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抗日的土匪) 新卷1 第一三章,女土匪(下)

2126376 收藏 3 2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URL] 林场子永远不缺的两样东西就是木头,和壮丁,这两样属于阳刚的东西很自然会吸引来——女人。不过好女人是不会来林场子为光棍汉提心吊胆的,或者说,放排汉子一旦找到了婆娘,就不会委身在这里整天和数也数不清的木头打交道。 所以,唯一能来林场子安身的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



林场子永远不缺的两样东西就是木头,和壮丁,这两样属于阳刚的东西很自然会吸引来——女人。不过好女人是不会来林场子为光棍汉提心吊胆的,或者说,放排汉子一旦找到了婆娘,就不会委身在这里整天和数也数不清的木头打交道。


所以,唯一能来林场子安身的就只有一种女人——婊子。


每年开春,雪还没怎么化,婊子们就早早的收拾包裹,顺着山上泥泞的道路跑到林场子里为她们空了一天的房子里,安下身来,然后日复一日的用她们尚未衰老的身体,勾引着林场子里那群血气方刚的男人,勾引着这群男人把用命换来的大洋和绵羊票大方的挥洒在她们身上。


林场子的女人是热辣辣的,就如同东北黑土地上生长的一切,虽然久经风霜雨雪,却火的烫人,辣的出奇。而来林场子的人,也不仅仅只是为了能在森林里找一处歇脚的地方,更多的,也是为了这群热辣辣的女人。


教师爷自然知道老板娘的意思,含笑点了点头,高声对其他人喊道:“老板娘指路了,隔壁就是锃明瓦亮的大姑娘啊,你们有谁想热闹去,现在就赶快滚犊子,别一会憋的横蹦,在这里撒野。”


众人虽憨,但是教师爷如此露骨的话也听的甚是分明,有几个人立刻跃跃欲试的想要起身,可是看到同伴们都坐着没动,自然也就扭捏的将动作转换成一个不自然的挪动。


“都想啥呢?在这里跟我装什么洋相,快去,都滚,互相监督着点,哪个要是不玩,等回来咱们扒了他,看看毛长没长齐。”教师爷看出众人所想,立刻高喊道,听到他的话,众人再也扭捏不下去了,轰然答应一声,结伴冲出屋子。


“这个小兄弟咋不去呢?”随着众人离开,屋子里立刻空旷下来,除了端坐的教师爷,就只有老二和小榆没有起身,见此情景,老板娘奇怪的询问道。


“俺不去,俺定亲了。”小榆抬眼看了老板娘一眼,瓮声瓮气的回答道。


“哦,那你呢?”小榆的回答让老板娘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为了遮掩,她转头问老二。


“他是俺妹夫。俺怎么能干那事。”老二指了指小榆,得意的说道。


挥手赶开老板娘,教师爷有滋有味的品了品自己杯子里的老烧锅,忽然抬头道:“那年,大帅还活着,我当时是他手下的副官,说是副官,其实就是司令部打杂的。不过好歹挂着副官的名,所以也算见过不少世面。”


教师爷忽然开口说话,让小榆和老二都不禁放下杯子,转头看向他。


“当时大帅威武。虽然土匪出身,但是大气,豪爽。个头不高,但是气量却不小。那年,我记得日本人就已经染指咱大东北了。林子里大大小小的绺子不少都是小鬼子支持着,要枪给枪,要钱给钱,就指望着他们能把东北弄的乱一点,好让小鬼子能插进脚来。当时我跟着大帅没少打土匪,所以对于这些胡子的本事也知道一二。”教师爷此刻已经完全沉浸在回忆之中,眼神中带着些许期望和向往,茫然看着前方,缓缓的说道。


“后来,小鬼子看这不成,就想直接插进一脚。我记得,当时他们搞了个什么事来着? 哦,对了,在奉天城,几个日本浪人当街杀了个老百姓,被警察局抓了。日本的一个参赞,巴巴的带着大笔的票子跑到大帅府。跟大帅说,他们认错,人不该杀,杀那个人,他们甘愿赔偿一万块大洋。大帅微微一笑,把钱手了。”教师爷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


“后来咋样啊, 小鬼子给钱没?”一万大洋不是个小数,老二虽然没见过,也粗略的知道,大概能买下几个村子的地了。


“给钱?”教师爷眼神忽然一立,看的小榆和老二一阵心悸。


“当时我当值,大帅接过钱,随后对我说,去,外面抓俩日本人杀了,杀一个我赔两万。”教师爷在那瞬间,仿佛回到了人生最得意的时刻, 一直佝偻的腰也在同时直了起来。


“好!”小榆只觉得自己的血仿佛沸腾了一样,都被这句话彻底点燃,顿时一拍桌子大喊道。


“什么好?哪地方好?”听到小榆的叫好,教师爷睥睨的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


“大帅是个爷们。”小榆沉吟了片刻,大声回答道。


“哈哈,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记得,男人,从小处说,成家立业,从大处说,顶天立地。我老了,要说报仇的事情,可能是成不了,如果你叫我的爷爷算是有声真心的话,咱们村子里,二十多口子人的仇,我就全寄托在你身上了。”小榆的话,让教师爷眼神中再度泛起一抹光辉,他重重的拍了拍小榆的肩膀,


“老爷子,你放心,俺只要有命在,保证让那些小鬼子吃不了兜着走。”小榆一时激动,可是却又不知说什么好,闷了半天,笨拙的表白道。


“恩,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敞亮了,唉,你奶奶跟我大半辈子,风里来,雨里去,可……”教师爷说到这里,布满皱纹的眼角流下两滴浑浊的泪水。


“掌柜的,有要命的货, 要不?”还未等小榆开口安慰,身边一名样子猥琐的男子忽然出现,紧紧的贴在小榆身旁,小声询问道。


“要命的货?什么要命的货?”小榆一愣,转而向男子手中的包裹看去。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