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特战队 正文 第四章:小君(2)

晏冷 收藏 1 4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size][/URL] 乐园。小君负责的客房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或者说叫主人更合适些,老跳神和他的几个徒子徒孙。 他现在是欢享人生。 老跳神已经快八十岁了,但是看过他身手的人相信他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吗? 他的心更年轻。 在小君负责送来酒水的时候,老跳神一眼就看到了小君。小君并不是十分漂亮的女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3.html


乐园。小君负责的客房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或者说叫主人更合适些,老跳神和他的几个徒子徒孙。

他现在是欢享人生。

老跳神已经快八十岁了,但是看过他身手的人相信他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吗?

他的心更年轻。

在小君负责送来酒水的时候,老跳神一眼就看到了小君。小君并不是十分漂亮的女孩,但是她的身上,有一种特别清纯的气质。而老跳神喜欢。

“小妞,来陪大爷喝酒。”老跳神一声令下,几个恶徒把小君推到老跳神的身边,按在一张椅子上。

“小妞,人儿长的好好美丽.我好好喜欢哦!”老跳神阴阳怪气,油腔滑调。

小君有一只羔羊陷身恶狼群中的感觉。

“喝酒!”立刻就有人倒了两大杯酒。国产的,茅台白酒。

“我不会啊!”小君连忙说。

“怎么,瞧不起我老跳神?”老跳神阴阳怪气地:“不要让我生气,我一生气后果是很大大地严重的。”

“老爷爷,我真的不会喝酒.”小君不得不低声下气,因为她现在才刚刚进入酒店工作,自己要做的事情才刚刚开始,不能出什么意外。

“那你会什么?"”老家伙瞪着鸡眼大呼小叫。

“我会唱歌.”她想了想说。

“唱歌?”老跳神眼睛顿时一亮:“我只喜欢听一个歌.十八摸,给我好好唱.爷爷我好好听一回。”

她娇弱的身体摇晃了几下,有要晕倒的感觉。

老跳神一双脚已经踩在面前的桌子上面,双手抱头,摇摇晃晃,咦咦呀呀地开始唱。

她的脸一阵通红,她忽然转身想走。几个男人挡在她的后面,一步也无法移动。

“你想怎么样?”小君只好问。

“在我徒弟的地盘上我不会乱来的。”老家伙捻着山羊胡子:“给你三条路走,第一:唱歌,十八摸。第二:把两瓶茅台酒喝光。第三:陪我睡觉,一个晚上就好……”

旁边他的徒子徒孙们一起哄笑起来。并把两瓶茅台酒打开,全部倒了出来,倒满了好多杯子,排成壮观一行。

老跳神从身边抓出一大叠钞票,摔在桌子上:“如果是陪我睡觉我是会付费的,而且我出的价钱很高的!”

“是不是我喝了酒你就让我走?”她看了看身边一群虎狼,想想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退路,反倒平静下来,不慌不忙地问。

“一定!老跳神说话,从来不假!”老跳神阴阴一笑。

小君端起酒杯,一杯一口,一排的酒全部被她喝光。扔下最后一个酒杯,小君推开身后的几个人就走。旁边的虎狼看着她惊愕得居然没有一个人动。老跳神也说不出话来,不过他说的话的确算数,没有人再为难小君。小君只想离开酒店,回到自己的住处,但是她才下了两层楼,人已经天旋地转,脚也如踩在棉花上动不了……

恍惚中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人过来,一只有力的大手把她的腰抱住,拖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把她的脸在冷水下一冲,小君张开嘴,狂吐出来。艰难地呕吐。

但是她的人还是醉了。

“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她的眼睛越来越模糊,头天旋地转,人昏昏睡过去。

这个人把她扛在肩上,进了电梯,上了楼……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者更久,小君终于慢慢醒过来。

我怎么啦!

我这是在哪里?

头痛的很厉害。她慢慢地想,想起了很多,忽然,她看清楚了一个男人大大咧咧地睡在她床边的沙发上,而且,自己仅仅穿着内衣。

天啦!我怎么穿成这个样子?我……她顿时慌乱地尖叫。

那个男人被她的惊叫声惊醒了,霍然抬起头,一双眼睛狼一样的狂野,却有另一种温柔.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了句:“大清早的,叫什么叫啊!你不睡觉我可没有睡好!”

小君的心一动,这个男人她认识,而且在她的心中和梦里反复地出现过:晏飞。那个曾经把自己高跟鞋上面的鞋跟折掉的男人。

“你这个坏人,坏人,你毁了我!你为什么要毁了我!”两人的眼睛相对一秒钟,她本能地跳起来,哭喊着扑向他。

“女生,请不要穿得这么少引诱一个成熟的男人!”晏飞一伸手就把她来势汹汹的手拦住。嘴角动了动,坏坏一笑。

“啊!”小君才想起自己衣衫不整的确不够自重。摔掉他的手又返身窜回床上,把被子扯过来挡在自己胸前.停顿了一下,又把被子往上面拉,挡在胸部以上,才问:“你把我怎么样了?”

晏飞冷冷一笑,并没有回答她,但是从沙发边把小君的衣服一件一件扔了过来。她一边接住衣服一边问:“你没有把我怎么样吧!你该不会把我怎么样过吧!”觉得自己身体没有什么异样才安了些心。

“我就看了看你!”晏飞不紧不慢地说了句,“什么呀!你又看了我,我……”小君又羞又气,一张脸红得如晚霞,一边胡乱地穿衣服。

“你昨天夜里喝了很多酒,吐了自己一身,我要给你洗衣服,要不,你穿什么?”晏飞在说的时候,得意的飞扬着眉。

“简直是流氓,趁火打劫。”

“流氓是对了,趁火打劫就不对了。”晏飞从新舒服地躺在沙发上:“要滚就滚出去,老实说,你的身材不错,皮肤也够细腻,是我晏飞喜欢女人,但是我不喜欢喝醉的女人,否则,那里那么容易就放过你……”

小君的心里忽然一动,她居然不走了。

“你真的是晏飞?”小君忽然问。

“晏飞难道还有假的?”晏飞大大咧咧地问。

“其实,在我的心里,你并不是那么地坏,上次……”小君的脸一阵绯红,这个时候,她居然想起了上次之后的那个夜晚她做的梦。

“坏人难道是写在脸上的?”晏飞神采飞扬地反问。

“不是,不过,你不是坏人,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小君忽然灵机一动,自己要想在欢乐园里呆下去,依靠这个坏人,却有很多好处,自己为什么不利用一下呢!眼睛一动,计上心来说。

“什么?”晏飞大吃一惊。

“我很需要这份工作,但是这里很复杂,很多人想欺负我,如果你愿意罩我,就没有人敢欺负我,我想对外面的人说我是你晏飞的女人……”小君低下头,用眼睛悄悄地看晏飞。

“这对我没有一点实际的好处呀!我为什么要那么做?”晏飞想了想,认真地说。

“我可以给你洗衣服,扫地,还可以陪你聊天……如果你需要,我也能给你做饭,我做的饭很好吃的,这么多好处,怎么说没有一点好处呢?”小君忙说。

“是啊!这么多好处,我想拒绝也不行了!”晏飞说。

“那你是答应了,大男人,说话算数,不许翻悔。”小君立刻笑了起来。

这个房间是晏飞的房间,欢乐园免费提供的。小君在拉开门出去的时候,晏飞忽然出来搂住小君。他的一只大手强劲有力,她在他的胳膊里连挣扎的机会也没有。

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了她的唇。她呆了。只能看见他的一双眼睛深邃,明澈,带着电流,小君浑身麻木了……

他的吻那么霸道,那么热烈,不容抗拒,又满是诱惑……

天啦!我抗议。

前面站着白风,白风依然是那个一成不变的样子,淡淡地问:“晏飞,这个女人的技术如何?”

“简直是惨不忍睹,我睡过的女人之中,最差劲的一个,还需要好好调教。”晏飞拖着小君。他刚才是做出来给白风看的。

这个时候小君抱住晏飞的腰,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的一只手狠狠地掐。然后她得意地抬起头,却在他的脸上找不到一点痛苦的神色。

“老大叫你有事!”白风淡淡地说。

晏飞立刻推开了小君,摸出了自己的电话,居然是关了机。晏飞斜了小君一眼,随口说了句:“没有女人伤心,有了女人误事,一点不假。”

流氓!小君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