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六十章 内地之行

k55555998 收藏 2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URL] 钱图强心想,这一年来,自己跟着高忠尚,一起出生入死,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况且,虽说要去告,仔细一想,自己并不清楚他都干过哪些坏事,除了杀人的事。可人明明是自己杀得最多,要说有罪的话,自己的罪最大。去告他还不是把自己也扯进去。 造成这种局面,除了高忠尚的阴谋诡计,还不是因为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钱图强心想,这一年来,自己跟着高忠尚,一起出生入死,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况且,虽说要去告,仔细一想,自己并不清楚他都干过哪些坏事,除了杀人的事。可人明明是自己杀得最多,要说有罪的话,自己的罪最大。去告他还不是把自己也扯进去。

造成这种局面,除了高忠尚的阴谋诡计,还不是因为自己糊里糊涂上了当。要说不告他吧,也说不过去,咽不下这口气,怎么跟杨诗雁交待,况且,他真的是组织黑社会。

正左右为难,沈从武敲门进来。

钱图强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

沈从武说:“年纪大的单身汉,真是麻烦。这个家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回家无非是看看父母,但父母老是在耳边唠叨,‘早点结婚吧,早点生孩子吧’。真烦死我了。”

钱图强哈哈大笑,说:“还是像我这样好。老爸安静睡觉,老妈想烦我也离得太远。”

任逍遥说:“沈从武,我告诉你一个好方法,下次你租一个女朋友回家,保证他们不会这样烦你。”

钱图强大笑,说:“好你个任逍遥,尽出馊主意。对啦,你和杨方方,进展得怎么样了?”

沈从武说:“她现在是大学生,可以谈恋爱了。有一次,我跑去她们学校找她。她很高兴,带着我满校园走。第二天,打电话来,让我下次不要再去学校找她。我问她为什么?你猜怎么着?她们同学问她,我是不是她爸爸,还夸她爸爸很年轻。”

钱图强哈哈大笑,说:“你们不会就这样分手了吧?”

沈从武苦笑,说:“我连她的手都没有正儿八经拉过,分什么手?平时打打电话,想看她时就上她家去。张诗琴还以为我去看她呢。”

钱图强笑,说:“这就好。要有耐心,坚持住,会成功的。对啦,王有志来香港,我们一起去看他吧。”

钱图强给杨诗雁打电话。四人兴冲冲奔寺庙去。

寺庙的院门两旁,贴着一幅新对联,上写“寺有新旧乃净土,佛无大小皆悟空”,题款是“悟空”。

杨诗雁说:“悟空的字,写得越来越漂亮了。”

沈从武冲门里面喊:“悟空,悟空,我是沈从武。”

悟空迎了出来,笑哈哈地对大家行佛礼。沈从武也学着行佛礼,说:“这一年时间,你都跑哪里去了?以后干脆住在这里算啦。回头我多捐一点钱,把庙修得再大一点。”

悟空说:“你修功德,我佛保佑你。我这次来,是打算要多住一些时间。你们进来吧。”

悟空的僧舍,一尘不染,挂着书法条幅,非常雅致。

任逍遥说:“法师,你这住地,山青水秀,一尘不染,梵音不断,跟天界一样。”

悟空微笑,说:“天堂和地狱,都是人心造的。”

钱图强说:“这里的确是修炼的好地方。我刚领年终奖金,回头也捐一些,你干脆在此长住,省得各处去走辛苦。”

悟空微笑,说:“你修功德,我佛保佑你。我四处走,也是修炼的法门。”

杨诗雁说:“悟空,你的字,写得越来越超凡脱俗,真是漂亮。”

任逍遥笑,说:“字如其人。他现在是神仙,字当然会超凡脱俗。”

说得大家都笑了。

回来后,钱沈杨三人一合议,给寺院捐了一大笔款子。

钱图强还是决定回内地走走。要不要告高忠尚,等见到孙飞虎再说。现在有了钱又有假期,就当去北京旅游放松一下吧。自己不是跟梅子说好啦,要带她各处走走。

趁着夜色,任逍遥把钱图强带到深圳。钱图强坐上火车,直奔杭州去。梅子在那等着。

杭州,人间天堂。西湖之美,美不胜收。天下起雪来,雪花飘飘洒洒。天地间,一片白茫茫。钱图强和梅子,手挽手,漫步西湖边上。钱图强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心旷神怡。经历了一年的血腥杀戮,复杂痛苦的心,被这美景烫平了。

两人走到了西湖边上的岳王庙。民族英雄岳飞的故事,钱图强从小就多次听父亲讲过,耳熟能详,对岳飞从小就很崇敬。他想起岳母在岳飞背上刺字“精忠报国”的故事;想起岳飞英雄抗金反遭昏君奸臣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心里一阵激动。

钱图强和梅子,在岳飞像前恭恭敬敬地行大拜礼;走到岳飞岳云墓前,又恭恭敬敬地行大礼。

奸臣秦桧的雕像跪在岳飞墓前,受人世世代代唾沫。“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 臣”,一忠一奸,待遇天壤之别,对比鲜明强烈,令人不禁扼腕长叹。

忽然听到“啪啪”几声脆响,钱图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老人,把手伸进包围着秦桧的铁笼子,拿一个装着硬物的布袋子在狠狠地甩秦桧的脸,边甩边喊,“打死你陈水扁,打死你陈水扁”。钱图强心里一想,陈水扁闹“台独”,被老人当成秦桧了。钱图强和梅子都听清楚了,目光一对视,不由地会心笑了起来。

两人在西湖边上,走进一处大饭店,找一处靠窗的桌子,坐下来吃午饭。点过菜之后,两人边喝茶边看着窗外飞飞扬扬洁白的雪花,欣赏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歌咏过的“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湖美景。真是赏心悦目。

有一个女服务员,领着五个男不像男女不似女的奇装异服头发染红染绿戴着耳环的年轻人走到钱图强的桌子边,说:“先生,能不能麻烦你换一下桌子?”

钱图强不解,问:“为什么要换?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女服务员指着前头一位头发很长戴着耳环的青年说:“这位是我们老板的儿子。他想坐靠窗,但没有位置了。先生,就麻烦你给换一下,那位的位置也挺好的。”

钱图强仔细一看,怎么会是儿子,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女孩子,不由地笑,说:“老板的儿子就怎么啦?你以为我不带钱来吃饭吗?走开,不换。”

梅子有点气恼,小声说:“又是富二代,整一个欺实马(70码)。”

老板儿子一听这话,可不乐意了,说:“不换就算了,你怎么骂人啊你。”说话倒是细声细气的还算有涵养。

梅子应道:“我有骂你吗?我说我的话,有指着你骂了吗?富二代又不是你一个人。”

老板儿子走上一步,大声骂道:“你刚才说这话,不是针对我,针对谁啊?你还不承认是否?”

钱图强喝道:“你想干什么?”

另外四人围了上来。老板儿子说:“她骂我还不承认,得把话说清楚。”动手拉梅子。

钱图强抢过来,左手捏住他脖子提了起来,像提一只小鸡一样。

有人抢过来举拳打钱图强,被他伸右手捏住拳头一拉一送,四脚朝天跌倒在地板上;另一个举拳头打他的,被他拉倒在地,用脚踩住背,动弹不得,哇哇大叫。

众人都惊呆了!

钱图强冷冷地说:“小子,你以为自己是老板的儿子,光凭这个就应该坐好位置是不是?酒店是你爸开的,又不是你开的,你凭什么耍排场。你除了是你爸你妈生的之外,你还有什么本事,使出来给我看看。什么富二代贫二代的,实话告诉你,我就是贫二代。我靠自己的工作赚来钱吃饭,就应该坐靠窗的位置。你有本事自己去打天下,别光靠着老爸跟几个月的孩子一样老要吃奶。”说着,把他放倒在地上。

这几个年轻人知道根本不是对手,相互搀扶着走开去了。

钱图强怕他们再找人来打架惹上麻烦,说:“梅子,我们换地方去吃饭。这么一闹,都没胃口了。”

梅子挽住他胳膊肘儿,两人刚走出饭店大门来到店前小广场上,后来传来一声猛喝,“站住。”

钱图强回头一看,一群身强体壮的保安,围了过来,手里拿着警棒。

为头的保安凶巴巴的,恶声恶气地说:“刚才是不是你打了我们老板的儿子?臭小子,吃了豹子胆啦,敢跑这里来撒野,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

冲上来便要拿手叉钱图强的脖子,却没有想到自己被一只大手捏住脖子,高高提了起来。手脚乱动。钱图强冷冷地说:“想跟我打架,你还没这资格!”

其他保安举棒要围攻上来。

钱图强猛喝一声,“慢!”保安都被这巨声震得愣住了。

钱图强把软锦锦的保安头放倒在地上,从背上拿下剑袋来。左手拿剑鞘,右手拿剑柄,一下子拨了出来,高高举起。只见点点白雪映射下,宝剑闪烁七彩光芒。宝剑和白雪,交相辉映。

钱图强把装剑的袋子交给梅子。这时,许多人围观过来。看到闪烁七彩光芒的宝剑,无不震撼,纷纷拿出相机手机拍照录影。

钱图强举双手对围观的人们打一个揖,朗声说道:“各位兄弟姐妹,各位江湖朋友,本人是真正的贫二代钱图强,江湖人称彩剑大侠。货真价实,如假包换。今天来到西湖,见景色迷人,心情大好。这些人无事生端,我也不想打架,就给各位表演一段自创的玄天剑法。希望各位捧个场。献丑了!”

只听一声如猛狮般的嚎叫,钱图强舞起剑来。飘飘扬扬白雪中,闪出一道又一道七彩剑光。雪花和剑光,相映成趣,景象迷人。观众无不喝彩叫好。

钱图强越舞越快。身子卷着雪花,渐渐模糊看不清了;到最后,人都看不见了,只看见七彩剑光如满天色彩斑斓的鲜花,夹着飘飘扬扬的雪花一起,洒落下来。

众人都看呆了。此等景象,人间难得一见。

飞花慢慢洒落在地。钱图强挺立在白雪皑皑的天地之间,仰头看天,宝剑高举。

一瞬间,观众震耳欲聋地欢呼喝彩。

钱图强抱拳作揖,答谢观众,拉起梅子的手,洒脱地走开了。

众保安回过神来,摸摸自己的头,还在,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彩剑大侠钱图强,这是连巨大如楼房的怪兽都可以杀死的人,自己居然还想跟他打架,不是嫌自己的命活得太长了吗?好在他今天心情大好,因祸得福,一睹大侠风采,欣赏了美妙的玄天剑法。

晚上,在西湖边上的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钱图强躺在床上悠闲地在看体育节目。正好看到刘翔在参加国际田径体育比赛。110米栏决赛就要开始了。钱图强喊:“梅子,快来看。”

梅子在卫生间应道:“看什么呀?我还没有洗好。”

“来不及了,快点先出来看。”

梅子用浴巾包裹身子,匆匆跑出来。一看,不就是体育比赛吗?再一看,原来是刘翔,站床边看了起来。

决赛开始。刘翔如一只猛豹下山,一路飞跃,率先跑过终点,12秒,打破新的世界纪录,拿到了冠军。

钱图强和梅子,激动地欢呼起来。

钱图强说:“你看,我们中国人,一样可以拿这个跨栏的世界冠军。以前拿不到时,有人老是认为中国人的身体结构不如黑人,叉腰肌不够发达,事实已经证明,并不是这么回事。人体结构不是主要的,关键还是训练方法和管理水平。”

梅子看着他,说:“强哥,你跳得这样高,可以去参加跳高比赛啊。一定可以拿一个奥运冠军回来。”

钱图强笑,说:“跳高?飞越过一根杆子,没劲。我觉得还是武术带劲。不过,我是一个黑户人,参加不了比赛,真是的。我还老想着去美国跟那些拳王打一打呢。”

钱图强说着话,手偷偷去扯梅子的围巾。梅子笑骂,跑进去接着洗澡。

第二天,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钱图强戴着墨镜,认真地看报纸。新闻标题是《彩剑大侠重现江湖》。大意是销声匿迹多时的彩剑大侠钱图强,突然出现在西湖边上舞剑。幸运的观众,亲眼目睹他把中国的剑术提高到人剑合一的高境界。报纸上印出大大的彩图。这是世人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到真正的彩剑大侠长什么模样。酷帅!

围棋大侠死了,彩剑大侠又重出江湖!

钱图强看下报纸,转着看着窗外。祖国的锦绣河山,随着火车移动,尽收眼底。这是一个多么辽阔的国家。从黑龙江到海南,从台湾到新疆,多大的地方,多美的风光,多少优秀的英雄儿女,没有理由不去爱她。

上一次,没有答应康岛健夫加入日本籍,是对的。

钱图强笑了。笑得非常开心!

来到北京,两人先找宾馆住了下来。早上起来,看着睡梦正甜的梅子,钱图强感到一丝怜爱。杭州之行,他发现了梅子坚硬的另一面。父亲生意失败,欠债累累,家庭的突然变故,让她走上了一条为世人所不耻之路,却没有想到内心还敢于鄙视那些靠着父母作威作福的人。

这是怎么样的人生!

自己要去找孙飞虎,这样的事情不能让梅子知道。钱图强没有办法,轻轻吻了一下梅子,偷偷点了她的昏睡穴。如果他不解开穴道,梅子会像平常睡觉一样没事,只是不会自己醒过来。

钱图强打的直奔北京市公安局。问到了孙飞虎的办公室。正巧,孙飞虎正在办公室。

钱图强敲开办公室的门。孙飞虎抬头一看,眼睛瞪得圆圆的,愣住了。

钱图强把门关好,微笑着走过来,说:“你是不是觉得很意外?”

孙飞虎说:“我得到警方内部消息,香港黑道超级杀手赵宝强在黑帮火拼中已经被打死。我原认为围棋大侠赵宝强就是你。原来是一场误会。”

钱图强微笑,说:“赵宝强是赵宝强,钱图强是钱图强。赵宝强不是钱图强,钱图强不是赵宝强。赵宝强已经死了,钱图强还活着。赵宝强认识钱图强。赵宝强死之前,告诉了钱图强一些秘密,希望钱图强帮他告诉香港警方。钱图强不认识香港警察,只认识你这一个警察,只好从香港来到北京找你。”

孙飞虎哈哈大笑,说:“赵宝强的确不是钱图强。围棋大侠已经死啦,彩剑大侠又重现江湖。欢迎回来!”

孙飞虎倒上茶。钱图强说:“你拿笔做一下记录。”等孙飞虎拿好纸笔,接着说:“赵宝强临死之前,跟钱图强说,他被香港海星实业总公司的老板高忠尚蒙蔽,替他杀死了一些黑帮分子,自己知道错了,但已经无法挽回。赵宝强已被黑帮杀死,也希望警方不要再追究。高忠尚表面上是企业家和慈善家,实际上是黑帮分子,香港此次的黑帮大火拼,就是他挑起的。他利用赵宝强杀灭别的黑帮后,势力大增,具体在做那些事,赵宝强知道的只是开赌场、放高利贷,其他的也不清楚。好啦,我知道的只是这些。请你帮我转达香港警察。也请你千万不要透露是钱图强说的。好啦,算我完成赵宝强的心愿,也算我又欠你一份人情。”

孙飞虎笑,说:“我明白。你这次来,不光是跟我说这个吧。”

钱图强说:“不光是这个。上次,任逍遥回去天界,听天神孙悟空说,魔界的新魔帝思特拉雄才大略,很可能会想出办法来挑起人界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你试想想,要真是打起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们人类就自己玩完了。魔界此时再出兵,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占领整个人界吗?”

孙飞虎说:“是啊。此事非同小可。如果我们人类不爱好和平,再打起第三次世界大战,核弹一爆炸,全完了。只是不知道魔界会想出什么方法来挑起战争?不能不防啊。”

钱图强说:“谁知道呢?任逍遥说,人类既贪婪又好斗,魔界肯定会利用人类的这些弱点来挑起人界国和国之间的战争。现在也没有消息,无从下手。回头再说了。我这次来,也是想看看你。上次,你来救我出狱,一直没有机会好好谢谢你。今天晚上,我请你和赵菲雪喝酒。”

聊了一会家庭琐事,钱图强便告辞了。

回来路上,钱图强打电话给孙飞虎,让他晚上出来时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要提起赵宝强的事。他觉得梅子一直拿高老板的工资,还是有些不放心。

钱图强回到宾馆,解开梅子的穴道,梅子迷糊糊睁开眼睛,问:“几点啦?”

钱图强笑,说:“你真是一个大懒虫,一觉睡到中午啦。”

晚上,又是全聚德北京烤鸭店,碰巧,又是上次的那个包厢。两个年轻帅气的帅哥和两个年轻漂亮的美眉又坐在一起喝酒吃饭。只是艳子换成了梅子,坐在钱图强身边。

钱图强想起艳子,感慨地说:“上一次,我和艳子还说要来参加你们的婚礼,没有想到你们都已经生孩子啦,而艳子也另外跟别人去过生活了。真是人生无常啊。”

赵菲雪听孙飞虎说过是艳子去跟有钱人过生活,以为钱图强心里难过,便安慰说:“艳子有了自己的归宿,你祝福她好啦。你现在的女朋友,真是又漂亮又温柔贤惠,我挺喜欢她的。”

梅子脸上现出灿烂的笑容,说:“姐姐,你比我漂亮多了。”

孙飞虎笑,说:“他是国王,别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待他。艳子不去,怎么会来一个梅子。”

钱图强苦笑,说:“我自荒岛回来,一路飘泊,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工作,一个固定的生活,现在香港,说不定什么时候又要离开了。我妈老叫我去加拿大,可我爸还在舒舒服服地睡他的长觉。叫也叫不醒。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孙飞虎知道他其实很不容易,便说:“我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有钱的老爸,生活会艰难一点。但又有什么关系呢?磨难出英雄!会好起来的。你现在香港,也有了房子。要知道,要有一套房子,多难。”

钱图强说:“你也是贫二代?”哈哈大笑起来,说:“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是公平的。老爸什么都给不了你,自己去打拼,会杀出一条路来的。”

梅子说:“是啊。常言道:‘有钱难买少时贫’。历史上的很多杰出人物,那一个不是靠自己打出来的天下。”

孙飞虎问:“图强,你重出江湖,有什么新的打算?”

钱图强想了想,说:“想办法重返荒岛。那里有我亲手建立的国家,不能就这样丢下了。”

赵菲雪很兴奋,说:“好啊。你回去当国王,等我家宝宝大一些,我们过来找你玩。”

钱图强的手机响起,一看,是沈从武打过来,钱图强一接,听到任逍遥的声音。

任逍遥说:“老兄,你在哪里逍遥?我刚接到天界传来的消息,魔界已经派出魔人,潜入人界,目的是刺探情报,扰乱人界,挑起战争。你赶紧回来,我们好好商量。”

魔界终于行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