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讨薪遭到凌辱 老板亲自动手用刀将她扎伤

liubingyun2008 收藏 0 407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11_60798_10260798.jpg[/img] 被打伤的王鸿丽。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11_60812_10260812.jpg[/img] 王鸿丽的丈夫郝刚。 杭州风格服饰公司负责人粟某(右)。(图片均为央视截屏) “老子有钱,花10万块钱买你一只手,你信不信?”在杭州风格服饰有限公司做业务主管的吉林女子王


女工讨薪遭到凌辱 老板亲自动手用刀将她扎伤

被打伤的王鸿丽。



女工讨薪遭到凌辱 老板亲自动手用刀将她扎伤



王鸿丽的丈夫郝刚。




杭州风格服饰公司负责人粟某(右)。(图片均为央视截屏)


老子有钱,花10万块钱买你一只手,你信不信?”在杭州风格服饰有限公司做业务主管的吉林女子王鸿丽,几次向公司讨要薪酬及提成,可是钱没要到,还被老板叫来的所谓“江湖人士”暴打一顿,老板更是亲自动手用刀将她扎伤,同时受到牵连的还有她的丈夫。早有防备的王鸿丽用藏好的录音笔记下事发时在场人员的对话,录音内容让人发指。记者11月9日从杭州西湖区公安分局获悉,经过警方全力侦查,目前,该公司老板粟某和另外涉案人员陆某、周某、汪某等4名主要涉案人员已被刑事拘留。


这时,4个男人又上来,把我按倒在地,老板用脚踹我。那个喝过酒的男人过来,打我耳光说,我想强奸你!边上有人轻轻说了句,不行。


我说我这么大岁数了,没什么好的。


那个男人说,你他妈的强奸不行,看看不行吗?


另一个男人拉着我,让我给老板跪下,我不肯,他们就踹我腿,直到我跪了。


我害怕了,央求他们,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啥也不要了……


11月1日傍晚,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文新派出所接到受害人王鸿丽报警称,当天下午,其和丈夫郝某到金桂大厦11楼11号房间,因劳资纠纷与杭州风格服饰公司负责人粟某发生冲突,后被老板粟某等人用刀捅伤。接警后,办案民警先后4次来到王鸿丽夫妇治疗的医院询问和调取有关案件的事实情况。


讨薪不成反被打


据调查,这家服饰公司的老板是一位40岁左右姓粟的广西人,老板娘姓沈,33岁,苏州人。


王鸿丽原是杭州风格服饰有限公司业务主管,在过去的一年中,她为公司接了三笔业务,按约定可拿提成4.6万元。10月30日,当她和丈夫第二次前往公司讨钱时,竟被几人围住殴打,并被刀刺伤,其丈夫郝刚被打昏过去。

夫妇受伤严重


事发后,夫妻俩被送往医院。记者从据杭州市中医院诊断了解到,王鸿丽的主要伤势为:左胸壁刀刺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等。其丈夫郝某伤势为:脑外伤(脑震荡),双肺挫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等。


据杭州市中医院诊断,郝刚入院时伤势较重,头部外伤,严重呕吐,被诊断为脑震荡,全身另有多处挫裂伤;王鸿丽多处软组织挫伤,最严重的是脾脏挫裂伤。医生说,这种伤口应是外力击打引起的,而且从清创缝合的伤口来看,像是锐器刺伤的,类似于刀伤,因为切缘相当整齐。目前两人的伤势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和恢复。


事件震动杭州


由于王鸿丽在讨薪时携带了录音笔,整个施暴过程被全程录音。当天下午,王鸿丽向杭州市西湖公安分局文新派出所报案。


事件发生后,社会各界纷纷谴责这种暴行,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就此作出批示:性质恶劣,影响极坏,必须依法严惩。


行凶者被刑拘


接到报警后,专案组积极开展证据的收集调取工作,首先对案发现场周围30多名群众进行调查走访,并调取案发现场金桂大厦监控录像,同时,对受害人提供的录音资料的内容作进一步核实等工作。


其次,对涉案嫌疑人员进行全面梳理核实,积极开展追捕工作。记者11月9日从杭州西湖区公安分局获悉 ,经过警方全力侦查,目前,西湖警方在萧山等地已抓获四名主要涉案人员 ,并均已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他们分别是:杭州风格服饰公司负责人粟某;在现场威胁、侮辱王女士的安徽颖上县籍涉案人员汪某 ,以及另外两名涉案人员萧山人周某和湖北阳新县籍陆某。


西湖警方表示:将继续全力追捕其余在逃的涉案人员,力争早日将其归案。


■讲述


“花10万剁你一只手”


王鸿丽回忆讨薪厄运,自称这是一辈子的噩梦


32岁的吉林女子王鸿丽怎么也不会想到,讨薪讨进了医院里,同时受累的还有自己丈夫。


11月5日下午,王鸿丽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说起自己的遭遇,她多次泣不成声。“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事会发生在杭州!那两个多小时,记忆太深刻了,一辈子都忘不掉!”


出事前,王鸿丽是杭州风格服饰有限公司业务主管,公司在城西绿城·金桂大厦11楼。王鸿丽说,把她和丈夫打成这个样子的 ,是她的老板和老板娘。


王鸿丽在杭州风格服饰有限公司做销售业务主管一年多,为公司接了三笔业务,共300多万元的单子,按约定,可拿提成4.6万元。第一笔提成到手后,王鸿丽听到传言,说老板怀疑她把公司的单子以2000元的价格卖给了对手。


10月28日,王鸿丽找老板拿剩下的 2.6万元提成时,王鸿丽的厄运开始了……


■10月28日手机被抢走


那天 ,我对老板娘说,该把后两笔单子的 2.6万元提成给我了。老板娘说等老板回来。下午4点多,我在办公室,老板走了进来,他指着我鼻子骂我出卖公司商业机密,我说没有,让他拿证据来,不能这样污蔑人。


他的手指已经碰到我鼻尖了,我拨开他的手。他说,你等着。他走到自己办公室前,拿手机打电话:你们上来,见识见识!


一会儿,办公室就进来两个男人。就在他打电话的时候,我悄悄把口袋里的录音笔打开了。之前我看过老板跟他的合伙人耍过心计,再说,这段时间,公司一直有传言,说老板怀疑我卖单子给对手,我就多留了个心眼。


两个男人差不多高,1.73米左右,一个黑胖,一个白瘦,以前我从没在公司见过。后来听说,他们是安徽人。他俩一进来就冲我喊:放聪明点!我说这是我们公司内部事情,跟你们说不清的。


我想用手机打110,他们抢走我手机,我想用座机打,他们又把座机抢过去。我让他们还我手机,这是我私人财产。


老板说,谁说这手机是你的了?你叫它,它答应你吗?老子有钱,花10万块钱买你一只手,你信不信?


我怕了,趁他们不注意,就往门外跑。在楼梯口,接连遇上隔壁公司的两个男的,他们没敢追,我趁机进了电梯,到一楼报了警。


晚上12点左右,我和我丈夫从派出所出来,到公司地下室取自行车。在地下室门口,遇上老板夫妻和4个男人。老板说,你如果再来公司,就剁了你!


■10月31日丈夫被砍晕


说实话,回到家,我很害怕。我丈夫说,要不,算了。可我不甘心。我们租住在南星桥,我每天早上骑一个多小时电瓶车赶到城西的公司上班,晚上再骑一个多小时的电瓶车回家,风里来雨里去的,从没间断过。我女儿都5岁了,眼看就要到上学的年龄了,不努力挣钱,女儿就得离开我们回老家读书


10月30日,我打电话给老板,想跟他再谈谈,他和我说好,10月31日下午2点,在公司办公室谈。


当天下午,我和我丈夫去了公司,进了办公室,看到老板、老板娘,还有好几个男人在里面。


老板上来就给我一个大耳光,还掏出一把40厘米左右长的刀,我丈夫冲过去拉牢了。


他们七八个人就扑过去打我丈夫。我怕他们把我丈夫打坏了,就上去拉。其中几个人把我丈夫拉到一边打,丈夫被打倒在地。还有几个人围着我打,老板拿刀刺我肋骨,有4刀。丈夫脑袋上也被砍了一刀。后来,我丈夫啥也不知道了,躺在了地上。


之后,他们就商量怎么处理我和我丈夫。我哭着央求,他们才放了我们。


我们不敢到附近的绿城医院看伤,打了车,到了机场路的万事利医院。在路上,我接到老板电话,说如果我报警,就死定了。


过了40多分钟,我打电话给我哥,我哥让我报警,我才敢报。

录音对话令人发指


■第一次去公司要钱


王鸿丽:手机是我的私人财产,还给我。


老板:谁说手机是你的了,你叫它,它答应你了吗?我告诉你,老子有钱,花10万块剁你一只手。老子就算杀个人也就两三年。


老板:我可以做伪证的,让你签好字据。虽然这对我没好处,我就要这样做。


■第二次去公司要钱


王鸿丽走进电梯,电梯里跟着进来几个男人。


其中一个男人操着安徽口音说:妈个×的,你到哪里?


王鸿丽:11楼。


安徽口音男人:***个×的,你跟我到一个地方的。


(进屋又是一阵大骂,声音高的就是那个在电梯里出现的安徽口音男人)


王鸿丽:我来送手来了。


(这时,就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有王鸿丽的尖叫声,还有男人的打骂声。这段录音持续约3分钟。)


老板:王鸿丽,你衣服太厚了,我用力捅,捅了4刀 ,都没有捅进去。


王鸿丽:你们别打了,真的,别打了。


安徽口音男人:妈个×,你敢抓我嫂子(指老板娘)。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王鸿丽:你们不要再打我了。


老板 :你老公就是你害的。(王鸿丽后来说,她老公此时已经被打倒在地动弹不得了。)


安徽口音男人:跪下!


王鸿丽:我坐着说,行不?


安徽口音男人:跪下。不跪下,我强奸你!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不行。


安徽口音男人:不行?看看不行吗?


王鸿丽:我不是小姑娘,没什么好看的。


安徽口音男人:妈个×,我就要看你!


(一个男人把我拉起来,让我坐一边去 。还说,老实点,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


老板娘对老板说,把录音机拿过来。然后,他们就问我,单子是不是你卖给××的?我说我没有做。边上一个男人啪地给了我一个耳光。老板娘问,你是不是打电话给我,威胁要花10万块钱买我一只手的?我说,没有。我又挨了一巴掌。我马上说,是的,这些都是我做的。)


安徽口音男人嘶喊:按倒!老子把他们弄到江边。


另一个男人:吃里扒外!欺负我嫂子!他妈的,我把你们扔到江里去!


王鸿丽不停地央求:我错了,我啥也不要了……


安徽口音男人:好,你写个纸条。我哥怎么说,你怎么认,行不?


王鸿丽:好,你说。


(我哭着央求那个男人放了我们。我说我们都是来杭州打工的,很不容易。钱我不要了,放了我们。


那个男人说,你就不该惹他们 ,他们有钱,你是干吗的?怎么这么不聪明?


我说我错了,你们放了我们吧。我家里还有孩子。


后来,他们商量了一下,押着我们从地下室走出了办公大楼。走出去的时间,是10月31日下午4点30分左右,恐怖的2个多小时,是我一辈子的噩梦啊。)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