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网上偷菜!致患儿死亡续: 医生当时写论文

眉开眼笑 收藏 3 5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日,一则题为《南京儿童医院医生上班忙“偷菜”害死五个月婴儿!》的帖子引起关注。帖子称,一名5个月大的患儿,因患眼眶蜂窝组织炎在南京市儿童医院救治无效死亡。卫生局调查称,医院对该患儿病情的凶险程度估计不足,当事医生已停职处理。但医生没有玩游戏、发牢骚。家属很气愤,他们表示卫生局调查时未与家属核实查证,真相被歪曲了…



 医生网上偷菜!致患儿死亡续: 医生当时写论文


夭折宝宝的照片。



 医生网上偷菜!致患儿死亡续: 医生当时写论文


医生网上忙“偷菜” 导致5月大患儿死亡?



卫生部门调查:医生没玩游戏,在写论文,已因“观察失误”停职


患儿家属质疑:调查是医院一面之词,没有询问当事人


近日,一则题为《南京儿童医院医生上班忙“偷菜”害死五个月婴儿!》的帖子在网上引起关注。帖子称,一名5个月大的患儿,因患眼眶蜂窝组织炎在南京市儿童医院救治无效死亡。昨天,江苏省卫生厅和南京市卫生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对事件情况进行说明,表示经过调查,目前基本事实已清楚。医院存在对该患儿病情的凶险程度估计不足,当事医生已停职处理。但医生不存在玩游戏、发牢骚等情况。


事件回放


网帖曝医生玩游戏


致孩子死在医院


《南京儿童医院医生上班忙“偷菜”害死五个月婴儿!》的帖子中称,11月3日,他朋友5个月大的孩子在南京市儿童医院住院期间病情恶化,晚上几次向值班医生求救,却因医生“要睡觉”甚至在网上玩游戏而延误了抢救时机,孩子于次日宣告死亡。


据患儿父亲徐先生介绍,11月1日上午,他的宝宝因发热被送到南京江宁区医院检查并住院,第二天宝宝右眼红肿,11月3日在医生建议下转至南京市儿童医院治疗。3日上午,徐先生在南京市儿童医院挂了急诊。根据血检报告,眼科医生初步诊断为蜂窝组织炎并安排住院治疗,还在病历上注明,要求住院后眼科医生结合内科医生马上进行会诊。徐先生透露,11时左右办好住院手续,到下午1点多钟,医院才给小孩做了挂水消炎治疗。下午2点,医院给宝宝做了眼部 CT,医生说没有多大问题,并说下班后会把资料和情况交待给晚上的值班医生。治疗期间,徐先生一家人一直企盼医生前来会诊,但直到晚上,也没有医生前来过问。


下午6点多,徐先生发现宝宝的眼睛肿得更大了,脸也肿了,就跑到值班医生毛某办公室找他,发现他正在忙着“玩游戏”。毛某称自己是值班医生,不是管床医生,小孩情况也不清楚,得等第二天管床医生过来再说。次日凌晨1点30分左右,宝宝哭得愈发厉害。徐先生又先后两次找毛某。毛某生气地说:“晚上把我叫起来,我不要睡觉了吗?”


清晨5点多,宝宝几乎无力呻吟,呼吸也开始减弱。徐先生抱着宝宝冲出房间大声呼喊,并叫妻子赶快叫医生。“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一名五官科女医生从值班室出来看了一下,又回房间去睡觉了。”徐先生说,妻子见到这样的情况,急忙追了进去,跪下来哀求那名医生,医生才出来,但还是不急不忙的,她焦急地再次在护士台旁跪下,大声哀求哭诉,这时那名五官科女医生才打了急救电话。在这之后,没七八分钟抢救医生就拎着急救箱赶来,迅速对宝宝实施抢救,但宝宝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调查通报


医生错在对患儿病情凶险程度估计不足


昨天,江苏省卫生厅、南京市卫生局联合召开新闻通气会,对近日网络媒体连续报道患儿徐某在南京市儿童医院就医死亡事件的调查对媒体进行通报。调查称,患儿从入院到死亡时间很短,医院存在着对患儿病情的凶险程度估计不足,对该患儿血常规的异常指标未能及时深究的不足。针对蜂窝组织炎的治疗相关措施已经实施,抗菌素使用得当,对患儿的抢救措施都是合理的。目前患儿死亡原因考虑为眼眶蜂窝组织炎、重度感染、海绵窦血栓。而经过调查,网络上对当班医护人员的指责与事实不符,医生不存在玩游戏、发牢骚等情况。


南京市儿童医院副院长黄松明在新闻通气会上代表院方对徐宝宝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表示深深的歉意和遗憾,“我们和家长一样,心里也很难过。呵护孩子健康成长,不仅是孩子父母的责任,也是我们医务工作者的责任。”黄松明说,医学是经验科学,和医生的临床经验有关。当时小孩送入院时血相不好,如果医生能深究白细胞降低的原因,结果会让家长更满意。但是患儿当时诊断为右眼眶蜂窝组织炎症,这种疾病并不常见,过去都是眼科门诊治疗,医生没想到病情发展得这么严重


江苏省卫生厅医政处李少冬处长说,医院的责任主要是对患儿病情判断上的失误,对病情的凶险性估计不足。而这根本原因是医生水平不过关,“说得轻是疏忽大意,说得重就是责任心不强,技术不过硬。”


南京市卫生局表示,通过此次事件,要求医院举一反三,加强对医务人员的培训,提高对临床不常见疾病的诊疗水平。同时强调,解决医患纠纷的途径有医患双方协商、行政部门调解,法院民事诉讼、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对是否为医疗事故可以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希望患方能依据法定途径选择解决方法。


记者了解到,对于责任医生毛晓君的处理是“停职”,理由是医生对于病情的观察失误。“说实话当时看到网上的描述和评论,第一感觉都是医院错了,所以先责成医院自查,让医生先停职。”南京市卫生局医政处许民生处长解释说,以后再根据调查的情况对毛医生进行处理。



五大聚焦



那一晚,值班医生到底在做什么


日前,有网友攻击医生晚上值班上网玩游戏“偷菜”,对患儿家长的请求态度恶劣,最后患儿母亲下跪求医生抢救。昨日,有关方面对比较集中的几个问题进行了回答。


1.医生到底有没有上网“偷菜”?



南京市儿童医院黄松明副院长说,接触患儿的一共11名医护人员都进行了调查,据调查组了解,毛晓君医生网上种菜偷菜的行为并不存在,毛医生从未注册过开心网的账号。“网上帖子说医生是因为偷菜而失职,有可能是为了吸引眼球。”黄松明说,医生办公室虽然没有网线,但是医院并没有禁止医生上网,医生可以通过无线网络上网。当晚毛医生是用自己的华硕笔记本电脑整理论文,并不是网上所说的玩游戏。而副主任办公室是一个狭长的结构,家属站在门口不可能看到医生上网的内容。


2.入院期间没有医生和护士主动到患儿床头询问病情?



黄松明副院长对此予以否认,他说在询问的过程中有一个细节可以表示,在下午1:30,护士小李去患儿床边测体温时,发现挂水用药中有一种抗病毒的药,由于眼科很少用这种药,她还去核对医嘱,并提醒患儿家属提前带患儿去CT室预约。


3.是否存在家属多次求助,医生发牢骚,最后家属跪求医生抢救?



黄松明副院长说,11月4日1:30,2:30,3:30和5:50,毛医生出来看了四次,除了一次是家属到医生办公室喊的以外,其他三次都是护士喊的,不存在家属多次喊医生不出来,而医生也否认曾说过“我不要睡觉了吗?”这样的话。


调查组通报说,患儿的母亲确实给医生下跪过,但并不是像网上所说跪求医生抢救,医生在群众的压力下才给患儿施救。“网上转移了‘跪求’的时间和地点,”黄松明说,5:50当患儿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下,医生和护士把患儿接到抢救室后,5点58分,患儿的心律就没有了,一直采取抢救措施直到早上 7:00,“一般这么长时间抢救不过来已经证明没有希望。”于是医生和患儿的父亲谈话,建议其放弃抢救,此时患儿的母亲下跪“求医生再救救小孩,”一直抢救到7:30,还是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而对值班医生能不能睡觉这个问题,南京市卫生局回答是:按规定值班医生是可以睡觉的,值班护士不能睡觉。


4.当时门诊医生在病历上注明“会诊”,为何患儿没有能得到会诊,而是仅仅挂水治疗?



黄松明副院长说,当时接诊的眼科医生确实注明“会诊”,但是当时考虑到血相低,要求请内科会诊排除是否有血液疾病。而后来住院后,医生考虑到患儿有发热和眼眶肿胀,当务之急是控制感染,所以进行了挂水治疗,挂的抗生素和抗病毒的药等,并给患儿点眼药水局部用药。但是这也是医生对病情判断不足、认识不清造成的。


5.能不能公布当天的录像?



在发布会现场,记者要求公布当晚录像的要求被拒绝。南京市儿童医院表示,患儿家属要求封存当日该病区的监控录像,考虑到患者家属的要求是为法律诉讼提供和固定依据,所以录像暂时封存。


家属质疑


我们没有接到卫生部门的核实查证



昨天,南京市儿童医院开新闻发布会出面澄清此事后,当晚7点许,记者拨通了患儿父亲徐先生的电话,这次接电话的是徐先生的妻子。徐先生的妻子十分生气,说卫生局着手调查小孩死亡一事,根本就没有与他们家属核实查证。这么多天下来,他们一家人从来没有接到卫生局的调查电话,也没看到卫生局工作人员上门调查,他们一家人也是晚间看电视新闻才知道的。“试问在没有与当事方进行调查核实而发布的消息,能是一个真实的消息吗?又能拿什么来让人信服?”徐先生的妻子还表示,南京市儿童医院开发布会也没有通知他们,就把一个不是真相的消息发布了,这是对他们家人无形的伤害,更加加剧了他们一家人的痛楚。我们一家人看过儿童医院发布的消息后,全家人都哑然了,一直抱头痛哭,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讨回公道。


“我们现在已经不想谈善后解决与赔偿的事宜,这是以后的事情,我们希望医院能够站出来说明真相。”徐先生的妻子说,真相被歪曲了,一家人也没有心情谈赔偿一事,他们只想要真相,希望医院能够将当天的所有监控录像公布于众,录像资料能够说明一切,也是最有力的证据。而且我们当天连续四次去哀求毛医生,值班护士一直在岗位,也是一个有力的人证。只有真相清晰了,那善后与赔偿都能有法可依,才能还他们一个公道。如不这样,医院不会认识清楚自己的错误,说不定这样的悲剧还会发生在其他家庭中,给更多的人带去痛苦。


网友声音


希望第三方介入调查



目前在网上,对于医院的投诉很多,很多患者和他们的亲友将医患纠纷和对医院的不满在论坛上公布,但这还是江苏省卫生厅第一次针对网络投诉召开新闻发布会。


江苏省卫生厅医政处李少冬处长表示,不可否认,网络对舆论监督具有促进作用,我们对网络舆论监督持欢迎态度,网络反映民意,使我们保持清醒,但是网络也存在着弊端,那就是对相关事实难以正确把握。我们运用网络进行监督工作,但同时要去伪存真。我们还是希望患方通过人民调解和司法途径来解决网络纠纷。


其实早在11月7日,网帖出现的第二天,南京市儿童医院就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声明,对事件的整个过程进行了解释。对此该院黄松明副院长说,医院也很重视网络的舆论监督,对于网上的质疑第一时间做出回应,这也是对于患儿家属和广大网友的尊重。而短时间内出现大量的帖子,医院怀疑是网上有人推波助澜。


一些网友在看到医院发表的声明后提出质疑,医院提出的那四条解决途径看似公平,其实由于专业知识的限制患者家属处于非常弱势的地位,实则根本不公平。医院专家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怎么保证医疗事故责任认定的公正性?很多网友强烈要求,最好能够引入第三方进行调查。而记者了解到,调查组是由省市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和南京市儿童医院组成的,尚无网友期待的“第三方”。


链接


眼眶蜂窝组织炎


眼眶蜂窝组织炎究竟是何病,眼部一个小小的红肿居然能要了命。据了解,眼眶蜂窝组织炎是眶隔后眶内软组织的急性细菌感染,儿童眼球突出的最常见病因。不仅会严重影响视力,而且可引起颅内并发症或败血症而危及生命。临床上,这是一类较为常见的疾病,一般情况不重,挂水消炎就可以,但也有重症的。而该患儿的死亡可能是细菌通过海绵窦引发了颅内感染。


据南京市儿童医院的一位老专家说,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还只有十年前曾经出现过一例。目前推断死亡的原因是海绵窦血栓,这种病非常凶险,尚没有抢救成功的记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