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时的醉脸春融 正文 三十六 小丽(上)

江狼财俊 收藏 2 1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size][/URL] “今年是九九年了,澳门就要回归了,可是,我的玉梅什么时候才能回归?!” 秋城跟我诉苦的时候,常常唠叨这一句。 我们经常聚在一起喝啤酒。 就坐在街头的啤酒摊,是小圆桌,小矮凳的那种,叫上几碟腊肠花生米,田螺炒鸭掌,红烧猪蹄之类就可以伴着啤酒喝上几个小时。 摊主一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


元旦过后,学校很快就转入期末了,各门功课接二连三地开始考试了。

可是,我一点儿都紧张不起来,蔫蔫的,无精打采。

对于岳嫣,我越来越感觉到,她已经离我很远很远了,要追求她,基本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有时候,我也想学习刘方平追求李浣浣的样子,借一把吉它装逼,到岳嫣的楼下大唱情歌,或者,每天一封情书,日日轰炸,永不停息……可是,我做不到,也估计我要真这么做了,只会让岳嫣更看不起我。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就在大家都忙于复习应付考试的时候,我的心情越来越糟糕,脾气也越来越暴躁,种种诸如失意,苦闷,彷徨,恐惧,烦躁的情绪慢慢围扰汇成了一种浓浓的孤独包围着我,与日俱增。

沉浸在幸福里的莫云中,他们体育系的期末考试比较轻松,相对时间比较闲,为了开解我,每天都要扯上我聊没完没了的闲话,可我越来越显得不耐烦,开始慢慢地躲避着他,有时,为了避免睡觉前他会到我的床上和我夜夜聊不停,我会刻意在坐在校园里某一个黑暗的角落,一个人静静的抽着烟,胡思乱想着,等到四周都安静了,天地都安静了,才鬼一样悄悄的回来。

冬天的夜特别冷,那个寒冷的感觉永远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了。

接下来,我又病倒了,整天只能躺在床上,望着为我忙进忙出的莫云中,心里又莫名地浮起了些感激,却仍然不愿意也没有精神陪他多说话。

随着病情加深,那种寒冷和孤独的况味就越浓,于是在梦中就常常说胡话,叫着岳嫣的名字,醒后便懊丧无尽。

有一天,莫云中手舞足蹈地对我说,他去岳嫣的教室里找到她,她已答应来看望我了。

我怔住了,摇摇头,说:“就算她来了,那又怎么样呢?”

然而,岳嫣终究没有出现。

莫云中有些悻悻然,话语从此少了许多。

记得认识岳嫣之前,我得过了一场大病,现在,应该是和岳嫣交往的尾声了,大病又出现了。这一前一后的两场大病,就像一个括号,把中间这段过程完整括住了,好,就这样子了吧,我想。

等我强撑病体可以走路的时候,最后的三门考试一古脑的也来了。

这三门考试一结束,寒假就要到来了。

那天,从考场里出来,有人冲我大声叫:“江财俊,有女孩子找!”

女孩子?会是谁呢?我停下了脚步,四下张望,走廊里人来人往,熙攘不已,谁?谁找我?

“嗨嗨,江财俊!”

循着声音,在过往人流的身影闪动中,我看到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就在楼梯的转角处向我挥手。

她竟然是小丽!

今天小丽的衣着并不很暴露风骚,上身穿了件白色的苹果T恤,两个耸起的乳峰中间是那个大大的卡通人物图案,下身穿了一条低腰的白色紧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跑鞋,清清爽爽,没有半分风尘女子的感觉。

“咦?小丽是你,你怎么来啦?”

“嗯,秋城说要过来看你,正好我也有空,就陪着一起来啦。”

“秋城呢?”我又开始环顾四周。

“别找了,他在你们宿舍里了呢,和一个大块头聊得火热。”

“哦,那我们一起回宿舍吧,呆会一起去吃饭,我请客。”我知道,她说的大块头就是莫云中,莫云中的试早考完了。

“为什么不和秋城一起在宿舍里等我呢?”下楼的时候,我问她。

“我想看看你们大学生的校园,听说你们在考试,我找到了你的试场,偷偷的看你,看你会不会考试的时候也作弊。”说到这儿,小丽的眼波流动,眉目生情,哈哈地笑了起来。

“作弊是我的绝活,连监考老师的法眼都看不破,还能给你看得到?”我说。

看着小丽美丽动人的样子,和她一起走在校园里,我的感觉很受用,心情也舒畅了不少,和她开起了玩笑来。

回宿舍的路不很远,很快就到了。

秋城看到我回来以后,直接地问我:“寒假你回家吗?”

“回家啊,怎么啦?”

“我可能不回了,寒假演出会很多,近期我又找不到合适的房子租,准备来你宿舍混一段日子啦。”

“你不是和李青住一起了吗?怎么回事儿?”秋城并不忌讳小丽他们,大言不惭地说:“我要来大学校园混,一方面也是为了躲避李清。”

“却是为何?你不是说李清对你很照顾吗?”“你不是说李清是一款姐儿吗?”“你不是要我祝福你们吗?”我一连串地发问。这前后的反差太大,我有些懵了。

秋城先要了杯水,咕咕的喝了一大口,说:“她,年纪比我大,我接受不了这个。”

“就因为这个?没听说过‘女大三,抱金砖’”?

“唉,我一两句话拎不清,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秋城不耐烦,拉着我,说:“先庆祝你们考试圆满结束,来,咱们到酒馆喝酒去,边说边聊。”

于是,四人一起往校园外走。

路上,竟不期然地遇上了岳嫣了!

在冬日里,岳嫣的脸蛋却是那样的艳红,那样的惹人注目。

她孤伶伶一个人,背着那个熟悉的大书包在我跟前走来。

刚看到她的时候,我不知怎么,本能地一把抓紧了小丽的手,小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小手轻微的挣了一挣,却很快就乖顺地躺在了我的掌心。

“……”我想礼节地和她打个招呼,可是,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因为,她使劲地看了我一眼,低着头快脚走了。

“财俊,别理丫了!”莫云中恨恨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秋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远去了的岳嫣,饶有兴趣地说:“她?岳嫣?”

我点点头,不说话,发觉手心里全是汗,冷的,连忙松开了小丽的手。

因为岳嫣的突然出现,四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了,一路各自心怀鬼胎。

直到在酒馆里坐下来,酒喝到几分后,话才多了起来。

“为什么要离开李青呢?”我问秋城。

小丽和莫云中听我问起,也停下了酒杯,一旁细听。

秋城有些醉熏熏地对我说:“我……还是忘了不赵玉梅。”

我尽量冷静地帮他分析:“其实,你跟赵玉梅从一开始,就应该要注意这一点。我觉得她是一个比较现代,比较豪放的女孩子。”

他就开始努力回忆和赵玉梅一起的许多点滴。

开始颇有同感地承认赵玉梅在中学里就是个吸引很多男生追求的女孩子,交际明星。其中就有一开始她说怕怕的那个王斌,还有阮崇龙、陈大章……他扳着手指一个一个地数,好多名字我是第一次听到的。

我说:“你想想啊,你认识的第一个晚上,就因为你主动过去和她搭讪,她马上就跟你一起逛街了,然后不久,就和你野合了。她对你可以这样,难保不对其他男孩子也这样。”

秋城有些不服气:“这是个人魅力的影响问题,我觉得我个人魅力是不错的。”

“难道你知道二哥的个人魅力比不上你了?”

秋城哑然。

“难道这就是你要离开李青的原因吗?上次你不是说她有能力帮你出专辑吗?这不是你的追求吗?”

他吞吞吐吐地说:“她……她……离过婚的。”

“你不也是离了婚了?这下好了,门当户对。”

“你离过婚的吗?”一直不说话的小丽突然问秋城。

秋城没有理会她,瞪着我,迟疑了很久。他才说:“她有一个儿子,都快五六岁了,寄居在她姨妈家养。”

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接受了,没有继续劝。

李青的故事划上了句号了。

关于李青,我的记忆里的她身材苗条,不象是已已拥有一个五六岁儿子的妈妈。

“身材是不错,ML的时候她最喜欢观音坐莲式了,非常享受。”

把李青那点隐私说出来后,秋城又开始表现得极其活跃,无话不说了。

接下来,他滔滔不绝地说:“我伤害了她了。其实,我也有点舍不得离开她,可是我接受不了。

“那天在床上刚刚干完事了,她向我求婚,然后就说了儿子的秘密,我‘嗡’的一下,脑袋就大了。

“于是衣服也没穿,赤条条的起来,她赶紧跟着也坐起来,赤条条的,在后面紧紧的抱着我,小心翼翼地说:‘怎么了?你是不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靠!明知故问,叫我怎么回答?

“结果,她的泪水哗哗地流,出自她的眼睛,流到我的肛门。”

听他的描绘,就像是悲情剧里最伤感的一幕,可是他的最后一句,让我啼笑皆非。

小丽和莫云中在一旁早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了。

外面暮色降临的时候,秋城和小丽早早就告辞回去了,秋城说小丽晚上还要上班,先回去了,明天再搬东西过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