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卖淫案庭审时间长达12小时

xldfdm 收藏 1 295
导读: 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云南“小学生卖淫”一案,昨日在昆明市五华区法院开庭审理。法院以涉及未成年人隐私为由,对此案不公开审理,庭审时间从昨日上午10时持续到晚上近10时,未当庭宣判。 被告夫妇否认容留女儿卖淫 昨日上午8时许,35岁的张安芬就带着4个孩子(包括曾被警方误抓的两个女儿以及两个幼儿)来到法院门口等候开庭。因是不公开审理,众多媒体被挡在法院门外。 据记者了解,庭审在上午10时左右开始。当张安芬看到刘仕华之后,情绪激动地哭了起来,刘仕华则相对冷静。庭审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的云南“小学生卖淫”一案,昨日在昆明市五华区法院开庭审理。法院以涉及未成年人隐私为由,对此案不公开审理,庭审时间从昨日上午10时持续到晚上近10时,未当庭宣判。


被告夫妇否认容留女儿卖淫


昨日上午8时许,35岁的张安芬就带着4个孩子(包括曾被警方误抓的两个女儿以及两个幼儿)来到法院门口等候开庭。因是不公开审理,众多媒体被挡在法院门外。


据记者了解,庭审在上午10时左右开始。当张安芬看到刘仕华之后,情绪激动地哭了起来,刘仕华则相对冷静。庭审一直持续到晚上9时40分左右才结束,其间休庭3次。在法庭调查阶段,控辩双方展开质证,刘仕华和张安芬都称之前是在被强迫威胁的情况下做了有罪供述。


据了解,此案中公安机关则提交了21个证人。辩护律师则向法庭提交了12个证人出庭的申请,包括“嫖客”等人,但最终,只有两名证人作证,其中刘仕华的三嫂出庭作证,证明刘家的积蓄并非大女儿陈艳(化名)卖淫所得。曾被错抓的女孩婷婷(化名)出庭,以证明警方在调查“容留卖淫”一案中,曾把她们带到公安机关,进行长达一周的询问,而这违背了相关的法律规定。


庭审焦点“是否容留卖淫”


为了指控张安芬和刘仕华犯有“容留卖淫罪”,公安机关提供了长达13本的案卷,这些证据大部分是笔录,包括陈艳陈述自己卖淫,张安芬和刘仕华的供述等。还有3名“嫖客”的证言,以及警方提取的一些其他证词。


警方调查认为,陈艳有4次卖淫经历被查实,并找到相关“嫖客”;在此基础上,指控张安芬和刘仕华曾租房子给陈艳,提供卖淫场所。但律师认为,刘家有大小七口人,父母有为未成年子女提供住处的义务,不能证明就是为容留卖淫而租住的房屋。


在辩论阶段,律师对张安芬夫妇俩进行了无罪辩护。


网友法院门前抗议不公开审理


昨日一早,昆明当地网友“边民”就来到法院门口,他身上背绶带,写着“耻小学生卖淫案”。他认为,这个案子存在多处程序漏洞,证明公权力在行使中,有滥用现象,并且在多个环节出现。“这是昆明之耻,司法之耻。”他说。


就在“边民”抗议法院不公开审理之时,还有网友“屠夫”等人也赶到法院门口,对此案表示关注。这起因“3·16”事件中警方粗暴执法,误抓小学生引发的案件,一路演变为追查其父母容留卖淫,成为众多媒体关注的公共事件。其间关于公权力行使的问题,备受关注和反思。


为被告人作无罪辩护


律师:指控不成立


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刘仕华和张安芬的律师都为他们作了无罪辩护。


指控:指控刘仕华、张安芬容留卖淫罪有大量证据,其中包括刘仕华、张安芬的供述、“嫖客”及陈艳的证人证言,及书证、鉴定结论、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为证。


辩护:事实上控方的指控基本上是建立在刘仕华、张安芬、陈艳的供述中,而这些人的供述基本上是在非法的状态下得到的,其可信度本来就值得让人怀疑。


指控:刘仕华收取了陈艳的卖淫所得2万元。


辩护:存折上的2万多元是刘仕华、张安芬干工程和打工挣的钱,而不是陈艳卖淫所得的钱。


提供女儿的供词指证父母


检方:“这个案子铁证如山”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的指控证据达13卷,有1300页之多!“这个案子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们不会提起公诉。”之前,五华区检察院有关负责人曾表示,“这个案件可以说是铁证如山!”


对于陈艳是否有卖淫行为,公诉机关出示了大量的证人证言,其中包括4个卖淫女的证词,证实陈艳与她们是“同行”。除此之外,还有几名“嫖客”的指证,甚至有一位就是这起事件发生当晚的“嫖客”,他详细讲述了当晚的事发经过,及刘仕华如何设计调包……


证明刘仕华、张安芬涉嫌容留卖淫罪,最“铁”的一份证据是女儿陈艳的供词。陈艳在公安机关交代:自从生下她后,母亲就抛下了她和父亲,父亲不久也离家外出打工,她一直跟着爷爷在贵州生活。后来爷爷不幸去世,她开始四处寻找父亲,两年前她联系上父亲刘仕华。此时,刘仕华不但已在昆明安家,而且还有了4个子女。来到昆明的陈艳,迎接她的并没有父女相聚的喜悦,由于家庭负担较重,继母张安芬并不待见她,她与父亲之间也没有太多感情。一天,父亲找到她,说,她那么大了,不能成天在家里白吃白喝,得出去赚点钱。自此她开始了“小姐”生涯……每次赚到的钱她都要如数交给刘仕华和张安芬。后来,为了安全起见,父母把她的“阵地”从街边转到了家里……


除署名外均据《都市时报》


声称如判有罪要上诉


张安芬:我们太冤了


昨日上午9时左右,在法院门口,张安芬和她13岁的小女儿接受了采访。


记者:案子开庭了,你是怎么想的?


张安芬:我们是冤枉的。我希望所有的证人都出庭作证。如果这案子判我们有罪,我要接着上诉。


记者:陈艳会出庭作证吗?


张安芬:她不来,她还在收容所。


记者:你们要求哪些证人出庭?


张安芬:所有证人,我要打我的警察也出庭,我一个一个地指(认)。


记者:对检察机关指控你们涉嫌容留卖淫罪,你怎么看?


张安芬:太冤枉了,这些都是没得的事。如果他说我家姑娘卖淫叫他们拿出证据,所有的人全部都要出庭作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