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报:拒玩金备竞赛 中国再逢两难!

雷达王 收藏 0 117
导读:东方日报:拒玩金备竞赛 中国再逢两难 金价突破一千一百美元大关,专家看金价犹有馀劲,但也有不同意见认为投机需求佔多,风险逼近。形势对国基会沽金计划将带来干扰,尤其是盛传中的中国,继印度后接盘成为市场焦点。国基会向印度顺利售出二百吨黄金后,其售金计划还馀二百零三点三吨,其总裁卡恩下周一访华,是否同中方谈此沽盘备受关注。印度接下的盘,当前略有盈利水位,中国会否高价接下火棒,激起了内地舆论的歧见。 市场分析已一面倒倾向现价不宜增持黄金,但市场的潜在担心是官方不这么看,甚至在国基会盛邀下「捱义气」出

东方日报:拒玩金备竞赛 中国再逢两难


金价突破一千一百美元大关,专家看金价犹有馀劲,但也有不同意见认为投机需求佔多,风险逼近。形势对国基会沽金计划将带来干扰,尤其是盛传中的中国,继印度后接盘成为市场焦点。国基会向印度顺利售出二百吨黄金后,其售金计划还馀二百零三点三吨,其总裁卡恩下周一访华,是否同中方谈此沽盘备受关注。印度接下的盘,当前略有盈利水位,中国会否高价接下火棒,激起了内地舆论的歧见。


市场分析已一面倒倾向现价不宜增持黄金,但市场的潜在担心是官方不这么看,甚至在国基会盛邀下「捱义气」出手,尤其国基会「大条理由」宣称沽金是为打救穷国,点中爱讲道义责任的中国穴道。舆论强势力主拒逢高接盘,无疑有助政府决策恢复冷静。事实上,历史上每逢央行大手沽金,金价都软落,金价这一轮逆动玄机深奥。


中国分散庞大外储的部署一直并不顺利,今次意欲购金也不例外。上一轮石油疯涨,中国高位增持石油储备及对冲油价,由官方到企业留下巨大的亏损黑洞,今次黄金疯涨,又焉能不警惕是另一场的博傻设局?在这个角度不难理解,市场倾力反对参与「金备竞赛」的主张。若然顺应高位观望,决策亦非全无压力。


中国目前黄金储备仅为世界第五,不但绝对量被远远抛离,从黄金储备佔外储的比例仅为百分之一点六,亦远远低于欧美国家,逼于与日、俄、印、星、韩和巴西等为伍,全是国际储备中黄金佔比不到一成。这种局面带来压力,问题是中国黄金储备六年来纹风不动,今年才突然醒来急起直追。到追货时金价不等人的急涨,如此被动局面根本上是决策迟滞失机造成的。


由储油到储金,中国是大买家,却永远拣不到便宜货,难道是摆不脱的宿命吗?中国买甚么涨甚么,固然同定价权不在手相关,显示中国未具备介入金融争锋的能力。即如主张不参与金备竞赛,一众舆论多「事后孔明」,在适当的时机,有何人规劝当局出手买货,给出先见之明的提点呢?情况暴露的是,国家经济情报的不力,市场研究的不深。当这些都不能与时并进的时候,莫说定价权有失,连拒绝受蒙骗上当的主动权都将不保。


中国的另一种两难在于市场角色。中国一方面有储备黄金的需要,另一方面又是黄金生产大国。在前一角度希望金价低些,但在后一角度又矛盾起来,当金价偏低的时候,对黄金生产将是重大打击。金价在一个何种程度才可以取得平衡,需要国家对市场具前瞻性的研究及动态的把握。这是意欲争夺定价权,摆脱被动受市场摆布所不能偏废的。


对中国来说,当前位高势危不宜增持黄金,不过是刻下阶段性的策略选择,最重要的,反而是从外储意图分散风险起,一而再、再而三的陷于被动,情况说明并非简单的供应同需求,在市场的对应变动关係未足明瞭,其中涉及的政治、外交、金融的角力呈互相纠缠,中国亦棋差一着。中国以前将引入外资合营比喻为「与狼共舞」,当中国决计要「走出去」,或者投身国际大宗商品的交易角力,就如走入狼群中,问题是现在还远未看到有置于狼群中保全自身的本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