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连鸣12枪震慑无果 劫匪称以为放鞭炮(图)

民警连鸣12枪震慑无果 劫匪称以为放鞭炮(图)

袁文龙(中)在指认现场

文化报11月12日报道 “我本想抢最后一次就收手了,还是没能躲过去。”身高1.70米左右、体形瘦弱,头戴棒球帽——21岁的袁文龙面对警察,表情复杂。

为了玩网络游戏,这个21岁的男孩放弃了每月2000余元的工作,数月里抢劫出租车至少30余次。11月10日晚,被蹲守的民警抓了个正着。

“孩子”

车里上来一个文静的人

昨天上午,松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公交大队内挤满了出租车司机。过去的4个月里,他们都被袁文龙抢劫过,还有4人被其刺伤。

他们对抢劫者袁文龙的印象非常一致:看上去文质彬彬。

郑师傅被袁文龙抢了,今年9月份的一天晚上,“上来一名年轻男子,我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人长得很文静,像个小孩。”郑师傅说,“到了地方后,他突然掐住我,用刀顶在了我脖子上。”

郑师傅拿出当天晚上挣的70多元钱给了对方,“他还嫌少,让我再拿,当时我就怒了,抓住他两只手。看到我动手,他就使劲向后拽,挣脱后撒腿就跑,我下车追了100多米后,他就没影了。”

8月份被抢的朱师傅也回忆说,看袁文龙像个孩子,根本就没有防备。

钥匙

每次得手都扔出车外

公交大队教导员陈方明说,自7月2日开始,他们连续接到出租车被抢的报案。“根据描述,犯罪嫌疑人是一名20岁左右的男子,每次作案都会坐到驾驶员后面。”陈方明说,“并且每次得手后,嫌疑人都会将车钥匙抛出窗外,之后逃走。”

据了解,从7月份开始到案件告破,公交大队接到报案20余起。根据这些线索,警方认定可能是同一人所为,“他作案非常有规律,如果他抢到200元钱,4天内就不再行动。”陈方明说,“所以说他每天的开销在50元左右,如果单纯上网是花不了这么多钱的。根据这一规律,我们分析他肯定不是本地人,应该是暂住在小旅店的外地人。”

警方顺着这条线索,加大了对松原市内的小旅店、网吧的排查力度。公交大队也对出租车司机发布消息,悬赏5000元征集线索。

凶器

被丢弃的刀都是一个牌子

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几条重要的线索先后进入办案人员的视线。

8月份,一名出租车司机遭遇抢劫时,与嫌疑人搏斗,将其打退。嫌疑人在逃窜时,将刀丢弃在车上。加上办案人员搜集到的另外几把被丢弃的凶器,民警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这些刀都是同一个牌子的,很有可能是在同一家商店买到的。”陈方明说,“我们又对日杂用品商店进行排查,结果证实了我们的猜测。”

根据商店经营者回忆,购买这些刀的是同一名男子,20岁左右,1.7米左右,很瘦。

“另外,他每次作案后不可能跑着逃离,肯定会打车,我们又通过GPS模糊查询系统,对案发时间段所有在案发地的出租车进行了查询,逐渐圈定了嫌疑人经常活动的地点,并加大了蹲守力度。”陈方明说。

枪声

连鸣12枪示警他仍疯逃

11月10日21时28分,公交大队民警在繁荣小区附近蹲守,一辆出租车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我们蹲守的主要目标就是车上有一名乘客,并且是坐在驾驶员后方。”陈方明说,“当时这辆出租车就是这种情况,我们悄悄跟了过去。”

车停在小区内的一个偏僻的角门处,办案人员发现车内发生了异常,“后排的男子把胳膊伸到了司机的脖子下,手里好像还拿着凶器。”陈方明说,“我们下车冲了过去,那名男子发现不对,立刻拉开车门,向小区外逃跑。”

为了震慑嫌疑人,民警连续朝天鸣枪示警。“我们带了两支枪,每支枪里有7发子弹,回来发现只剩下两发子弹了。”公交大队大队长李威说,民警连续开了12枪示警,该男子并没有停下。

当时天色已黑,并且小区内光线不好,为了避免伤及无辜,警方没有向嫌疑人开枪。“我们追了大概有600米,将其制伏。”李威说,后来我们想起来了,有一次都排查到他住的旅店了,结果这小子刚出门,否则就抓到他了。

据了解,目前警方已经认定袁文龙抢劫出租车26起,还不包括在前郭县作案的几起。另外,还有一部分司机没有报案。抢劫最多的一次为600元,最少的一次为几十元,累计金额达六七千元。

原因

迷恋网游,丢工作花光钱

经讯问,该男子交代他叫袁文龙,老家在扶余县。抢劫前他曾在松原市江南一家汽车修理厂工作,因为吃苦耐劳,人又聪明,修车技术好,很快工资就达到了1600元,算上奖金则能超过2000元。这在松原市,算是不错的收入。

今年初,他发现周围的一些人玩网络游戏,觉得很好玩,下班后也开始往网吧跑。他越玩越上瘾,开始时是白天上班,晚上玩,后来干脆整天泡在网吧里。没了工作,日子一长,积蓄也被花光了。

7月2日晚,花光身上最后一元钱后,他选择了抢劫出租车司机。

抢劫者袁文龙

反侦查能力非常强

手机没卡,现用现买陈方明说,袁文龙非常聪明,有非常强的反侦查能力。“他在外面,从来不跟家人、朋友联系,甚至他手机里连卡都没有,如果需要就随便买一张,打几次就扔掉。”

另外,袁文龙还抢劫了两部手机,却从没有用过,甚至还将一部丢弃在一辆出租车上,以吸引警方的注意力,误导办案。

不抽烟怕留DNA

“另外,他在作案的时候从来不抽烟。”李威说,“他怕烟头上会留下DNA,也怕暴露他的生活习惯,只是在得手后才抽烟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爱“声东击西”

袁文龙每次在作案得手后,总是会迅速逃离现场,如果在江南作案,则会逃到江北找一家小旅店住下;在江北作案,则反之。“他平时很少说话,讯问他的时候,他说很久没说过这么多话了。”李威说。

给的哥“上课”

李威介绍,袁文龙平时讲话对象最多的是出租车司机。“他有时打车还给出租车司机‘上课’,‘如果遇到抢劫的,你就给他钱,就当这一宿活白跑了呗。’”

抢六七千元却非常节省

一天最多两顿饭 李威说,袁文龙抢了六七千元钱,生活却非常节省。每天除去住店的40元钱外,开销不到20元。他有一家比较熟的小旅店,总住在那,但老板连他叫啥名都不知道。

“除了上网花10多元钱外,他每天最多吃两顿饭,只吃麻辣烫或者面条。只喝冻上冰的矿泉水,他说这样到后半夜水还是凉的,能让他在玩游戏时保持清醒。”李威说。

最贵衣服30元 另外,袁文龙的衣服仍很单薄,最贵的也只是花30元钱买的。

对话

袁文龙:“我觉得警察抓不到我”

昨天,记者在公交大队的讯问室见到了袁文龙。他一直低着头,紧皱着眉头,说话时声音很低,看到窗外有人经过,头压得更低了。

记者:为什么民警鸣枪你也不停?

袁文龙:我没想到他们能开枪,当时以为是谁在放鞭呢。

记者:抢劫是为了什么,游戏?

袁文龙:是,玩网络游戏没钱了。

记者:都玩游戏了吗?

袁文龙:还有住店、买烟、吃饭。

记者:你有工作吗?

袁文龙:以前修车,玩游戏后就不工作了。

记者:平时你都干什么?

袁文龙:玩游戏、吃饭、睡觉。

记者:想到过有一天会被抓住吗?

袁文龙:没想到能被抓,我觉得警察抓不到我。

记者:为什么?

袁文龙:我没事不出去,抢劫时也没留下什么线索,抢的钱也很少。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抢劫的?

袁文龙:从穿短袖时开抢的。

记者:抢了多少起。

袁文龙:不记得了,钱花没了就去抢。

记者:你家人知道吗?

袁文龙:不知道,开始抢劫后就不和他们联系了。

记者:抢的时候不害怕吗?

袁文龙:抢劫的时候不怕,过后怕得要命。每次都想再也不干了,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但每次玩游戏没钱了之后,我又忍不住。

不过这次他们抓不到我的话,我真的要收手了,就再也抓不到我了。

目前,袁文龙因涉嫌抢劫被依法刑拘,此案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警方表示,没有报案的司机可以到公交大队进行报案,警方将会立案调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