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八章 镇守边城展奇计 偷营劫寨奋短兵 第十八章(6)云里拨灯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十八章(6)壮士喋血 在鬼子兵营的北面,易树林率领着手下的战士冲进敌阵之后一路攻杀,直捣鬼子兵营的中枢。可是,待冲杀到一顶大帐篷的前面时,却遇上麇集的鬼子兵列成重重的人墙在前面拦路。在帐篷周围,鬼子兵一个挨一个地挺着刺刀摆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刀阵,后面还有一个日军大佐哇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在鬼子兵营的北面,易树林率领着手下的战士冲进敌阵之后一路攻杀,直捣鬼子兵营的中枢。可是,待冲杀到一顶大帐篷的前面时,却遇上麇集的鬼子兵列成一个重重叠叠的刀阵拦住了去路。

易树林未及细想,带着身边的战士便杀了上去,可接连冲了两次,也没有冲破敌阵,又给卷了回来。他再长身仔细观瞧,见其刀阵陀螺似地缓缓转动着,把一个手执指挥刀的鬼子大佐团团地围在了核心。心道:“哎呀,我的小乖乖,闹了半天,这里面还有一条大鱼,怪不得小鬼子这么玩命呢!”

此时此刻,敌我双方的混战已呈胶着状态,四周围喊声阵阵,杀声连天,易树林欲图速战速决,可又不知道该怎样下手,急得他两眼的火星乱迸。急切之间他一手触摸到了腰中的鹿皮囊,脑海中灵光一闪,禁不住惭愧地叫骂道:“他妈的,我真是笨到家了,怎么把自己看家的绝活都给忘了!”

他心念甫动,一伸手便从鹿皮囊中把钢镖摸了出来,随即一抖手将三枝钢镖连珠箭似地甩了出去,当头就把前面的三个鬼子给击到在地。随着这三个鬼子兵凄厉地大叫着仰身倒地,冲动得鬼子兵的阵容发生了一阵混乱。

趁着这一乱之际,易树林扬刀大呼道:“弟兄们,用钢镖招呼呀!”他的话音甫落,就听得破空之声骤然响起,恰便似平地里卷起了一阵旋风,百十多枝钢镖呼啸着向鬼子兵的刀阵扑了上去,把个陀螺似地刀阵立时给冲乱了。

易树林一见,雄心陡涨,将手中的钢刀舞起一串刀花,快如疾风地直向核心里杀了进去。这个时候他只有一门的心思,就是要把躲在核心的鬼子大佐立劈刀下,杀他个血溅当场!

后面的大刀队战士一见易树林率先冲入了敌阵,士气大振,一个个高举着寒光闪闪的大刀,怒吼着潮涌似地冲了上来,霎时间,把鬼子的陀螺刀阵给穿插切割地七零八落。被冲乱了阵脚的鬼子兵见到形势危急,欲图绝地求生,也拼死抵抗,做起了困兽之斗,两下里搅在一起,杀了个天昏地暗。


那个日军大佐是西寨门下日伪军的最高指挥官,名叫黑木三郎。守卫在他周围的鬼子兵之所以拼死抵抗,就是由于他的缘故。易树林识破机关以后,一心只想着擒贼擒王,先将其击杀,所以一冲进阵来就奔向核心杀来。

可是,还没有容他冲抵核心,一个粗壮的鬼子佐官手执着指挥刀当头拦住了他的去路。这个鬼子佐官识破了易树林的意图,为了保护黑木三郎的安全,便奋不顾身地迎了上来,抡起手中的指挥刀,当头一刀砍了下来。

易树林正在向着核心冲杀,突然见到当头的刀光一闪,就知道有人偷袭,便刹住身形,奋力将手中的钢刀一扬,一招“海底捞月”撩了上去。只听得耳轮中当啷一声脆响,将那鬼子佐官劈过来的指挥刀给荡了开去。

他这一招使得特别巧妙,并不是硬碰硬地死磕,而是顺着劈过来的刀身自下至上给捋过去的。他这么借力打力地向上一捋,不仅化解了来刀力逾千钧的盖顶压力,又把来刀的劲力给反传了回去,形成了极强的反弹之力。那个鬼子佐官猝不及防,在强大的反弹之力推动下,高举着指挥刀向后仰跌了下去。

易树林使动这一招的时候,早有下招在后面侯着,随即左脚钉在地上,右腿迅速地一收一蹬,就把右脚蹬在了鬼子佐官的胸口之上,一个窝心脚把鬼子佐官给踹出了有七八步远,撞到了两个鬼子兵后,又摔了个四仰八叉。

一招得手之后,易树林更是得理不饶人,他纵起身形,飞跃向前,不等倒地的两个鬼子兵和那个鬼子佐官起身,又抡动着钢刀杀了上去。只见到一片刀光血影闪过之后,三个鬼子便都身首分离了。

正在这时,韩德平已经率领着手下的战士从西面透过重重的阻挡杀进了核心,一见这种短兵相接的厮杀场面,立即加入了战阵。两枝人马合兵一处,实力大增,顿时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

这百十多个鬼子兵在飞蝗似地钢镖攒射下,三停中有一停当即就被击杀在外围,又有一停在易树林等大刀队的战士刀下见了阎王,等到韩德平率领着增援部队冲杀上来,余下的一停鬼子兵们眼见得再不拼死突围就要命丧当场,便都越过外围同伴的尸体一窝蜂似地向东冲了下去。


在黑木三郎的指挥下,残余的几十个鬼子兵拼死向外突围,一个个挺着明晃晃的刺刀发疯似地直向外冲。有道是一人拼命,十人难当,更何况东面本来就没有重兵阻挡,混乱之中竟让疯狂的鬼子兵给冲开了一个缺口。

易树林在杀死三个鬼子以后,正想挺着钢刀寻找黑木三郎接战,一见到东面的鬼子兵就要冲出重围,到手的大鱼就要漏网,不由得急得大叫了起来:“韩司令,赶快截住他们,里面有鬼子的大官儿!”

他这一声喝喊,把韩德平及其周围的战士都给提醒了。韩德平舞动着大刀一马当先地向前猛追,后面的战士也奋起神威跟着追了下来。追击出营地之后,又把突围的几十个鬼子给包围了起来,随即短兵相接地战在了一起。

韩德平当先把路一拦,立时就成了众矢之的,在前面的鬼子兵吼叫着向他扑了上来。他们现在已经知道,当头拦路的这个人就是大刀队的头领,铁定了心要集中力量把他致于死地,只要围攻得手,前来偷袭的大刀队就会因为失去指挥而不战自乱,也就有他们突围活命的希望了。

在韩德平后面冲上来的大刀队战士一见主将形势危急,纷纷冲上前来进行护卫,亮出大刀拦在了韩德平的前面。随着一阵阵刀枪撞击的声响,冲在最前面的五六个鬼子兵飞溅着鲜血倒在了地上,攻势被稍稍阻了一阻。

可是,后面的鬼子兵见此情景不退反进,又恶狠狠地冲了上来。在后面指挥战斗的黑木三郎也挥舞着指挥刀发疯似地向外冲了出来。这个时候,韩德平见鬼子兵已经把主要击杀目标集中到了他一个人身上,禁不住豪气顿发,把手中大刀一抡,怒吼一声就加入战团。

冲在最前面的两个鬼子兵一见韩德平现身当场,大喜过望,相互间打了个招呼,便把两柄刺刀齐刷刷地向他刺了过来,一刺当胸,一刺腰腹,劲力突发,飙如闪电,躲无可躲。

见此情景,韩德平不退反进,纵身跃起有一人多高,挽起一个刀花,当头一刀就劈了下去,其势如泰山压顶,锐不可挡,吓得两鬼子兵大惊失色,惊慌之间赶忙插招换式,挺枪上刺,还没有来得及拿桩定式,韩德平的大刀便从半空里旋了下来,只听得噗、噗两声,鲜血飞溅,便一起栽到在了地上。

韩德平使的这一招大有名堂,是中国武术中惯用的“云烟盖顶”,是攻敌之所必救的拼命招式,让他在万险之中使了出来,刀影闪过,立见功效,赢得了战士们的一片叫好声。


在后面指挥的黑木三郎见韩德平一个照面连伤两人,气得怪眼圆睁,毛发倒竖,喝令前面的鬼子兵让开门户,挥舞着手中的指挥刀疾风般扑了上来,一个纵跃斜劈直奔韩得平右首的肩颈处而来,他把指挥刀使得风声飒响,立意要把韩得平劈为两半,以洗大日本皇军的折兵之辱。

韩德平见黑木三郎的指挥刀当头劈来,不躲也不避,挺起手中的钢刀就迎了上去,在两刀相交之际猛然将手腕一绞,只得当啷一声脆响,便将当头砍来的军刀荡了开去。随即顺势将刀头一递,向着黑木三郎当胸刺了过去。

黑木三郎见韩德平一刀刺来,赶紧闪身避过,又紧握刀柄猛力向外一格,也把韩德平的刀势给卸了下来,两个人随即插招换式,倏忽分合,各逞神威缠斗在了一处。一连交手战了七八个回合,不分胜败。

缠斗之中,韩德平看出黑木三郎使得刀法似杂有“龙纹八卦刀”的路数,心下一阵豁然,待其一招“金针暗度”使老之后,便揉身避过刀锋,欺身而进,飞起左脚直奔其面门而去,就在其闪避之际,右脚早已飞起,登时劈在了日军黑木三郎的脸颊之上,当即将其击倒在地,骨碌碌地向外滚了开去。

黑木三狼出身于日本横滨的剑道世家,武艺出众,又习练过中国功夫,自打从军以来不论是比武较技还是战场搏杀均罕遇对手,因此心中非常自负。他见韩德平一上手就连伤了他手下的两个士兵,心中忿忿不平,便一心要与韩德平在刀法上见个高低输赢。

韩德平自打从外围杀进兵营核心,历经数战,再与黑木三郎接战以前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所以开始一交手就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全凭着胸中的一股英雄豪气勉力支撑着。

面对着黑木三郎这个生力军,韩德平接连与其交过几招以后,自度气短力怯不宜硬拼,便改变招数策略与其展开了游斗。等他摸准了黑木一郎的刀法路数以后,便不失时机地亮出了他的那一招生平绝技“鸳鸯脚”,一击成功。


就在韩德平与黑木三郎格斗厮杀的当儿,易树林和冲上来的战士们也向突围的鬼子兵展开了猛烈的攻杀。一个身形粗壮的鬼子兵见易树林当先拦住去路,挺枪就刺,他横起刀身一格,刚把刺过来的刺刀给荡开,又有两柄刺刀向他的左右两个肩窝刺来,逼得他腾、腾地连退了好几步,这才拿定桩式。

他见鬼子兵左右夹攻,趁着刺过来的两柄刺刀招术用老之际,把手中的钢刀一摆使了一招“云里拨灯”,当当两声脆响把两柄刺刀磕了开去,随即步踏中宫欺身而进,当头一刀便向那个粗壮的鬼子兵砍去,立时将其挥为了两段。

那两个偷袭易树林的鬼子兵一见,大惊失色,刚想钻隙而逃,被冲上来的其他战士团团给围住,一片刀光闪过之后,便变成了一堆肉泥。这个时候,后续的大队人马接踵而上,又乘势发起了新的进攻!



——钢镖连珠骤如风,云里拨灯显奇能!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