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四回(5)人之常情


柳云涛劝慰道:“狗有狗道,猫有猫道,这也是人之常情。公司的行政后勤归他主管,他自己就不知道有多少关系户打发不过来,你这半路上插上一杠子,他怎么会不态度暧昧呢!咱们还是共同想想办法吧!“

看着小刘捶兄顿足地一番表白,杜民生也动了同仇敌忾之心。便道;“既然这样,咱们马上就备办礼物送过去。咱们不能干马前泼水,马后作揖的事,等事情商量出个结果,再想做人情就晚了!”

小刘一见,便趁热打铁地撺掇说:“这礼物好办,隔壁就是个小超市,咱们就近买好礼物送到他家里去,看他还怎么驳拦咱们的事!”

杜民生主意一定,说办就办。出了饭店门口,小刘领着杜民生和柳云涛向右一拐就进了隔壁的超市。在小刘的建议下,给郝总选了一箱上好的五粮液白酒。待等一结帐,竟有三千多块。杜民生身上带得现金不够,只得拿出信用卡到附近的银行自动取款机又取了两千多块。

等杜民生把钱取回来付完酒帐后,正待打车到郝总家前去拜访时,小刘忙道;“我刚和郝总通过电话,他说中午要请银行行长吃饭,不回家了。等会儿他就在我们这儿路过,见个面就可以了!”

三个人正在路边说着话,郝总坐着刚刚离去不久的红色桑塔娜赶了过来。他一跳下车就拉着杜民生的手歉意地连声说道;“真是对不起,刚才我本想陪你们二位在一起吃顿便饭的,可贷款银行的行长来了,没有办法,我和董事长只得留下来陪他!”又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你们二位吃过了吗?一起去吧!”郝总虽然看上去有些神色不定,但说出的话显得既热情又实在,说得杜民生和柳云涛心里都热乎乎的,非常受用。

杜民生打谎道;“午饭我们刚刚吃过了,这不,我们正准备去家里拜访您呢!”他故意把吃饭的问题回避了过去,把主题给挑明了。

“哎呀,那里,那里。你们二位是客人,怎么好让你们破费呢!”郝总满脸不好意思地表白着。又解释说;“这个银行行长也真有问题,我们在银行帐上存得都是自己的钱,他硬是不让我们动这笔钱。买枣酒的事情我们公司内部都商量定了,一点问题也没有,中午吃饭的时侯,我们还得做做行长的工作!”

小刘站在一旁大声说道;“杜总给您买了箱白酒,准备给您送过去的。您既然不回家,我们在这儿也见了,您就顺便把酒带上吧。”说着,一弯腰就从地下把那箱五粮液搬了起来,杜民生帮忙打开后备箱,把酒给放了进去。

郝总一见,脸上红潮泛现,满脸不好意思地连声说道:“买枣酒的事情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的,你们二位就放心好了。”又对小刘吩咐道:“要好好招待两位老总,不要慢待了客人!”便和杜、柳二人握别后就急匆匆地上车走了。

三个人站在路边,看着郝总乘坐的桑塔娜不见了踪影,这才回身又向饭店走去。小刘这时满脸喜气地庆贺道:“这下好了,他只要收了我们的礼物,咱这一千箱枣酒就算是做定了!”杜民生笑道:“卖了老鼠药,睡了安稳觉。咱们还是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吧!”

回到饭店以后,小刘吵吵嚷嚷地闹着点酒点菜,弄了挺丰盛的一大桌。三个人慢斟细酌地享用起美味佳肴,欢天喜地的说说笑笑,一直延到了下午两点多才告终席。小刘东拉西扯地和杜民生、柳云涛神侃着,没有一点要主动去结帐的意思。杜民生见不是头,只好自己出去悄悄地把饭费给结了。

临到终席分手之际,杜民生为了给自己吃颗定心丸,又催促着小刘给郝总打电话。小刘为了显示事情已经胜券在握,便当着杜、柳二人的面用手机给郝总打通了电话。尔后发誓赌咒地说道:“郝总讲已经板上钉钉了,明天一早我和郝总就带着车到青岛去提货!”

看着杜,柳二人心满意足的样子,小刘又建议道;“我看这样吧,明天提货派的是辆大货车,驾驶室也坐不下我们这四个人,你们二位老总今晚赶到黄河市,先在那里乘火车去青岛,明天一早我和郝总带车赶过去,咱们在青岛聚齐,不见不散。你们看怎么样?”

杜民生听小刘这样一讲,心里也觉得可行,便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先行一步了。”

三人一同出了饭店后,小刘殷勤地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把杜,柳二人直接送到了长途客运站,等到快要上车的时候,女董事长也驾车追了上来。她笑容可掬地快步走到杜、柳二人跟前,热情地握住杜民生的手说:“这回你们放心好了,我们研究的事情已最后拍定了下来,郝总已经和会计到银行办汇票的了。你们二位先行一步,我这就回公司安排车到青岛提货!”

杜民生见女董事长这样热情周到,心下甚是感动,便笑吟吟地说道;“谢谢董事长的大力支持,明天安排提货时,我一定让小刘给你带份精美的礼品回来。咱们后会有期吧!”

坐上长途公交车向回返的时候,杜民生柳云涛二人都感到心里热乎乎的。都在深深地回味着:“真不愧是位著名企业家,这位女董事长人情味还真浓,真够负责任的。还要亲自送我们一程!”


返回到黄河市火车站后,杜民生和柳云涛从票贩子手中高价买了两张直通青岛的硬卧车票。计划自青岛把黄河市畜牧公司的货发走后再去湖南迎江。因为黄河市畜牧公司明天就要到青岛去提货,中间再到迎江去是根本来不及的。

临上车时,杜民生又打电话给小刘确定郝总的行程。小刘在电话里显得特别高兴,他重复告诉说董事长正在安排拉酒的货车,郝总和会计已到银行去办理汇票。明天一早就出发。并热情地祝杜,柳二人一路顺风。最后他又悄悄地向杜民生请求说:“杜总啊,明天提货时,千万别忘了给我把中介费准备好啊,我可不能闹个鸭子孵鸡白忙活呀!”

一听小刘又在提个人的要求,杜民生马上在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应道:“这件事情请老弟放心,只要事情办好了,我们不会对不住朋友的。明天你们上路后给我们打个电话,在你到青岛之前我一定把现金给你准备好!”

和小刘通过电话,杜民生笑吟吟地对刘云涛说道:“这回的事情看来是板上钉钉了,再不用提心掉胆地瞎操心了。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小刘还忘不了自己的中介费,什么问题也不会有了!”接着,他又催促柳云涛赶快给龙永泰打电话,让青岛酒厂做好发货的充分准备,免得临时抱佛脚弄得一团糟。

等到一切事情都安排就绪之后,两个人喜滋滋地登上了东去的列车。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奔波,柳云涛和杜民生于第二天上午就赶到了青岛。两个人一出火车站,就看到了前来迎候的龙永泰。

三个人一见面,搞得分外亲热,寒暄了好一阵子。龙永泰招呼两人上车,直接向裕隆大酒店开去。一路上,三个人说说笑笑,尽谈些生意上的事情。杜民生由于一上午没有听到郝总和小刘启程出发的消息,现在自己的人已经到了青岛,而龙永泰也早已做好了发货的准备,不仅散酒已灌瓶,连包装箱都给封好了,不由得他心中不着急。便在去酒店的路上又给小刘拨通了电话,催促道:“喂,是小刘吗?你们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到底什么时候出发呀?我们现在可时已经到了青岛了,光等着你们来呢!现在一上午都过去了,你和郝总可得抓紧时间了!”

看到杜民生急眉火眼得样子,龙永泰关切地问道;“怎么样,黄河市畜牧公司的事情又有什么变化吗?”柳云涛道;“昨天来的时侯都三头对面地把事情给安排好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在火车上我们一路给黄河市畜牧公司的小刘打了好几次电话。听小刘讲,昨天上午银行汇票没有顺利办下来。今天上午又去办,所以按规定的时间会推迟些!”

杜民生又解释说;“畜牧公司那里现在一点问题也没有,只是开户银行在捣蛋。听小刘讲,郝总和他也很着急,货车都已准备好了,就在公司里等着出发,只是办款手续有点麻烦。他们正在托关系去办,我们也不能催得太急了,再耐心等等吧。今天不管多晚,肯定会有准确消息的!”他见龙永泰面露狐疑之色,便又斩钉截铁地补充说道:“您就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