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


098



“听我说!”爱瑞斯一面卸着背包,一面对墨镜说道,“它一定是靠长在它脚上的吸盘爬上来的!想办法砍断它的腿!”


“好!那咱们就像刚才一样分开行动!”墨镜一边盯着径直向爱瑞斯冲过去的虎甲虫,一边开始朝旁边移动,“让它首尾不能兼顾!”


墨镜的话音未落,虎甲虫已经张开大螯,朝爱瑞斯的腰部夹去。


爱瑞斯连忙将握着背包背带的左手移到胸口,使背包象盾牌一样护住身体,然后用右手拔出刀子。


虎甲虫的那对大螯啪的一声夹住了背包的两侧,如果不是因为背包内部有金属框架支撑,整个背包就会被它夹扁了。


墨镜一看机会来了,飞快地冲到虎甲虫身后,用右手反握着的小弯刀狠狠地朝它的两条后腿划去,噌噌两声将那两条后腿各划出了一道大口子。一股半透明的血液马上从那两道伤口里涌了出来。墨


镜得手后马上向后退去,以免遭到虎甲虫的反击。


虎甲虫腿上挨了刀子,急忙转身去咬墨镜。


爱瑞斯看准时机,挥刀砍断了虎甲虫中间靠右的那条腿。


虎甲虫又回身去咬爱瑞斯,不想中间靠左的那条腿又被伺机而动的墨镜划伤。它连续受到重创,恼羞成怒,回身盯准墨镜追去。


墨镜一看虎甲虫要和自己拼命,赶紧逃跑。


虽然虎甲虫腿脚不方便,但速度还是在墨镜之上,几秒钟之后就追上了他。它瞄准墨镜的右腿,算准了距离,在跑动中张开了大螯,朝墨镜的右腿夹去。没想到不但这一夹没夹到墨镜,它自己的身


体还离开了地面,瞬间就六脚朝天了。


原来是爱瑞斯抓住虎甲虫身体两侧的边缘,将它举了起来。他转身面向大沟,将它朝沟里扔去。


虎甲虫在空中走了一条弧线,掉进了沟里。就在它消失在爱瑞斯视线里的一瞬间,它用右前脚上的钩子和吸盘咔的一声扒住了大沟边缘的地面,然后用其他受伤的腿和脚一起蹬着粗糙的石壁表面,


奋力向上攀登。顶着从头顶的洞穴吹下来的狂风,它艰难地向上移动,没想到刚一露头,就看见爱瑞斯正朝沟边走来。它赶紧将大螯不停地张合,以阻止爱瑞斯发动攻击,同时尽全力往上挪动身体。爱


瑞斯面对着它的啪啪作响地张合着的可怕大螯,举起了手中的钢刀,朝它那只扒着地面的右前脚砍去。随着当的一声响,它的右前脚被刀砍了下来。刀子砍断脚后又砍到了地面,引起火星四溅。虎甲虫


失去了唯一的支持点,身体立刻向下滑去。虽然它还是努力地向上爬,可是它的努力无济于事,没折腾几下,它就掉了下去。


单腿跪在地上的爱瑞斯站了起来,看着虎甲虫消失在吞噬着狂风的黑暗之中。


墨镜走到沟边,望着沟底,对爱瑞斯说道:“看它这次怎么上来!”


“它已经去了!”爱瑞斯回身走向距他最近的那座雕像,“我们也该过去了!”


“怎么过去!?”墨镜跟在爱瑞斯后面。


“用一根绳索绑在你的身上!”爱瑞斯边走边说,“绳索的另一头固定在对面!这样你就可以过去了!”


墨镜:“你刚才不是说绳子在黑地滋先生那吗!?”


“我说过!”爱瑞斯说,“我要用我们的衣服做一根!把你的上衣脱下来!”


“这倒是个好主意!”墨镜道,“那为什么不顺着上面的钢缆爬过去!?”


“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衣服来做一条那么长的绳索!”爱瑞斯在那尊弯弓搭箭的亚马逊女战士雕像跟前停住了脚步,用双手将刀子反握。“别忘了衣兜里的东西!”


“可是怎么才能把绳子固定在对面!?”墨镜道,“绳子这么短,连对面墙上的灯座都够不着!根本就没有固定点!”


“我会做一个!”爱瑞斯说完,用双手举起刀子,用刀背上的打击头朝雕像的左小臂上砸去。当刀和雕像接触的一刹那,爱瑞斯闭上了双眼。在一声巨响之中,明亮的火星渐在了他的脸上。雕像的


胳膊从肘部断开,直接掉到地面上。他又朝雕像的另一条小臂砸去,把那条也砸掉了。然后他把刀插进刀鞘,捡起那两只长短稍有不同的断臂,走到沟边,把两条断臂放在地上,开始脱身上的战术背心



墨镜已经把上衣脱了下来。他走到爱瑞斯身边,把上衣交给爱瑞斯。


“把它缠在那只长一点的胳膊上!”爱瑞斯边说边解自己上衣的扣子,“缠得越紧越好!”


在墨镜把衣服缠到那只断臂上之后,爱瑞斯又把自己的上衣缠了上去。然后爱瑞斯解下刀柄的外层伞绳,抽掉绳芯,用空心的伞绳将两件衣服牢牢地绑在了那只断臂上。紧接着,他拿起那只稍短的


断臂,朝沟对岸扔去。断臂在狂风中不断下落,最后在靠近沟对面的地方掉了下去。


“这下坏了!”墨镜在狂风的呼啸声中大声说道,“风太大了,扔不过去!”


“我想可以!”爱瑞斯捡起那只缠着衣服的断臂,“刚才我只是试一下,还没用全力!”


墨镜:“那就全看你的了!”


爱瑞斯这次用了全力,将那只断臂顺利地扔到了对面。然后他不但把身上除了刀以外的全部工具都装进了背包里,还把墨镜一直带在身边的笔记本电脑也装了进去。装好之后,他将背包甩到了沟对


面。面对着大沟,他后退了十几米,站定之后对墨镜大声说道:“待会我会把固定好的绳索扔过来!把绳索绑在你的身上,向沟下面的石壁上跳,然后向上爬!明白了吗!?”


墨镜:“我懂了!”


爱瑞斯深深吸了口气,朝沟边冲去。当他的右脚离开沟边地面的时候,他感到头顶的大风狠狠地将他朝下按去。直到他的双脚踏上了坚实的地面,他才知道自己又一次死里逃生。他就地打了个滚,


站起身来,转身一看,他距离沟的边缘只有一米多远。为了让墨镜过来,他现在必须做一条绳索。他解下绑在断臂上的衣服,用刀把它们划开,然后将它们系在一起,这样他就得到了一条绳索。他用刀


子将刚才捆绑衣服用的伞绳割成两段,又用刀作钉子,用断臂作锤子,将刀刃的前三分之一砸进了地面。之后他将用衣服做成的绳索的一端系在刀柄上,并用一段伞绳将缠绕部分系牢。绳索的另一端则


被他系在断臂上,缠绕部分同样用伞绳系牢。


这时沟对面传来一声口哨。蹲在刀后面的爱瑞斯抬起头,见墨镜正站在对面沟边,举着双臂朝后招着手,示意可以扔绳索了。爱瑞斯向墨镜伸出左手的手掌,示意他等一下,然后将绑着断臂的绳索


向相反的方向投掷了几次,以检验绳索是否足够牢靠。试验了几次,绳索都没问题,爱瑞斯才将绳索抛给了站在沟对面的墨镜。


墨镜接住缠着绳索的断臂,将绳索解下来后绑在自己身上,然后走到沟边,用右手的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胸膛,又指了指前下方的石壁,示意自己要跳了。


正蹲在刀后面,双手握着刀柄的爱瑞斯看到墨镜的手势,腾出左手,朝墨镜竖起了大拇指。


墨镜看到爱瑞斯发出了信号,双手紧紧地握住绳索,前冲一步,朝爱瑞斯脚下的石壁上跳去。他的双脚嗵的一声踏在了石壁上,此时绳索发出的嘎嘎声令他不寒而栗。


“别紧张!”爱瑞斯从沟边露出头来,“你一定能爬上来!”


墨镜顾不上腹部的那点伤痛,快速向上爬去。感觉爬了很久,他才终于看到爱瑞斯向他伸出了右手。又爬了一步,他够到了爱瑞斯的手,被爱瑞斯拉了上去。


“刚才我被大风吹得往下落的时候,”墨镜疲惫地躺在沟边的地面上,“我真以为我要玩完了!”


“我也是!”爱瑞斯拔出被钉进地面的刀子,将伞绳随随便便地往刀柄上缠着。“希望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人为我们把桥搭好了!”


“回来的时候……”墨镜躺在地上苦笑着从裤兜里掏出一小块磨刀石,然后拔出他的小刀。“我想不了那么远!还是先把刀磨一磨吧!都有点卷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