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汉奸 江湖篇 第三十五章 开香堂

小可有礼了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1.html


虽然两人满脑子都是疑问,当着杜先生的面却只能把这些疑问放在心里。

杜先生又给两人面前的杯子蓄上了水,做了一个请的手式,接着说道:“刘先生想必还记得同行的那个年轻人吧?”

刘正平点头应了一声。

“她就是我的小女儿。”

“原来她是杜先生的女儿?”

所以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一切解释都变得合情合理。为什么警察会让已经启锚的船停下,只为找一个人?这是位大人物的女儿呀。为什么信会被杜小姐拿走?自己父亲的信当然会可以拿走。

杜先生有点吃惊刘正平早看穿了自己女儿女孩子的身份,“好像刘先生早知道犬女是女扮男装?”

“在杜小姐出现时我就知道了。”

“难得,难得。刘先生谦谦君子,老朽感谢刘先生一路对小女的照拂。”杜先生坐着给刘正平拱了一下手。

刘正平赶紧站了起来,慌忙鞠躬道:“不敢当,不敢当。”

杜先生以前也是叱咤风云的人,但说到自己的女儿脸上却自然的流露一个舔犊情深的表情。“刘先生请坐。小女自幼骄纵玩劣,想必给刘先生一路惹了不少麻烦?”

刘正平客气道:“杜小姐一路上很好。”唉!这是睁眼说瞎话,这个杜小姐哪里会安份,一路上没少给刘正平惹麻烦,不过嘛这客气的话还是要说的。

林老板插口道:“杜小姐这次怎么一个人来上海?”

“小女本来就读复旦大学的附属中学,哼!日本人占了我大上海的花花世界,还妄想奴役我中华子民,要推行日本文化,复旦大学被迫迁到了内地,我也把她和她母亲送到了重庆安顿。她一个女孩子家却整天想着拯救中华,抗击日夷的军国大事,竟然一个背着她母亲偷偷又跑回上海。这一路如若不是刘先生照顾,不然还不知道又生出什么事端来。怪我平常疏于管教,她下船时还拿了刘先生带给我信不辞而别,给刘先生添麻烦了。”

刘正平道:“没有什么,杜先生的信总算收到了?”

“陈先生是个有心的人,他把这封信委托刘先生来送,看来对刘先生信任有加呀。信上的事情我办妥自然会给陈先生发报告之,不知道刘先生今后有什么样的打算?”

“既然杜先生把信收到了,我也打算回去了。”

“刘先生没有看过信上的内容?”

“没有。”

杜先生轻轻的抖了一下衣领道,慢慢道:“想来刘先生真的不知道信上的内容了。陈先生除了交待我代办几件大事外,……还要我给刘先生找个差事历练一番。”

“在上海?”

“刘先生不相信?”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知道陈先生的打算,也不知道能够做些什么。”

“信上也没有说清楚,只是叫我给刘先生找点事情,熟悉熟悉下上海的环境,想必将来一定会委以更大的重任。”

“全凭杜先生安排。”

“杜先生,这位刘兄弟的身手不错,昨天晚上,在日租界张笑林的场子还打败了美国的黑人拳击手疯虎,可是为国争了光呀。”为国争光?还不如说为他林老板争了光!

“年轻人有闯劲好。林三呀既然这位刘先生和你有缘,你就在你哪里安排一个差事给他吧。”

“不知道刘先生会不会嫌我哪庙小,屈尊了?”

“全凭杜先生和林老板安排。”经历秀儿,刀疤这么多事情后,刘正平认识了一个道理,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来了上海哪就闯一闯吧。

帮会是有组织的团队,有组织就意谓着里面要论资排辈。杜先生昔年是青帮中人,林有明是他的弟子,自然也算是青帮中人。然而林有明现在做了斧头帮的老大,也算一方大佬,没资格和上不了台面的人物是不敢来和他论资排辈的。但杜先生却是个例外,江湖人要尊师重义,不然会被人鄙视。杜先生说的话林有明一向要听。

刘正平要想融入这个社会层面,入帮会是他唯一的选择,而斧头帮更是他最有效的选择。

香堂中香烟缭缭,宽大的案桌正中供奉着关老爷的金身,下一排是斧头帮祖师爷的牌位。

刘正平挺直身子正硊在案前。

一个白须白袍的老者,这是今日主持香堂的执事。他喝到:“请执法长老宣读家法!”

另外一个红衣红裤的老者神态威猛双手捧着一柄长大的斧头恭恭敬敬在案上的架子上放好,对着关公像和牌位行了三礼,转过身来盯着刘正平道:“下跪弟子刘正平听好,斧头帮家法:第一条,不得欺师灭祖,违者杀!第二条,不得手足相残,违者杀!第三条,不得奸淫残暴,违者杀!第四条,不得阵前退缩,违者杀!第五条……”洋洋洒洒竟然有二十四条之多。

念完后他坐回了位置上,白须的执事又唱道:“有请帮主赐字辈!”

白色衣服的林有明显得很精神很肃穆,他走到案前也拜了三拜,转过身来对跪着的刘正道:“刘正平!家规你可听好?”

“听好!”

“家法森严你可遵守?”

“遵守!”

“好!,现在我赐你为礼字辈弟子,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斧头帮的弟子了。拜关公!拜祖师!”

刘正平依言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

林有明递过一把明晃晃的手斧,刘正平双手接过。仪式完成。

刚才林有明赐刘正平“礼”字辈,听闻者莫不动容。要知道帮主林有明自己也是礼字辈的弟子呀,除了在座的几位长老是义字辈硕果仅存的老人外,礼字辈可是现在弟子中辈份最高的了。香堂是个庄严的场所,这些疑问也只有放在心里。

林有明心中自有计较,字辈只是个虚的东西,杜先生的面子却是要给足的。

每个人都转着自己的念头的时候,刘正平也心绪万千:“没有想到我终于还是加入帮派。”

世事无常,当初黄胖子想要他加入哥老会,自己拒绝了,却仍旧平白无故的卷入一场争斗中,秀儿也去了,留下永久的伤痛。而现在呢?自己又加入了斧头帮,自己又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陈先生将来又会交给自己什么样的重任?

刘正平很茫然……

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自然就有路了。刘正平的路呢?他会走人家一样的路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