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三回 妙手书生奋勇闯五关 新政乡丁殷勤建大功 第十三回(5)戏说东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三回(5)戏说东洋


由于这次风风火火地赶来蒲城后净忙着办理兴办合资企业的事情,管理的精力有些分散,让龙永泰的心里象坐着个没底儿的轿似的。又由于没有现成的麻片可供使用,而原来布机上多织着给天津海河麻纺公司加工的国标麻袋的麻布,布机上的攀头不能很快地替换下来,因此上“防水麻袋”的生产进度并不见快。对于这个情况龙永泰昨天下午就已了解到了。他这一大清早过来公司,主要还是想给梁金鹏敲敲警钟,以避免象上次在交阳发货时一样把自己搞得焦头烂额。

梁金鹏是个黎明心极强的人,自打搞了这个家族公司之后,他便天天吃住在公司里。人上了年纪又没有多少觉睡,所以他每天早上都起的很早。龙永泰一进公司大门就被梁金鹏一眼给搭上了。一见龙永泰到来,梁金鹏便笑呵呵地迎了上来:“哎呀龙会长,怎么也不好好休息,一大清早地就赶了过来?”

龙永泰笑道:“我这临到要走了,心里总觉得不塌实,想过来再和您合计合计,这一单货我们无论如何都得想办法一定要走好啊!千万千万可不要出现什么差池!”

梁金鹏自信地拍着胸脯说道:“您老弟已经给我吃了定心丸,我这里现在的底气足着呢!事情我都已经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您就放心好了。来,车间的工人正在加班,我们一块儿过去看看!”

自打接到柳云涛打来要货的电话后,梁金鹏便及时地调整了生产计划,在给天津海河麻纺公司加工国标麻袋的当儿,早已经把“防水麻袋”的排产计划给插了进去。虽说眼下尚未组织全面开花式的突击性生产,但实际上已经把“防水麻袋”的生产导入了正常轨道,首批生产出的产品正在安排检验入库。

龙永泰随着梁金鹏到各个生产车间走马观花的转了转,又认认真真地检查了部分新生产出的产品,觉得和上次送到青岛的样品没有多大的区别,看得非常满意。自己个儿在心里揣摩着:“干什么活都是熟能生巧,哪儿有越干越差的道理!”

又想着自己在青岛并无固定的生产加工人员,而今后长期加工出口也不方便把印字这道工序全部转到青岛去做,就向梁金鹏请求道:“我那里也没有印字的专业技术人员,今后长期靠松尾先生来帮忙也不是个办法,现在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您这里兵强马壮的,能不能把印字这道工序也承担下来呀?”

梁金鹏先前已经和龙永泰打过两次交道,在整个合作的过程中并未出现过什么闪失,又见到合资企业的合作已成定局,觉得一家人不能说两家话,便一口应承了下来。并把握十足地说道:“这件事情好办。我们公司过去加工出口的麻袋也有客户要印字的,都是由我们本公司的技术人员自己制版印刷,从未出现过任何质量问题。您那里若是安排印字不方便,就放在我们这里搞算了,不然的话倒来倒去的也挺麻烦的!”

龙永泰笑道:“上次松尾先生过来印字您老兄也见到了,我看来看去也没有什么奥妙之处,无非是他们的印版字模做得好。我那里还有日本选型的字体软盘,回去后我马上给您传过来,您找人按着葫芦画瓢就可以了。不过,真到印的时候还是要多精点儿心才是!”

梁金鹏应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我们这里的路会计是个万能手,搞什么都有一套。印字的事情就交给他去搞好了!”

在车间、仓库看过之后,梁金鹏又把龙永泰领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把挂在墙上的排产计划摘了下来,一页一页地翻开来讲给龙永泰听。讲过之后又征询龙永泰有什么意见。龙永泰听来觉得排产计划安排的很细致,也没有更多的意见要讲,便叮嘱道:“这个排产计划编定的挺好,照这个计划执行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具体工作还是得要抓紧些。要防备停电等意外事故的发生,尽量地往前赶吧!”

由于各主管部门领导的盛情难却,龙永泰只好又在蒲城多盘桓了一天,又多喝了一天的酒,到了第五天的早上才和梁玉红安排启程。梁金鹏为了表达自己的殷殷盛情,执意要和柳云涛一起送龙永泰到武汉天河机场。于是由聂士发驾车五个人一起上了路。

“人逢喜事精神爽”。由于有新的加工定单到来,又由于兴办合资企业的大事已定,每个人都是喜在心头,笑在眉梢。一路上五个人说说笑笑,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

聂士发虽然自打年青时就出外当兵,又到海南闯荡过,算的上是个走南闯北的人。可是他活了近四十岁却从未跨出过国门一步。因此他对龙永泰在日本的生活工作情况非常好奇。他坐在驾驶座位上轻松熟练地把着方向盘,兴趣盎然地向龙永泰问道:“龙会长,您在日本呆了那么多年,日本的生意好做吗?”

龙永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吞云吐雾地吸着烟。听聂士发相问,随口应道:“这怎么说呢?日本是个经济发达的国家,又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他们是靠自己先进的科学技术谋求发展的,进出口贸易都很活跃。相对来讲做起生意来还是很方便的。但是作为中国人来讲,在人家的地面上做生意还是多多少少会受到一定的歧视。日本人有一种天生的民族优越感,自认为在黄种人的世界里他们是老大,对我们中国人不怎么瞧的起;而且民族排外意识很强。

比如说,你要在东京临街的铺面开商店,只要有日本人来参加竞租,中国人是很难租得到的。在这种情况之下,若是有日本人贪图小利将自己的铺面租给了中国人,连亲戚朋友都会瞧不起。就连他妈的日本妓女都是这个德行,只要你的日语讲的不纯正,让她发觉你是支那人,她就会拒绝和你ML,你多给钱也不行。我这些年在日本发展也遇到过很多困难,可以说是在一片荆棘丛中拼杀出来的。不过,你若是在事业上真的搞出点儿名堂来,真正成了气候,日本人也会很尊敬你。对于成功者,他们还是认可的!”

梁金鹏插话问道:“我看松尾先生和上次来过的小个子日本人对您还是蛮尊敬的。你们之间的关系很好吧?”

龙永泰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又吐出一团烟雾,笑应道:“是的,是的,我们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天底下的老百姓都是一样,那里都是好人多,那里都可以交朋友。在日本,我还有好多这样的日本鬼子做朋友,他们待我也是很真诚的,有困难也可以尽力来帮忙。不过朋友之间好归好,一到涉及到日本人的切身利益,就是再好的日本朋友,他的立场也不会倾向于一个外国人,特别是支那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你是一点儿辙也没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