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叫我俘虏兵 第一幕 冀东被俘 第一章 这一仗,窝囊!(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1.html


于成山又朝共军的方向望去,四挺机关枪已经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火力网,子弹不停的击打在身前那堆人肉掩体上。“这时候要是有条步枪就好了!”他看了看手里的卡宾枪,心里颇为遗憾。这家伙虽然先进,但却只能点射,根本不适合高精度的射击瞄准。以目前这个距离,如果有把“中正式”,或者哪怕是“汉阳造”,于成山也有把握干掉对面那几个嚣张的机枪手。

“轰……轰……”一阵巨大的响声,卷着泥土和血肉又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是他妈的手榴弹。于成山趁着漫天的硝烟血雾,猛地站起身来,吐吐吐打出了一连串的点射,接着向后一仰,一个漂亮的倒栽葱,翻回了战壕。就在他落地的那一刹那,又一排子弹打到了他刚才站起的地方。

“想打我,没那么容易,这可是老子的绝活儿!”于成山颇为得意地朝不远处的秃嘎甩了一眼。

“好,排长,真漂亮!”秃嘎不失时机的拍起了马屁。“不好,排长,他们又要用炮!”马屁还没拍完,他又带着哭腔大声喊道。

于成山急忙爬起身朝战壕外一看,只见共军的几个兵正在炮位上忙活着,有添弹的,有观测的。慌乱之间, 急忙探出身子举起枪打了过去。

“哒哒哒”一排子弹又扫了过来,这一次对手已经看准了他藏身的地方,几乎每一枪都长了眼睛般直冲他飞过来。于成山急忙一缩头,子弹擦着头皮飞了过去。然而脑袋上的危险虽然躲了过去,但他握枪的那只右手却还伸在半空中,胳膊一痛,一颗子弹已经笔直的穿过了他的小臂,铛的一声打在了战壕后沿的一只破钢盔上。

“排长!”秃嘎见于成山中枪,也顾不得暴露目标,急忙跑了过来。

“没事!”于成山咬紧牙关,用左手在衣襟上扯下了一块布条,递给了秃嘎,“快,给老子勒紧!”

秃嘎接过布条,先是看了看伤口,然后一边绑一边说:“还好,排长,好像没伤着骨头!”

“嗯!看看共军的炮位。”

“哎!“秃嘎一边答应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朝战壕外看去。

“排长,真厉害!那个观测兵被你打着了!”他兴奋的摇了摇手。

“看看长锁那怎么样了?”

“他好像弄完了,但是共军的机枪太猛了,长锁根本动不了。”

“妈的!”于成山低声骂了一句。

“排长,要不……我……我来掩护吧!”秃嘎怯生生地说。

“算了,就剩十多发子弹了,还是我来吧。”于成山一把推开干巴瘦的秃嘎,猛地跃出了战壕。说实在的,当初抓丁时他之所以选了秃嘎,不过是一时好心。这孩子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瘦小干枯,于成山觉得这么个可怜虫要是到了别人手里肯定会被欺负死,于是就收下了他。然而好心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就比方现在,这半大的孩子纯粹是个拖后腿儿的废物!

很快,对面的机关枪又掉转方向朝这边扫了过来。原本被火舌压得动弹不得的木长锁抱着一团衣服迅速朝战壕这边猛爬过来。于成山一边不断的翻滚躲避子弹,一边寻机点射,阵地前又激起了暴雨般的泥土血肉。

“长锁哥,快!快!”秃嘎一边大喊,一边捡起两个钢盔朝空中扔了出去。

“铛!铛!”两声清脆的枪响,钢盔被打了下来。就在这电光火石间,木长锁已经抱着一大团衣服冲回了战壕。于成山见木长锁已经安全冲了回来,急忙朝对面猛扣扳机,剩下的几发子弹喷涌而出,他自己则借着卡宾枪巨大的后坐力,重新翻进了战壕。

“妈的,太险了!”木长锁一边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把衣服抖落在地上。

“赶紧换吧,排长,再晚点就来不及了!”秃嘎催促道。

于成山点了点头,一把抓起地上的衣服。顺着坑道朝远处跑去。

“干啥去排长?”木长锁问。

“咱们得和秃嘎、曹根分开,把火力吸引走。”

“是!”木长锁立刻回答道。

两个人抱着衣服使劲地跑,子弹哧溜哧溜打在身后的土堆上。大约跑了二百来米,于成山喊了一声:“行了,就这吧!”一屁股坐了下来。

“排长,他们又准备打炮了!”远处的秃嘎又大叫起来。

“去他妈的,打吧!”于成山一边穿衣服,一边大声叫骂着。两个人刚刚换上衣服,就听见战壕外面传来“轰!”的一声,一发炮弹将几具尸体炸到了半空中。还没等反应过来,第二发、第三发又打了过来。

顿时,战壕内外,血肉横飞,残碎的肢体卷着泥土在半空中渲染出了一片红褐色的血雾……

“嘀嘀答滴嘀滴”隐约之间,于成山似乎听到了对面阵地上响起了冲锋号。看样子敌人是准备接收胜利果实了。他想挪动身体,但是刚才巨大的爆炸似乎已经彻底震散了他的骨头。炮弹激起的血肉和泥土已经把他大半身体都埋了起来。

“真他娘的窝囊!”于成山狠狠地骂了一句,此时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两个月前,他和兄弟们坐着美国人的运输机,牛哄哄的到了冀东平原。那时候的心气儿别提多高了,钢盔、大头鞋、崭新的军装,枪是一水儿的卡宾枪。用旅长廖高轩的话说,这可是全套的美式装备,那些泥腿子共军连他妈见都没见过。

按照长官的想法,抗战结束后解决这群土八路就和吃掉手里抓牢的肉一样。

“他们是什么?是打游击的散兵游勇,是扛着汉阳造的泥腿子!我们是什么,我们是中华民国响当当的正规军,是在滇缅线上战无不胜的铁军!共产党,咱们这次吃定了!”这些话都是廖豹子讲的。那时是在机场,站在第二排的于成山能清楚的看到旅长的吐沫星子喷到了营长的脸上。那时他特别想笑,但是没敢。

现在不同了,廖高轩估计早就气疯了,骁勇善战的营长也变成了一堆烂肉,整个阵地能喘气的已经没有几个了。他想着想着,就笑了。“呵呵,这仗打的……”于成山摸了摸内衣里怀那个硬邦邦的东西,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