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二十 大部队到达(5)

淡淡一生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URL] 第二天晚上放电影,营部附近荒芜的河滩上,临时竖立起杉木杆子搭起的架子,上面挂着雪白的荧幕。 当耀眼的光柱,在荧幕上打出真人实景的画面,喇叭发出响彻山谷的声响时,老乡们惊讶得不知所措。胆大好奇的,开始围着屏幕寻找声音来源。不少老乡,更是惊奇荧屏的背面也能看见人影,反复在正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第二天晚上放电影,营部附近荒芜的河滩上,临时竖立起杉木杆子搭起的架子,上面挂着雪白的荧幕。

当耀眼的光柱,在荧幕上打出真人实景的画面,喇叭发出响彻山谷的声响时,老乡们惊讶得不知所措。胆大好奇的,开始围着屏幕寻找声音来源。不少老乡,更是惊奇荧屏的背面也能看见人影,反复在正反两面观看,相互惊讶的传递感受。

很快,老乡们完全被带入另一个时空。每当电影里出现日本鬼子,或有激烈战斗场面,都会在老乡中,引起一阵惊慌和骚动。

电影完了,老乡们仍不肯离开,还在呆呆看着月光下反着白光的荧幕。直到部队离开,他们才目送部队渐渐远去,眼睛里流露出对部队的羡慕和向往。

一班的帐篷里,已经睡在被窝里的刘长河说:“这里的老百姓真逗,电影里的日本鬼子他们还怕。我看见几个岁数大的老乡还要跑,真有意思。”

李忻一边洗脚一边说:“这有什么稀奇的?从没走出过大山的老百姓,连看电影都是第一次,真假还分不清呢,能不怕吗?我下乡的时候,还真干过这种事。把老乡吓得够呛,要什么给什么。”

刘长河翻转身,趴在床上看着班长,好奇地问:“真的?班长,快给我们讲讲。”

李忻说:“其实也没什么可讲的。下乡那会儿,我们下乡知青吃不饱,去要,老乡也不给。我们几个知青一商量,把公社的演出道具借来,趁年轻劳力下地,穿上日本鬼子军服,跑到老百姓家里去抢。还没等我们抢呢,那些老大爷老奶奶,直求我们别杀人、别放火,把鸡鸭主动拿给我们。咳!现在想起来,真是的……!”

刘长河又问:“那后来呢?”

李忻擦干脚,感叹地说:“哪有什么后来哟?公社知道了,还能有什么好结果?统统给老百姓还回去不说,吃了的还要赔偿。我们几个知青,还差一点挨斗游街,在那里也臭得要命,谁见了都躲着走。这不一有招兵,公社赶紧把我们打发了,巴不得我们早点离开。我们入伍走的时候,村里几乎连个送的人都没有。恐怕以后,我们再也没脸回那里了!”

刘长河说:“这些老乡真傻!他们也太落后啦!解放都这么长时间了,哪里还有什么日本鬼子?”

李忻说:“落后不落后看怎么说。前几天,我遇见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赶着十几只羊。我问他,这是你家的羊吗?他说是生产队的羊。我问他,你这么小放羊,队里一天给你记多少工分?他说一天两分钱。”

刘长河吃惊的计算着:“一天两分钱?那一年还挣不到八块钱,还没我一个月的津贴费多呢!”

杨立群插话说:“这有什么可惊讶的?我问过这里的老乡,娶个媳妇要多少钱?他说要二百块。像这个孩子这样挣工分,到三十岁,也甭想攒够娶媳妇的钱!”

李忻爬上床铺被子,说:“是啊!咱们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连娶个媳妇都这么难,还能想什么?生活在这么个闭塞的地方,且不说几十年一辈子,哪怕有个三年五载的,不让咱们出山,什么也不让知道,咱们也会变傻的!你们以为这里的老百姓,愿意落后啊?看看那些老乡的眼神,什么都知道了!小伙子,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吧!”

成千上万的年轻人的到来,给世世代代封闭的山里,带来勃勃生气。不管部队任务多么繁重,军民关系,为民办事,自然是部队最为看重的。身穿军装,朝气蓬勃的小伙子们,袒露出真诚笑脸和热情,开始频频出现在山村里。长期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忽然间产生了某些愿望。

营部医务室里,一个老大娘领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来看病。姑娘上身穿着一件红底小花斜襟旧上衣,下身穿一条黑色的免裆裤,裤脚用黑布带缠着,脚上穿一双绣有小花的黑布鞋。

姑娘从进屋开始,脸上始终带着羞涩,头也没有抬起过。她羞答答的坐到陈医生面前。老大娘紧挨着姑娘坐下,眼睛盯着陈医生,眼神中飘忽着复杂的目光。

陈医生问姑娘:“你哪里不舒服?”

姑娘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

见姑娘不说话,陈医生以为她有难言病痛,便说:“那我先给你把一下脉吧。”

陈医生把完脉后,用听诊器听了听姑娘的心肺,接着又看了看舌苔,看不出姑娘哪里不舒服,也看不出姑娘像有病。姑娘还是什么也不说,陈医生看着姑娘纳闷。

问诊过程中,老大娘不停悄悄的对姑娘拉衣服,捅腰眼,都始终没有得到姑娘的回应。老大娘终于忍耐不住,不满的白了姑娘一眼,说:“大夫同志!你也别问了,我这孙女没病。”

“那……?”陈医生疑惑地看着老大娘。

老大娘显得有些为难,停了停说:“我直说了吧!你可别见笑。我这孙女命苦,爹妈死得早,从小跟着我。我们这地方穷,也嫁不上个好人家。我是想在部队上,给我孙女找个婆家。你们把她带走吧,哪怕我倒给你们钱都行!”

陈医生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做出解释后,目送老大娘和她孙女离开营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