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二十 大部队到达(4)

淡淡一生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一条用几根钢丝绳拉扯,上面铺上木板没有扶手的桥,在驻地的山坡与即将开工的隧道间,横跨在河道上。不到一百米的长度,即便上面没有人,桥也在顺河道横行的风中不停晃动。

桥刚架好,孙毅飞站到桥上,双脚来回用力晃动,试验桥的力度。

邢志武和李中海,站在即将开凿隧道的山坡上。邢志武顺手掘了一根灌木枝,在手里使劲折断,感慨地说:“又要闻到山洞的味道了!”

孙毅飞走过来问:“怎么?隧道的味道还有什么特殊吗?”

邢志武把手里折断的灌木枝,使劲扔在地上,一股跃跃欲试的样子,得意自豪地对孙毅飞说:“这你不知道了吧?这是一种精神的味道,和大山较量的味道。当你征服它的时候,比喝醉了都痛快!”

孙毅飞看着大山,尽管邢志武的话里,多少有些小瞧人的味道,但他并不在意,仍然默默品味邢志武挑战大山的激情。

团长来了,在邢志武和孙毅飞的陪同下视察连队,连伙房和猪圈都转了转。

看了整洁的营区,团长说:“不错!我相信我们的战士是好样的!我们的部队是好样的!这么短的时间,这样的条件,你们不仅站住了脚,还把这里搞得有模有样。我为你们骄傲啊!不愧是第一连!我这个团长总吃现成的,和你们比,都觉得矮了一截。”

团长的话,说得邢志武心里美滋滋的。虽不敢过分张扬表露出来,眼睛却在放光,脸上的褶皱,被膨胀在体内的兴奋扯平。说:“团长,怎么能这么说?你那是工作需要!要是都让团领导亲自打前站,还要我们这些兵干什么?”团长的赞誉,也在促使他重新认识新搭档。邢志武说完,情不自禁看了看孙毅飞。

团长继续说:“也许,没有人会对我们在这里扎下根感兴趣,也不会知道有多苦多难。只要我们自己无愧于军人称号,无愧铁道兵这支英雄部队,就足够了。”

“至于后人如何看我们今天,那是他们的事,让历史去说明一切吧!”

“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咱们先遣队进山遇到的困难,连军委都知道了。为了支援我们在这里扎根,总后勤部把我们列为特供对象,按战时标准供应。”

邢志武立刻兴奋的问:“是嘛?那可太好啦!都给些什么?有酒没有?”

团长“哈哈”笑了,说:“怎么?馋了?现在还不知道,听说是一些耐储存食品,什么猪肉鸡蛋罐头、压缩饼干一类的,还有奶粉,可就是没有酒!别想得太美啦!那些都是应急用的,不是天天都能保证的。”

邢志武不好意思的笑笑,挠着头说:“团长,说句不该说的,我是担心真能分到我们这的,恐怕也没什么了!好不容易才有这次特供机会,后勤还不扣下?咳!我也是胡猜的!权当我瞎说!”

团长看了看邢志武,说:“呵?你还不放心?告诉你吧!如果这回物资到了,我保证全部供应山里连队,山外部队一点都不给!我看谁敢扣!关于酒的事你还别说,师里还真替大家想到了,师农场准备自己酿酒,将来发给一线工作的干部。不过,那可不是为了给你解馋,是考虑到大家长期生活在潮湿环境,容易得风湿病。虽说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但总还是管点用。”

团长这次来,还带来一支医疗队和文艺宣传队,给从未响过锣鼓音乐的大山里,增添了更多生气。临时舞台还在搭建,消息已传进深山。

演出这天,天刚擦黑,部队还没集合完毕,周围的老乡们举着火把,串亲告友,聚众搭伙的来了。部队圈好的方阵外围,已经形成厚厚人墙。

指挥部队进入位置坐好后,看着周围兴高采烈的老乡,李中海对邢志武说:“连长,你说来了这么多老乡,咱们来的这一路上,走了十几个小时,也没看见几户人家,这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邢志武扫视了一下部队周围的老乡,说:“鬼知道!这穷地方!最好还是少来点好,省得惹麻烦!”

李中海不解的问:“人家来看节目,能有什么麻烦?”

邢志武不屑的说:“哼!看节目?没那么简单吧?这什么都怕比!你也不想想?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童蛋子,哪个未来的丈母娘看了不眼热?你好好看看那些大姑娘老娘们的眼神!再赶上咱们哪个浑小子想捡便宜,不出麻烦才怪呢?”

李中海笑了笑,说:“连长,你想多了吧?”

邢志武说:“我想多了?什么我没见过?这鬼地方,穷得兔子都不拉屎,是个人都想离开!人穷志短啊!怕就怕人家给你送上门来。以前别的地方又不是没遇到过?我把话给你搁在这,不信以后你等着看!”

李中海似信非信的笑着摇了摇头。

部队到齐后,演出还没有开始,各连队之间,响起此起彼伏互不相让的拉歌声:

“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山砍去……。”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

各连一支一支不断高歌,用响亮整齐的歌声,显示自己实力。哪个连也不愿意败给其他连。

邢志武在一连队伍前后,不停来回跑动。三十几岁的汉子,睁圆双眼,孩子般高兴地挥舞着拳头,使劲鼓动,高声激励战士们放开嗓门吼叫。

坐在小板凳上的战士们,手扶着枪,挺直腰杆,伸长脖子,扬起头,支着耳朵,紧紧盯住自己连队的指挥,努力跟上指挥节奏。随着歌曲的拍子,有节奏地晃动身体。他们的太阳穴上,脖子上的青筋,随着歌曲的旋律,一跳一跳鼓得老高。

各连的干部们,在队伍中跑来跑去,不断打着手势,鼓舞已经高昂的士气。尽管并没有唱歌评比,但军中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的气氛,仍然在充满挑战的歌声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三连的!来一个!……!”

“一连的!来一个!谁指挥?……!”

“一连长!……!”

“一连唱得好不好啊!……!”

“好!”

“再来一个要不要?!”

“要!”

“鼓掌!”

“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快!快!快!…!”各连的掌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生龙活虎的拉歌场面,带着节奏整齐响亮的掌声,让很少走出大山,从未见过这种气氛的老百姓们,被部队朝气蓬勃互不相让的气势,带得跃跃欲试,不停喝彩叫好。

激烈的拉歌较量,随着女报幕员出现在舞台上,在她美妙的报幕声中,嘎然停止。

久离人群的年轻人们,对已经看过多遍的节目,没有太多兴趣,舞台上的另一番景色,却使他们得到很大满足。每当女演员登场,都会引起他们热烈掌声。坐在队伍最后面的战士,更是伸长脖子,睁圆双眼。年轻军人久藏的爱美之心,这个时候,在这个荒山野岭中被诱发出来。

算不上精彩的文艺演出,老乡们看得目不转睛,鸦雀无声。

孙毅飞把文书和通信员都轰去看节目了,自己留在下来看家守电话。他想毫无干扰的看看图纸和资料。

打隧道,对孙毅飞还是一个陌生的领域。他不喜欢打无准备之仗,工程还没有全面展开前,希望自己能尽快熟悉整个工作。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音乐锣鼓声,丝毫没有干扰孙毅飞看资料的兴趣。站在桌旁,把所有的图纸摊在桌子上,聚精会神看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