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二卷 踏浪重飞 第二十九章 华盛顿城的废墟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他们在听我讲完我的经历后,居然毫不怀疑地相信了,就像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一样。但是那个少女仍然认为我在奥图夫空军基地试飞的破飞机是什么劳什子“超级武器”,并一口咬定那是公司和政府用来对付基地人与游击队的,让我实在是感到不可理喻。

最后,在她不知第几次劝我“说出真实情况”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了:“靠!你们不相信我就拉倒!反正我只能这样说,真相就是这样,是客观事实!你们非要听想要听到的吗?好,我承认那升限连一万米都到不了载弹量只有一吨的鬼东西是公司研制的大杀器,是用来朝你们的基地头上丢核弹制造屠杀的!这下满意了吧?”在兴奋地吼叫了一番之后,我觉得一阵气血上涌,头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只好捂着头蜷成一团。

“嗯,这才对嘛,公司就是喜欢搞这种阴谋,不过他们永远不会得逞,因为我们是自由的。”那少女满意地说。该死,这丫头难道听不出来我是在反讽吗?算了,也许这个时代的修辞方式和我那时不一样吧。不过我头疼得厉害,也懒得反驳她了,反正只要她不再死缠烂打,说月亮是方的都可以。

在这次“审问”之后,我的待遇稍微好了一点——他们相信我是组织的人,而彻底自由党同情一切与政府作对的组织。不过我在第二天早上就被他们带上了一辆车厢用帆布罩住的皮卡,离开了松果村——据说是“为我的安全着想”。

在这只后的大半天旅程,对我而言简直就是酷刑——这车里的浓郁混合燃料的臭味就别提了,更可恶的是理想国的乡村公路几乎全部严重失修(我估计这些路上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养路工这种人),车子行驶在上面那是绝对的过瘾。我开始坐在车厢里的一个铁皮座位上,后来实在被颠得受不了,屁股疼得像挨了一顿板子似的,只好盘膝坐在肮脏的车厢木地板上。还好随行的卫兵递给我一张芬里尔巨狼的狼皮垫在身下,我才勉强坚持了下来。

这辆车一直走走停停,左拐右拐,直到日薄西山时才到达目的地。车停下后,昨天“提审”我的那少女打开了车厢门,对我客客气气地说:“好啦,欢迎来到我们的主基地。”

主基地?我立即对这个词产生了兴趣。根据我以前看到的官方资料,这彻底自由党可是理想国的最大独立反对力量(我们组织不算),能拿枪打仗的人数以万计,据说还拥有自己的地下兵工厂、化工厂、食品工厂甚至造船厂等,有一定工业生产能力。真不知道他们的主基地是个什么样子。

我一边揣测着,一边跳下了车。这里似乎是在一个高地上,四周丛林密布,脚下的感觉却不似在森林中行走。咦?这不是水泥地吗?难道这彻底自由党这么有钱,把丛林里的基地地面都铺了水泥?不对,这水泥路看起来好久没有养护了,难道……

“别急,华盛顿基地还在山下面,我们这只是到了基地边上而已。来,我带你从这里下去。”那少女带着一群穿着自制迷彩服的武装保镖“护送”着我,沿着脚下裂缝密布,被杂草落叶覆盖大半的水泥路朝下走去,这时我才注意到,路边的树林里影影绰绰地隐藏着许多建筑地基甚至残留的墙基之类的建筑残骸,上面大多有人工敲凿的痕迹,似乎有人把这些废墟当做建筑材料的来源。其中有些建筑地基的面积相当之大,上面搭了几十座木制或石板棚屋,剩余面积居然还绰绰有余。很可能曾经是摩天大厦,我连忙问道:“你刚才说这个基地叫什么名字?”

“华盛顿基地啊。”少女以为我刚才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

华盛顿?好了,我懂了。在公元4892年,不可能还有人知道乔治.华盛顿那家伙是谁,那么这只有一个可能了——这里就是古代华盛顿城的废墟。看来彻底自由党的势力还真不小,居然把整座城市废墟据为己有了。

这时我们已经步入了城区内。说实在的,人类工业的威力我今天算是又一次见识到了:虽然经历了两千多年的风风雨雨,极有可能在此之前还吃了一颗核弹,但是这座城市中的大部分建筑物的地基居然都还在。一些倒塌的楼房横亘在大街上,在当初倒下的地方静静地躺了千年。里面堆积了大量腐殖质,破败的户牖里甚至长出了参天大树。大部分房屋都是呈同心圆状坍塌的,很显然是核武器的冲击波所致——在朝向同心圆内侧的一面,所有墙壁都呈现焦糊的黑色,甚至布满了凝固的气泡的痕迹,这很明显是核爆时光辐射产生的高温留下的“纪念”。

不过,这座城市现在已经重新有了生机。倒塌的房屋的坚固的水泥地基上,已经盖起了无数用建筑残骸作为材料的房屋。大片大片裸露出的土地上,种满了巨型红薯、黄拳、地杨梅等战后出现的新品种植物。虽然现在是初春,但它们的藤蔓已经翠绿,大大减弱了废城所给人带来的末世的苍凉感。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废墟上的家家户户都炊烟袅袅,很多人在户外点起篝火在烧烤着什么。彻底自由党的旗帜——绿底白色十字型四芒星,插在每家每户的房顶,在晚风中无力地摇摆着。只可惜街头巷尾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民兵在巡逻,许多建筑废墟里还架设着自制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实在是大煞风景。

我们在城里又转了好大一圈,最后来到了一座仍旧比较完整的建筑物前。这座楼只有四层,似乎是由于离爆心较远,而周边的高层建筑又吸收了大部分冲击波,所以才侥幸没有被摧毁。楼外面爬满了爬山虎和喇叭花,浓密的绿叶几乎把墙壁完全遮挡住了。不过我看出来,这里只怕是彻底自由党的重要机关——大门外堆着掩体,架着带防盾的水冷机枪,粗大的枪管直指着我们。

“请进,小姐。”带我来的少女指了指这座破旧的楼房,“我们首席就在里面,他可是很想见见您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