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官,之隐情!

官,之隐情!


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在央视没有迁址的时候,位于老楼的机房一直被认为是事关紧要的“重地”。不仅机房门口总有武警把守,而且如果想进入还要出示特殊的通行证。武警常常一脸严肃,纵然你有一张几亿电视用户都熟悉的国脸,也要走这个不能不走的程序。武警系国家安排,要求思想政治素质高,遇到紧急情况能够迅速做出反应(窃以为还得有个必要条件,即不能是这些名嘴们的追星族,否则看着这些年追星族发展的趋势,纵然是天天接受思想教育的国家武警也难免一时疏忽,犯下后果严重的错误来)。为了这个机房如此兴师动众的原因不言自明:机房系控制国家大台录制播出节目的“大脑”,而据领袖言,国家新闻单位是党的喉舌,万一碰到了些意欲对党和国家施加“锁喉功”“断舌术”家伙,突然之间闯将进机房当中,拿出一盘带有分裂祖国或者危害社会主义建设内容的带子放进机器,抑或直接瞎按一通,掐断了一段国家重要新闻节目,后果怕是会不堪设想了。

于是,每个刚刚进入核心部门的导播在上岗前都要经过一系列的培训,这里所说的培训既包括专业技术技能的强化和查缺补漏,还包括政治素养的提高;既包括对文字资料的学习,还包括接受老前辈的言传身教。

笔者曾经蹭到过一位台里老前辈的思想教育,他老人家年逾七旬,仍然相当动情的回忆了他年轻时被首长接见的点点滴滴。


“主席老人家的手是这样的温暖……”说到领导殷切嘱托的段落时他故意不故意地拿出煽情的腔调,仿佛他回顾的是非洲某草原上的万马奔腾状。我们这些小辈们无不动情,有广院刚毕业的小美女竟潸然泪下,估计她是为自己没能生在那个时代而感到遗憾吧,这把老前辈也给感动得够呛,想来多年以来他配了上千个小时的纪录片也没见过自己的声音能把人感动的这般无可无不可,连连安抚之余他说,好孩子,好孩子,有了你们这些又红又专的新一代我们也就后继有人了…


不过身教的段落就更多了,一众小辈们会被几位三四十岁的前辈领到演播室里隔着玻璃瞻仰一下机房的概貌,然后前辈们会开始回忆一些自己耳闻目睹过的惊心动魄的时刻。



比如

“99年五十周年大庆前一天晚间,一号首长和其他政治局的常委一起在人民大会堂观看大型文艺演出,当时的节目是文化部牵头,各个文工团出精兵强将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表演的,首长看得很尽兴,还和着节奏打起了拍子,当时追踪首长的摄像机马上给了近景特写。全国的观众都看到了领导的动作,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这种特写是很能体现喜悦之情的。

“这时候,大会堂入口处出现了一阵混乱,一位女子冲破了守门的警卫包围,闯进了会场,首长身边的保镖马上做出反应,用几秒钟的时间控制了女子,女子在被保镖捉住前冲着首长大喊了几声,据现场的人回忆,大概是喊冤的上访者常喊的诸如领导给我做主之类的语言。尽管首长没有受到伤害,不过从沉浸了许久的兴奋状态中突然清醒出来,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大声喊冤,自然会受到惊吓,面部表情便开始显得不自然了。

“当时的导播祁某还在沉浸在自己捕捉到领导笑容的喜悦中,在现场发生特殊状况的时候,镜头正好要轮转到领导一排的横向特写上,这位导播一时有点不知所措,没有把镜头离开领导的面部,首长们的仪容这一刻全部展现在了镜头上,虽然这只是几秒钟,不过,仍然进入了观众的视野里,关于这个时段发生的事情也就有了多种多样的解释。

“在十一大型庆祝活动结束后,中宣部的领导,台党委的一把手被召进了[海]里的勤政殿,他们听到了什么不得而知,不过在这次事件之后,播出技术被作为一项重要的技术放在了前所未有的位置,台里斥资购买了美国的技术,重新规定了延时标准

“后来,就在2008年奥运会前,现任的一号首长邀请世界各大国家的领导人参加奥运的开幕式,在之前的酒会上,一号首长准备带着其他领导人走向就餐的位置,尽一尽地主之谊,这时,出现了突发事件。你们猜,突发事件是什么呀

“恩……莫非是摄像机的机位没有选好?”某个愣头愣脑的广院男生说道

“比这个要严重,当天现场的人特别多,混乱中,引导首长的服务员被人群挤散了,而一号首长当然不会知道去餐桌的路,他就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了,旁边的布什普京也是一脸疑惑,以为是中国官方的特殊安排。你们想,这么一个乱景要是直播了出去,会对领导人的形象造成多么糟糕的影响

“那么,这该怎么办啊?”那个哭过鼻子的广院小美女问道

“当时的导播就巧妙的把镜头给了一个移动的机位,然后机位被推到了那副《长江万里图》上,五分钟里,观众们听到的是迎宾曲,看到的是那副经典的国画


“好快的反应!”小辈们纷纷鼓掌称赞

“然后呢,导播就被提了干,现在,他成了你们的领导,就是我”这个前辈得意洋洋的说。

大家对这个前辈的眼光里很快又多了一丝崇拜……


故事呢,就是这样。

不得不说,不同的人听这个故事,反应完全不同。

有一次偕朋友吃饭,当天,温总在英国大学里发表演讲,某德国男子在演讲间冲着主席台扔了一只鞋子过去,当时这一情况随着直播画面进入了千家万户,影响之大自不必言。

席间大家聊起这一事件,一位从事新闻工作近四十年的老前辈不禁拍案大怒,“现在电视台的这些黄口孺子都是怎么搞的,在直播的时候竟然能犯这么大的错误!领导人在演讲的时候收到干扰的这种事情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直播出去了?延时的技术都用在什么地方上了?”

我颇为不解“温总的表现还算得体,这么做无伤大雅吧”

他以教育的口吻说,“孩子,你还不懂,我们新闻单位是国家的喉舌,你想想,喉舌就是说话用的,我们承担着引导舆论的重任啊。要是领导人收到攻击的事情传了出去,大家会怎么想,是国家政策出了问题惹了众怒了,还是国家领导人在外国人眼中形象有问题啊?”

我点了点头,似懂非懂。

没想到,这件事情随后竟然成了媒体报道的热点,一些媒体为央视没有用延时手段掐掉这一段插曲,而是在随后各个时段的新闻节目中加以详尽报道而拍手叫好,认为,这是新闻自由、舆论自由的重大进步。

一位外国朋友拿着一份刚刚出版的南周来找我,他指着上面的一段评论问我,这件事情为什么能成为新闻而受到关注?

我说,在过去的中国,你很难见到这种报道,至少,这种新闻难以出现在官方背景的新闻媒体上。

他挠了挠头,显然,他对我用的这个Official Background词语还不大熟悉。

这次,是他似懂非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