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四回 按图索骥受骗因特网 事后诸葛抱憾伤心地 第十四回(6)老调重谈

bjunqing2008 收藏 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四回(6)老调重谈


听柳云涛和杜民生说的活龙活现,龙永泰疑虑顿消,便道:“吃奶也得等人给解开怀,什么事情办起来也是需要时间的;你们二位也不用太着急了,他们来早来晚也没多大关系,差还能差到那里去!咱们还是先安排住宿吃饭去吧!”

在裕隆大酒店把住宿安排好后,为了给柳云涛和杜民生接风,龙永泰特地在裕隆大酒店附近找了个海鲜馆,又找了好几位朋友前来助兴凑热闹。大家在一起品尝着海鲜美味,谈天说地,数短论长,搞得气氛非常热烈。

杜民生由于一直得不到小刘和郝总出发的准确消息,心里非常焦灼。在海鲜馆里喝着酒,又再三再四地给小刘打电话。他怕当着龙永泰面打电话面子上不好看,又几次借故走到餐厅外面给小刘打电话催问。可小刘虽然一直在说马上就要启程,却始终没有说准什么时候动身。一直打电话催问到下午四点,还是没有黄河市畜牧公司的准确消息。

龙永泰对于这样的尴尬事早有经验,他看在眼里,明在心头,便向柳云涛和杜民生提示道:“你们二位别再浪费电话费了,这回肯定是让人家给骗了!”

“不可能!”杜民生一听就从坐位上跳了起来,信心十足地辩解道:“这怎么可能呢?畜牧公司我们都亲自去过了,他们的董事长、总经理、经办人我们都见过,说得一格二格的。我们临走的时侯人家董事长还专程把我们送到车上。这样的单位怎么会骗人呢?再者说,他们那么大个企业,难道就是为了把我们诈过去给他们送几千块钱的小礼物?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本来,杜民生为了怕露丑是不想把给郝总买酒的事抖搂出来的,以免在龙永泰面前丢份子。可心中一着急,还是忍不住把真事给抖搂了出来。柳云涛在脑海中翻腾着在畜牧公司参观的一幕幕镜头,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龙永泰见状,便自我解嘲式地劝慰道;“你们二位也别把今天的事当回事,就当花钱买个明白吧!这样上当受骗的傻事我也没少干。上次我去黄河市参加糖烟酒展销订货会,在一个月内我就这样被人家骗了十多次,好多人一见面就说是来订货,有的连正式的购销合同都签了。他们先是跟你索要样品,继而又是让你请吃饭,有的甚至就是想把你诓过去住住他们安排指定的旅馆,他好提点中介费。

在他们吃你、喝你、拿你的时候,会说得天花乱坠,你爱听什么他们就给你讲什么,可一到提货的时候就连人影也找不到了。这些人不想骗别的,就是想骗你点样品、骗点礼物、骗点吃、骗点喝,最没有出息了。说得直别一点,在我们这些外商面前,这些人把中国人的颜面都给丢尽了!”

继而又是愤愤地说道;“这要是在日本。我早就找上门去收拾他们的了。做为一个中国人,我真替他们脸红,也太掉价了!”

龙永涛现身说法的一番话,说得杜民生和柳云涛二人都闷了口,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了。可是嘴上不说,心里并不怎么服气。均在想;“难道我们的眼光这么差,智商这么低,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让人家给骗了,骗得这样舒舒服服,骗得这样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述?”


一席接风酒一直喝到下午六点才散。回到酒店后杜民生还是不死心,又频频给小刘打电话催问行止情况。小刘还是老调重谈,说是由于银行行长坚持不让公司动帐户上的钱,银行汇票没能办下来。又说郝总还在做协调工作,现在银行行长刚赶有了劈口;准备晚上再想办法给行长家里送点儿礼,争取明天上午把汇票办下来,明天早晚赶到青岛来。

听小刘再三再四地立军令状,杜民生在嗓子眼儿里吊着的一颗心才总算又慢慢地落了下来。

其实,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杜民生虽然嘴上不说,在自己的心里早就打起了鼓。柳云涛的心里也在七上八下乱成了一团。不过,由于小刘的电话始终在通着,而且小刘的话里话外还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因此上两个人的心里依然抱有很大的幻想,实在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真的受了人家的愚弄和欺骗。

被这种自欺欺人的思绪搅扰着,两个人都几乎是一夜未眠。这倒不是单单去疼那给人家买礼物花去的几千块钱;这玩鹰的人若是让鹰给啄瞎了眼,说出去是好说不好听,实在是让人在心理上无法承受!

次日一早起来,杜民生又忍不住给小刘打电话,可从早上七点一直打到了上午十一点,小刘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说什么也拨不通。杜民生急得火烧火燎,心里发了毛。柳云涛一直伴着杜民生,更是愁眉难展。想想龙永泰那道破天机的一番话,两个人心里都在后怕,可又无法抛弃那存在于头脑中的一丝丝幻想!

杜民生左思右想,总觉于心不甘。事情缘他而起,在去黄河市之前他已向柳云涛夸下海口;在自黄河市出发之前,又是他通过柳云涛向龙永泰打了包票;而现在龙永泰已经按照预先的计划要求做好了发货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之下,已经是势成骑虎!真要是把事情给搞砸了,他这张灰脸又能往哪儿去搁呢?

终于,在午时之前,又拨通了小刘的电话。杜民生强抑着极度的羞愤,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诘问道:“我说小刘哇,你讲老实话,你们到底还能不能过来提货呀?”

这单刀直入地一句问话直问的小刘一时语塞,嗫诺了好半天,小刘才在电话里闪烁其词地解释道:“实在对不起,我们已经想了好多办法,可开户银行就是不批准给我们开汇票。说帐户上的钱是银行贷款,要专款专用。事到如今,看来这次青岛我们是去不成了。等以后有机会我再打电话和您联系吧!”

杜民生在电话里听小刘的话讲的言不由衷,心头一把无名火腾得一下子喷发了出来。他怒不可遏地大声喝斥道:“你不是拍着胸脯说这事全都包在你身上吗?你们郝总不是说一点问题也没有了吗?你们的董事长不是说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了吗?怎么你们-----?”他怒气冲冲地话还没有讲完,电话里出现了“嘟、嘟、嘟!”的忙音,紧接着便声讯全无。气得杜民生狠狠地把手机摔到了床上。

其时,骗局已经到了洞若观火的地步。杜民生一时难以自抑,还要给小刘拨电话。柳云涛见此情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劝慰道:“不要再打了。大丈夫做事要拾得起来放得下。既然骗局已经被我们给识破,就不要再和这些宵小怄气了!他一直没断了和我们通电话,已经是十分客气了。我们再打下去,那就是我们不知趣了!”此时此刻,杜民生已是无计可施,犹自坐在床上愤愤不已。

思前想后,柳云涛也是一肚子的懊恼。事情落得这个结果,他自己也有失察之责。虽然在行事之初他对黄河市畜牧公司的真实意图抱有疑虑,但以他入世之深,竟没有事先勘破这个预设的骗局,而且防范不当,也觉颜面无光。不知为什么?经过实地考察之后,他竟会对黄河古道上的这些骗子们深信不疑!

他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这帮不知廉耻的家伙会为了骗一箱五粮液而费劲心机地大动干戈!竟而把自己和杜民生千里迢迢的骗来自投罗网。心念及此不由得大为感叹:“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两位自诩为商界精英的人物让人给舒舒服服骗了一把,骗得有苦无处讲,有冤无处诉,实在是大煞风景!这使柳云涛记起了已故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的一句格言:“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变得聪明起来了!”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世人莫不如此。如非亲身亲历,很难让人牢牢记住这一惨痛的教训。

其实,似这类骗人的把戏在柳云涛浮沉商海的十几年间并没有少闻少见。只是自己受骗和他人受骗大有不同,自己受骗会痛至撕心裂肺;而听他人或朋友受骗,则如隔靴搔痒,总是痛不到心上。记得十多年前,他在刚刚出任一家合资企业董事长的时候,当地一家乡镇企业的总经理就曾这样被人骗过。说起这位总经理被骗得离奇过程,曾成为当时当地街谈巷议的最大奇闻。

这位总经理名叫齐文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他还是一家村办企业的业务员。他是靠精打细算,勤俭节约,吃苦耐劳起家的。在企业初创时期,为了节省差旅费,他常常是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满世界去跑业务,吃着自带的干粮去找客户。

一次,他去天津出差时住在八里台旅馆,曾为自己丢了两千元现金而急得要上吊自杀。因为在当时一个地方党政干部的月工资不过几十块钱,两千元人民币现金相当于一个县太爷级的干部近两年的基本工资。而当时村里的劳动力日工值不过几毛钱。

这个齐文明一生小心谨慎,心细如发。到后来干上总经理之后,靠着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把个小小的村办企业操持的特别红火,二十年间竟发展成为全省的明星企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执掌的企业蒸蒸日上大展宏图的时候,因为上当受骗栽了个大跟头。

当时,齐文明所执掌的企业已发展成为一个实力雄厚的企业集团,主要生产各种各样的自行车零件。当时在任的美国总统里根休闲时骑的自行车用的就是他们工厂生产的车把。这件事一时在乡邻之间传为美谈。

为了进一步提高生产技术水平扩大生产规模,经董事会研究决定,计划上一条自动化程度较高的镀铬生产线。偏巧,这时南方一家合资企业的销售部经理闻讯找上了门来,说是他们企业就生产这种专用设备,可以保证供应。晤谈之下甚为相得。为了尽快让新项目上马,齐文明立即派出工程技术人员随同到南方的合资企业进行考察。

考察结果令人非常满意:一是这家合资企业生产的镀铬生产线采用的是德国先进技术;二是成交价比同类进口设备便宜30%。这个特别诱人的成交价对他这个想把一分钱掰成两半化的抠门的总经理来讲,可以说是正中下怀。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在预付设备定金之前,他又两次亲身去到南方的合资企业实地考察,先后到当地的工商局、开户银行进行了咨询;都答复说这家合资企业是一家重合同守信誉企业。

等把一百多万的设备预付定金按照预设账户汇过去之后,南方的合资企业还派来了三名工程师做设备安装前的前期准备工作,对职工进行了两个星期的技术培训。不想,等到设备交付日期临近之时,先期到来三名工程师突然间从企业蒸发掉了,一点儿踪影都寻不见。

乍闻此讯齐文明心急如焚。他连夜带人追了下去。再到曾经考察过的合资企业一看,企业还是那个企业,生产设备还是那些生产设备;只是“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面不知何处去”了!拿出原来交换的名片一打听,人家公司的领导说他们的公司里根本就不曾有过这号人!面对这种结局,齐文明一下子洋鬼子看戏——傻了眼!

在当地的公安部门报案以后,由于谁也说不清、道不明这些骗子的真实身份和来龙去脉,竟至成了一件无头公案。害得齐文明趴了一个多月没有爬起床来,差一点儿悔得把小命给丢了。柳云涛记得当时去探望他时,面对的只是这位倒霉老乡的一脸苦笑。

当时柳云涛就问:“能在这个合资企业利用办公室进行商务洽谈,又可以在这个合资企业引导参观生产流水线的骗子,肯定和这家合资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怎么会连这些骗子的踪影也找不到呢?”齐文明有气无力地哀叹道:“你找不到骗子本人,人家公司就说不知道、不认识,你又有什么办法?就是打官司告状,都不知道被告是谁,你说这官司可怎么去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