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枪 正文 第五章 阿罗约号

zhizhuwang123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8.html[/size][/URL] 东方刚露出点鱼肚白的晨曦时,我就被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吵醒。我快速穿戴好,后腰上别了两把伯莱塔手枪,小腿绑上一柄锋利的匕首,这才推开厚实的橡木门,走出屋外。   骤雨初歇,外面的世界被轻缦的奶白色水雾所萦绕,蒙胧的空气还残留着昨夜的湿凉。遥远的天际边缘,露出一抹粉红色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28.html


东方刚露出点鱼肚白的晨曦时,我就被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吵醒。我快速穿戴好,后腰上别了两把伯莱塔手枪,小腿绑上一柄锋利的匕首,这才推开厚实的橡木门,走出屋外。

骤雨初歇,外面的世界被轻缦的奶白色水雾所萦绕,蒙胧的空气还残留着昨夜的湿凉。遥远的天际边缘,露出一抹粉红色的朝阳,金黄色的光辉,虽然柔和,却使我惺忪的双眼一时难以适应。

一个菲律宾老马车夫,穿着破旧的羊坎肩,佝偻着身子,他黝黑的面容和深深凹陷的颧骨,仿佛历经世间的风桑。

老马车夫站在一辆破马车前,拉着马嚼子,他看了我一眼,恭维的说道:“先生,带好您的行囊,坐上我的马车,我们要去码头喽!”

我问老马车夫:“是谁命令您来接我的?”

老马车夫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今天一大早,有一个蒙着脸的男人付给我500个卢比,让我将你送到码头,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这是猎人工会的规矩,在没有到达目的地参与暗杀任务之前,你无法真正了解任务的具体内容,以防泄密,我以前还被对头用卑劣的手段欺骗过,他们试图将我引诱出来,埋伏了十名高级佣兵狙杀我,幸亏我反应足够机敏,半途变卦溜掉,这才捡来一条命。

我不再询问他,转身回到小阁楼,取出装着武器和食物的行囊,斜背在肩,锁好大门,假如我这次任务顺利的话,几个月之后我回家时,这个铁琐不会锈的太厉害,以至于无法打开。

我跳上那辆破马车,老马车夫一扬马鞭,口里吆喝着号子,沉重的马车轮子开始在泥泞的马路上笨重的滚动,清脆的马车铃声和咿呀作响的轮轴噪声混在一起,仿佛回到中世纪的欧洲。

我取出行囊里的腊肉,用匕首削下一块给老马车夫他感激的接过,用力的大咬一口,见他贪婪的吃相,我也感到饥饿,于是拿出香肠、坚果和鱿鱼片,咀嚼起坚硬的风干食物。

经过几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新月岛唯一的码头。我一眼便望见不远处停泊的阿罗约号,它庞大的身影正抛锚在码头边。

阿罗约号是一艘吃水量为500吨的帆船,船尾装有马达,但装载的燃料有限,只在无风的情况下使用,平时靠桅杆上三面巨大的船帆借助风的力量,乘风破浪,疾速前进。这艘货轮比去年破损很多,相比这一年来没少遭风浪的冲刷和海盗的袭击。宽敞的甲板上,一群由世界各地逃犯组成的粗犷水手,正手忙脚乱的洗刷像斑点狗一样肮脏的船身。阿罗约号其实是一艘正经的走私船,每年从新月岛上低价收购大量海鲜、皮毛等土特产,贩卖到马尼拉等大城市,然后贿赂当地的海关官员,逃避高昂关税,再加上一些搭载的毒品和军火,利润颇丰。

一个大胡子水手,站在甲板上,**着上身,露出一身健硕劲蛮的肌肉。他老远就对着我使劲摇手打招呼。他就是阿罗约号的船长迈克。迈克船长早先是西欧的流窜犯,后来被欧盟警方全力通缉,他在欧洲无处藏身,于是跑到天地不管的东南亚,充当佣兵,迈克船长赚足了钱后,金盆洗手,买下这艘机帆船,做些走私倒卖的勾当,日子过的不错。

我对迈克船长也挥手,表示回敬。

迈克船长双手围成喇叭状,冲我喊道:“尊敬的苍狼先生,您可算来了!”

我有些不解,我问道:“迈克船长,您是专门等我的吗?”

迈克船长回答道:“是啊!苍狼先生,教父让我来这等您!”

教父指的是猎头工会,迈克船长以前也是猎头族的杀手,他退役后,受猎头工会的委托,时常为猎头杀手们提供些便利和帮助,而猎头杀手们也为他的阿罗约号提供无偿保护,这实际上是一种双赢合作方式,对双方都有利。

我大步走过踏板,跳下阿罗约号的甲板上,迈克船长马上热情的迎上来,对我一个熊抱:“哦!哈哈哈!苍狼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一年不见,你更加剽悍了。您肯乘坐阿罗约号,真实我的荣幸啊!”

迈克船长对我如此热情,是有原因的。

在东南亚海域,海岛活动异常猖獗,每次出海贸易,都要冒很大的风险。一般走私船的水手都会配备武器,危机时刻和海盗火拼。去年的这个时候,阿罗约号便遭受一批十分凶悍的海盗袭击,当时情况很危险,最关键的时刻,我用巴雷特狙枪,一枪打爆海盗快艇的引擎,引起油门爆炸,海盗快艇被炸沉,一船作恶多端的海盗全部下海喂了鲨鱼。

危机解除后,迈克船长对我敬重有加,我乘坐他的船,实际上多了一个免费的高级佣兵,航行很大程度上得到保障。

“哈哈哈,彼此彼此,迈克船长,这一年你又赚了不少钱吧?”我打趣道。

“是啊!承您吉言,拖上帝的福,今年我做皮毛和军火生意狠狠赚了一笔,不过,该死的海盗像贪婪的鬣狗一样,闹的很凶,每次出海我都担心受怕,现在您来了,我心里总算踏实了。”迈克船长虚伪的笑着,叫来大副,对他说:“阿艾迈迪,通知所有水手,从今天起,二号舱归苍狼先生单独使用,还有把我们最好的烟酒和食物给他享用,任何人不许对苍狼先生不敬,他现在是阿罗约号最尊贵的客人!”

“好的,老板,遵命,我先现在就去通知大伙。”大副说完转身走了。

“迈克船长,谢谢您的热情款待,但凡有用的着的地方,便只管说出来。”我拍着包裹里的长枪笑道。

“哈哈哈……我要的就是这句话。”迈克船长哈哈大笑。

说句实话,我和迈克船长的关系只保存在表面上相互利用的层面,一旦我们两人之间发生矛盾冲突,我和他都会在第一时间终结对方。这种虚伪的友谊,远不及动物间的相互帮助。

像我这样历经战火和阴谋的佣兵,社会之间的为人处事,早就明白的彻底,如此**裸的利益交易,在那些耍阴谋的雇主面前,实在是小巫见大巫。那些看似清明正直的政客,仁慈儒雅的巨商,背后都隐藏着血腥的黑幕,都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