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 心 如 铁 第三章 三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5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0.html


老实了一段时间的杜超,又开始有点儿飘飘然了。这是个星期天,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中队早上徒手在二环路上跑了个十公里回来后,骆敏特别强调各班排不准再出小操,让新兵们好好整理一下个人卫生,洗洗衣服和被单,给家里写写信。指导员唐宪政还特意从支队政治处借来了一台录像机和几盘美国的二战大片,新兵们可以自由在俱乐部观看。

新兵一二中队和卫生队的晾衣场都在一起,其实也就是在几个单双杠和杨树上拴上几根背包绳。每到周末都有人洗被单,如果赶上天气不好,没太阳,再加上北风那么一吹,两米长的被单挂在背包绳上就冻成了块,硬得跟铁板似的,晚上收回来还得再狠命地多叠几次贴在暖气片上烘干。

好不容易赶上个艳阳天,各中队都有很多官兵晾衣服和被单的,也就被临时划分了区域。部队晾衣服被子,每个班都会派一个人搬个小马扎守在那里看着,这几乎变成了一种传统。经验告诉那些新兵班长们,这里边也有喜欢顺手牵羊玩调包的好手,特别是那些新的解放鞋和制式衬衫最受这些“高人”们的青睐,一个不小心就被人顺走了,厚道点儿的就直接以物易物,拿个又破又臭的鞋子和衬衫来调换。

杜超和赵子军都是被班长指派下去看场子的,江猛一早洗完了衣服和被单,听说晚上要加餐,就主动蹿到了炊事班去帮厨。雷霆坐在班里补完了一个星期的日记,又分别给家里和杜菲写了封信,然后找刘二牛借了本教材,也搬了张马扎坐到了杜超和赵子军一起。

新兵们永远都睡不饱,吃过午饭,除了几个看衣服的兵外,其他的新兵,几乎全部倒头便睡!

午后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其他中队和班排的几个新兵都靠在墙角睡着了,江猛灌了一肚子油水,打扫完卫生,也跑了过来。这是兄弟几个一个多月来第一次这样无所顾忌地坐在一起聊天。四个人都觉得有点儿生分了,不像在学校时那样有聊不完的话题。

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杜超的脑子就转开了,神秘兮兮地站起来四下张望了一下,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亮了亮,小声地说道:“我出钱,谁去买点儿东西过来吃?”

兄弟三个就都盯着江猛,江猛装糊涂。这小子今天起码吃了两斤羊肉外加七八个鸡蛋,这会儿正坐在那里一边剔牙一边打饱嗝,一点食欲都没有。看到几个好朋友又在打他的主意,就低着头不说话。

杜超见江猛不吭声,就说道:“猛哥,自觉一点儿!”

江猛没好气地说:“凭什么让我去啊?不干!”

杜超恨得牙痒痒,可又不能发作,就又调转头来对赵子军说:“一姐,你去吧,你那身材最合适了,目标小,不容易被发现,吱溜一下就过去了!”

赵子军摇摇头:“要是被抓到了,关老子禁闭就完了!”

杜超:“我已经摸清了,队长和指导员他们在睡觉,排长和班长吃过早饭就出了门,肯定是去找老乡了。你去去就来,只要我们不说,谁都不知道!”

赵子军虽然馋得慌,可他胆子小,听杜超一说还是一个劲地直摇头。

杜超气得要命,又不好意思指使雷霆,就闷闷地骂了一句:“你们这帮白眼狼!等会儿我自己去,你们一粒瓜子壳都甭想得到!”

江猛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瓮声瓮气地出着主意:“你们三个都去,一个人拿几样揣在大衣里,不容易被发现,我在这给你们看着!”

赵子军的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好好好,你们要去我就去,关禁闭的时候三个人还可以凑在一块拱猪!”

雷霆一直不说话,他觉得这样不合适,可又不忍心去扫兄弟们的兴。杜超最烦的就是雷霆这一点了,整天装得跟正人君子似的,一副清正廉洁出污泥而不染的样子,其实就是个胆小鬼。杜超起身对赵子军说:“走吧,人太多了目标大,咱们速去速回!”

这俩小子没敢去军人服务社,更没胆子像个别老兵一样翻墙溜出支队大院,他们蹿到了卫生队的后门。那里紧挨着支队家属楼,原来转业的三大队副大队长家住一楼,副大队长的老婆就开了个小卖部,偷偷卖点香烟啤酒和小吃顺便弄了个电话。东西比服务社和外面的小店贵一倍,白天基本上没生意,平常也就关着窗户。不过,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营业,只要轻轻地敲下窗户就行了。

那地方有东西卖,杜超也是听炊事班的老兵们无意中说起的。小卖部的老板娘,也就是三大队原副大队长的夫人,是个唐山人,却没有唐山人那么厚道。她知道新兵口袋里都有钱,还没地儿花,就想尽办法费尽口舌忽悠新兵们多买东西,而且还闭着眼睛漫天要价。

杜超花光了那一百块钱,只买回了十根火腿肠、十块面包、五袋牛肉干、五袋果仁和五块比压缩饼干还难吃的巧克力。结完账,唐山女人顺手抓了两颗果冻塞给杜超,那表情像救世主一样,意思是:看看嫂子我多疼爱你们。临走的时候,唐山女人还一个劲地嘱咐:“大兄弟,以后多来啊!”

杜超恨不得掐死这个胖女人,赵子军却一脸讪笑着,千恩万谢地与女人道别。

就这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却惊险重重。先是韩洪涛回了中队,从下面走了一圈,也没吱声就回去了。接着骆敏背着双手又过来走了一圈,还跟江猛和雷霆开了个玩笑,骆敏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床单问他们俩:“这被单是不是我们中队的?”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骆敏摇摇头,笑道:“你们这帮小子过得也太舒服了!晚上还有精力跑马,画了那么大一个地图!”

骆敏走后,雷霆和江猛起身去看,那个床单上果然有好几块精斑没洗干净,而且每一块的面积还不小。

杜超和赵子军回来的时候,骆敏的身影刚刚从中队门口消失。江猛和雷霆吓得两腿发软,幸亏队长和排长没问起杜超和赵子军,否则江猛和雷霆说不定两腿一软就全招了。

告状的是一个陕西兵,名叫庄永航。这小子恨死了杜超,刘二牛出小操的事,他就想去告一状再顺便把与刘二牛“同流合污”的杜超也一并告了,后来想想,这一状告下去,刘二牛肯定得给自己小鞋穿,搞不好下了连队还得挨揍,也就不敢再打这个主意。这下苍天有眼,终于被他逮住了杜超的把柄。

这家伙上厕所的时候,无意中往窗外看了一眼,正好看见杜超和赵子军从怀里往外掏东西,四个人一人一份又全掖到了大衣里。庄永航转身就去找韩洪涛,骆敏正好在跟韩洪涛下棋,庄永航吭哧了半天,咬咬牙就开始报告。

韩洪涛气势汹汹地下了楼,四个兄弟吓得脸色苍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在韩洪涛的逼视下,最后都两只手狠命地夹住大衣,慢腾腾地站了起来。

韩洪涛像端了一锅鬼子,一声断吼:“举起双手!”

四个人就都举起了手,先是火腿肠,接着是牛肉干、面包、果仁和巧克力,噼噼叭叭往下掉……

站在二楼窗口的骆敏大声提醒韩洪涛:“让他们给我蹦几下!”

杜超口袋里的最后两颗果冻也滚了出来……

韩洪涛脸都气绿了,歇斯底里地叫道:“目标,后靶场!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

这个星期天的下午,四个兄弟是在靶场上度过的。他们不知道跑了多少圈,反正三个小时连跑带走一直没停过。五点钟刚过,骆敏亲自带队,把一中队整个全拉到了靶场,开跑前他对所有的新兵说:“我想让你们舒服,但你们自己闲不住!那我就陪你们一起练!”

这天晚上,四个兄弟又在楼道里蹲了两个小时,刘二牛亲自盯着。

谁都没有看见庄永航去告状,韩洪涛不会说,骆敏更不会说。但那个星期天过后直到新兵连结束,一班的所有新兵几乎没有一个人主动搭理过庄永航。几年后,庄永航在警校跟同班同学雷霆说起了当年发生的这个事,并且主动向雷霆道歉。雷霆笑着说:“杜超第一次拿枪作瞄准练习的时候,第一个瞄的就是你的脑袋!他还跟我说,有一天持枪练习,你吊着砖头站在他前面,那天,他把你小子打成了蜂窝煤!”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