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正传 第五部:朝闻道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是你?!

mamimima 收藏 5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是你?! 抱着捉奸的怒火,卫富贵踹开门,就冲进周斌的屋里。 果然两人就在屋子里,但是让卫富贵奇怪的是,周斌和江蕊两人衣着整洁地隔着方桌坐着。 似乎正在谈话。 见卫富贵鲁莽地冲进来,不免惊诧莫名。 卫富贵一冲进来,见此状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是你?!



抱着捉奸的怒火,卫富贵踹开门,就冲进周斌的屋里。

果然两人就在屋子里,但是让卫富贵奇怪的是,周斌和江蕊两人衣着整洁地隔着方桌坐着。

似乎正在谈话。

见卫富贵鲁莽地冲进来,不免惊诧莫名。


卫富贵一冲进来,见此状况,就立刻知道刚才昏了头,自己太过莽撞了。但是局面已经骑虎难下了,卫富贵心思急转,立刻一幅恶人先告状的模样,猛地板起脸来训斥两人——“夜已经这么深了,两位还这么有雅兴?如今营里什么事情需要瞒着我这个司令官,私下说呀?”


屋里的周斌和江蕊,都是卫富贵曾经和现在贴己的知己,那个不熟知卫富贵的秉性,见卫富贵如此野蛮地冲进来,进门脸上那副德行,就大致知道卫富贵心中龌龊地想法,虽然之后马上就听到卫富贵见机行事的强辩,都不免又气又恼又好笑。


江蕊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冲周斌点了下头,当着卫富贵的面说道“这个事情,我隔天再跟你好好谈谈,希望你想清楚。”

说着转过头来,看也不看卫富贵,径直就走到屋门口。忽然装作想起什么的模样,停下脚步,扭头敌意万分地冲卫富贵说道“卫司令,我和周参谋长在谈我们俩之间的私事。军规里好像没有讲,这男女间的私事也要一件不拉地跟司令您汇报的!是不!”


江蕊故意将‘我两之间的私事’‘男女间的私事’说的如此之重,让屋里的众人都将江蕊讽刺卫富贵之意听的真切。

饶是卫富贵脸皮巨厚,也不由尴尬万分。

江蕊丢下这话,转身就出了门。卫富贵和周斌大眼瞪小眼,彼此也不知需要说些啥。

半天,卫富贵只得扔下一句“参谋长休息吧”,随即落荒而逃。

…….


第二天一早,卫富贵早早起床,拿着大刀在院子里乱劈一阵,发泄昨天捉奸失败,大丢脸面的怒火。黑子知道昨晚因自己的线报,卫老大捅了篓子,一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避风头去了。


这么多年来,卫富贵养成每天起床,尽可能练习一趟刀法的习惯。但是今天,卫富贵手里这刀,因为心头思虑过多,劈的毫无章法。

折腾了近一个钟,这才罢手。卫富贵走到屋边墙下侍卫早早打好的洗脸水,梳洗起来。正弄着,就听门外有警卫报告。

执勤的侍卫官进院来报告,稹军九十八师尹师长有重要机密事务要找卫司令汇报。

卫富贵心说会议要下午才开始进行,这尹师长也太准时了点。点了点就让警卫将尹师长请了进来。


不一会,一身戎装,风尘仆仆地尹师长跟着侍卫官进到客厅里。一个侍卫正把卫富贵的早点端来放在方桌上。卫富贵意见尹师长进来,忙招呼到,“尹师长这么早赶来,没吃早饭吧?正好,咱们一起用。”尹师长正要推辞,卫富贵一摆手“咱们都是汉子,不搞那些需头八脑的东西,饿了就吃。”

尹师长不由一愣,随后呵呵笑着应承下来。一个侍卫忙从盛粥的大瓷碗里,给尹师长舀了一碗白粥。递到卫富贵对面的椅子前。尹师长也不客气,摘下帽子放到一边,一屁股坐下,从篮子里拿起个馒头,就着咸菜喝起粥来。


两人稀里哗啦吃了一阵,没一会就将这顿早餐消灭了干净。

当侍卫开始收拾碗筷,两人开始喝着刚泡好的菊花茶,尹师长歪着身子,靠向卫富贵方向,沉声说道,“司令,有件要紧的事情,要跟你汇报。”说罢瞅了一眼旁边正收拾碗筷的侍卫和门口的侍卫官。

卫富贵冲门口的侍卫官点了点头。侍卫官一声令下,屋里的侍卫忙匆匆拿起碗筷退出了屋去。

随即侍卫官在屋外小心地将门带了上来。

尹师长站了起来,走到门口,顺着门缝,小心地向外看了一眼。

确定屋外没人,这才转过身来,脸色一下阴沉了起来。


看着尹师长面色变化,卫富贵本能感觉不妙,还没等有反应,就见尹师长一下从腰间掏出了短枪,对准了卫富贵。






“是你?!”卫富贵又惊又怒!





“姓卫的,你没想到会落在我手里吧?”


见尹师长没有立下杀手,卫富贵一下就稳住了心神“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卖命。周围都是我的侍卫,枪一响,你也别想跑。”


“哈哈哈哈!”尹师长走到卫富贵面前,仰头大笑起来“卫司令,你是不是想岔了!你当我是日本人的奸细?我还没有那么下作!”


“那你这是……”卫富贵更加疑惑了。


“姓卫的,你似乎忘了,当年你率军偷袭进占我稹省,干的那些龌龊事情了!”


卫富贵一下就想起,当年自己带领独立团参加八蜀自治战役,被友军出卖,落入敌后,最后卫富贵和老田联手,数百里奔袭稹省,连抄稹军将领家族产业十数家的那段历史。


“你是?”卫富贵有些疑惑,又有些所悟


“当年你纵兵劫掠我家族的庄子,随后还没有完,临走时,一把火将我家祠堂烧了个一干二净。我的爷爷当即气死,我父亲也在半年后抑郁生疾,不治而亡。我曾发誓,杀父之仇,血亲之恨,今世不杀你卫富贵,誓不为人。可惜的是,卫司令你当年狗屎运强劲,当年我特地要求领军偷袭你们省城,决心一雪以上之耻辱。没想到,还是你……”尹师长激动地说道最后,不由浑身微微颤抖,不由得微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沉浸在当年那段不堪的历史中。


卫富贵并没有趁机下手反击,反而也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屋子里一下静极了。

半天,尹师长终于猛地睁开了眼,满是杀意地对卫富贵说道“自从那次攻打你们八蜀省城失手后,我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报仇雪恨了。没想到呀没想到。老天爷可怜我,让我有生之年,能再给我此机会。自从知道被分在在你手下做事,我几乎每天都在想今天这个场景,一遍一遍的,我强迫他停下来都做不到。今天我要是再不做,我觉得我都快要发疯了。”


听尹师长说到这里,卫富贵忽然笑了,让尹师长不由一愣“你笑什么?”

“我在笑我自己!我回国时,当着百多将军的面说,自己回来是抗日的。之前在内战中的恩恩怨怨都要先放下。看来是我一厢情愿了。卫某从一个小兵到军阀一方,运气向来很好,往往只有我来算计人,极少人家算计我。因此我的仇家大都是被我算计的人。我之前占了大便宜。如今想当然地说放下往昔的恩怨。我占了大便宜,当然可以放下了,但被我算计的人,那能就能那么干脆地放的下呢?”

卫富贵猛地站了起来,向尹师长逼前一步,引地尹师长跟着紧张地退了一步。“如果不解开你心头的疙瘩,你还有什么心思跟日本人打仗?今天你不对我动手,迟早也会对我动手。既然如此,择日不如撞日,我两今天就来个了结吧。希望你能报得此仇后,能全心与抗日战场上,与日寇一战。来吧”卫富贵说着,一把扯开衣襟,露出胸膛。


尹师长神色一下复杂起来。


“快点动手,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下次你再没有这种机会了!”


尹师长盯着面前的卫富贵半天,终于下定决心,一搂扳机



“砰”一声枪响,随即门口警卫立即就反应过来,碰地踹开大门冲了进来。



就见尹师长拿着短枪对着卫司令,众警卫不由掏出枪来对着尹师长,不断大喊,要姓尹的放下武器。


随即旁边一个冷静地声音传来


“尹师长要送枪给我,不小心走了火。没有什么事情。都出去。”

说话的是毫发无损的卫富贵。

陆续冲进来的警卫们,心怀疑虑地看着两人,谁都看得出来这不是什么送枪,但是在卫富贵的强令下,警卫们不情愿地退了出来。


卫富贵见警卫们退了出去,这才走到尹师长跟前,轻轻一拍尹师长的肩膀“你这次放弃杀我,你不后悔?下次,你可能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尹师长满脸地汗水,苦笑着摇了摇头“父亲和爷爷都是明事理的人,国仇家恨,孰轻孰重,大家心里都会有正确地计较。相信他们泉下有知,也理解我这一枪的苦衷。”


两个仇人再次沉默下来,好一会儿,尹师长将枪放在桌上,捡起自己的帽子,转身就出了门


“你的枪!’


“司令,你不是说要我送你枪么!”......


会议前的这次未遂刺杀,让卫富贵心情极为沉重,倒不是因为自己遇刺沉重,而是为了自己曾经所做之事而沉重;而是因为自己的队伍就是由这样一群彼此昔日仇恨交加的人们来组成的而沉重。

尹师长明事理,但是每个被不可泯灭地血仇蒙住心神的人,都能跟尹师长一样能痛苦地放下往昔的仇怨么?——卫富贵第一次,在事实面前动摇了!


……






下午,会议准时在司令部召开。

会议一开始,江处长等机要处的人,就将[甲字一号作战计划]书发给了所有参会的将领,

“各位,我们之前制定的共工计划里,有个巨大的罩门,就是在秋冬旱季,随着河流水位下降,甚至河流冰冻,使得我们破堤放水的效果大打折扣。之前,不少人通过一些管道,知道我在和日本人私下接触,这个我都给委员长汇报过,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为了借机拖延时间,好渡过去年秋冬季的不利情况。但是今年的秋冬旱季,就有些麻烦,日本人已经知道了我们共工计划里的这个大漏洞,因此,今年我们豫东防区有可能会遇到大麻烦。”


听到卫富贵说道这里,众位将领不由彼此嘀咕起来。

卫富贵伸手让众人安静下来“如今局势,日军商丘的乌龟壳阵暂时不往我们防线推进了,但是我们现有兵力也攻不进去。而且今天秋冬,一旦主要河流水位降到危险地步, 日军很可能会从各地调动人马,对我防区进行致命一击。因此,我和参谋长经过反复商议,必须在其他地区大股日军调到我们面前之前,采取主动的行动,掌握战役主动权,以渡过今年危险的旱季。最佳的方法就是想办法将面前我们一战区的这个老冤家——厕边师团引出他们的乌龟阵,予以歼灭,从而彻底将商丘日伪军的部署打烂。等他们重新完成部署,就要再等一年.这样我们豫东防区,也能有多一年的缓冲。所以,我们制定了这个[甲字一号作战计划]来实现以上战役目的。其实内容很简单,设置诱饵,引诱日军厕边师团脱离其防线及控制区,进入我军设伏地域,我们对其予以歼灭之。前几天给各师的重新部署驻防地域的命令,就是为了实现这个战役目的的部队调动。”


“司令!什么诱饵能有这么大吸引,能让日本人冒进?”书同在底下问到


卫富贵呵呵一笑“各位知道几个月前日本人发动了一次对我的暗杀,看来商丘的日本人喜欢玩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游戏。如今,我就成全他们”卫富贵指了指自己“诱饵就是我,或者更诱惑些,就是咱们集团军司令部。”

“轰~~~”底下一下震动了,将领各种表情的都出来了。不少反对的声音一下就起来了。

卫富贵也不理众人的喧哗,暗自想到——村边冶胜,你不要让我失望!你搞出暗杀这招,想必跟我一样热衷这种不花力气的胜利。给你这么大诱惑,你能不做?!


日本人,真的不要让我失望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