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外传 6、祸福

天上人間A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URL] 六、祸福 比天上掉馅饼更好的事——天上掉个金娃娃下来,可惜正好砸到头上。——清远语录六 ------------------------------------------------------------------------------------ 姚家的前院偏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六、祸福

比天上掉馅饼更好的事——天上掉个金娃娃下来,可惜正好砸到头上。——清远语录六

------------------------------------------------------------------------------------

姚家的前院偏厅内,摆开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参与解救姚书逸行动的众多神棍正集中在此,大吃大喝。由于最终结果是姚书逸被弄了出来,尽管不一定是救的,对神棍们来说,至少可以认为自己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所以吃姚家的,喝姚家的,顺便再拿姚家的,那可是心安理得、理所当然的事,那些个黄灿灿的金元宝,随便分一个都够花天酒地几年的。

现在的主角成了邓清远,几个神棍正马屁乱飞,不断的给邓清远戴高帽子,邓清远也是人来疯,向那些神棍大肆吹嘘自己的所谓丰功伟绩、九死一生的斗妖过程。当然,这也是给姚家和姚书逸留面子,否则的话,惹恼了姓姚的,人家捏死这些神棍比杀几只鸡麻烦不了多少。

“说时迟那时快,当时的情景可是紧张异常,”邓清远吐沫横飞、神采飞扬的的胡吹乱侃:“那妖精头有几十尺见方,身躯也是如此……”

“不会吧?”张天师疑惑道:“那小楼才多大?妖精头和身子那么大,岂不把房屋都撑破了?吹的也太不着边了吧!”

“我靠!”邓清远非常不满意张神棍打断自己的神吹:“妖精会幻术的,知道不?要听故事就别打岔!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一点都不稳重,不懂礼貌,白活这么大年纪了你!”

“就是就是,张道兄你也真是的,别打断邓法师的话好不好!”剩余的几个神棍连忙帮腔,其实他们打的如意算盘是将来好自己再在此基础上添油加醋,大肆吹嘘,为自己脸上添光,毕竟他们也算参与了这盛事的人之一,反正听他们吹的都是混社会底层的平头百姓,只要故事够离谱够刺激,谁还管真假?

邓清远非常满意几个神棍的表现,于是喝了口何道士递过来的酒继续道:“当时那妖怪正对姚公子苦苦相逼,而且当时就想吃掉他!那妖怪的嘴张开有水缸那么大,牙齿有拳头那么粗,舌头血红血红的,还滴着浓稠的谗滟……”

“哇——”听众非常配合的惊叹起来,让邓清远的兴致越发的高涨。

“我见形势不妙,顿时血气上涌,冲了上去,和那妖怪斗在一起!我先来个黑虎掏心,再来个扫堂腿……后来到底是妖怪厉害,我渐渐不敌,在最关键当口,我使出救命杀招——青龙偷桃……”

“不对吧?”这下是沈天师反驳了:“我们明明看见这妖怪从小楼飞出之后悬浮在天上,是个二八佳人,妙龄娥眉,那里有桃给你偷?再说这青龙吃桃子么……”

沈天师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神棍们站到他的那边,纷纷质疑邓清远的说法。

“这个嘛……当时情急之下,那里有考虑的时间!”邓清远厚着脸皮继续大言不惭道:“等我一把抓下去之后,发觉手里面是空的!我才想到,这妖怪原来是个雌的,没桃!形式当时急转直下,可谓千钧一发……”

“怎么样了?”神棍们紧张的追问。

“兄弟我是什么人?”邓清远嘴角一扬,厚颜无耻道:“就算她没桃,兄弟我也能给她抓出个桃来!”

“哦!这么厉害!,兄弟果然是随机应变、足智多谋……”众神棍一脸的佩服,顿时马屁如潮,将邓清远完完全全的淹没,听的在周围伺候的姚家仆人满脸的黑线外加一刻拳头大的汗珠,有些受不了的已经嘴角抽动,喉结错动,已经到呕吐崩溃的边缘。

“当时形式紧急,尽管没桃,已经没有变招的时间,所以兄弟我还是恶狠狠的抓了下去,感觉手里面抓住了什么东西,于是死死的捏住,死命的拉扯!”邓清远脸不红气不喘道:“结果我拉扯之下,那妖怪吃痛不过,顾不得吃姚公子,从窗户逃了出去,飞到天上。引来了剑仙,我和姚公子这才得以逃出生天!”

“邓法师好手段!”众神棍马屁如潮:“不过既然那妖怪没桃,为何会被你拉扯的吃痛不过呢?难道牛羊成精的妖怪,咪咪长在下面?”

“切——”邓清远向众神棍丢了个鄙夷的眼神:“看你们那见识?啧啧——还老江湖呢!妖怪竟然化作人形,自然和人的构造是完全一样的拉。提示你们一下,当时我妖精飞升逃窜之后,我手中无端端的留下一团黑乎乎的绒毛,还带着臊腥之味……”

“哦!原来如此。”众神棍恍然大悟,全都一副龌龊无耻的嘴脸,明白这邓清远是抓住了什么东西。

正到神棍们在邓清远的带领下极端龌龊、无耻下流的讨论之时,姚老爷带着满身的肥肉也来到了偏厅,不过却没带神棍们梦寐以求的一盘子金元宝,却带了那个如虎似狼的雷捕头。

“各位法师辛苦了!”姚老爷满脸的肥肉挤出一点阴笑。

“应该的应该的!”神棍们连忙站起来回礼,不过都感觉这姚老爷似乎不怀好意,心里面都有些忐忑不安。

“各位法师古道热肠、佛口婆心,姚某感谢大家的仗义援手!”姚书逸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也出现在偏厅:“难得这么多法力高强的有道高人聚在一起,姚某还有场富贵送给大家,以表感激!”

众多神棍的心随即从狂热的夏天跌落到寒冷的幽州冰窟窿中,这姚家的名声向来不怎么好,什么明偷暗抢、坑蒙拐骗、欺良霸善的事可没少干,尤其姚老爷,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卑鄙龌龊,姚家三个儿子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典型的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人物。现在的神棍们早就对姚家赏赐的金元宝不抱任何幻想了,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赶紧离开这土匪窝。

“能帮姚老爷是我等的福气,也是姚老爷给我们面子,既然事情已了,我……我等就不打搅了……”何道士苦着脸站起来,拱手说完之后,就想转身开溜。

其余几个神棍也觉得心惊肉跳,连忙都站起来,说几句口水话,也想和何道士一起开路逃跑。

“几位怎么不等姚公子把话说完?难道不给姚家面子?”凶神恶煞的雷捕头带着几个捕快一抖手中的铁链,将大门堵了严严实实:“既然不给面子,就莫怪本捕头发飚!请大家到县城大牢享受享受……”

几个神棍顿时如霜打的茄子一样焉在当场,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全都哭丧着脸,暗暗懊悔接到姚家请柬的时候怎么不赶紧跑路,钱没弄到不说,还不知道会吃什么苦头呢。

“呵呵,各位莫急,都坐都坐!”姚老爷皮笑肉不笑的走到主位上坐下,用阴冷的眼光扫视了下战战兢兢的众神棍道:“本县父母官曲县令是在下好友,有件为难的事,各位法师一向以除魔卫道为己任,想必是不会推却的。”

姚书逸阴笑下道:“正所谓择日不如撞日,雷捕头正好带了官府的公文,悬赏百贯召集奇人异士消灭百里沟的妖怪,造福地方,各位本事高强,侠骨丹心,肯定不会拒绝的,我们就当各位法师接了这个悬赏,天亮后就出发,如何?”

姚书逸话刚落,几个神棍立即如丧考妣,胆小的沈天师立即白眼一翻,晕了过去,“扑通”一身栽倒在地。开玩笑,百里沟那可是凶名在外,据说从三年前,不知那里来的什么东西盘踞在那里,袭击过往商旅,生生的把一个热闹非凡的商道弄成了死路,过往行人十不余一。以前也有些道士法师被正义感冲昏了头脑,要去斩妖除魔,结果进去的时候是囫囵的,出来就剩个骨头架子,身上的肉全被啃了干净,脸骨头都断了大半,上面全是牙齿印。那些可都是真有些本事的,不是这些坑蒙拐骗的神棍可比的。

何道士脚一软,汗如雨下,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姚老爷,饶命啊……小的给您做牛做马,饶命啊……”

其余几个神棍也吓的站立不稳,都瘫倒在地,哭喊饶命不止。

“呵呵!爹爹,你看这些法师,能为民请命,都激动成什么样了!”姚书逸目闪凶光,阴笑着道:“尤其是沈天师,直接就晕了过去,我们是不是不要辜负法师们的好意,立即就送他们去百里沟呢?”

“我儿说的有理,”肥猪也似的姚老爷点点头,浑身肥肉都颤动起来:“来人,让几位法师在悬赏公文上画押,然后送法师们去立功,斩妖除魔咯!”

“娘的,太他妈狠了吧?”邓清远虽然没有吓的哭喊,不过两腿打颤,汗如雨下,原来认为自己够阴险无耻的,哪知道和姚家父子比起来,自己简直好的像帝国五好青年,善良的堪比佛祖。这百里沟的事师徒两人自然是听说过了,这些神棍全加一起,根本就是去送死,看来这姚家不但不出钱,还存了心杀人灭口。

坐以待毙向来不是师徒两人的作风,邓清远连忙给黄铁嘴打眼色,两人眉来眼去几下之后,取得了默契,准备制造些混乱,然后乘乱逃跑。

正当邓清远准备掀翻桌子、打灭灯火制造混乱逃跑之时,已经有不堪灭口的人跳了出来,最早被姚家请来的张天师和悟性和尚此刻正顶着两张黑脸站了起来。

“姚老爷,我两人原本是感念你家虔诚,这才不自量力来出力,阁下何必苦苦相逼?莫非认为贫道无反抗手段么?”张天师边说,边将桃木剑捏在右手,左手拿了张朱砂道符,捏了个口诀。

“阿米陀佛,姚施主好狠手段,贫僧说不得也要起些无明之火!”悟性黑着脸道:“不若让贫僧和几位道友就此离开如何?我等定然不会泄露今日半点口风。”

“呵呵,两位高人过虑了,姚某确实是请各位为民请命,斩妖除魔,再说了,各位修炼道术法力,为的不就是行侠仗义么?”姚老爷对张天师和悟性的反抗不屑一顾。

张天师和悟性脸上黑的可以滴下水了,明白今日之事确实难以善了,也懒得废话,两人都如临大敌,立即开始念咒作法。

“机会来了!”邓清远眼中喜色一露,和黄铁嘴对视一下,都作好了趁乱跑路的准备,只要给他们机会逃出院子,按邓清远比汗血宝马还变态的奔跑速度,姚家自然是追不上的,至于其他神棍,就只能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了,反正师徒两人从来就没有悲天悯人之心,更不会为别人冒险,死道友不死贫道最好。

“哗——”的一声之后,正等着机会跑路的邓清远师徒愣在当场,从张天师和悟性和尚背后的窗户外泼了盆黑漆漆臭烘烘的东西进来,还带着血腥气和尿臊味,将悟性和张天师淋成了落汤鸡,两人准备施展的法术也被打断,再也施展不出来。

姚家父子得意洋洋的看着面若死灰的张天师和悟性和尚,先前为了对付这两人,派了他们家丁中的高手埋伏在窗户外面,特地准备了一盆黑狗血和童子尿、大便的混合物,专门对付各种法术,一淋下去,管你法术通天也得吃瘪,简直百试不爽。

雷捕头见仅有的两个有点点真本事的张天师和悟性和尚被搞定,立即带着捕快,拿着公文和朱砂,硬拉着神棍们在公文上画押,这样一来,这些神棍死在百里沟,就是完全的出于为民请命的伟大情操,和姚家完全没有关系。倘若画押之后不去,嘿嘿,那就是藐视官府,至少流放三千里,落到他雷捕头手里,估计也没机会流放,直接“病”死狱中。

邓清远眼珠一转,飞速的将盘子里面的一片老姜摸到手中,趁着转身的功夫在眼角抹了一下,顿时泪如泉涌,踉踉跄跄的走前三步,一把拉住姚书逸的袖子干嚎道:“大哥……大哥,你我心有灵犀,方才结拜……兄弟我自小孤苦,好不容易才有你这么个大哥……哇喔……本想和大哥亲近盘旋三天三夜的,没想到大哥如此侠骨丹心、古道热肠,为清除百里沟的妖物殚精竭虑,做兄弟的自然义不容辞!可兄弟实在舍不得和大哥分开,怕万一对大哥相思成灾,形销骨立,就此嗝屁,岂不是害了你我兄弟结拜一场……”

姚书逸听了,悄悄的扭头恶狠狠的咬牙切齿、痛恨咒骂片刻,被红菱下了暗手,恨的直牙痒痒,扭头过来,脸上换做激动亲切的神情,扶住邓清远的双臂道:“大哥也舍不得兄弟!你我兄弟同生共死,自然不能分离片刻的,等下大哥就教下人收拾下后院,兄弟就安心住下。”

姚老爷奇怪的看着姚书逸道:“书逸,这是怎么回事?”

“禀父亲大人,书逸感念邓兄弟为救我,舍生忘死,加之我们两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所以在小楼之上义结金兰,请父亲成全!”

姚老爷眼珠一转,虽然不知道发生何事,但自家儿子是什么货色自然清楚的很,绝对不会做无谓之事,于是点头道:“既然如此,邓贤侄,你和我儿结拜,自然就如我姚家亲生子侄一般,千万不要客气。”

“小侄谢伯父成全!”邓清远再次在眼角抹了下老姜,弄出一串不咸不淡的泪珠:“呜呜……小侄自幼孤苦无依,伯父便如小侄亲生父亲,大哥便是我的亲生大哥,小侄一定会好好孝顺伯父……”

“清远,你能有姚老爷这样的伯父,姚公子这样的大哥,简直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奸猾成精的黄铁嘴大蛇顺棍上,恬不知耻的靠了上来,满脸媚笑的继续道:“还不赶紧向你伯父大人、书逸大哥敬茶!”

说罢,黄铁嘴从边上丫头的手里面接过放着茶杯茶壶的托盘,递到邓清远面前。邓清远连忙倒了两杯茶,恭恭敬敬的递给姚老爷和姚书逸,两人迟疑片刻,都喝了下去。

此时雷捕头已经将公文按个让神棍们按了手印画押,见邓清远和姚书逸结拜了兄弟,非常懂事的没有打搅他们师徒,带着捕快和姚家家丁,将那些瘫软成一团的神棍抬着出了大门,直接往百里沟送去,到天黑的时候可以到那里,正好给妖怪当晚餐。

姚老爷见事情已了,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后院休息去了,姚书逸也站不住了,被红菱扣押了几个月,现在也虚弱的很,方才强打着精神来搞定这些可能了解一点他们内幕的神棍,满脸的疲惫。

“兄……兄弟,大哥累的紧,要去休息,”姚书逸呵欠连天道:“姚贵,你好好安排我兄弟,千万莫要怠慢,带着两人随时跟在我兄弟身后,好生伺候了,顺便让我兄弟师徒搬到后院,等……等本公子休息好了,再和我兄弟叙叙……”

“他妈的,这姚书逸也太小心了吧?还安排几个人看住老子!这下要费些手脚才能逃跑了。”邓清远嘻嘻哈哈的恭送姚书逸父子去休息,心里面将姚家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还顺便意淫了姚家从八岁到八十岁的所有女性。

接下来,邓清远和黄铁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姚贵相信,他和姚书逸的兄弟情谊是多么的深厚,再加上姚贵也不了解姚书逸和邓清远之间的恩怨,还真的认为这小神棍是自家二少爷的结拜兄弟,也不敢过于得罪,才让他们师徒逃出了姚家大门,飞速的向张寡妇的院子赶去。

“小混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快老实招来!”边疾步如飞的逃命,黄铁嘴边问邓清远。

“师父,我不是说过了吗?大家都听见的。”

“屁话!”黄铁嘴不屑的瘪嘴道:“还青龙偷逃呢!昨天晚上那女妖功力之深厚,连那两个剑仙都弄的灰头土脸,吹口气就能让你小子灰飞烟灭,还能让你偷桃?想要命就老实招来!”

“这个……”邓清远无奈,只好把昨天晚上的事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一遍:“师父,这红菱法力高深,下的蛊基本上是无药可救,姚书逸那小子铁定不敢动我,以后咱们师徒就吃他娘的、喝他娘的,再讨几房妻妾……呵呵……比你和张寡妇弄的地动山摇好多了,不用那么累。”

“什么?”黄铁嘴一双眼睛瞪的溜圆,老脸也红了起来:“地动山摇?你个小王八蛋,不学好,偷听老子的好事!以后再和你算账,先想下如何保住你这小王八蛋再说。”

“不是吧?”邓清远疑惑的瞪大了眼睛:“难道……难道姚书逸那王八蛋真的敢对老子下黄手?他就不怕蛊发作?”

“哎!”黄铁嘴老谋深算的叹气道:“小王八蛋顾头不顾腚,只看到好处没看到厉害!这红菱到底是妖物,那里知道人世间的阴谋算计?要不也不会被姚家坑了,你说了,她至少三十年不会出山了对吧?”

“那又如何?”

“那蛊只会在你嗝屁之后才发作,这姚家心狠手辣,今天那些个道友怕是要被灭口了,计谋安排的如此细密,岂会想不出对付你的办法?比如把你抓回去,几付药下去,弄成白痴,又或者将你手脚四肢给砍了,再割掉舌头,让你自杀都不行,再用百年人参、灵芝等养着……反正只要你不是死的硬翘翘,哪怕是半死不活,他姚书逸照样过的滋润,你还沾沾自喜,死到临头都不知道!早上姚书逸才从红菱手中解脱出来,脑袋短路没想到,等他休息完,估计就想到了。”

“妈呀!”邓清远也立即想到这点,顿时吓的手脚发软,汗如雨下,差点就当场吓出心脏病,带着哭腔道:“师……师父,还是你老谋深算,姚家王八蛋一定会把老子弄成人干给养着,慢慢的折磨老子……这可怎么办?师父,想个办法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