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战友 第一章 奔赴东北 第二节 100团驻地

yuanhui19871208 收藏 19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size][/URL] 第二节 100团驻地   火车驶过山海关后,不是何顺远讲一些笑话,就是徐正说几段故事,中间还带点黄段子,无拘无束的,逗得新兵们笑个不停,车厢里的气氛又热烈起来。   军列在京哈线疾驰着,说是疾驰,也就是五六十公里的速度,短短的一千多公里,跑了一整天,终于在次日早晨八点,到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4.html


第二节 100团驻地

火车驶过山海关后,不是何顺远讲一些笑话,就是徐正说几段故事,中间还带点黄段子,无拘无束的,逗得新兵们笑个不停,车厢里的气氛又热烈起来。

军列在京哈线疾驰着,说是疾驰,也就是五六十公里的速度,短短的一千多公里,跑了一整天,终于在次日早晨八点,到达了安东市的一个小城镇——100团的驻地。

新兵蛋子下车后,脑袋和眼睛骨碌碌转着,像一只只刚出生的小鹿般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新世界。

团部大楼顶上的喇叭震耳欲聋地响起来:“同志们,集合。”新兵蛋子在接兵班长的带领下,在宽大的广场上,排成一列列纵队,站在接兵班长的后面,一双双好奇的眼睛紧张地盯着站在台阶上拿着名单册子的100团政委王维德。政委在喇叭上喊着话:“同志们,你们好,欢迎来到咱们100团,100团以你们新同志的加入而自豪,以后你们就是100团的一份子了。”

接兵班长率先鼓起掌来,新兵蛋子也跟着鼓起掌来,掌声盖过了震耳欲聋的喇叭声,政委的声音一时间被湮没了。

政委摆着手示意同志们停止鼓掌,新兵蛋子意犹未尽,停止了鼓掌,都定定地看着政委。新生的中国的人民干劲总是非常高涨的。政委扬着手中的名单:“好,部队早就把你们分配到各个连队了,你们就跟着接兵班长找到你们的宿舍,包行李放好了,床铺好了,准备迎接军事训练,尽早适应军营的新生活。”

“明白。”新兵蛋子的声音又一次把政委的余音湮没了。政委笑着:“才刚到咱们部队就有一股军人的风采了,精神面貌不差啊。”他看着列队有些歪斜的队伍:“不过列队就差了点,个别同志站得凸出凹进的,就好像那和尚手里拿着的不顺畅的佛珠一般。军人列队是咋样的,比尺子丈量过还直。”

接兵班长立刻喊着号令:“以排头为基准,向前看直。”繁乱的跺脚声响起来,新兵蛋子以前面的兵为标准,不停地挪动着身子。

政委满意地点着头:“你们新同志都是民兵,部队的规矩也应该懂一点了,我就不多说了,解散,跟着老兵找到你们的宿舍。”

新兵们熙熙攘攘地闹成一片,不停地问着接兵班长。

“班长,咱们连队在哪里啊?”“班长,咱的胳膊都酸了,宿舍在哪里啊。”“班长,俺在闷罐车上站了十几个小时了,腿都酸了,哪里有歇脚的地方啊。”“班长,偶肚子饿了,走不动了。”

接兵班长耐心地说:“就到了,咱带你们去宿舍,找地方歇着,然后听吃饭号吹响就可以吃饭了。”新兵们都提着行李袋紧紧跟在接兵班长后面。

孟夏和孟冬紧紧靠在一起,跟在一个老兵的后面,走向宿舍楼。孟夏问道:“班长,咱们现在去哪里?”班长温和地说:“我带你们去宿舍,把行李放好了。”

孟冬问接兵班长:“班长,以后就是你带着我们了。”

接兵班长边走边笑着说:“那可不一定,连队要重新分配班排。”孟冬问道:“为什么要重新分配班排,不是谁接的兵就是谁的吗?”

“那可不一定,咱们得按照上级的安排。咱们连啊,可是英雄连,在解放战争中打得勇猛,全连多次立功,不过也伤亡惨重,在淮海战役时,整个连几乎打光了,打得只剩下10个人了,后来才补充了一批兵,不过补充的兵还是不够一个连的建制,现在又拉到东北来,听说是准备去朝鲜打美国鬼子了。”接兵班长说话间不无自豪。他又补充道:“不过啊,分班了咱们还是在同一个连,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三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走,不多时就到了宿舍楼下面。这宿舍楼是钢筋混泥土建筑,两层高,墙壁上的石灰都被风雨剥落了,可见这建筑也是有一定的时日了。不过挺宽敞的,一个宿舍有十四个床位。

接兵班长何顺远领着丘大为和吉林兵苏虎、安徽兵李卉、湖北兵鲁振明还有其他几个兵走向宿舍楼。丘大为紧跟在何顺远身边:“班长,俺知道你是山东阳谷人。”何顺远帮他拎着行李袋:“是啊,俺是山东阳谷人。”丘大为满脸高兴:“班长,俺是河南濮阳人,你们那个县俺去过,俺们两个县靠得近,俺们那个乡里班长俺们是老乡了。”

何顺远笑着:“算是老乡吧,虽然不是同一个省,但跨过两省的分界线也就见面了。”

丘大为高兴地点着头:“中,中,班长,俺们是老乡了,以后你得多关照俺。”丘大为的地主爹告诉他,来到部队要多巴结上级,首先保证不会被人欺负,然后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升官发财。毕竟现在是农民说了算,地主可是近日不比往昔啊。

何顺远觉得好笑:“大为,就是俺们不是老乡,你是俺的新同志,俺也会照顾你的。”丘大为胖乎乎的脸堆满了笑容,一颗心更是落个踏实:“中,谢谢班长。”

何顺远拎着丘大为的袋子走了一阵子,感到怀里抱着的袋子越来越沉了,有些纳闷:“大为,你袋里装的是什么啊,咋这么沉?”

跟在后面的吉林兵苏虎也问道:“是啊,咱们就一个袋子,几件衣服,简便着呢。你咋就拎了三个包袱,不嫌麻烦吗?”

丘大为憨厚地笑着:“班长,你扛着的袋子里装的都俺家乡的土特产,有老庙牛肉干,山楂饼,大枣,还有花生糕。”何顺远问:“这一袋都是土特产。”“是啊,里面装的都是土特产。”

湖北兵鲁振明吧嗒着嘴:“河南牛肉干和花生糕,好吃!”

安徽兵李卉瞪大了眼睛:“大为同志,你咋带了这么多土特产,吃到什么时候呢?”

丘大为一脸得意:“是俺爹要俺带来的,带给班里和连里的同志吃,俺爹说要团结同志,你们都有份。”

苏虎和李卉有些不相信,追问道:“大为同志,是真的。”

何顺远苦笑着:“可苦了俺了,一路给你背这个沉沉的袋子。手也酸了,背也麻了。”丘大为急忙讨好:“班长,等会儿到了宿舍,俺多分点土特产给你。”

何顺远笑着:“你爹给俺的牛肉干还揣在怀里没吃呢?”在送丘大为上火车之前,丘大为的爹丘有才看着四周没人看着,硬是把牛肉干塞给他的,还要塞给他几块银元,就是为了他多关照丘大为。他拒接着不要,可是在丘有才的磨蹭下不得不收下一包牛肉干,丘有才才作罢。他理解丘有才的一片做父亲的苦心。他在49年春参加解放军时,他的老娘亲也是送给连长土特产,要连长屠彪多关照自己。

丘大为提醒道:“班长,你的快点把牛肉干吃了,捂在怀里热了,就变味儿了。”何顺远知道丘大为是一片好心:“知道了,俺把你送到宿舍就把这牛肉干吃了。”

曹仲春和其他两个兵也被接兵班长带着走向宿舍。曹仲春走在熙熙攘攘的新兵蛋子中,1米95的身高简直是鹤立鸡群。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一般士兵个子能长到160以上就已经是比较高的了,大部分士兵的个子都是在160到170左右,有的甚至还不到160。

曹仲春是个少言寡语的人,一直跟在后面,听着其他两个兵和接兵班长说着话,不时转动着眼睛看着从身边经过的兵。他是性格比较内向的人,沉郁执着,性子耿直,骨子里透着无尽的坚强。

曾学海和江苏兵张海成还有浙江兵吴桐跟在接兵班长万达明的后面,走向宿舍。张海成惊叹着:“部队里的营地就是大,这训练场地那么宽敞,怕是望不到尽头了,跟咱们的民兵训练场地比起来,那可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到了这里偶才知道自己是一条河里的小鱼,没见过大海。”

万达明笑着:“不算大了,整个团加上你们这些新同志到来,差不多有三千多号人了,才挤在这个不足十亩的小地方里,要是到了军部啊,那里的训练场地可是一个大,那架势就可以把你唬到。”

曾学海看着新营地,除了一种新鲜感外,其他方面并没有多大反应:“这训练场地,跟我在读的南京大学的足球场差不多大了。”

吴桐惊叹着:“到底是大学生,见多识广。以后嫩给偶讲讲大学里的故事,偶想听听嫩们大学生过得是爹国(什么)日子。”

万达明听得莫名其妙:“吴桐,咱们部队都讲北京话了,你就别操着你的一口家乡话了,咱们都听不懂,遇到首长会挨批的。”

吴桐操着江苏口音答道:“班长,偶晓得了,偶晓得了。”万达明无奈地摇着头,知道新兵蛋子一时半会是很难改掉家乡口音的。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