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1.html


啪、啪、啪、啪,一溜点射,抢炮的共军就倒下了三个。剩下的三人见状急忙侧身滚开,躲在了一堆尸体的后面。

于成山嘿嘿一笑,对着身后的一个士兵说:“看见没,老子的枪法准吧,一个铁球一个,叫他们有来无回!”

身后的新兵秃嘎急忙谄媚的说道:“排长厉害,这可是三块银元啊!”

“去你妈的银元,老子不稀罕!“一听到银元这两个字,于成山就气不打一处来。国军的军官们不知道是什么毛病,一到决战的时候就抬出一箱箱的大洋。妈的,谁要啊?给这东西,还不如多给两个手榴弹。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还他妈银元!想到这儿,于成山翻过身来,对着刚才搭话的士兵就是狠狠的一脚,“去你妈的银元,赶紧给老子拿几个手榴弹来!”

秃嘎一看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一时间郁闷至极,本想还嘴,但转念一想,这于成山可是全营出了名的刺儿头,别看官不大,却是连长都不敢轻易得罪的老兵油子。在缅甸的时候,廖豹子亲自给他带过勋章,跟他扯皮和找死没什么两样,于是只好灰溜溜朝后面摸了过去。

“哒哒哒……”掩体前又掀起了一片鲜血,那几具尸体已经快被打成筛子眼了。于成山慢慢地把身体往左挪了挪,躲到了一堆碎石后面,然后一甩头,朝外飞快的扫了一眼。

看样子,这会儿共军也打疯眼了,机关枪拼了命的扫射。于成山把头缩回来,朝左右看了看,一排的兄弟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虽然美式的冲锋枪还在叫唤,但密集程度比前一个小时又小了很多。看样子,挺是挺不了多大一会了。防线现在已经收缩到最后了,只要自己这排人死光,城门前的工事也就变成了一堆狗屎,单靠两个暗堡是屁用都没有的。

“妈的,没死到日本鬼子手里,却让土八路逮了个正着,真他娘的窝囊。”于成山一边想,一边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算一算,从三八年参军,自己打过忻口、守过长沙,缅甸的丛林里跟鬼子拼过刺刀,好不容易赶走了日本人,结果土八路又他妈造反!不过也真奇了怪了,按理说这帮家伙也没什么啊,比武器,自己手里拿的是美国的冲锋枪,八路是汉阳造和抢鬼子的三八大盖,怎么打起仗,他们就这么虎势呢?这一天多下来,国军防线到处开花,听说东面的112团已经基本没有了。和自己一起守平原城正面的五百多弟兄死得就剩下十几口,因贪财和嗜血而著称的营长也免费坐上土飞机、被炸成了一堆血沫子。现在城门楼子上指挥的已经变成磕巴营副,可是后边坐镇的廖高轩还逼着死守,说什么这一战事关党国荣誉。

“党国的荣誉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老子当兵是为了杀鬼子报仇,和党国有个屁关系呢?要是党国那么好,他廖豹子早该是将军了。在滇西南打了多少胜仗啊,结果不还是个旅长。荣誉?妈的,狗屁荣誉!”

“秃嘎,狗日的,手榴弹呢?”于成山越想越气,朝后面大骂了一句。

“报告排长,没有手榴弹了!”不远处,秃嘎正连滚带爬地往回跑,刚到战壕附近便一个“就地十八滚”把自己扔了进来。

于成山斜躺着身子,抬起一只脚狠狠的踹了过去,骂道:“放屁,怎么可能没有,昨天晚上补给的八百颗手榴弹全他妈用了?”

“不是,守东门的邱连长带着九连坐汽车跑了,他带走了全部的子弹和剩下的一百来颗手榴弹!”

“什么?我***,邱大赖子!营副干什么去了?”于成山声嘶力竭的骂了一句。

“排长,城上暗堡里的弟兄都死光了,整个县城也没有几个人了。”秃嘎一边说一边哭丧着脸朝后面的城门指了指。

顺着秃嘎的手,于成山看了过去,果然,城门两旁的暗堡已经没了动静。再回头看看前沿,那剩下的三个共军已经匍匐到了山炮后面。

“轰!”一声巨响,炮口吐出了一大朵火光。

“完了!这回营副也完蛋了。”于成山心里一惊,回头一看,城门楼子已经被掀掉了一半,土和青砖霹雳啪嗒的掉了下来。

“排长,怎么办啊?”秃嘎的眼泪都快掉了出来。

“怎么办?妈的,上刺刀!跟土八路拼了!”于成山一边说一边拔出腰间的刺刀。可是刀一拿在手里,他立刻就骂起了娘,“破枪!破枪!妈的,破枪!”

原来这先进的美式冲锋枪,哪儿都好,但偏偏挂不了刺刀。于成山虽然习惯随身带刀,但此刻却还是一筹莫展。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能挂上刺刀,这美国家伙儿也太短了,还没有一根驴屌长,拿到手里连烧火棍都不如。


“排长,曹根回来了。”不远处,一班的最后一个兵木长锁扯着嗓子大喊道。

“他不是去东门喊增援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没跟邱大赖子跑啊?”于成山回问道。

“不知道,根子中枪了。”长锁又大喊一句。

“死了吗?”于成山立刻着急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