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战友 第二章 东北集训 第二节 单兵战术训练(1)

yuanhui198712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size][/URL]   接下来的日子,是逐日增加山地越野的路程。单兵射击,投弹,爆破,土工作业也成为战士们每天的训练科目。屠彪替代钟文生,担任新一连的总教官,这样一来,训练就更加严格了。 单兵射击训练,是每个兵都必须掌握的过硬本领。 战士们趴在地上,据枪瞄准100米外的圆靶。优秀的老兵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



接下来的日子,是逐日增加山地越野的路程。单兵射击,投弹,爆破,土工作业也成为战士们每天的训练科目。屠彪替代钟文生,担任新一连的总教官,这样一来,训练就更加严格了。

单兵射击训练,是每个兵都必须掌握的过硬本领。

战士们趴在地上,据枪瞄准100米外的圆靶。优秀的老兵射手就指点着新兵如何瞄准,或者纠正新兵的错误动作。纠正错误之后,就退到一边,看着新兵们打枪。

丘大为问身边的孟夏:“孟子,紧张不?”孟夏紧盯着圆靶,没有动:“紧张个啥?当民兵时就打过五发子弹,没啥好紧张的。”

孟冬推弹上膛:“当民兵时,打了五发子弹没过瘾,现在可以过把枪瘾了。”

曹仲一只眼斜视着丘大为:“地主,胆子都掖在裤裆里了,打枪也紧张?”

曾学海抢着答道:“我紧张,我怕打不准。”

何顺远在后面轻声制止:“打枪还嚷什么,安静!”

屠彪从新兵后面走过,喊着话:“三点一线,把注意力集中在准星上,同时兼顾缺口和目标。”

训练场上响起了拉枪机的哧嚓声,战士们推弹上膛,食指轻轻地搭在扳机上。

何勇喊道:“都准备好了吗?”战士们齐声喊道:“准备好了。”

“好,射击!”

爆豆般枪声响过之后,有三分之一的新兵打出去的子弹都脱靶了。只有孟冬独树一帜,打出的五发子弹全命中十环,打了50环,孟夏则打出了45环,而丘大为打出的五发子弹全部脱靶。

听到报靶员喊着孟冬打了50环后,新兵们倒是反应不大,老兵们全部惊呆了,他想不到一个以前只打过五发子弹的新兵蛋子可以打中50环。

屠彪满脸惊讶地看着孟冬:“冬子,以前打过枪,咋打得那么准?”孟冬拉枪机退出弹壳,一脸得意:“连长,在家乡当民兵时打过五发子弹,小时候玩弹弓,还和哥偷了村里老许叔的鸟枪上山打鸟。”

屠彪更是惊讶:“打过五发子弹就打得那么准?说说你打枪的法子。”

孟冬道:“没什么法子啊,就是瞄准了打,照老同志说的做,三点一线。”

屠彪不再问了,他知道打枪打得准,不但要靠子弹喂出来,一个人的天赋也是很重要的。

屠彪喊道:“打五发子弹都脱靶了的兔崽子继续瞄准圆靶做射击动作,成绩优秀的可以暂时歇一会。”射击优秀的新兵蛋子闪开了,躲在训练场边沿高大的杨树下面的乘着凉,看着射击不合格的战友在端着枪瞄准。

射击不合格的新兵蛋子站在炎炎烈日下,挺直腰板,端着枪瞄准远处的靶环,不停地扣着扳机。在烈日的炙烤下,很快战士们的的眼睛就被汗水迷蒙了。孟冬还戳在原地,不停地拉着枪机,做着推弹上膛、瞄准、扣动扳机、退弹壳复位一系列动作。

屠彪走过来,看着满头大汗的孟冬:“冬子,你咋不去树下乘凉呢?”

孟冬不停地拉着枪机做复位、推弹上膛的动作:“连长,我不累,我还想把俺的枪法更上一层楼。”

屠彪笑着:“兔崽子,忽悠老子啊,神枪手都是靠子弹喂出来的,不是把把枪,拉拉枪机就能练出好枪法来。你这样拉枪机,步枪的零件也难吃消,军械库的修械员可就闲不下来了。”

孟冬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不停地拉着枪机:“要是这步枪随便拉几下就坏了,那怎样拉到战场上去打,再说打坏了就叫军械库的修理员动换动换手脚就修理好了。”

屠彪笑着:“冬子,说得倒轻巧啊,你知道修理一杆枪要多少功夫。”

孟冬反问道:“连长,那总不能因为枪要坏就不搞训练吧。”

屠彪哑言了,摸着小冬子的脑袋:“嘿嘿,兔崽子,有劲头,老子喜欢,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去树下歇一会吧。”

孟冬擦了一把汗:“连长,我不怕晒,我要把枪打得更准。”他说完,又伸直手臂端枪瞄准远处的靶子。屠彪看着娃娃脸的孟冬个子不大,却是一身韧劲,脸上不禁露出赞许之色。

丘大为手中的步枪早就摇摇欲坠,快要掉下来了。步枪沉下去,他的腰也渐渐地弯下去。屠彪走过来,一巴掌拍在他的腰上:“兔崽子,把腰板挺直了!把枪抬直了!”

丘大为咬着牙挺直腰板,发力把步枪抬直,与手臂成一水平线,但手中的步枪还是摇摇欲坠。

屠彪又警告道:“把手臂抬直了,不然就得继续戳在原地端枪瞄准,端枪到手臂不会抖为止。”

丘大为旁边的吴桐也不好过,端着枪的手臂一直晃个不停,慢慢地垂下去,又使劲把手臂抬直,但又慢慢下垂。屠彪走过来,手掌托起他下垂的手臂:“把手臂抬直了,把枪端稳了,这样才打得准。”

吴桐咬着牙喊道:“连长,俺知道了。”

屠彪:“知道了,就给老子加把劲,把射击成绩搞上去。”

投弹训练。

大部分战士只能将手榴弹投到30多米远。孟冬力气小,只能把手榴弹投到20多米远,丘大为虽然块头打,也好不到哪里去,投了十多次,还是不过30米大关。

曹仲春膂力大,以前又是经常在山里打猎,投出的梭镖可以准确击中五十米外的猎物。所以投弹对曹仲春来说是小菜一碟,投出去的手榴弹不但远而且有准头,超出了战士们投弹距离一倍,投到60多米远,投出的三颗手榴弹全部落在目标区域。

兵们看见曹仲春投弹距离都傻眼了,想不到既然可以把手榴弹投到60米远,那简直是奇迹。屠彪见曹仲春投弹不但远,而且准确,不禁心生佩服。60米远,又有准头,可以当火箭弹使了。

投弹不及格的战士,只有站在炎炎烈日下继续投弹,一直投到手臂发酸,屠彪还没有下令停止的意思。屠彪训练士兵的严格可是在100团出了名的,就是脱了一层皮,也要把战士们的训练搞上去。

连续几天都是实弹射击和投弹训练,由于长时间水平端枪和投弹训练,战士们的手臂都是又酸又痛。战士们在训练场上咬着牙努力训练,可是到了宿舍后,一个个都叫苦喊累的。尤其是丘大为,没有吃过这样的苦,整天叫爹喊娘,像一个被遗弃路边的孩子。

土工作业基本技术训练,主要是挖战壕、单兵掩体、散兵坑和各种火力点工事。天天抓着铁镐和铁锹在炎炎烈日下挖土,把营地后面的那座山头挖得千沟万壑,挖成了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壕沟。连日土工作业,每个战士的手掌上都磨起了泡,长上一层厚厚的老茧。

在单兵格斗训练中,新兵蛋子手持木枪一对一训练开了。凑巧的是,曹仲春和丘大为成为一组。其他组的兵已经哇哇叫嚷着练开了,只有曹仲春和丘大为还在对峙着。

曹仲春踏上几步,丘大为就后退几步,而且眼里流露出胆怯之色。谁敢跟这个蛮牛的一样的大块头比划,就那1米95的块头就已经是够吓人的了。

何勇站在不远处,指着他们两个人:“你们两个咋不练,戳在那里站梅花桩还是练定力啊?上了战场敌人会戳在地上跟你比定力吗?快给我练开了。”

曹仲春又跨上一步,丘大为就退后一步。曹仲春不耐烦了,催促道:“地主,你甭躲躲闪闪的,动手吧!”他打心眼里就有些瞧不起这个地主兵。

丘大为端着手里端着手里的木枪虚晃着,但就是不敢冲上去与曹仲春练拼刺。

何勇催促道:“你们两个再不动手,我就罚你们两个跑10公里,快给我练开了。”

热辣辣阳光照射在身上,汗水从丘大为的脑门流下来,模糊了他的双眼。何勇吼道:“你们两个兔崽子磨磨蹭蹭的,到底练不练,不练那就老子来陪你们练。”

曹仲春使着眼色小生嘀咕着:“地主,甭磨蹭了,排长生气了,你先上,俺让你十招。”

丘大为受了刺激:“蛮子,你别吹牛也不怕咬了舌头,俺不用你让俺十招,不过你出手时可得担待点啊。”

曹仲春道:“放心吧,地主,伤不了你的。”

丘大为吼一声,壮着胆端着木枪刺向曹仲春。曹仲春一看刺过来的木枪来得慢,而且又晃个不停,就知道丘大为没几个斤两,一闪身子就躲过了刺过来的木枪。丘大为刺了个空,急忙转过身子,端着木枪对准曹仲春。

汗水浸湿了他的眼睛,涩得他的眼睛发痛。当丘大为眨巴着眼睛的时候,曹仲春的手中的木枪呼地砸过来,他急忙举起木枪一挡,但已经晚了,木枪砸在他脖子上。丘大为挨了一棍子后就倒在地上,粗壮的脖子立刻出现一道血痕。

丘大为摸着被砸得发痛的脖子,怒道:“蛮子,你咋趁人之危呢?俺的眼睛被汗水迷住了,你就一棍子砸过来,算啥个英雄好汉!”

曹仲春:“上了战场,敌人可不管你眼睛有没有被汗水迷住,更不会给有你抹汗水的空档。你挨了一棍子,就当作教训。”

丘大为见曹仲春不但不道歉,还说出一大通道理来,更加生气:“蛮子,你他娘的砸人了还自个认为自己有道理是不……”

何勇走过来:“地主,嚷个啥?站起来继续训练!一点点小痛都受不了,咋上战场跟敌人拼刺刀。”

在一个下午的格斗训练中,丘大为可是挨了曹仲春好几棍子,身上多出了几道血痕,疼得丘大为呲牙咧嘴的,只骂曹仲春手下不留情,不够战友加同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