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岩运管被质疑钓鱼执法

非法营运我承认,但为什么拦我车的人就在运管所上班?!”


这两天,台州市黄岩区公路运输管理所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起因是:有人向新闻媒体举报,多名货运司机遭遇了运管部门的钓鱼式执法,有的“鱼钩”是运管稽查人员。


上海运管钓鱼执法事件刚被媒体曝光,黄岩真的存在这样的情况吗?记者赴当地展开调查。


■事件


司机小刘搭了一个人 罚了3万


小刘是外地人,在黄岩做服装生意,买了一辆小面包车拉货。


9月25日,小刘途经黄岩车站时,有人拦住他的车,说要去路桥。此时,小刘的车上已经有4个人,不过他说没收钱。


新上来的这个人没问价钱,就往车上坐,说到前面有东西要运。


小刘让那人上了车,刚开出一两百米,他的车钥匙就被那人拔下了。小刘很快被随即赶到的一群人围住。


这些人将小刘抓到一辆车上,他的面包车也被他们开走了。


随后,小刘被黄岩运管所以涉嫌非法营运,扣留了车子,并送达《道路违法行为通知书》拟罚款3万元。


小刘觉得冤枉,他向黄岩运管所反映情况时,让他倍感蹊跷的是,当时拦车的人就坐在运管所的办公室里。


“他们这不是钓鱼执法吗?”小刘马上想到了被媒体曝光的上海钓鱼执法。




此后,小刘又找到黄岩运管所,希望有个明确的说法,他与黄岩运管所所长李世平有过一番对话(这段对话被媒体记者录成视频,放在网上):


小刘:那天坐我车子的,就是你们二楼稽查队的。


李世平:什么运管的人当乘客?你要反映你到楼下去,在这里说什么话。我看你可以出去了,你到这里干扰我们办公。


小刘:我只是来跟你反映情况。


李世平:你反映谁执法有问题,看了一张报纸,还真搞得,你试试看。谁?你说出来。


小刘:试试看什么意思?


李世平:我看你这个车是吧,我现在要到处理室好好弄清楚。


……




女乘客是稽查队员扮的?


如果说,小刘的车是因为没办理货运执照,非法营运,理应被查处。但黄岩多名有货运证的货运司机反映,也遭遇运管类似执法。


货运司机罗荣海在黄岩城区卖菜。今年3月花了一万多元买了一辆二手小面包车。


罗荣海说,8月11日中午,他打算回乡下去拉菜,路遇4个女的。


“她们是从一辆蓝色轿车里下来的,说要到宁溪屿头去,让我带上她们,说给我一点油钱。”


想到去乡下走个亲戚不容易,罗荣海就带上了她们,甚至还没谈好价钱,刚开出一百米,在西门车站天桥下,一辆用光盘挡了牌照的商务车将他逼停,对方下来一群人,将他连人带车带到了运管所,说他非法营运,要罚款3万元,几个女乘客中途不翼而飞了。


罗的老婆樊孝英说,乡下交通不好,都乡里乡亲的,随便带几个人很正常。


她和老公去取车,听说要罚3万元,她哭着求运管人员少罚点,还拦住了运管所领导的车,最后被罚了5000元,对方说你面子够大了。


缴完罚款,罗荣海看到的一幕,让他傻掉了。


在稽查二队的办公室,中午搭他车的4个女人,他一下就认出了两个。“一个戴眼镜的,一个烫发的。”罗荣海说,他当场提出质疑,这些女的很快就不见了。


“但如果给我看了录像,我再去认,肯定能认出是否为运管人员。”但运管稽查队员拒绝了罗荣海提出的查看录像的要求。




部分货运司机:


我们有时会非法营运,但很反感“钓鱼执法”


查非法营运最严厉的时候,当数国庆节前的两个月,地点在黄岩的台州汽车西站附近和黄岩至宁溪路线。


有货运司机说,不完全统计,宁溪片区就罚了30多辆,人坐上去,开了不到一公里,前面就有运管人员在等着。


多名货运司机说,遇到这种检查,乘客都会下车避一下,帮他们逃避处罚。“坐我们这种车的人,大致也知道怎么个情况,不会太为难我们。”


但是,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国庆节前的这两个月,让车上的“乘客”走,他都不肯走。“等稽查人员来了,他签了字,确认我们有在路上带人赚钱,然后才走。”


一个男的,30多岁,在黄岩城区骑着电动自行车来拦车,说愿意出40元去宁溪乡下,司机刚开了30米远就被拦住罚款,这名男“乘客”随即不见了,电动车还扔在货的上,被拉到了运管所的停车场。


多名货运司机表示,大部分时间他们都规范经营,主要跑货运业务,有时候也会非法营运,比如顺路拉个客什么的。“但我们反对运管部门作为一个执法部门,对我们进行钓鱼式执法。


“有时候,我们并不想载他们,他们会游说我们做这笔生意。”


■政府回应


省纠风办、省交通厅


开始过问此事




对于是否存在钓鱼执法,黄岩运管所和小刘争执不下。


黄岩运管所所长李世平在接受浙江经视记者采访时称,即使小刘的说法属实,那也属于个别稽查队员的个人素质问题,与黄岩运管所无关。


浙江经视的记者接到知情人称,运管稽查人员5人分为一组,每抓一辆有800元奖金。举报一辆,抓获成功后,就有500元钱给“钩子”。


昨天下午,黄岩区交通局党委副书记杨华容接受了采访。


他说,局里其他领导都去杭州向省纪委、省交通厅汇报去了。大家都很关心是否有钓鱼行为,对于车主反映的问题,局里会同区纪委、纠风办在调查,目前还没有结论。


“我们运管说没有钓鱼执法,不过这话不应该由我们来说,应该由纪检部门来说到底有没有。”杨华容透露,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台州市纪委、台州市纠风办已展开调查,省纠风办、省交通厅开始过问此事。




台州市纠风办:


初步调查没有钓鱼执法


但调查还会继续




昨天下午,台州市纠风办主任高德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他说,上海钓鱼执法被曝光后,台州黄岩的车主开始举报此事。经初步调查,黄岩不存在钓鱼执法的情况。运管执法有特殊性,取证难,所以可以暗访取证,当时去坐车的运管人员都是中途上车的,车上已经有乘客。


“取证拍摄的录像,因为怕对当事人打击报复,所以不能给车主们看。昨天我看了录像,送到省纠风办去看,运管人员是在执法、取证,不是在钓鱼。”


“是否钓鱼执法,分两种情况来判定:一是车停在此,里面没乘客,如果运管人员上车,叫开到哪里去,那么这是明显的钓鱼,但运管人员没这么做(车主们称有这么做);二是里面已经有乘客,运管再上去,这就不是钓鱼执法了,是正常的取证。”


高德清说,目前没有证据显示,执法人员是一开始就上车的,“没有证据,我们作为第三方,也就没有办法判定有钓鱼执法。”


他同时表示,调查还会继续,但要寻找新的证据和情况反映。


“黄岩运管所所长李世平已被停职检查,不过不是因为钓鱼执法,而是认为他作为公务员,对待来访情况态度很差,带领队伍存在问题,黄岩运管所这支队伍需要整顿、整改。”他说。


记者 孙自鸣


■背景


黄岩货运司机的营运生态


台州汽车西站(位于黄岩)隔壁的加油站,是黄岩货运司机们的主要集聚地,他们将车停在这里等生意,并不跑到汽车西站去拉客。


潘孟兆是货运司机之一,做这行有六年了,他花了4万多元新买了一辆长安面包车,办好证就六万多了。


“坐我们车的,大多是送货的。”他说,有货时载人是不违规的,因为得有人押送货物,这好比搬家公司的车一样,你见过搬家的时候不让坐人吗?


国庆节前一周,有个招工的老板包了潘孟兆的车,5个工人的行李很多,坐他的车,结果他被运管拦住罚了5000元,说他路上载人。他不服,但耗不起,每天车子被扣着,就意味着赚不到钱,还要交40元一天的停车费。


在黄岩,跑货运的小面的多以长安五菱为主,还有少数皮卡车,往年扣除成本一天能赚200元,今年只能赚100元。


他们说,受金融危机影响,人流、物流都减少了,加上台州的火车开通后,人流物流就更分散了,所以生意不好做。“一下被罚了这么多钱,不甘心。”


上海钓鱼执法事件


上海城市交通执法大队“钓鱼”执法,因触及了人们的道德底线而遭舆论质疑。


此番舆论潮起《无辜私家车被以黑车罪名扣押,扣押过程野蛮暴力》的网帖 。网帖称,2009年9月8日,上海白领张军(化名)因好心帮载自称胃痛要去医院的路人,结果却被城市交通执法大队认定为载客黑车,遭扣车与罚款1万元。原来那名路人是执法大队的“钩子”,专门诱人入瓮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