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谁写的暗黑啊,好牛

5788433 收藏 14 1335
导读:第一章:邪恶洞窟的危机!!! (1) 清晨,萝格营地帐篷里的七位英雄被阿卡拉尖锐的嗓子吵醒——“都给我起来!!!雇你们不是来白吃白住的,今儿星期一啦,该到邪恶洞窟收保护费啦!” 亚马逊懒洋洋地答道:“派个代表去行不?” 阿卡拉曰:“只要收上来钱就行。” 亚马逊道“那就表决吧。” 众人连手带脚都算过后,队长圣骑士担起了重任。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长得帅也是错吗?”队长草草吃过

第一章:邪恶洞窟的危机!!!


(1)


清晨,萝格营地帐篷里的七位英雄被阿卡拉尖锐的嗓子吵醒——“都给我起来!!!雇你们不是来白吃白住的,今儿星期一啦,该到邪恶洞窟收保护费啦!”


亚马逊懒洋洋地答道:“派个代表去行不?”


阿卡拉曰:“只要收上来钱就行。”


亚马逊道“那就表决吧。”


众人连手带脚都算过后,队长圣骑士担起了重任。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长得帅也是错吗?”队长草草吃过早餐,在郁闷中踏上征途。


途遇一位小骷髅,圣骑士问:“敢问小施主,邪恶洞窟怎么走?”


骷髅拔刀道:“各种卡……快主动啊~~”


圣骑士挥剑怒斩之,从地上捡起2个硬币,叹道:“靠,比我还穷呢……”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一个状似贼巢的含蓄建筑,上书四个狂草大字——


“鞋饿冻哭”


“就是这儿了,mmd,该我发泄发泄了……”回想起刚才在鲜血荒地还被防疫站的刺猬扎了两针,圣骑士的肝就着了火。


他大吼一声“哎呀我的妈丫!”便一跟头翻进洞里。


“有楼梯也不提个醒……”圣骑士看到许多小鸟绕着他的脑袋一遍唱歌一边飞……




(第一章 邪恶洞窟的危机2)




(2)


邪恶洞窟中——




小妖:“报,有陌生人闯入,样貌愚蠢,绝非善类!”


尸体发火(现任邪恶洞窟窟长):“他不知道我冰冷强化么?”


小妖:“想是不知,否则量他也不敢来找崩!”


尸体发火:“带他来认识认识我。”


看到圣骑士,尸体发火感到由衷的欣慰——居然有人长得比自己还砢碜。


“你是新来的吧?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尸体发火问。


“这不邪恶洞窟么?我是受阿卡拉委托来收保护费的~~”圣骑士的诚实被尸体发火理解为一种大无畏的幽默感。


“这么说你是阿卡拉请来的高手喽。”


“噎死。”


僵尸王想:“看来阿卡拉那个婊子玩儿真的了……不就把她的菜窖占了么,月月来收租,跟催命似的。不过自打我加入了大波罗邪教,就没交过费了,居然请高手来讨债……”


沉沦巫师道:“老大,这厮如何处理?”


尸体发火道:“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我要试试这个入侵者的斤两~~”


圣骑士心中一阵窃喜,道:“本人净重150斤,穿甲后大于200斤,除了那几个穿毛大衣的,好像没几个人能重过我~~”


尸体发火道:“我欣赏你的风趣,试过之后你可就笑不出了,哪位沉沦魔自告奋勇出战?胜者奖励碎裂的黄宝石一枚!”


“我想试试。”一个小妖出列,一手擎火把,一手持片刀,哇哇怪叫着冲向入侵者。


剑光闪过,军营中的地狱式训练显出威力,沉沦魔被瞬间腰斩。


在圣骑士的狂笑声中,已死去的小妖却没事一般拍拍屁股爬了起来,圣骑士的笑声走了调。


冷汗湿透了全身,经过圣骑士无数次的斩杀和鞭尸,小妖都能完好如初地复活。


山穷水尽了,圣骑士只好使出必杀技,喝道:“你看过央视版《笑傲江湖》么?”

“……”沉沦魔愕然,看表情仿佛陷入某种痛苦的回忆,突然七窍流血而死,再也没起来。一旁负责复活它的沉沦巫师早已口吐白沫,妖事不醒。



(第一章 邪恶洞窟的危机3)


2006-04-06 12:06:38


大中小


(3)


尸体发火这回真的火了:“谁能把这厮拿下,奖励裂开的黄宝石一枚!”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只巨大野兽走了出来,喝道:“不要小看英雄!俺来修理他!”


圣骑士一开始就有点惧怕穿毛大衣的家伙,没想到是祸躲不过。


尸体发火道:“这位是本窟2005年摔跤冠军,如果你能将他打败,我就放了你!”


圣骑士咽了口唾沫,说:“可以动刀不?”


尸体发火说:“NO!”


圣骑士的心拔凉拔凉的……




“有酒么?”圣骑士问。他记得有一次自己喝醉了,将路边一只瘸腿狗打成了半瘫,他想重新找回那种感觉。


“给他酒。”尸体发火听说过中国有种叫做“醉八仙”的拳法,杀人于俯仰之间,甚是霸道,便以为今日可以得见神技。要是他也知道“酒壮熊人胆”的谚语,想必会更理解圣骑士的一番苦心。

喝了1公升“萝格老窖”,圣骑士果然像换了个人似的,全身散发出逼人的酒气,踩着八仙步,指着那只巨大野兽喝道:“你,你,还有你,你们仨一起上吧!”



(第一章 邪恶洞窟的危机4)


2006-04-06 13:29:54


大中小


(4)


圣骑士的醉拳连唯一的作用(吓唬人)也没起。享受了38个鞭腿、25个过肩摔和16个麻花大坐之后,圣骑士的头盔和护胸甲耐久度告罄,连保护双肾的腰带也出现了可怕的裂痕——圣骑士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如此深爱着恰西。肚子里的酒掺和着早上吃的几个变质的饺子吐了巨大野兽一身。尸体发火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生死关头圣骑士冲着对手大喊道:“慢着,我有话说……”


巨大野兽一愣,曰:“有屁快放!”


“你看过央视版的《笑傲江湖》么?”圣骑士满怀期待地问。


巨大野兽说:“看过丫。咋啦?”


圣骑士大惊失色:“那……那那……你看过央视版《射雕》么?”


“看过丫!少废话!”巨大野兽的耐心很有限。


“那你……那你看过《情深深雨朦朦》吗?”圣骑士绝望地问。


“看过,看过好几遍呢!一集不落!我还看过《四驱兄弟》哩!你丫还打不了?”


圣骑士暗想:“这厮已到了百毒不侵的境界,今天我小命休矣……我若用刀,属于犯规,敌人必群起而攻之,没武器我又打不过……对了他们可没说不准用盾牌……”


圣骑士觉得自己的智商随着年岁的增长呈几何级数上升。


圣骑士从背上取下盾牌,擎在手里,道:“你看这上写的啥!”


巨大野兽虽然不识字,但还是靠到近前仔细观察盾牌的表面。圣骑士趁机抡起盾牌向他的大脸砸去。


#◎%¥◎#%¥#……%%¥……%¥%#¥%◎×……


摔跤冠军在晕倒前还孜孜不倦地问:“那……那到底是写的啥丫?……”


圣骑士无奈的告诉他:“我也想知道,由于我是文盲,这个至今是个谜……”


巨大野兽彻底告别了神智。

尸体发火傻了眼,手里那个裂开的黄宝石“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第一章 邪恶洞窟的危机5)


2006-04-06 13:36:33


大中小


(5)


尸体发火终于按捺不住。“不亲自出马他以为我傻……”


众小妖拥上来劝道:“老大息怒啊,您一出手,天地为之色变,洞穴为之坍塌,你——(指向圣骑士)还不自残!”


圣骑士鼻子差点气歪:“有没有搞错,好歹我目前还保持着全胜记录,让我自残?脑瓜有包哇!不服过来骨碌!”


“老大,没唬住……”小妖们无辜地望向主子。


“靠!”尸体发火斥道,“一群废物,就你们这演技,一辈子也别想当大腕儿!这年头偶像派靠不住,还得我这实力派的……闪开!”


众妖闪出一块空地,将他和圣骑士围在大圈内。


“老大——加油——老大——加油——”从呼声就可听出是谁的主场。


圣骑士脱光了膀子,杀气(傻气?)冲天,手中握紧了盾牌。


“我冰冷强化呦!”尸体发火提醒对手。


圣骑士笑道:“你他妈唬弄傻小子呐,你会冰冷强化就叫尸体发冰了,为啥叫尸体发火丫?”


尸体发火急了:“碰上脑瓜一根筋的没治了(于冒泡胆子最小,他也没叫于懦夫哇)……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尸体发了火,后果多严重!”




多年以后,每次回想起那场决斗,圣骑士仍然心有余悸。


在向别人描述时,他会说自己如何闪避和格挡尸体发火快似闪电的进攻,又是如何以天才的战术和盖世的武功将其拿下。而事实上并非如此。他经常在梦中重现那段百思不得其解的记忆——


由于在对付沉沦魔和巨大野兽的战斗中已经牺牲了太多体力,我们的主人公打算以逸待劳,后发制人。


尸体发火出招了!!!


他双臂向前平伸,异常迟缓地走向圣骑士。圣骑士以为他要在战斗之前与自己拥抱,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前去拥抱了僵尸王,并习惯性地拍打他的后背。(圣骑士在军队服役时,经常与战友拥抱,由于都穿着重甲,用多大力气也伤不着对方,为了表示鼓励,还要互相敲打对方的后背。)可惜尸体发火接受不了这个,在圣骑士的大力拥抱下,他的脊椎骨就断了,再经几下闷敲,他的肋骨至少震折了十二根儿。


等拥抱结束,圣骑士退后两步打算开战,僵尸王已经如一堆烂泥倒在地上。


“老大!——老大!——”众妖慌了神儿。


“一切发生的太……太快啦……”邪恶洞窟窟长说完这句话就咽了气。享年250岁。冰冷强化向四周扩出美丽的冰环,冻住了所有的小妖。


圣骑士睁大了双眼,自语道:“这是个梦!……一定是个梦!……千万别他妈醒啊……”

(第一章 完)



第二章 剿灭血乌鸦

(1)


圣骑士把众妖超度了,便将其所有的财宝收拾到一个小箱中,埋到一个拐角处,怕下次来了找不到,又在那里的墙上刻下“此处有个宝箱”六个字,这才放心地走了。

出了邪恶洞窟,路过一个岔道,见一个漂亮姑娘手执弓箭站在那里,刚要过去打个招呼,竟已被她发现,二话不说,嗖的就是一箭!这一箭从圣骑士两腿之间飞过,差点伤了要害。

“只是有个想法,又没真耍流氓,至于吗……”圣骑士吓得尿了一裤子。

“对……对不起,”姑娘道,“没看清楚……以为你是妖怪……”

“我有那么丑么!%¥※%◎#¥◎#~~”圣骑士感觉嗷嗷不爽,拔腿就要进岔道口。

“对不起,您不能进!”姑娘拦住道。

“干嘛?收养路费啊?”圣骑士怨气未消。

“前方就是冰冷之原了,已经成了萝格营地的叛徒血乌鸦的势力范围,流氓歹徒强盗遍地都是,许多商队有去无回。”

“是吗?”圣骑士道,“我才不信,不过今儿也累了,等大爷哪天心情好,再去把那什么血乌贼平了!”

“是血乌鸦……死在她箭下的高手不计其数……即使是钢盔铁甲也会在她的火焰之箭下融化……而且血乌鸦……”

“丫屁丫,我说她是贼!还丫……”圣骑士一边往回走一边唠叨,心里却想:幸亏这丫头提醒,不然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傍晚回到营地,圣骑士把一块碎裂的黄宝石往阿卡拉手上一放,说:“ok,搞定!”

阿卡拉惊道:“挺快呀,看不出来,你还真有点本事。以后那里的保护费就你收了!”作为奖励,阿卡拉送给他一枚狗尾巴草编的戒指。

“No problem!”圣骑士得意洋洋回去换裤子了。

其他同伴对这个人能活着回来很是费解,每个人都走过来摸摸他的头,怕是已死去的冤魂溜达回来了.



(2)


晚上,圣骑士问卡夏:“你认识血乌鸦不?”


卡夏的脸刷的一下白了:“不……不……别跟我提那个恶魔……”


圣骑士暗想:“看起来你是欠人家很多钱呐……”


卡夏道:“一言难尽啊……”


提起血乌鸦,卡夏显得很失态。


“她是我心里永远的痛。”卡夏这样说。


“说说,说说!”圣骑士好奇心大发。这时吃饱喝足的其他同伴也围了上来。


卡夏环望了一下四周迫切的目光,说:“我想出书的,现在说出来就没有悬念了……”


#%☆#★×※×★◎#¥★☆……


“别施暴啊~~我说……”在众人拳打脚踢的哀求下,她终于决定道出事情的始末。


“——那一年夏天,我办的萝格青春美少女魅力四射培训班正式招收学员,广告贴出去没多久,就有大批花季少女投到门下。没有钱交学费的就到阿卡拉那里打工——你知道,那时阿卡拉的目盲之眼娱乐中心就很有名,许多商队和冒险团中的男性到了这里都会捐光所有的钱才肯走。我的培训班分火箭班和冰箭班,其中火箭班最优秀的学生就是血乌鸦。她的弓箭天分和领悟能力使她很快成为班里的佼佼者,凌驾于所有学生之上。我当时认为这是好事,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危机,直到她的箭术已经超过了我。有一天她提出要当培训班的教员,经过简单的测试,(那次她把我射了个半熟,)我只好同意,并付给她工钱。从此她不用再到阿卡拉娱乐中心去打工,对于这件事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阿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她联合了赌场的基德教训了她一下。一夜之间,她在基德那里输了个倾家荡产。本以为她会收敛一些,老老实实回到娱乐城,没想到她一怒之下射倒了基德,烧了她的赌场,扬长而去。事实上基德自那以后就毁容了。在街头泼硫酸的犯罪分子猖獗的日子里,他可以大摇大摆地在街上闲逛,不会受到任何打扰,因为每当犯罪分子看见他,就知道这位是已经泼过了的。现在他脸上贴了人皮面具,要不他老婆不跟他睡觉。对了,我说到哪儿了?……那个血乌鸦后来加入了大波罗邪教,占领了冰冷之原,总部设在修女埋骨之所,招募了许多饥饿死者和骷髅为其效力,甚至还有些黑暗猎人和巨大野兽也任其差遣。在力量决定一切的世界观的支配下,她丧心病狂地对萝格营地展开报复,对昔日的恩人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




“截止到目前迫害了几个了?”亚马逊问。


“这个……”卡夏仰天叹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难者,我们也不敢出去丫,出去肯定被喀嚓!不然雇你们干啥丫。所以你们的下一个任务就是——剿灭血乌鸦!”

卡夏定睛再看,刚才的听众竟走得一干二净,无影无踪。



(3)


思想动员工作显然是卡夏的长项。在英雄们的寝室里,她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展开了攻势。




“小姐,”她对亚马逊说,“一看就知道你是个神箭手,只要你肯去,那个血乌鸦肯定over了!”


亚马逊说:“别忽悠我了,让我去?赢了说我欺负同行,一旦输了,传出去我还怎么在社会上混了。”


“……”


“大哥,”卡夏又找上了死灵,“你那致命的骨矛和强大的亡灵大军威震四方,那骚婊子见了你肯定吓尿裤子!”


死灵道:“修女埋骨之所有好多僵尸和骷髅,我一看到他们就打心眼儿里喜欢,你让我怎么下得去手?我的骷髅兵在两军阵前谈上恋爱,我不就哏儿屁了么……”


“……”


“妹子,”卡夏给刺客倒了杯咖啡,“你是名动天下的杀手,别说用陷阱,就是光用武功也宰她个老实!你去最保了!”


“我从不免费杀人。”刺客冷冷地说。


“我可以付钱,你要多少?”


“2500000”


“……”


“队长,”卡夏知道圣骑士好说话,“你单刀赴会扫平邪恶洞窟的事迹已经传遍了全世界,咱们营地还缺个军事防御指挥官,我看你是最佳人选……”


“别跟我扯犊子了,”圣骑士道,“我肾虚,刚才连续尿好几泡了,别老捡一个柿子捏丫……”


“……”


“姑娘,”卡夏又来到女巫跟前,“研究啥呢?”


“冰弹。”


“正好!那个血乌鸦最怕冰,用你的冰弹夸擦一砸,她就没戏了,克星啊~~”


“还没研究明白呢……”


“……”


“壮士,”卡夏用羡慕的目光打量着野蛮人的肌肉,“有对象没呢?”


“嘿嘿,没有,处一个黄一个,都说俺缺心眼。”


“别听他们的,这么棒的小伙哪会打光棍儿!我的培训班里有的是漂亮姑娘,只要你帮我解决了血乌鸦,三千佳丽任你挑!”


“俺不干,俺娘说不让俺找‘小姐’,不是正经人家,俺是不会考虑滴。”


“……”


“大兄弟,”卡夏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德鲁伊身上,“咱最近伙食也不太好,看你那几匹狼瘦的,那个埋骨之所啊,遍地的肉和骨头,你的宠物也该过个年了……”


“是吗?”德鲁伊怦然心动,“太好了,我去!谢谢啊~~”

“……(终于有个傻×上套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