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十三

sipingtai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十三 殷梓郴自从由YDNXA政府军控制的地盘回来之后,就钻进房间内,闭门谢客,任谁都不见任都不理。无论是谁都无法见到他,这简直让本尼艾迪逊抓狂,本尼艾迪逊有很多事情要与其商量,见不到他的人,还怎么商量,笨呢艾迪逊知道,如果没有殷梓郴的话,他的那些手下,自己根本指使不动。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十三


殷梓郴自从由YDNXA政府军控制的地盘回来之后,就钻进房间内,闭门谢客,任谁都不见任都不理。无论是谁都无法见到他,这简直让本尼艾迪逊抓狂,本尼艾迪逊有很多事情要与其商量,见不到他的人,还怎么商量,笨呢艾迪逊知道,如果没有殷梓郴的话,他的那些手下,自己根本指使不动。但是没有这些人行动将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这也是让本尼艾迪逊抓狂的原因。其实殷梓郴此时,一直在考虑后面该怎么办。在他看来,那些对手,实在是出乎自己的预料。他就没有想到,这些人会这么难缠。尽管防了又防,算了又算,但是还是在对手的算计当中,行动每每都在对手制定的框架之中转悠,事事总是那么的不顺利,事事总是在对手划定的圈子里面左突右挡,面临的是无尽的凶险,面临的是摇无尽头的逃窜,不过总算逃了出来。但是如此狼狈的逃命,这让他感到很不是滋味。长此以往不被拖死,也会在不经意之间被干掉。关键是本尼艾迪逊这个家伙的指挥确实有问题,对于很多那在的东西缺乏内在的认知,对于Z国人没有一个有效的认知、办起事情来火急火燎的,甚至是不思后果的。这样很容易造成巨大的漏洞,也很容易给对手制造好的机会,那个约翰斯米尔克,由于于自己杰出的时间很长,也很了解自己的那种直觉的准确性,所以能够对自己言听计从,甚至把自己作为神来看待。而本尼艾迪逊却是不然,能够让他相信的只有证据。而证据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的,但凡要是只注重证据,那么自己死十回都不止了。现在自己必须想办法扭转目前的不利局面,不然的话,仅剩下的这点力量,早晚会毁于一旦,那样的话,自己赖以翻身的本钱将不复存在。而最终会被BY的那些政客大佬们所抛弃,这是自己的悲哀。现在必须想办法,扭转这种不利的局面。


此时的本尼艾迪逊,正在房间中暴怒的叫嚷着:“他妈的!这个殷梓郴简直太不是东西了,还有点上下之间的关系吗?目前的形势这么紧张,他可倒好,整个人都入定了。到底是邪教的头目之一,做事怎么就那么邪性呢?”


旁边的约翰斯米尔克无奈的摇了摇头劝道:“本尼艾迪逊先生,请稍安勿躁。其实我觉得殷梓郴先生此时闭门谢客,肯定有他充足的理由。其实这回,我们一路上披荆斩棘,经历了无数的风险,虽说仓皇点,但是安全的撤出。不是我不想贪功,而是根本就没有我什么功劳,这几乎都是殷梓郴先生的功劳,很多事情要不是他事先有反应,就我们这些人早就作古多时了。很多东西我们不如他,也没有他的那种感应。就说太阳谷险遭伏击,要不是他的感应和他的细致,恐怕现在我就不会站在这里与您聊天了。我们有的时候相信的是我们的科技成果,相信的是我们那些探测设备,更加相信亲眼看到的。总是对于殷梓郴先生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感应嗤之以鼻,但是他的这种感应事后证明都是正确的,在危急关头总是他的感应救了我们。原来我还真是看不起这些东方人,这也包括当时的伦德尔,但是后来我改变了这种看法。因为事实证明,这些人很多方面比你我要强上很多。其实我觉得您,不应该如此暴怒,既然是在一起共事,那就应该相互支持,我觉得殷梓郴先生此次闭门谢客,肯定有其理由,也肯定在思考下一步行动的进行计划呢。”


本尼艾迪逊听到这些稍微缓和了一些,他觉得约翰斯米尔克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从感情上说,自己很是不喜欢东方人那种神神秘秘的行为,更不喜欢殷梓郴这样的人的那种行事方式。其实本尼艾迪逊从骨子里面,就从来没有高看过东方人,更看不起Z国人。他总是觉得,殷梓郴这类的人,既然能为自身利益,出卖自己的国家和民族,那么这种人还有什么不能出卖的呢?所以他一直就没有将殷梓郴作为自己人看待,而是一直将殷梓郴当做一条被利用的狗。其实不光是他在这样想,那些政客何尝不是这样想呢。其实这也是西方人的价值观念的充分体现,任何事情都是被赋予了一定的价值。其实这没有错误,但是与其说你在利用别人,难道别人没有在利用你吗?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西方人都生活在表象当中的原因。这也是那些受西方教育,心属西方的很多精英们悲哀的地方。


本尼艾迪逊想,既然约翰斯米尔克说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再行说什么了,终归约翰斯米尔克在很多方面的经验,比自己要丰富得多,特别是战场经验。约翰斯米尔克看到的虽说不一定准确,但是还是说得过去的。所以本尼艾迪逊虽说心里还是愤怒异常,但是有碍于约翰斯米尔克的面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而这时的徐英杰和司马烁,也没有闲着。俩人一方面想办法充实现有力量,另一方面加强自己控制范围的安全防范,以防对手再次组织袭扰。因为俩人知道,虽说这次殷梓郴铩羽而归,力量损失极大,特别是他们网罗的反政府武装的损失更是空前。现在看似好像全部安静了下来,实际上这只不过是暂时的隐伏,这也是为了再次发动做着准备。由于自身力量的不足,而那些政府军又不堪大用。很多次近在咫尺的机会由于他们的不良行为,而以失败告终。当然了这也有自身的原因,就拿太阳谷的伏击来说,俩人就被殷梓郴给算计了。其实要是在多个心眼,那么殷梓郴也不会由此空子可钻,看来现在必须认真的考虑一下,看看下一步该怎么走,有什么更好的计策将殷梓郴之流干掉。


徐英杰看着部署图说:“看来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俩人,得蛰伏一段时间了。这次他们虽说总体损失较大,但是人员损失多数都是反政府武装,特别是在后面掩护他们撤退的反政府武装,而他们自身并没有遭到大的损失,人员也算齐整。至于装备损失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到了他们自己的控制区,马上就可以补充完毕,关键是这次他们被吓着了。随说次次风险都被他们躲过去了,但是这些不可能不在他们的心里造成影响。所以他们特别是殷梓郴,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以便让自己平静下来好再作打算。”


司马烁点点头说:“你分析的没错,不过我感觉现在殷梓郴的日子并不好过。跟他在一起的约翰斯米尔克,肯定相信他,更相信他的那种直觉。但是那个本尼艾迪逊就难说了,他相信的是证据,相信的是那些现代化的探测仪器,他相信的是先进的侦查手段。而据咱们的了解,本尼艾迪逊这个人,是一个自负,又武断的家伙,这个家伙向来看不起东方人,你觉得本尼艾迪逊能让殷梓郴踏踏实实的调整自己的心态。这也是殷梓郴等人的悲哀,也是他们的无奈。”


徐英杰笑着说:“你觉得殷梓郴这个老家伙,可能向本尼艾迪逊低头吗?现在他的手底下就剩那么几个人了,那可是他用于咸鱼翻身最后的希望了,他舍得就这样全部葬送掉了么?如果没有了他的那些个精锐手下,就凭他一个人?那他就什么都不是,谁还给他出钱出物资来供养他,那些西方人现实着呢,根本就不会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老家伙花钱的。殷梓郴他不傻,他不会孤注一掷的,他也会冒着翻脸的风险,来保护他现有的这点力量的,以便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司马烁笑呵呵的说道:“那看来得给本尼艾迪逊一点压力了,让这小子上蹿下跳的蹦跶,只有这小子蹦跶起来了,才有可能让殷梓郴处于混乱状态。最好是俩人能掐起来,这样才能让殷梓郴在不能冷静的情况下犯错误。”


这时一个手下进来报告说:“报告!处长来电!”


徐英杰司马烁相视一笑,然后徐英杰说道:“念!”


那个手下打开文件夹照本宣科的念到:“来电已收到,关于人员调配问题,家中现在也是拙荆见肘,实在无法再调人前去你处,希望你二人能自行解决。”


司马烁笑着问道:“完了?就这么几句话?”


那个手下说道:“完了!就这么点!”


徐英杰挥挥手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看着手下出门之后,司马烁无奈的苦笑着说:“这个老坏蛋,真不够意思。要两个人怎么这么费劲呀,这会该不是咱们的老巢空了吧?”


徐英杰摇摇头笑着说道:“不空才怪呢,我估计现在不光是空了。而且就算那些后勤人员,都忙的掰不开捏了。看来现在的局势,已经复杂的到一定程度了。算了,别找老坏蛋麻烦了,咱们想办法自己解决。”


司马烁点点头说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殷梓郴在房间里面一呆就是一个星期,这让本来已经很愤怒了的本尼艾迪逊,更加愤怒。原本他想闯进去将殷梓郴拖出来,看看这个老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但是还是被约翰斯米尔克拦住了,斯米尔克劝说到:“您大可不必动怒,何必呢,咱们现在正在合作期间,一旦闹翻了,对谁都不好。”


本尼艾迪逊愤怒的说道:“现在咱们先期制造的成果,正在一点点的丧失。由于我们行动的迟缓,现在很多反政府武装不是被消灭,就是作鸟兽散了。长此以往,我们还能用谁?还有谁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的计划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


约翰斯米尔克无奈的说:“我也知道现在急需要行动,也知道情况的紧急。但是我们也得尊重殷梓郴先生,我觉得殷梓郴先生并没有闲着,现在应该是在思考,并且在思考一个万全之策。说实话,对于咱们的那些狡猾东方对手,咱们了解的并不是很多,而这正是殷梓郴先生的强项。就说这回,一路上他们设置了那么多的圈套,最后都被殷梓郴先生识破了。如果要是轮到你我,我们是不是能够保证全身而退呢?是不是像现在这样损失极小呢?”


本尼艾迪逊一脸悻悻没有再说话,他知道约翰斯米尔克,已经被殷梓郴那种神秘的力量征服了。现在自己再怎么说,他都会站在殷梓郴的角度上说话。可是现在,时间不等人。大量的事情要做,而殷梓郴这样耗下去,情况会变的越来越糟。本尼艾迪逊恨恨的想,妈的约翰斯米尔克,这么多的先进探测侦查设备你不相信,你他娘的信什么不好,却偏要相信了这些装神弄鬼的事情呢!现在可倒好,都拿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其实殷梓郴现在正如约翰斯米尔克所说的一样,他并没有闲着。他的思维在高速运转着,它在考虑今后如何才能保存自身实力。虽说一个星期都没有出屋了,但是本尼艾迪逊的种种行为他还是知道的很清楚的。这实际上干扰了他的思考,也难以让他彻底平静下来。事情乱,还捎带着脑筋乱,再加上人为的捣乱,这实际上在让整个事态无序的在进行,这样下去,最终失败的将是自己。这些让他感到非常的愤怒,他甚至想,干脆掉头带着自己的一干人马一走了之,但是赖以东山再起的资金在别人手里攥着呢。自己一旦脱离,那么自己这一行人就什么都不是了。也没有人会为了一群,什么都不是的人出钱费力了,这些让他两难。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位置,也知道自己所应该承担的一切。


而此时的徐英杰司马烁俩人,正站在桌子边上,看着桌子上的那份地图。徐英杰指着地图说:“现在的态势是,中ZW、西ZW直至北SMDL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而JLMD我们只有一半的地盘,那里是最为不稳定的地区,也是一个相对孤立的地区。现在整个ZW海,几乎都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加之这一带岛屿礁岩众多,大面积的红树林成了天然的庇护所。一旦在这里对手形成了局部优势,对于我们可不是好事。”


司马烁点点头说道:“确实是这样的,一旦这些家伙将至以地区连成片,那么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个灾难。整个形势弄不好就会发生逆转,到时候我们赖以防御的天然屏障,就会在无形中消失。同时也限制了我们的战略空间,那样我们也会变得艰难起来。”


徐英杰点点头说道:“不过暂时还不会有什么问题,敌我双方大部队的碰撞,暂时是不会发生的,双方都在有意克制。但是反政府武装与政府军之间就是个问题了,双方你争我夺,最终必然要有个结果。也就是说,本尼艾迪逊殷梓郴和我们之间,必然要有个结果。所以我觉得,这些家伙,现在的眼睛应该还是盯着咱们控制区中的反政府游击队。只有这些人的壮大,只有这些家伙频繁动作,才有可能使得这边混乱,他们才有机会从中渔利。”


司马烁苦笑着说道:“是啊!全面的对抗谁都不好下决心,也不敢轻易下次决心。而支持正方打反方的事情,却又是限制颇多,这既是咱们的为难之处,也是对手别扭的地方。咱们应该想个办法,尽快结束这种局面。说实话,我都厌烦了这种拉锯式的事态了。”


徐英杰微笑着说道:“其实这事解决起来并不是很难,关键得做出敢于冒大险的心理准备。”


司马烁惨淡的一乐到:“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兵行险棋,胜则一俊遮百丑,败则一亡具亡。那样一来,恐怕很多责任非你我能够担当的。一旦引发连锁反应,恐怕丢失的不仅仅是一城一地了,恐怕整个MLG海峡的控制权会瞬间旁落。同时也会殃及到其他地点,那样一来,本来已经被完全打破的半月形包围圈,又会再次形成。”


徐英杰淡淡的一笑说:“这就是一直不能下决心的原因,兵行险棋现在看起来很是凶险,一旦失败后果难以计数。这也不是什么一俊百丑的事情了,而是遗臭万年的问题了。”


司马烁摇摇头说道:“也就是咱俩这种傻东西愿意这样蹦跶,看看那些大佬们,此时指不定正悠哉游哉的玩着什么游戏呢,依我看要想结束目前的这种不利状况,就得下决心冒一次风险。”


徐英杰看着地图说道:“很难下决心呀!关键是我们人手太少,特别是使着顺手的人手太过缺乏,调配不过来。要是能够调配的过来,风险将会减少很多。”


司马烁摇摇头说:“是呀!哪里去找那么多的人手呢,老坏蛋那里没有人手指派给咱们,现行驻扎的部队里面,我们调配不动。指望着那些YDNXY国政府军?恐怕很难让咱们满意。”


徐英杰无奈的笑着说:“算了!看来目前的这种状况,大计划是很难实施了。既然没有办法继续大计划的实施,那么咱们还是回到小打小闹上来吧。其实呢,小玩着也满不错的。反正咱们有的是时间,那就兜圈子玩吧。”


听到这些的司马烁现在只剩下苦笑了,他知道这样一来,时间将无限的拉长,看来自己和徐英杰是被焊在这里了。就目前的局势来看,也只能是这样了。人不凑手,任谁也不可能有办法。因为战场不光这一处,还有其他地点需要下力量平息。中间跟着凑热闹的混蛋,更是不在少数。现在整个世界都乱了,这就是所谓大国博弈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