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让公众看看我们值得骄傲的南京市儿童医院。五个月婴儿的生命是如何消逝。。。。


儿童医院丧尽天良,六月生命不治身亡;

值班医生草菅人命,院长躲藏买凶打人;

保安动粗实为狗腿,市井流氓收钱行凶;

民警双眼半睁半闭,全市媒体视而不见;

可怜家属投诉无门,亲朋好友齐身帮忙;

冤案不能就此作罢,誓要为儿讨回公道!

2009年11月5日下午,在儿童医院发生了一件让人悲痛欲绝的事情,但是我们老百姓在今天的报纸或者是各大媒体看不到这一幕。不是我们没有求助,而是求助了没有人来帮助我们。发此贴是希望社会上的朋友们都能够支持我们,好让医院的负责人能站出来,让各大媒体都能站出来,包括我们可爱的110也能站出来。

事情经过:(受害者给律师写的事情经过,请各位能耐心看下去)

2009年11月1号宝宝发热,我们上午到南京江宁区医院检查,医院安排我们住院并进行治疗,第二天发现宝宝右眼睛处有红肿现象,我们通知医生,医院安排眼科医生会诊,初步诊断为脉泪肿,给我们开了红霉素眼膏和氧氟沙星药水。第二天早上宝宝眼睛进一步红肿,医生诊断后建议我们转儿童医院进行治疗,

2009年11月3日上午我们带着发烧的宝宝到南京市儿童医院挂了急疹,眼科医生徐再兴进行诊断并进行血检,一般半个小时就可以拿到报告,血检处的人让我们等一个小时后拿说要复查,我们拿到报告后交给徐医生,他说报告显示血相不好,他诊断眼睛病症为蜂窝组织炎并安排我们住院接受治疗,要求住院后眼科医生结合内科医生马上进行会诊,并在病历上特别注明。

11时左右我们把相关资料交给住院部眼科医生并办好住院手续入住14楼眼科45床,坐在前台的陈娟医生和冯小津医生就坐在那里询问了一下病情,没有给宝宝安排内科医生会诊,以致错过了最佳诊断治疗时期。我们住院后医生也没有到床前查看宝宝病情,入住后很长时间没有人来给宝宝量体温和挂水,我们反复到前台催,当班护士说药水还在配等到下午再挂,在我们再三催促下在一点半左右才给发烧的宝宝挂上水。从入院到宝宝离开,没有一个护士过来给宝宝量体温,每次都是我们自己到前台要量完温度后再告护士宝宝温度,在此期间也没有医生、护士到床前询问查看宝宝病情。

接近中午时医生让我们下午去带宝宝做眼部CT,说等结果出来后会采取相应治疗措施。下午二点在医院拿单子给宝宝做了眼部CT,拿到结果后交至医生处,医生简单说了下没问题,并说她马上下班,但把我们的资料和情况交待给晚上的值班医生,并未像她之前所说CT结果出来后会采取相应措施。后来老婆询问宝宝的眼睛炎症问题,她说没事,这个得慢慢消炎,一天看不出效果的,要几天后再能看出来。老婆问以医生的临床经验来看宝宝的眼睛应该不会是大问题吧,医生说这个主要是炎症一般问题不大,老婆才安心下来。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发现宝宝的眼睛肿得更大了脸也肿了起来,我们就跑到值班医生毛晓君的办公室找他,当时他正在打游戏,我们说宝宝现在情况比中午严重了请您过去看看,他说他是值班医生不是我们的管床医生,小孩情况不清楚,得等明天管床医生过来再说,我老婆说你是不是眼科医生,他说是的,我老婆又跟她说白天的管床医生说过会给我们相应的资料给他,如果宝宝有任何情况可以直接找晚班的他。接着老婆说那我们求您过去看看好不好,这时他才很不情愿的跟着我们到了病房,他来到我们宝宝面前见扫了一眼就说没什么有什么情况等明天再说吧。

整个过程中宝宝一直在哭啼,到晚上一点半左右宝宝哭的更厉害,脸也肿的更厉害,我妈和老婆带宝宝又去找医生的时候,请求值班毛晓君医生查看宝宝病情,并强调宝宝眼睛问题在往严重方向发展了,被其拒绝,最后只能央求他帮宝宝眼睛清理下,滴点眼药水,因为作为家属的我们不敢轻易去碰已经红肿得不能睁开眼睛的宝宝,在老婆低声下气的一番请求后,毛晓君医生不情愿意地回房间拿了根棉签弄了弄。最后还碟碟不休气愤地跟我们讲像你们这种人真是够了,晚上把我叫起来,我不要睡觉了吗,真搞笑,把我叫起来就为你宝宝搞眼睛,当时我妈都被气得要哭了,但是出于求人没办法还得忍着。事后宝宝的哭声都转为无力的呻吟声了,我妈又把宝宝抱去请求查看病情采取措施,被医生拒绝。

大约十分钟后我又将宝宝抱过去请求医生查看告诉他宝宝的脑部已经严重发炎,可能恶化了,得到毛晓君医生的回答是:你们怎么回事啊,你妈刚来过怎么又来了。白天已经挂过水消炎了,而且消炎不是一天能消下去的,等明天管床医生来再说。我只能再次把宝宝抱回房间,回到房间的宝宝继续无力的呻吟着,我跟我妈还有老婆三人不停的轮流哄抱,最后老婆实在听不下去了,说心在纠结在滴血,就走出房间奔到护士台跟护士讲情况,但护士说没用,要等到白天管床医生来才能诊断,这期间老婆有问护士能不能叫医生来看看,护士的回答是,值班医生晚上一般都是睡觉的,今天都被叫起来几遍了,很生气,之后没多久护士台来了一对夫妇抱着小孩来看急诊的,当时毛晓君医生出现了几分钟,当他经过护士台时看见几次去找他的老婆轻瞟一眼又回房间睡了。老婆继续问护士能不能叫内科的医生来看一下,护士说内科的医生也是值班的,他更不会理会我们。老婆只能待在护士台旁的凳子上等待医生或护士怜悯之心,几个小时的焦急等待也没有得到他们的同情。

凌晨五点多的宝宝已经没有力气呻吟了,最后很痛苦的呼吸,忽然间慢慢的呼吸越来越弱,我跟我妈抱着宝宝冲出房间大声呼喊并叫老婆赶快叫医生,老婆大声呼叫起来,敲门后出来二位医生其中一位医生听说宝宝挂的是眼科,她掉头就关门继续睡觉了,老婆不解,从外面敲门一路跪至关门医生的睡房,求她帮打院内的急救电话,但得到的回答的是,她是五官科的不是眼科的医生,这个不关她的事。老婆跪至她面前大声求救,这时同楼层的病人家属都被惊动围观上来,在群众的眼目跟压力之下,她不情愿的打了几个电话,七八钟后抢救医生从别处过来实施抢救,但这时宝宝已经没有呼吸了,最后抢救失败。就这样宝宝离开了我们,而留给我们的是深深的痛苦和无尽的思念,造成这样后果的仅为一场普通的小孩。/发烧跟眼部红肿,无情冷漠不负责任的几位医生护士就这样一步步把我可爱的宝宝扼杀在他五个半月的生命进程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