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长空,巾帼不让须眉—走近中国首批战斗机女飞行员!!



空中女飞行员梯队16名成员全家福(7月14日摄)。新华社记者王建民


新华网沈阳11月11日电 题:搏击长空,巾帼不让须眉——走近中国首批战斗机女飞行员


新华社记者荣娇娇、吴陈、王东明


梳着齐耳短发,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张博看上去和同龄的“85后”女孩没有太大区别,闲时爱读北岛的书,写点随笔,喜欢别人称她“文艺女青年”。


可当换上飞行服,戴上头盔和氧气面罩,登上“座驾”——国产亚音速歼击机高级教练机教-8时,这位中国首批16名战斗机女飞行员中的一员,脸上却有着同龄人少有的坚毅。


战斗机女飞行员并不总是像别人想得那么帅、那么神奇。其实我们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吃更多的苦。”22岁的张博说。


2005年9月,来自河北保定的张博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考空军飞行学员,成为当年空军从20万应届高中毕业生中选拔出来的35名女飞行学员中的幸运儿。她坦承刚到部队非常不适应,想象中惊险刺激的飞行学习被枯燥的飞行理论和严格的体能训练代替。


“刚入学的时候,24小时好像都不属于自己。每天6点钟起床,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天气里跑3000米,帽子和睫毛上都结了一层白霜。”张博回忆说,“跑完捂着一身汗立刻就要去上课,连仅有的5分钟休息时间也要计时叠被子。”


2008年6月,张博转入空军第三飞行学院接受高级教练机训练,这所学院曾培养出翟志刚、刘伯明等被国人称为“英雄”的航天员。但高难度的训练项目确实曾经让张博想过放弃。


“很多同学都完成了翻越旋梯这个项目,我却怎么也不行,当时非常沮丧,觉得自己不适合当飞行员。后来还是咬牙坚持,使劲地练,终于从旋梯上翻过去了,就这样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坎,太不容易了。”她说。


张博和队友们今年4月从空军第三飞行学院毕业后,转入了国庆60周年阅兵的专项训练。在圆满完成阅兵任务后,她们又重返学院进行加厚训练。


自1951年中国开始招收女飞行学员以来,人民空军已累计培养328名女飞行员。但与其他女飞行员都在从事运输机轰炸机等的驾驶和领航工作不同,这16名女飞行员挑战的是速度更快、要求更高的战斗机。


“培养女战斗机飞行员是人民空军航空航天事业的需要。也是中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人民空军不断发展的体现,”空军第三飞行学院院长、特级飞行员吴惠明说,“与男性相比,战斗机对女性身体、心理素质和操作技能等方面也提出了更加严峻的挑战。”


吴惠明说,女飞行学员的训练大纲和男学员完全一致。在精选教员的基础上,针对女学员在心理、生理的特质,采取先分后合、先易后难的训练方法,即先飞起落、仪表等适应性课目,随着学员们逐步适应,再逐渐增加难度。


“从训练效果来看,她们的技术和男飞行员不相上下。”吴惠明评价说。


虽然女性身体特质决定了她们在战斗机飞行中,尤其是在抗载荷能力等方面相对于男性会有弱项,但23岁的张潇却很有自信:“相信自己行,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只要有科学的训练方法,训练时更刻苦些,女性的飞行技术绝对不比男性差。”


23岁的四川姑娘陶佳莉曾经想成为一名警察,当上飞行员之后,发现这个“潇洒的职业”更适合自己外向好动的性格。具有省二级篮球运动员资格的她以良好的心理品质和泼辣的飞行作风,初级教练机飞行总成绩排名得了第一。


“我最喜欢飞特技、飞编队,因为动作量大,操作飞机的时候有一种成就感。”她说。


22岁的刘欣带着好奇心报考飞行员。2008年8月,她首次驾驶飞机冲上蓝天,找到了看天空的不同视角。


“从飞机上看到大海、蓝天、白云,真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美。尤其又是自己驾驶,感觉自己挺伟大的。”


但在国庆阅兵时,当女飞行员们驾驶着教-8飞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刘欣却一点都不敢往下看,眼睛紧紧盯住梯队其他飞机,保持队形。


“听到领队的长机报告‘1211准时’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正飞过天安门,眼泪顿时就止不住了,但规定不能往下看,不能出一点差错,训练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一瞬。”


国庆阅兵时担任中队长机的盛懿绯,觉得低气象飞行是自己飞行技术的突破。“(距离地面)100米的时候还看不到跑道,甚至80米的时候看不到跑道还能降落,这就对长机要求很高。同时长机动作要柔和准确,便于编队。”


空军第三飞行学院政委王保群认为,国庆阅兵让这批女飞行员在技术、心理、身体素质上都有极大的飞跃。在地面温度60多摄氏度、座舱温度40多摄氏度的条件下,在复杂的气象条件下,严格训练126天,飞行时间超过了同期的男学员。


更大的挑战还在阅兵当天。在云底高500米、云顶高1200米,能见度只有1.3公里的条件下,作为最后一个空中梯队,梯队飞机56秒内一次性升空。这次国庆阅兵,12种15型151架飞机组成空中梯队,准确无误飞过天安门广场上空。


“她们承受着同龄人无法想象的压力,肩负着巨大的责任,担负着极高的标准。她们既是战斗员又是宣传员,展示了空军的风采。”王保群说。这批战斗机女飞行员也因参加国庆阅兵贡献突出、成绩卓著,荣立集体一等功。


王保群说,这批女飞行员“穿上飞行服就是战斗员,脱了军装就是‘80后’女孩”。她们热爱生活,多才多艺,喜欢舞蹈、球类、摄影,“上飞机前也要抹防晒霜,怕晒黑”。


与同龄人一样,女飞行员也向往美好的爱情、幸福的婚姻,但由于职业的特殊性,考虑的客观因素也多一些。


张潇还没有考虑找男朋友和结婚的事情,但因为女飞行员不能很顾家,她希望以后的伴侣能理解她,支持她的工作,责任感强,能照顾家庭。


这批战斗机女飞行员今后还将按空军的训练大纲,转入相应基地进行作战飞机的改装。她们是中国女航天员的重要储备力量。


“其实我觉得自己没什么特殊的,希望以后可以踏踏实实去飞更好的飞机,接触我们国家最先进的机型,一直飞下去,不辜负自己,也能照顾好家庭。”张潇腼腆地笑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