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禁岛 正文 跳跃千年的进化

人性禁岛 收藏 22 2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size][/URL] 跳跃千年的进化 大约三十秒过去了,仍听不到我预想中的吆喝声。我想,可能对方是要等着我扭过脸去面对他,要在射杀我之前让我死个明白。 我慢慢松开握住步枪的手,轻轻将趴着的身体翻转过来,沉重的头枕在冰凉又坚硬的船舷上,双眼里模糊得很厉害,仿佛突然患了高度近视。 朦胧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


跳跃千年的进化


大约三十秒过去了,仍听不到我预想中的吆喝声。我想,可能对方是要等着我扭过脸去面对他,要在射杀我之前让我死个明白。

我慢慢松开握住步枪的手,轻轻将趴着的身体翻转过来,沉重的头枕在冰凉又坚硬的船舷上,双眼里模糊得很厉害,仿佛突然患了高度近视。

朦胧的影像中,能清晰地看到一个女孩,她就站在我身后,正摆成一个“K”字形,端着狙击步枪向岸上射击。

是芦雅!她居然在装满狙击枪弹夹后,一声不吭地端起枪,加入了对鬼猴的阻击。“别,别站在我后面开枪,你打不中的。”断断续续地说完这些话,我甚至连合拢嘴巴的力气都没有了。

池春急忙扑过来,用柔软的胳膊托起我的头,另一只手开始解我胸前的衣扣。用来包扎伤口的布条,本是装在蟒皮袋子里,可现在全丢在了岸边的沙滩上。池春生怕我昏迷过去,焦急地问道:“舱里的卫生药品在哪?我去拿,你快告诉我。”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很槽糕,便努力试着用半昏厥的大脑回忆起来。

“在船舱大厅的中央……通道……卧铺墙上挂着。”这串断断续续的声音,几乎是从我的牙缝里挤出来的。池春听后,缓慢地放下的我头,站起身子就往船舱里奔跑。我本想喊住她,要她带上插在我后腰的手枪,可尝试了几次,都没能张开嘴巴,而这时她已经火急地跑到了甲板中间。

“砰!”又是一声狙击步枪的响声。芦雅还保持着原来的射击姿势,犹如射击队员在参加比赛。此刻面对全身无力的我,她是如此的像一个倔强的孩子,丝毫不理会我刚才的劝说,继续开她的枪。

伊凉见到这种情况,急忙蹲下身子跑过来,捡起那枝阿卡步枪,趴在我身边向岛岸上射击。枪膛里的铜色弹壳,噼里啪啦地蹦到我右耳边的甲板上。激烈的连发中,时不时夹杂着一声狙击步枪的声音。

迷离的眼神中,我又望到了天际上空的那片火烧云。这一次,那些绛红的云朵比我昨日在谷顶醒来时看到的还要浓烈。它们有的像奔腾的枣红马,有的像身上着火的山羊。这种感觉,使我觉得更像是躺在一条战火纷飞的壕沟里。

我一直以为,像伊凉和芦雅这样柔弱的女孩,靠运气击中目标的概率,要远远大于运用枪背上的准星。但此刻,身上的痛楚虽令我难受煎熬,可胸口也多了一种暖融融的慰藉。我想好啊,真是好啊,自己曾奋力守护的女孩,现在终于可以像一朵铿锵玫瑰,在这特殊的时刻,担负起我未完成的责任。

我这样一个在孤独和冷漠中苦渡多年的男人,在最微弱的时刻,也需要一种安全感。耳旁的激烈枪声,竟使我感觉不再孤单,有了一种可以歇息的泰然。

不知过了多久,池春抱着一个带有红色十字的小药匣,蹲在我面前。一把钢制的医用小剪刀,迅速剪掉了那些束缚在伤口浸满血渍的布条。当馨凉的碘酒味道钻进我的鼻腔时,肩头的灼热疼痛也有了一阵微凉的舒缓。

“不要担心,清理干净伤口,就给你敷药,这些都是药效极好的止血粉,你千万不能再失血了。”听着在耳边响起的温软话语,我感到天空在下雨,水滴有几许微烫,难道火烧云真的有温度?女人的抽泣声,渐渐萦绕在我耳边。哦!落下的原来是几颗女人心疼的眼泪。

鬼猴的尖叫如同伴随夜幕降临而远去的喧嚣,慢慢地沉寂下来。甲板上的半箱子弹,足有两千多头,即使伊凉和芦雅的命中率是千发百中,那也能将那些鬼东西全部消灭。要怪就怪它们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竟不懂得逃命,甚至异想天开地想把任何出现在岛上的人类变成食物。

心理的作用是巨大的,池春为我悉心而专业地包扎好伤口之后,药效虽然发挥得没那么快,但我知道自己接下来就得靠时间来修复了。幸亏能找到这些针对性药物,伤口从第一次包扎到现在,已经是第二次被海水浸泡了,加上我连日地作战和奔跑,弹片划开的肌肉,根本没有愈合的时机。

这种恶化的程度,要是再用岛上那些原始粗制的口嚼药草,恐怕我的命真要保不住了。现在想想,天遂人愿,我总算可以安心地睡上一会儿了。

“乒乒乓!啾——”我的脑袋能清楚地感觉到,这是呼啸而来的子弹,已经打到了我头前的金属船檐上。我猛地睁开眼睛,想看清伊凉和芦雅,她俩到底是谁把枪打得如此危险和飘逸。

“有枪在向我们射击!”芦雅失声叫喊道,使我飘渺的意识猛然一震。“趴下,快趴下!”接着便是池春大声地呼吼。“啾——,啾——,乒乒……”又是几颗没头没脑飞来的子弹。

“快来托追马!”这下船上的枪声没有了,三个女人弯着腰,池春拽我那只没有受伤的好胳膊,伊凉和芦雅扯着我的两条腿,急急忙忙地往炮台后面躲。

我心中立刻闪出一种不详的感觉,难道是那几个逃出鬼猴追赶的海盗没有死,这会儿出现在岸上向我们射击?以我现在的健康状态,基本上丧失了战斗力,想依靠两个柔弱的女孩阻击敌人靠近大船,是决不可能的。

“枪!……给我枪……”我艰难地抬起一只手,闭着眼睛说。“不,你不能再动了,伤口会大量失血。”其实,池春说得没有错,我现在不仅动不起来,甚至连良好的视线都没有。

“你别慌,是鬼猴捡了枪在乱打。”还是伊凉聪慧,能感觉到我内心的思想活动。我的心脏一下子从喉咙又沉进胸膛里。

想必鬼猴看着同类被一只只射杀,毫无办法之下急中生智,捡起我们丢下的武器,模仿人的样子用来对付我们。对它们的族群来讲,这是一次伟大的进化,跨跃了千万年的灵长类进化过程。

这样凶残的野物,在身体毛发尚未脱落干净之前,就能摸索出吹射毒刺的猎杀技术,可见其演化进程正在升级。如若让这些残余的鬼猴活着回去,那将意味着整个野蛮族群的攻击性将发生天壤之别的质变。

我现在要是处在健康的状态,哪怕再下船去追杀,也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它们在大泥淖附近捡回去海盗丢弃的枪械,至少有二十多枝。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