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七章  活英雄 第三十五节   夺取封土(一)

cnkhtd163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size][/URL]              封土南部的平原耕地上。   蒋辉大声的呼叫了一阵子后,就关闭了电台,把电台背上后背就向着南边飞奔,现在蒋辉的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利用这部电台,把敌人引开,引得越远越好。   “日~日~日~”一阵刺耳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正在飞奔的蒋辉听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封土南部的平原耕地上。

蒋辉大声的呼叫了一阵子后,就关闭了电台,把电台背上后背就向着南边飞奔,现在蒋辉的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利用这部电台,把敌人引开,引得越远越好。

“日~日~日~”一阵刺耳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正在飞奔的蒋辉听出这是炮弹扎下来的声音,没有发愣,向前一扑,就直接伏到了地上,正好他伏进的是一个土坑,这里可能是Y南老百姓挖土所致,手抱头,手指堵住耳朵,这是本能的反应,也是能在炮弹爆炸中活下来的希望,其实早在蒋辉伏到地上后,他就已经想明白了,这一次他自己是凶多吉少,从天空中传来的“日~日~”声他就判断出这次落下来的炮弹不少,而且都是冲着自己来的,到这时,蒋辉的脸上倒是俘现出了一丝微笑,因为他的计划成功了,即然炮弹能打来,那么这炮弹就一定是从坦克里打过来的,即然坦克能过来,那么敌人一定是被电台的呼叫给引来的,这样敌人就中计了。

生与死,蒋辉现在已经看透了,就在他下定决心以自己和电台做为诱饵的时候,他就已经抱了自己必死的决心,他没有指望能活着回去,也没有指着自己能回到家乡在父母跟前儿尽孝,想到父亲和母亲,蒋辉的眼睛湿润了…………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地里的庄稼被炮弹的爆炸炸倒了一片又一片,一朵又一朵美丽的烟花在这漆黑的夜里绽放,蒋辉所在的地方很快就被一片爆炸带起的烟雾给淹没了。

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冲击着这片土地上所有的事物,巨大的爆炸声,能让置身于此的人疯掉或是永远的失聪,蒋辉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境地,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被炮火扬起来高达几米的泥水波,一朵朵美丽而又绚丽的烟花在自己的身边开放,小时候,蒋辉经常在自己的家门口燃放鞭炮和烟火,可是这里的烟火却是这么的屡利,地边的几棵树木钦刻之间就被强大的炮火或给掀倒,或给炸断,激动的蒋辉张开嘴巴大叫了起来,可是他的叫声却远远比不上爆炸的巨响,完全淹没在了这爆炸声中,这是他第一次置身于炮火之中,第一次经受炮击,事后如果你问蒋辉战争中什么最可怕,那么他一定会回答你,在受到炮击时最可怕,因为他能把一切都给毁掉。

封土北线Y军地方部队在接到撤退回城内的命令后,渐渐的走出了自己刚刚修建好的简易工事,准备向着城里撤去,被安排在阵地最北面的一个Y军地方民兵排是最后一个接到命令的Y军地方部队,而这时,其他的部队已经离开了阵地上了路,排长在骂了一句娘后,就带着全排走出了简易的工事。

就在这时,这个民兵排里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民兵,他参加民兵组织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感觉到自己肚子在和自己闹别扭,就向排长说了一声,然后便毛手毛脚的跑进了小树林,刚解开裤子蹲下,还没有拉,他就听到树林外面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偶尔还会有几声手雷爆炸的声音传来,还有濒死者的哀叫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民兵很不解,于是他没有接着继续拉,而是系上了裤子提着枪走出了树林,当他走出树林时,却发现有一支长长的刺刀不知道什么时候顶在了自己的胸前,刺刀的主人是一个满脸杀气腾腾身着丛林迷彩服的家伙,而一地的死尸就出现在自己有眼前,他们都是自己人,而他们民兵排长也躺在这些死尸之中,与先前不同的是,他的身上多了好几个弹洞,这恐怖的场景吓得Y南小民兵,括约肌一松,“呼拉”一声就拉在的裤子里。

十五分钟后,枪声渐渐的停了下来。

“不要恋战!马上向封土开进,这些藏在树林里和山上的小鱼小虾先不要管他,先拿下封土是头等大事。”这时,一个Z国军人带着几个Z国兵走来,这个Z国军人正是营长闫为民。

一营好不容易饶过了丛林穿插到了封土的北线,正好赶上Y军走出在山中简易工事向城内撤退,时间紧迫,闫为民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了,就下令朝着正在撤退的Y军民兵和杂牌部队一通好打,原本战斗力低下的Y军杂牌部队和民兵根本就不是Z国军队的对手,再加上正处于撤退的路上,于是很快就被一营给击溃,能逃回封土的敌人根本就没有几个,再也组织不起想像的反抗了。

一营兵贵神速,在击溃打散了Y军的杂牌部队和民兵后,很快的就进入了没有驻军把守的封土,而这个时候,支援封土守军的四辆坦克和

Y军337团的一个连也正好赶到封土,与一营撞了个正着,两支部队在城内相遇,然后就是开打,枪声、炮声、手雷声、濒死者的哀叫声、受伤者的呼救声,交织成了一片,战斗进行白热化。

大约在二十分钟后,枪声渐渐的小了,战斗进入相持阶段,一营缺少的是反坦克重武器,而敌人缺少的则是为坦克提供掩护的步兵,因为337团的步兵一个连在进入封土时,首先就与铁血一连撞到了一起,马洪这个家伙,当下就提着81式步枪杀了上去,战士们也都一跃而起杀向刚刚进入封土的敌人,由于Y军部队还误以为封土在自己的手中,没有防备,于是一连一通好杀,直到Y军坦克加入战团,马洪才不得不在闫为民的再三命令之下将一连给撤了回来,可是步兵337团的那一个连,已经让马洪给打得残废了,根本无法为四辆坦克提供较为安全的掩护。

战斗一下子进入了相持阶段。

337团行进途中。

“刚才的炮击效果怎么样?杀伤了多少敌人?李团长!”阮成笑呵呵的拿着对讲机与正在第二辆坦克车内的装甲团李正宏团长说话。

“还伤了多少敌人?球毛都没有看到一根!只有一片被炮击炸倒的庄稼,连个一个Z国人的鬼影子都没有看到。”李正宏在对讲机里怒道。

“什么!没有杀伤到一个敌人!”阮成也吃了一惊,“这怎么样可能?”

“你问我!我问谁去!”李正宏接着怒道,李正宏正为阮成让坦克部队打先烽,而步兵坐在后面的事情而恼火。

“看来Z国人的速度的确够快呀!”阮成说道。

“那怎么办呢?”李正宏问道。

“李团长,相信Z国人就在不远处,只是撤退的速度很快,咱们还要加快速度,前面是平原,他们根本就跑不了。”阮成说道。

“只好这样了,不过你的步兵可要跟上,要是失去了步兵的掩护,Z国人如果设下埋伏的话,我的坦克可就要吃大亏了。”李正宏说道。

“放心!李团长!我们会加快跟进的速度。”阮成自信的说道。

放下对讲机,阮成点了一支烟,按理说Z国人的速度不会那么快的,刚刚还出现在那一带的电台怎么这么快就消失了呢,Z国人的反应速度会有那么快吗?这一点让阮成极为的难理解,难道我们的内部有间谍在为Z国人提供情报,要不然他们怎么能知道我们变更了进攻方向。

这时,刚才那个Y军军官接到了一份电讯,是一份最新的战报,他看后情色有些慌张,马上就把电讯交给了阮成,“团长,刚刚传来的战报,情况有些不妙。”

阮成正在出神,冷不丁被打扰,极为不高兴,但是听到情况有些不妙后,又马上把战报给接了过来。

“什么!封土受到攻击!”阮成两眼一瞪。

“是的!我们在封土的守军是在撤回封土城内的时候受到了Z国人突袭的,封土守军很快就被击溃,但是当Z国人进攻封土城内的时候,我们派出支援的部队刚好赶到了那里,正好撞上,上来就打了个天翻地覆,咱们团的四连现在已损失过半,失去了战斗力,而四辆坦克也因为没有步兵的掩护只能和四连余下的人守着封土城的一角。”Y军军官说道。

“难道是我和司令部都判断错了。”阮成陷入了迷茫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