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载人航天事业与钱老的名字紧紧联系

jiwuy 收藏 0 31
导读:   ■总装某基地总工程师 邓小刚   钱老是我国空气动力事业的奠基者。早在上世纪40年代,钱老就已经是世界著名的空气动力学家,在世界航空航天领域享有崇高威望。1955年10月,钱老历经艰难坎坷回到祖国,他怀着对新中国发展国防尖端科技事业的强烈责任感,立刻投入新中国航空航天工业的建设。为适应飞行器研制和空气动力研究发展的需要,钱老建议成立全国的空气动力研究院,以“集中力量,形成拳头”。这个建议得到聂荣臻元帅的大力支持,由此,1964年3月成立了以钱老为组长的空气动力学专业组,协调空气动力研究和风洞试


■总装某基地总工程师 邓小刚


钱老是我国空气动力事业的奠基者。早在上世纪40年代,钱老就已经是世界著名的空气动力学家,在世界航空航天领域享有崇高威望。1955年10月,钱老历经艰难坎坷回到祖国,他怀着对新中国发展国防尖端科技事业的强烈责任感,立刻投入新中国航空航天工业的建设。为适应飞行器研制和空气动力研究发展的需要,钱老建议成立全国的空气动力研究院,以“集中力量,形成拳头”。这个建议得到聂荣臻元帅的大力支持,由此,1964年3月成立了以钱老为组长的空气动力学专业组,协调空气动力研究和风洞试验任务。在钱老的组织领导下,专业组相继提出了许多空气动力学研究发展计划,为之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基础性工作。


我们基地的创建是在钱老的亲切关怀和直接领导下进行的。60年代后期,随着国防科学技术体制大调整,组建空气动力研究院(我们基地的前身)迫在眉睫。1967年8月,气动研究院筹备组正式开始工作,钱老亲自担任筹备组组长,直接参与了基地建设蓝图的规划、年轻人的培训工作和基地的选址、建设等筹备工作。自从担任空气动力研究院筹备组组长后,钱老关于空气动力研究基地建设发展的讲话和信函就多达数十次(件),钱老还多次就某些重要的技术问题及其发展动向给基地写信、来函,鼓励基地开拓创新、攻坚克难。


钱老不但是基地的奠基者,还是基地发展的引领者。风洞,倾注了钱老太多的心血。四十多年来,钱老殚精竭虑,始终关注着基地的发展建设,给予了亲切关怀。每当基地发展面临关键阶段,钱老总是及时为基地理清发展思路。1978年5月,年近古稀的他亲临基地视察指导,在冰冷潮湿的川西北山区一待就是15天,走遍了基地的每个角落,深入建设工地、研究室、试验室和车间,进行调查研究,为基地的发展建设“把脉”。2005年10月,94岁高龄的钱老还念念不忘祖国的风洞事业,又一次提笔给基地写信,他在信中写到:“我始终认为,空气动力学的研究及其相应试验设施的建设,是我国航空航天事业中不可缺少的一项重要工作。”


钱老的创新精神和治学态度是值得我们永远传承的宝贵财富。30年前,钱老就敏锐地意识到计算机技术可能对气动研究工作产生重大影响,他专门致信基地,创新性地提出把电子计算机与气动研究结合起来,这个意见直接促成了我国计算空气动力学的诞生,基地也成立了计算空气动力学研究所。30多年来,计算空气动力学在武器装备建设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并正在成为飞行器设计的重要技术手段。再比如,钱老科学预见到空气动力学与新能源的结合,写信给基地,要求基地发挥技术优势开展风能工程研究,为国家风能建设贡献力量,还亲自对一种斜轴式风力机的最佳轴倾角进行了验证计算。他这种亲历亲为、严谨求实的治学态度,集中体现了老一辈科学家对真理执着追求、对事业极端负责的科学精神,值得我们后来人薪火传承、发扬光大。


从钱老提出组建风洞试验基地到现在,我们基地走过了40多年的光辉历程,成为我国规模最大、综合能力最强的空气动力研究、试验、开发机构。先后发展了100余项重大风洞试验技术,成功解决了诸多前瞻性、战略性和基础性关键气动难题。基地还培养了一支国家气动领域规模最大、综合能力最强的新型科研队伍,先后涌现出了两院院士、科技将军、大校群体、青春方阵等一大批科技领军人才,为气动事业的未来注入了强大的生机与活力。


钱老对我国空气动力事业的贡献,犹如一座丰碑巍然屹立;钱老留给我们的财富,让人高山仰止。我们气动人有信心、有决心继承钱老遗志,学习钱老的爱国情怀和科学精神,在基地新区建设和各项科研试验任务中,迎难而上,拼搏奉献,为建设“国家中心,世界一流”的空气动力研究基地而不懈奋斗。


继承钱老遗志 矢志航天报国


■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副主任 杨利伟


我国载人航天事业是和钱老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在以钱老为代表的科学家的倡议下,我国正式启动“曙光号”工程,开展了方案论证和工程研制,并着手进行航天员选拔。由于各方面原因,“曙光号”工程搁浅,但钱老没有放弃努力,一直坚持对载人航天进行探索性研究。载人航天工程立项后,钱老虽然已经离开科研一线,但依旧关心着工程的每一步进展,对工程研制和人才培养提出宝贵的建议。在他92岁高龄的时候,钱老终于看到了中华民族千年梦想的实现。他难以抑制兴奋和喜悦的心情,用颤抖的手写道:“热烈祝贺神舟五号发射成功,向新一代航天人致敬!”


钱老不仅是中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也是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的奠基人。中心的前身——宇宙医学及工程研究所是在钱老的直接领导和支持下创办起来的。他亲自从中科院力学研究所、航天部调集优秀人才充实航天医学工程研究队伍。研究所成立第二年,钱老就亲自到所里调研座谈,主持指导了航天医学总体方案的设计。四十多年来,钱老对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的关注和支持从未间断过。在“曙光号”工程下马、中心面临缩编撤销的困难时期,钱老坚持主张航天医学工程的预研方向不能变,研究骨干队伍不能散,为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积累了人才和技术基础。


在我们中心,经常可以听到钱老呕心沥血、精心培育航天医学工程研究人才的故事。从1977年至1999年,钱老和中心有关同志的学术交流信件多达120余封,从模拟器研制到空间脑科学的研究,从航天医学工程学科的建立到相关装备的研制,都提出了许多独到的见解和系统论思想。在钱老的指导下,我们总结多年来载人航天医学工程科学实验的经验,探索形成了“人-机-环境”系统工程学这门崭新的综合性边缘学科。这是钱老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科学财富,至今让我们受益无穷。


钱老对航天员队伍建设也倾注了深厚的感情。“航天员”这个称谓最早是钱老提出来的,国外一般称“太空人”或者“宇航员”。钱老说,我们还是叫“航天员”好。因为我们有天、海、空的领域划分,这样称呼比较规范。早在七十年代为“曙光号”工程选拔航天员时,钱老就十分关注这支队伍的建设,多次给大家作动员讲课,介绍国外有关航天员训练的情况。在以后的岁月里,钱老一直给予我们多方面的指导。在他与中心老同志的通信中,经常可以见到他把自己收集到的前沿资料拿出与人分享,也可以见到他直截了当的批评意见。从钱老的身上,我们也深切感受到了他渊博的学识、前瞻的眼光,特别是他高尚的爱国情操和高贵品质。


每次载人航天飞行任务成功后,我们都会上门去看望钱老,聆听教诲。每次去看望时,他讲得最多的就是航天。记得6年前,我执行完首飞任务,总装首长带我一同去看望钱老时,老人家一眼就认出了我,亲切勉励我,“你们现在干成功的事情比我干的要复杂,所以说,你们已经超过我了!祝贺你们。”虚怀若谷的大师风范、语重心长的鞭策和激励,让我久久不能忘怀。这深情的勉励,寄托着钱老对航天事业发展的殷切期待,也寄托了钱老对我们全体航天人的殷切期望。


钱老走了,但他开创的事业永在。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学习钱老的崇高精神,把钱老用毕生智慧、学识和心血推进的事业传承下去,为我国载人航天事业的发展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光大系统科学思想 提高总体论证水平


■总装某论证中心主任 游光荣


钱老是我国系统工程和系统科学的开拓者。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钱老就明确指出:“我们所提倡的系统论,既不是整体论,也非还原论,而是整体论与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在此基础上,他进一步提出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的概念,倡导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论,形成了马克思主义指导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观,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结合、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等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


钱老非常关注系统科学理论的探索研究和系统工程理论的推广应用,我们中心就是在钱老的亲切关怀和积极倡导下成立的。


在中心筹建和建设初期,钱老对专业建设、人才队伍、选人标准等,都倾注了大量心血。在钱老的关心推动下,中心享受了极大的“优待”——可以从全军甚至军外选调所需人才。当时正值百万裁军,但我们仍然可以从航空、航天、电子、船舶、兵器等领域以及有关工程技术研究机构和大学、基地抽调一批系统工程技术人才,并招收了包括理工科、经济学等专业在内的一批研究生,从而为我们中心建设发展奠定了雄厚的人才基础。


钱老不仅一手倡导创建了我们研究中心,而且对中心的业务建设给予了具体指导。我从1988年初开始在研究中心工作。当时,钱老连续在原中国科学院系统所、原航空航天部710所和原国防科工委系统工程研究所,轮流举办系统学讨论班,后来演变成跨学科交流的“香山科学会议”。我们中心的老同志和部分中青年科技干部,都有幸亲耳聆听过钱老讲课,亲眼目睹过钱老的大师风范。在钱老主持讨论班的几年时间里,一大批来自国家部委、知名科研院所和高校的专家被邀请来作专题报告,论题十分广泛,不仅涉及数学、气象、计算机、武器装备等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领域,还包括哲学、心理学、行为科学、军事科学等诸多学科,形成了多学科交叉、上中下融合、老中青齐聚的格局。这个讨论班有极强的吸引力,40多平米的小平房经常座无虚席,而且屋子的窗外还时常站满了许多做笔记的年轻人。


钱老十分注重学术民主。他多次强调,讨论班重在讨论。在钱老的倡导下,每次主题报告之后,与会者不论职务高低、年龄大小,都可以各抒己见,平等争鸣,学术民主氛围非常浓厚。遇到内部意见不统一时,钱老还鼓励大家:“这不怕,也是事物之常规。从不统一到统一的唯一方法是开诚布公地讨论。”钱老这种学术民主的大师风范,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于我们弘扬创新精神,激发创造思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钱老运用系统工程和系统科学的思想,先后在关于未来战争模式、积极推进军队信息化建设等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发展的重大问题上,提出了许多富于创造性、前瞻性的重要学术思想和有重大价值的建议。这些对我们搞好武器装备的系统研究论证,提供总体决策咨询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作为系统工程领域的后来者,我们决心秉承钱老遗志,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发扬光大钱老的系统科学思想,继续完成钱老未竟的事业,全面提高武器装备总体论证水平,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