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三国总理辛格10月3日前往所谓“阿鲁纳恰尔邦”(中国藏南地区)访问,公然践踏了中印双方在边界确定之前互不采取激化争端举动的承诺。在中印领土之争中,印度从政界、军方乃至民间“对华一战”的舆论甚嚣尘上,而且在国民教育上也不断强化印度国民对藏南等地的领土意识,凸显了印度永久侵占中国领土的基本国策。这对于和平谈判解决问题是极为有害的。中印“边界谈判”在印度官员看来也很困惑:“谈判很艰难,应该鼓励外交人员继续进行……因为我们难以破解中国的大战略。”实际上,中国在中印边界领土争端的立场和政策是一贯的,即决不承认非法的“麦克马洪线”。

既然印度铁了心地要永久侵占中国藏南地区,无意承认中国领土主权要求,所谓“难以破解中国的大战略”之说,无非是难以预期中国最终采取什么样的手段解决领土争端问题。因此,印度对华采取军事备战、政治挑衅、外交接触、舆论反华等一系列举动,已不足为怪。既然和平解决边界问题无望,中国解决藏南等领土问题的立足点就只有落实到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的斗争层面上,选择印度蓄意制造的敏感话题作出实质性的反击,既可彰显中国解决中印争端的决心与能力,也能步步进逼打击印度的政治稳定与国际形象,最终迫使印度放弃侵占立场,或迫使印度作出战争冒险为我赢得军事行动的国际舆论主导权。

印度一手制造的中印争端议题非常复杂,已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国家利益。其中所谓“水资源”之争,是印度蓄意践踏中国主权尊严、侵害中国主权利益的又一话题。面对狼子野心的印度,外交辩解不仅显得软弱无力,而且往往会导致越描越黑、无中生有的结果。

8月10日,印度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切拉尼在香港《南华早报》上撰文称,水资源日益成为中印关系中的“重大安全问题”,有可能引发两国长期争端。认为中国对雅鲁藏布江进行截流建坝、跨区域调水计划,会导致下游地区水源紧张;并指称中国准备利用西藏地区的水资源,作为制约印度的“水炸弹”。早先,印度更有学者声称:如果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建设水坝,印度不惜“为之一战”。为了达到阻止中国开发利用雅鲁藏布江水能资源,印度专家们还有意把它渲染为国际话题,认为中国会对南亚地区多个国家的水源安全造成威胁。

我们先简单地了解一下这个话题的背景:雅鲁藏布江流出中国国境后,印度改称为布拉马普特拉河,经印度和孟加拉国注入孟加拉湾。据有关资料介绍,雅鲁藏布江年均径流量约1395亿立方米,居国内河流径流量第三位;其水电蓄能高达1.1亿千瓦,仅次于长江。由于出境后的河流地势平缓,在每年雨季都会造成下游地区泛滥成灾。由于印、孟境内平原地区无法建坝进行调节,中国若对雅鲁藏布江进行水电梯级开发,在雨季控制泄流量,将有利于减轻下游水患。

如此看来,中国进行水电开发绝对是一件利己利人的好事,为何印度要横加阻扰和大肆威胁呢?甚至西方一些媒体也认为:中国若对雅鲁藏布截流开发,就是对印度的“宣战”。我想印度不惜因此对华一战的战略考虑无非是以下二个方面:

——从地缘政治上来说,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山区的河流,不仅是中国和印度的生命线,也是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缅甸、不丹、尼泊尔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的生命线。中国若对这些水系进行水利综合开发,兴利除弊,也就可以对流域内国家产生水利效应,并可产生积极的政治影响。而印度却妄想作为地区代言人,意图联合上述国家,利用水资源话题对中国进行敲诈,把有利于中国地缘政治关系的条件转化为中国的负面因素,并从中获取地区影响力。

——从国家利益上来看,印度计划在侵占的中国藏南地区建设相当于中国三峡规模的水电站,并制定了“北水南调”和“内河联网工程”规划,以满足其国内工农业生产的长远需要。他们反对中国“南水北调”工程,认为这种“跨流域”、“跨区域”的水资源调度,会导致印度和孟加拉国水源紧缺,而自己却要搞“北水南调”与“内河联网工程”;实质是要求中国把自己境内的水资源全部让渡给印度,让其从中获得水电效益,并“跨区域、跨流域”调度和利用,确保其环境与水资源的长远利益。

作为人均淡水资源极度贫乏的中国,水资源安全已成为中国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基本问题,特别是西北、华北地区的水资源严重不足,不仅已成为环境安全与经济发展的瓶颈问题,而且在部分地区已成为能否适于人类继续生存的环境问题。印度有什么理由要求中国将境内水资源全部让渡给他们进行水电开发、“北水南调”,而置中国的生死于不顾?何况,印度建设水电站的选址在中国的藏南地区,建成后还将淹没西藏灵芝地区的大批土地;仅从这个层面而言,中国也不能坐视印度的无理叫嚣。

基于上述认识,我认为中印之间暂不存在战略互信与友好合作的基础,印度时不时的对华战争叫嚣,并不完全是一种恐吓与威慑,而是有目的、有准备的战争预告。横亘在中印之间的领土问题、水资源问题、藏独问题、印度洋独霸印度洋战略、以及印欲插手南海问题的野心等等,单纯依靠谈判手段与任何让步,都不能满足印度的利益讹诈与战略目的。这才是最大的现实!除非我们任由领土流失,任由西北、华北地区沙化,任由印度扬威印度洋、兵出南海,任由印度拿藏独势力对中国进行无休无止的敲诈!因此,中印之间深层次战略与利益冲突,非强势作为不能解决;既然退一步不能解决纷争、收取回报,就用不着作任何的退让。

印度所谓推进中印友好合作关系的外交说辞,不过是欺骗中国的烟幕弹。印度公开鼓吹中国威胁论,所有军事准备、包括核武备都把中国作为假想敌;在实际部署上,三分之一兵力靠近中印边境囤集,仅藏南地区增兵已达10万,并加紧与美国的军事合作与联系,印度军事对抗中国的意图昭然若揭。既然中印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与冲突,就必须立足抛弃幻想、准备打仗的战争准备,针锋相对、争取主动,牢牢把握中印搏奕的主动权和话语权。

在雅鲁藏布江等境内水资源利用上,中国自然拥有主动权与优先权,因而必须清晰阐明自己的主权利益和政策主张。首先,明确无误地告诉全世界,中国对自己领土内的水资源进行水电开发,是主权范围内的权力,不受任何国家的无端干涉。其次,公开阐明中国水资源利用与调度政策,坚持兴利除弊、尊重现状的基本原则,以不影响传统流域范围内的下游地区生产生活用水为前提,对境内水资源进行合理利用和调度;但绝不承认境外国家和地区改变河流传统流域引起的用水增长需求,更不支持传统流域范围外的用水需要。再次,必须严正警告,任何国家不得擅自在中国主张的领土范围内,兴建任何影响环境和土地用途变化的大型水电设施。

中国当前对雅鲁藏布江水资源的合理利用和开发,完全符合《国际河流水利用的赫尔辛基规则》第5条确定的相关原则;何况,中国并不认可印度制造的所谓“国际河流地位”话题。但是,如果继续拖延,有利于中国的“现状”将有可能发生变化。因此,中国更需要在行动上抢夺先机,制定并实施对青藏高原的水资源利用与调度规划,加快雅鲁藏布江水利开发建设,以免落入被动;同时,为保护藏南生态环境和土地资源,绝不允许任何国家和组织在中国领土上进行大型水利等设施规划与建设。

通过对上述事实的考量,加之中国西、南方向国家利益与国内稳定的需要,中印领土划界谈判既然不会有结果,中国就不妨在西南水利等经济开发、军备建设及南亚地缘战略依托关系上为所欲为,争取主动、掐其软肋,逼战印度。战与不战,这都是一个爆点,也是一个选择点;印度若胆敢对中国西藏水电开发“不惜一战”,或无视中国的警告在藏南修建大型水电站,中国就必须坚决发动对印反击战,并收复全部领土主权,一举捣毁印度图谋南亚霸权的野心!而其战略收益远不是一个藏南主权问题。本人也一直认为,中国解决领土问题的首战对象就是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