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二:内战又起 三六章 故人(三)

wangvct 收藏 19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826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高伟还是那付瘦削的样子,但是胡子却刮得分外干净,所以整张脸显得十分英俊,比当年在湖南的时候又成熟了许多,只是他的肤色却比原来更加得黝黑了,脸上的灿烂也早已经成为了过去,代之的却是常锁的浓眉。

见到张贤的时候,高伟先是怔了一下,然后便蹦了起来,扑将上来,仿佛是一个未曾脱稚的少年,一把抱住了他。

“呵呵!你来也不打个电话告诉我一下!”高伟兴奋而激动的大笑着。

张贤也抱住了他,同时告诉他:“我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呀!”

魏楞子在旁边也笑道:“刚才俺是说要给你打一个电话的,可是贤哥不要俺打!”

两个人松开了互相拥抱的臂膀,双眼不停地注视着对方,就仿佛是久未见面的情人一样。

高伟与张贤是同一期的黄埔毕业生,只是张贤是从成都毕业的,而高伟却是从云南分校出来的,两个人同时到的十一师,又是同年出生的,岁数一样,只是因为张贤才华的出众,所以成为了高伟的长官,而实际上在私下里,两个人倒是很谈得来的,而且关系也最好。

“呵呵,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还是没有怎么变呀!”高伟首先笑着道。

“是呀,你可是变了不少!”张贤却有些感慨:“你显得成熟了很多呀,不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大男孩子了!”

“呵呵,这是我老了!”高伟有些自嘲地道。

熊三娃却道:“高伟,你要是老了,那么贤哥不就更老了?你看着可比我年青多了!”

高伟看了他一眼,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骂道:“你个狗熊,还这么壮实呀!”

熊三娃也笑了,道:“我呀,这么多年来还是一个大头兵,吃得多睡得着,又没有什么烦心的事,当然比你要壮实得多!”

魏楞子看着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笑骂,忽然有些神伤,不由得脱口道:“要是司马大哥也在就好了,我们虎贲师的四大美男子就到齐了!”

听他如此一说,那三个人都不由得一愣,忙问道:“你说得什么?”

魏楞子吐了吐舌头,还是告诉了他们:“其实你们可能不知道,当年我们在常德的时候,师部边上就有一个女子学校,那次我们团去师部里比赛打篮球,那帮女学生就在边上看热闹,俺就在她们的旁边,听着她们评比我们五十七师的美男子,全在我们一六九团里!”

“哦?都有谁呀?”张贤、高伟和熊三娃都来了兴趣,连忙问道。

魏楞子笑了笑,指着张贤道:“她们评出来的第一个美男子当然就是团长你了!”

张贤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那些女学生真是没事做了,闲得难受!”

“后面还有谁呢?”熊三娃追问着。

魏楞子又指了指高伟,道:“然后她们就说第二好看的就是高营长!”

高伟的脸不由得涨得通红,虽然战场上可以不怕死,但是被女学生来品头论足,却让他有些尴尬。

“我是不是也在里面呀?”熊三娃紧赶着问道,他对于自己的相貌和体格还是相当得自信的。

魏楞子点了点头,却又羞臊着他道:“那帮女学生只是说你勉强算作最后一个,就是你一开口骂起人来,却象个流氓!”

熊三娃愣了一下,恨恨地骂道:“那些丫头片子哪知道什么好歹呀!”

“那么还有一个人,是不是司马云?”张贤问着他。

“是!”魏楞子答应着,却又有些伤感:“只是现在,我们大家都还在,只是司马大哥已经不在了!”

他如此一说,大家刚刚喜悦的脸上又都现出一团得悲伤,对于张贤来说,从抗战以来,他所失去的何止是一个司马云,还有成千上万的好战友,好兄弟,好同袍!

一六九团里的变化很大,便是营连长们也换了不少,有两个是已然牺牲在了内战的战场之上,还有两个却是因为被打成残疾而退役回家了,这场国内的战争还看不到结束迹象,反而是越打越大了起来,不知道又要打到什么时候。

本来,高伟想要安排张贤就在一六九团里吃一顿饭,但是师长张林福打来了电话,要他陪着张贤回到沭阳城里去,他要宴请一下胡从俊与张贤,同时也把这时已然担任五十七旅副旅长的苏正涛叫了来,目的就是为了让张贤的这些故交好友们,好好地与他叙一叙旧。

在回往沭阳城的路上,张贤与高伟之间也是有着许多谈不完的话,不知不觉中,张贤问起了高伟的个人问题。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高伟却很是腼腆,还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告诉张贤,在南京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上人,只是一直没有相会对那个姑娘表白。

“呵呵,你要是看上人家了,就一定要勇敢地向她说,不然她可能会不知道的,到时错过了姻缘,可就后悔莫及了!”张贤这样地告诫着他。

高伟挠了挠头,老实地告诉他:“我就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来,不过,我跟雷霆说过,雷霆答应帮我这个忙的,说去与那个姑娘说的,只是不知道他说了没有,我一直不好意思去问他。”

“雷霆认识那个姑娘?”张贤问道。

高伟点了点头,道:“她与雷霆的老婆在一个学校里教书!”

“哦!”张贤点了点头,他想起了许云芳来,可是马上又想到不应该是许云芳,许云芳已经死于非命,雷霆也已经再婚了,新娶的也是一个老师。

****************

张林福在沭阳最大的虞家楼订了两桌酒席,沭阳据说是西楚霸王项羽的夫人虞姬的故里,这个虞家楼的老板也自说自画地自称是虞美人的后人。

张贤和高伟赶到虞家楼的时候,张林福与胡从俊这两位师长还没有来,其他的人基本已经到齐了,这到场的人中,许多是张贤所熟悉的原七十四军里的故旧,很显然,与其说这个酒席是专门为欢迎胡师长而设的,倒还不如说是专门为了张贤而办的。

面对如此多认识的故交好友,令张贤有些激动万分,不由得又想起了当年在湖南七十四军里的那段日子,从常德打到湘西,不知道来了多少人,又不知道走了多少人,但是如今在这个地方还能够活着坐在一起,除了幸运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大家彼此之间合作的默契,正是由于这种永远也无法忘怀的战友之情,才支撑着大家从如此艰难的时候一起走了过来。

目光搜索之下,张贤却没有看到雷霆的身影,当下问着身边的苏正涛:“老苏呀,雷霆怎么没有来呀?”

苏正涛笑道:“他呀,刚刚把他老婆接过来,正安排住处呢,他说一会儿就过来!”

张贤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应该还有时间,等着也是等着,于是对着苏正涛道:“我倒很想去认识认识一下雷霆的夫人,苏大哥陪我去一趟怎么样?”

苏正涛点了点头,对着张贤道:“雷霆应该把他老婆安排在了沭城旅社,那地方离这里也不太远,我就陪你去一趟吧!”

见他们两个离去,高伟也跟了出来,三个人沿着大街走了两百米,来到了十字街口,那个沭城旅社就在街口的东北角上。

一进旅社的门,苏正涛便向那个老板询问着是不是有一个军官带着一个女的过来了,那个老板看到是三个国军的军官过来,连忙告诉他们,的确是有一个军官带着个女的在这里订了间客房,就在二楼最里面的左首第一间。

三个人踏着木楼梯上了二楼,按着那个老板的指示,很快得便找到了那间客房,苏正涛走在前面敲起门来,里面传来了雷霆那响亮的嗓音:“谁呀?”

“是我,苏正涛!”苏正涛回答着。

门“吱”地一声开了,雷霆露出了满面的笑容,还在说着:“老苏呀,不是跟你说了,我马上就过去,看你还找到这里来了!”

“呵呵,我是过来叫你,顺便看一看弟妹的!”苏正涛也笑着回答着,同时直走进去。

高伟紧跟着苏正涛而入,可是当雷霆看到走在最后面的张贤时,刚刚还绽开的笑脸马上疑固在了那里,经不住了喊出了声来:“张贤?你也来了?”

“是呀!雷大哥,上一次在南京没有机会认识一下嫂夫人,这一次听说嫂夫人过来了,我既然也在沭阳,怎么能不赶过来看望一下呢!”张贤这样笑着对他道。

雷霆怔了怔,想要阻拦,却又来不及了,张贤已经推开了他直走进去。

但是,当张贤看到屋里的那个穿着棉袍,围巾还没有摘下来的女人时,他的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就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梦境。

雷霆的老婆一边与苏正涛搭着话,一边摘着自己的围巾,抬起头正与张贤的目光相对,她也不由得呆在了那里,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邱萍?”张贤终于喊出了声来!

不错,面前的这个女人,不是在重庆消失的邱萍还会是谁呢?

屋里的三个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心境,张贤一双浓眉紧锁着,目光如剑一样地盯视着邱萍的脸。开始的时候,邱萍还有一些难堪与尴尬,但是马上却又坦然了下来,反而迎着张贤的目光,回视着他。

苏正涛与高伟不解地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苏正涛不由得问道:“阿贤呀,你们认识呀?”

张贤肯定地点了点头。

高伟却觉得有些奇怪:“咦?嫂子不是姓王吗?”

雷霆急忙紧走两步,挡在了邱萍的面前,向他作着解释:“是呀,她是姓王,叫作王秋莲,邱萍是她的笔名,发表文章的时候用的!”

“原来是这样!”高伟与苏正涛恍然大悟。

“张贤,有些话我一会儿再跟你说!”雷霆也镇定了下来,对着张贤道。

“呵呵,你们两个有什么话,非要单独来谈吗?我们不可以听一听呀!”苏正涛开着玩笑。

雷霆对他笑了笑,告诉他:“这是我和阿贤之间的私事,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苏正涛倒是很不介意,对着邱萍道:“弟妹呀,真不好意思,你今天刚刚来,老雷却不能陪着你,这也没有办法。师长请十一师的胡师长和张贤吃饭,要我们这些老朋友作陪,老雷和张贤又是同学,怎么也跑不了的!”

邱萍倒是很大方地道:“我没事,只要你们别把我们家的老雷灌多了就行了!”

“一定不会的!”苏正涛与高伟都同时向她做着保证。接着苏正涛又对着雷霆道:“时间也不早了,师长可能已经到了,我们快些过去吧!”

雷霆点了点头,却对着苏正涛与高伟道:“你们在前面先走,我和阿贤谈点事,马上就跟过去!“

苏正涛与高伟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张贤,见他没有作声,当下点了点头,两个人又向邱萍道了声别,当先着走出了门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