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正传 第五部:朝闻道 第三百五十章:一些琐事(上)

mamimima 收藏 4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百五十章:一些琐事(上) 林芳死了! 林芳这个军统高级官员,这个曾经让卫富贵起过不少次不良念头的美女,竟然是日本人的奸细?! 尽管女人刚才还刺杀自己未遂,尽管林芳的尸首如今就躺在自己的客厅里,是个眼见为实,铁板钉钉的事实,卫富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三百五十章:一些琐事(上)


林芳死了!

林芳这个军统高级官员,这个曾经让卫富贵起过不少次不良念头的美女,竟然是日本人的奸细?!

尽管女人刚才还刺杀自己未遂,尽管林芳的尸首如今就躺在自己的客厅里,是个眼见为实,铁板钉钉的事实,卫富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就是夜枭!——卫富贵看着闻讯赶来的一大票人,自己的侍卫,黑子、江蕊、愣子、周斌,卫富贵有些颓丧地坐在一边,看着几个老手在一旁摆弄着林芳的尸体。

一会儿,查验的人上报,果然那杯茶里含有剧毒。而林芳咬毒而死,情况与那个马夫刺客一样。


周斌来到林芳尸身前看了一阵,就走到卫富贵身边安慰了卫富贵两句。卫富贵僵硬地笑了一下“如果不是刚才周兄你跟我看了马先生冒死传出来的情报,今天谁死还不一定呢。”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来那张信纸,上面仅写了四个字[奸细~女人],又看了一眼。

这时江蕊走了过来,从卫富贵手里拿起这张纸看了一下,就听身旁的卫富贵说“我第一遍看这几个字时,跟周兄你想的一样,还以为是江处长最可疑……”

一听卫富贵如此不避讳的说,江蕊不由冷哼了一声,表达卫富贵对自己怀疑的强烈不满。

卫富贵也不理江蕊,继续自言道“就在刚才林芳给我端茶的时候,我忽然想到林芳也是军统,也是女人。我凭什么非要盯着江处长?难道就应为林芳替我挡了一枪?!我略一试探,那丫头还真的露出了破绽来。还真是悬啊!”

“哼!活该。”江蕊再哼一声,但是语气间已经缓和了不少。


愣子这时也走了过来,此时他脸色极其难看,自己的同僚竟然是日本人的奸细。而且差点得手将自己的司令官暗杀掉。愣子心头有着强烈的耻辱感。

听了前面卫富贵的话,来到卫富贵身边的愣子一个笔挺地立正“司令!此事是属下工作的严重失误。请司令责罚。司令放心,我会马上跟戴局长汇报。严查林芳渗透进来的渠道,我们军统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


卫富贵冷笑一下,摆了下手,心说情报系统的叛变是最可怕的,一旦出事,什么都挽救不过来。但是嘴上却说“这个再说罢,如今最紧要的问题,是要查查有没有她的同党。既然日本人动了藏这么深的人来出手暗杀,司令部还有暗桩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不得不防。而且她之前下到部队去过,有哪些人跟他有接触?都要顺这根线仔细甄别一次。防止意外”


说到这里,忽然江蕊插话进来,“这个林芳和上次那几个服毒的刺客,都在义齿中藏了毒丸。有必要查一遍大家的牙齿!”


啊!这样也行?!——大家都望向出了这损招的江蕊。


一干人将林芳的尸体核查一遍后,就抬出了卫富贵的房间。按照江蕊的建议,消息被严格封锁,对与林芳曾经活动过的部门和部队,江蕊和愣子仔细挑选出了一批成员,连夜发报联系他们,即刻进行针对性排查。同时周斌通知了来开会的诸位将领,第二天一早会议延迟,所有人呆在住处不得外出——接受身体检查!


众人又商议一阵,就陆续离开。最后就江蕊留在了后面。

卫富贵坐在那里一直在琢磨刚才的那一幕,忽然间,卫富贵想明白了些什么,一下站了起来,失声自言到“那个马夫的刺杀目标不是我!”

“算你还聪明!”猛地听到身边有人接话,卫富贵转头一看,江蕊还在,不由有些尴尬。

“是呀,我想当然了,日军厕边师团,上次在我们攻城同时出逃,时间把握的也太寸了。一定是有人通知了他们。什么方法通知的?我刚想起来,那个拦我马头的粤省小姑娘,她可是电报员。又是林芳多年的部下。很有可能林芳让她发了份有些让人疑心的电报。她事后醒悟过来想报给我……哼!没想到林芳反应这么快,不仅让下属灭了人家的口,还顺手来个苦肉计。”

“知道就好,就知道整天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看,现在知道了吧,今后还这样,你那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嘿嘿!”卫富贵一摸脑袋,心说江蕊这个丫头别看脸冷,其实心里还是满关心自己的么。忽然想起昨夜的尴尬事,不由有些歉意的对江蕊说“你要早跟我说你们怀疑参谋长的身份,你来这里主要是为了监视他。我昨天也不会那么混。”


“哼!”女人不置可否地再哼一次,忽然就说了一句话“我的任务不止这个”女人一个笔挺的立正“奉委员长令,及戴处长特别授权,卑职另一个重要职责就是在确认司令您有叛敌事实情况下,可以不经上报,对司令您当场执行枪决。”

听女人冷冰冰突然甩出这句话,卫富贵头皮一阵发麻,卫富贵忽然明白过来,愣子为什么要监视江蕊。——看来,姓戴的那个混蛋根本放心不下江蕊。

卫富贵一阵思潮翻涌,不由有些感慨地想跟江蕊说些什么。就听江蕊沉声说“所以,请司令您检点自己的行径,不要逼我动手。”说罢,女人转身就离开为卫富贵的住处。

卫富贵一大愣——这话咋这么让人歧义呢?!到底是要自己检点跟日本人的接触?!还是要检点自己对女人的不良嗜好?!

妈妈地!前一个还能理解,这后一个解释,这不是公报私仇么!!卫富贵再想跟女人理论,女人已经没有了身影了。


。。。。。。


第二天上午,司令部核心成员,以及前来开会的各部将领都享受了一次五官科检查。

几乎同时,林芳之前因加强保密工作,而前往过执行任务的三个师部队里的军统成员(中央军三十八师、钱书同师、童彪师),则展开了大调查。对林芳接触过的一系列人等,进行了密集的盘问。

结果中午出现了意外,那个之前发生溃退的中央军三十八师的师部参谋长,忽然在中午午饭后,在自己住处吞枪自尽。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与林芳有必然的关系,但是在如此敏感时刻,有高级军官自杀,却是让人极度生疑的。

虽然整个局势还是没有彻底查清楚。但是卫富贵听闻消息后,不由心头一松——那天厕边师团突出省城事件中,所有的疑点都能解释了!


……


下午,会议重新召开,一些消息灵通的将领已经获知昨夜的事件,此刻不由忧心忡忡。

卫富贵一进会议室,就让江蕊将一份新的计划书放到将领们的面前[甲字二号作战计划],

卫富贵看着满面狐疑的将领们,一指这份新的计划书“昨夜的事情,你们之中有些人可能已经了解了,机要处副处长林芳是暗藏与我军之中的日本奸细,已经被我们清除掉了,刚才我们还得到消息,三十八师参谋长自杀。之所以现在我们要新发‘二号作战计划’,就是因为我们之前担心有奸细泄密,所以制定了一份专供奸细泄密用的‘一号作战计划’,但是,真正我们要执行的,却是这个二号计划。如今内奸已除,所以这个二号计划就可以正式对各位公开了。其实,这两个计划差别不大。除了负责外围的部队的驻防位置稍有调整外,最大的变化就在我们集团军司令部的防卫力量上,与司令部新驻地在一起的,不是钱师长手下一个师,而是三个师。其中咱们集团军的总预备,童师长所部主力,就在司令部驻地十里以内随机驻扎。随时准备策应司令部。我回国后起家的新编六十五师与钱书同师,两个师一起守卫司令部安危。为了迷惑日军,童彪部和新六十五师在一号计划中列明的驻地上设置假的师指挥所,主力秘密进驻司令部所在地。同时各师驻地执行严密的警戒工作,将所有擅闯人员,全部羁押审查。”


……

当众位将领看完整个二号计划,这才打消了昨日激烈的反对声浪。——这份真正执行的计划中,集团军近四成兵力被集中在司令部附近,一旦日军真的摸上来,问题就不是日军能不能吃掉卫富贵的司令部,而是日军能不能走的掉。


......


当夜,各师长官分头回营,第二日各师开始按二号计划要求,开始调整驻防。而一战区第二集团军司令部,在第三日按计划开拔向指定地区——[闻道村]。

就在卫富贵带领司令部最后一拨人离开豫省省城的时候,远在商丘的日军豫省地区总负责人村边冶胜,得到了己方暗藏在一战区中的重要间谍林芳的死讯。


村边随即拿着卫富贵部的作战计划,找到了厕边师团的师团长厕边中将,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他。

两人不由在厕边中将的办公室里一阵沉默。半天村边冶胜才说“真是可惜,她隐藏这么深,我不应该一心为了干掉卫富贵这个混蛋,而让她亲自下手。”


厕边中将点了点头“村边君,她为了我们大日本帝国,为了天皇陛下献身,是她的荣耀。虽然她的母亲找了个龌龊的支那男人,但是她生了一个好女儿。这一点上,村边君你不必过于挂怀。”

说着厕边中将看了看手头那封卫富贵部的作战计划书,不由冷笑道“这个卫富贵还真是可爱,虽然其一系列行径就是典型的支那军阀性格。但是打起仗来,还是与那些老军阀略有不同的。”


“是呀。打得赢他就下狠手,打不赢,他可以脸面不要地跟我们纠缠、谈判、妥协。为了他心中的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和方式。而且诡计层出不穷,他在显示他那小聪明呢”村边旁边笑着应和道


“哼!小聪明?我看只有实力不足,才会千方百计的用计谋来弥补自己的羸弱。但是无论如何动脑筋,都必须依靠自身的强大才是根本。我们大日本皇军拥有战无不胜的实力,卫富贵的这些小伎俩,就当是他跳梁小丑罢了。”


村边点了点头,随即问厕边中将“这次卫富贵,想诱我们入瓮。将军您看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厕边中将笑着看了一眼村边冶胜“人家拿出了肥肉邀请我们去吃,难道我们就只看流口水不吃么?!姓卫的这么爱用小聪明,我们就来个顺水推舟,将计就计!”


村边听了哈哈大笑,不断说好“这个卫富贵,我跟他接触也有十多年了。其无论在军事还是在其他方面的行为习惯,向来不太喜欢当面和对手硬碰硬,总想用计策形成以多打少、以大欺小、以有心打无备的局面,来占别人便宜。我看,这个原因就如将军你说的,他不具备硬碰硬的实力。也不具备象武士一样跟对手面对面决斗的心里准备。这也就是说,一旦我们形成逼迫他面对面硬碰的战场局面,就是以我们的优势对他的弱势,他失败的概率就迅速放大。这次,既然卫富贵他用自己作饵,想要寻死。我们就成全他。将军您这次又要义无反顾的出击,我会跟将军您一起行动。我倒要看看,卫富贵跪倒在我们脚下的失败惨象”


“哈哈哈哈!好!村边君,去年我以不到两万人马,在他们支那军十几万人马中,杀个几进几出,毫发无损。如今就面前这些支那蠢货?!何况还有村边君你的帮忙,呵呵,卫富贵,不知道他的脑袋还能在他那里寄存多久呢?!”


“哈哈哈哈”——两人一起抚掌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