成的两瓣,还没崩到了丑猴鬼子的身上,丑猴鬼子没被炸死就不奇怪了。

丑猴鬼子没有死,他爬起来先摸了一把机枪,没摸着。那挺歪把机枪,在桃花扔过去的手榴弹爆炸中,被手榴弹爆炸产生的瞬间冲力掀翻到了岩石的前面,丑猴鬼子当然就摸不着。丑猴鬼子没摸着机枪,又张开双手四下摸索,这会丑猴鬼子是在摸索眼镜,失掉眼镜的丑猴鬼子,就是一个睁眼瞎子,桃花顺过三八大枪,对准丑猴鬼子的脑袋“叭勾”一声,一枪就打爆了丑猴鬼子的脑壳。丑猴像一条会跳动的鱼,身子猛地向上一窜,再向后跌倒,一动不动就死了。

桃花跑过去,扶起那挺翻到的歪把机枪,一下就抱在怀里沉甸甸的,心里特别得受用。

山谷里战斗还在继续,枪声却已经停止。因为这会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鬼子,这个鬼子矮小粗壮,粗眉牛眼,脸很黑,还一脸胡须。牙很白,像狼一样呲咧着,唇红得像刚喝过了鸡血。

小鬼子嚎叫着,挺着一把刺刀,被被围在了中间。

小鬼子并不服气,他哗啦哗啦退掉了枪里的所有子弹,黄澄澄的子弹金子一样一颗颗崩落到了他的脚下,小鬼子好不足惜。小鬼子挺枪向栓住刺过去,拴住闪身躲过。

小鬼子返身又向二愣头刺来,二愣头有些惊慌失措,掉头要跑,鬼子的刺刀被木匠一枪搁开,鬼子闪了一个大跟头,险些跌倒,大伙都笑了。

木匠示意所有的人都后退,木匠说:“有一年多没过拚刺刀的瘾啦,今天我就和这个小鬼子好好练练!”

小鬼子牛眼喷火,像一头激怒了的疯牛吼叫着,几把撕光了身上的军服,露出了一身颤动着的膘肉。小鬼子呲牙咧嘴,瞪着血红的牛眼,喉咙里竟会像狗一样发着“呜呜”的叫声。

木匠向前徐小半步,稳稳地挺着刺刀,与小鬼子对持着,两个人都梗着脖子,就像两只斗仗的公鸡。木匠锐利的两眼如光似电,直瞅鬼子的眼睛,像猫瞅老鼠。

鬼子终于支持不住,本来嘛,鬼子侵略我们中国,住我们的地,吃我们的食,更可恶的还杀我们的人,抢我们的财物,什么丧尽天良的事都做,他能硬得起来么?

就像一个盗匪,一个贼,怎么心里都是虚的。

小鬼子支持不住了,小鬼子发一声喊,嚎叫着挺着刺刀就刺了上来。

小鬼子嚎叫着,干嘛要嚎叫着,给自己打气,给自己撑胆呗。

话说小鬼子嚎叫着刺上来,木匠避其锋头,后撤一步,闪身躲过,然后扭腰转身,甩其枪托跟后一击,枪托重重地就砸在小鬼子的后脑勺上。

这一击,就听“咆”地一声,实在太重了,小鬼子踉跄折险些摔倒。可能还有些晕,有些昏,小鬼子用力地摇摇了自己的头,才慢慢地站稳了脚跟。

木匠晃了一下刺刀,对小鬼子说:“来呀,再上!”

小鬼子晃了一下身子,小鬼子的牛眼依旧,只是少了原来的狠劲、疯劲。可小鬼子他并不服输,怎么也要做个最后的挣扎。小鬼子甩甩头,再次挺着刺刀扑了上来,木匠再次闪身躲过,本想反手一刺,从后刺进鬼子的后背,结果了他的小命。届时,木匠却改变了主意,木匠没有反手一刺,而是伸出了一腿,朝后一勾,冲力中的小鬼子被木匠用脚一勾,身体一下就失去了重心,飞了起来,草包一样摔到了地上,还跌了一个嘴啃泥。

木匠没有就势冲过去,一刀结果了鬼子。而是静等着 小鬼子爬起来,做起了猫玩老鼠的游戏。

小鬼子终于爬起来了,他抹去脸上的土,狠吐嘴里的泥,小鬼子又端起了刺刀。木匠静等着。可他这次小鬼子没有冲上来,他端着刺刀,由最初的嚎叫变成了后来的呜咽,困兽一般绝望的呜咽。

小鬼子忽然跪下来了,他一把摘下三八大枪上的刺刀,想都没想,一下就扎进自己的肚子里,再用力一豁,肠子也就流了出来……

小鬼子就那样倒地死了。木匠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并没有尝到拼搏的乐趣,更谈不上过瘾了。

消灭了鬼子,这是一场不少的胜利。木匠再也不用为如何分枪害愁打噎了,这一次不但人人都有枪使用,还多了一挺机枪,这机枪可是好东西咧。

他们打扫完了战场,饱学忽然一拍屁股说:“光顾得了高兴,打谷场上的八路是不是被鬼子捅死了,烧死了,还不知道。我们快去场上看看!”

经饱学这一提醒,众人都加快了脚步,出了后山,直奔打谷场。

打谷场上的火,已经灭了,不是被人救灭的,而是烧完了秸草自灭的。老百姓听到了枪声有几个胆大的敢出门?更不用说救火了。打谷场上一堆堆灰烬,有的大堆灰烬还冒着袅袅青烟。饱学的谷子也被烤焦了大半。

饱学顾不得谷子,饱学急忙去翻动那堆创着的高粱秸秆,那是打谷场上唯一没被鬼子点着秸秆:那八路躺在秸秆里,可能是失血过多,有些昏迷。

饱学去摇八路的头,饱学问:“你没事吧?”

八路摇摇头,意思是说没事。

八路睁开眼睛,还对饱学笑了笑,八路说:“谢谢你老乡。”

木匠说:“嗨!还客气什么,一家人咋说两家话!”

木匠背起八路就回了村。

原来,八路钻进高粱秸里初是站在里面的,鬼子刺进的刺刀,正好是一面一刀,都刺在八路胳膊与身体的空隙里,只是把衣服捅了两个大窟窿。

八路翻给众人看,人人都说那八路命真大,真有福!

木匠他们打了鬼子,而且还有了武器,孟庄的老百姓都很高兴,奔走相告。可就有一个人不高兴,他高兴不起来,这个人就是大地主高瞎子。

高瞎子说:“这会给孟庄带来灾难的,鬼子会不报复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