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八章 镇守边城展奇计 偷营劫寨奋短兵 第十八章(4)险象环生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十八章(4)明岗暗哨 韩德平自幼习武,武艺超群,因为其在本族本枝儿兄弟排行中名列第六,人们又昵称为“韩老六”。过去从军期间,他曾追随冯玉祥将军和吉鸿昌将军同日军打过不少大仗硬仗,作战经验极为丰富,因而对指挥完成这次偷营劫寨的战斗任务信心十足。 在他的身后紧跟着的是“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韩德平排头引路,在他的身后紧跟着的是“金钱豹”庄青山、“小白猿”易树林、“花泥鳅”汤敬渊三个绿林弟兄。一行四百多个战士在韩德平等四人的带领下顺着地道向西摸去,潜行了一个多钟头才摸到了镇西地道的出口。

这里的地道出口可不是上次韩德平等人夜间撤退时用过的那个土窑洞口,为了保险其见,那个洞口早就已经被伪装封闭好了,这是在最近清查地道网络时新近找到的两个地道出口。

这两个地道出口远出金沙镇有七八里地,在日军兵营西边一片小高地阴坡的蒿草丛中,外表就象当地常见的狐狸窝一样,看上去很不起眼。似这样的地道出口他们又在镇子四周找到了十几个。出发之前,韩德平度其形势,选定了这两个地道口作为出击的通路。

新海县属于沿海蛮荒之地,虽然经过历代人的开垦,已经由荒草连天的野洼变成了民居繁盛的开化之地,但相对于人烟稠集的内地市镇而言,还是凋敝苍凉了很多,依然是荒草野洼多过庄稼地。由于荒草连天,野洼遍地,狐狸、獾、兔等野生动物遍地都是,所以偶而见到一些狐狸窝或獾洞根本就不足为奇。

地道的出口仅可容得一人出入,为了抢时间,四百多个战士便分成两路摸了出来。韩德平吩咐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三人点检过手下的弟兄之后,便趁着夜色穿过没人深的蒿草和青纱帐一样的庄稼地,一路向东摸了下来。

向东走过三五里地的光景,便摸到了日军士兵驻守的营房附近。韩德平用手一招,四百多个战士迅速地隐伏了下来。他伏在地上抬头向前探察了一遍,只见在他们面前自南至北横卧着一条大道,大道两边各有一道深深的道沟,道沟东面的草地里架满了临时支起的军用帐篷。

草地上长满了没人深的野草,在肃杀的夜风中东倒西歪地竖立着,飒飒作响,沿着道沟的周边有日军哨兵来回游动着,还有一些篝火在日军营房的周遍燃烧着,守卫得大有章法。

韩德平悄声向庄青山、易树林二、汤敬渊三人招呼道:“你们来看,前面就是小鬼子的营地。这些龟孙子鬼得要命,他们把伪军放在前面做挡箭牌,自己却躲在后面享清闲。照我来看,这些小鬼子是绝对想不到咱们从后面兜上来的,只要大家冲得快,打得猛,今天这一仗咱就算是赢定了!”

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三人也在用心地观察着,对眼前的景况也看得特别分明。听韩德平这么一讲,都大表赞同。庄青山笑道:“他姥姥的,这一回没有二鬼子在前面给他们当枪粪,他们就得不了清闲喽!”

易树林催促道:“韩司令,咱们弟兄都是偷营劫寨的老胳膊旧手了,冲上去打就是了,还等什么呀,你就赶快下命令好了!”说着,又扮了个鬼脸,向韩德平和庄青山等人笑了笑。

汤敬渊向他揶揄道:“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大当家的自有大当家的主意,你个小萝卜头跟着起什么哄呀!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磨道上的小驴,你听着吆喝就是了!咱们这些弟兄是干什么来的?难道还没有你的仗打!”

韩德平笑道:“易老弟不要着急,这仗有你打的!”又向庄青山和易树林吩咐道:“你们哥俩各带几个弟兄偷偷地摸上去,先把鬼子的哨兵给收拾了,咱们大家再并着膀子一起向上猛冲,一定要打他个迅雷不及掩耳,搅他个翻江倒海!”

“好!”庄青山、易树林二人答应着,向韩德平点了点头,分别从腰中的鹿皮囊里摸出早已准备好的暗器,又向后一招手,随即脚尖儿点地,纵身向前鱼跃而去,迅疾地隐没在眼前的夜幕之中。在其二人身后,另有二十多个战士相继尾随着追了上来。

庄青山压低身形,弓行猫步,不大一会就摸到了道沟的前沿,一伏身便匍匐在了西边的道沟里。他侧耳搜寻着周围的声响,听了好一会,没有发觉有其他可疑的迹象,便凝神把目光投向了大道对面的鬼子哨兵。

这时,东面道沟上的两个鬼子哨兵正手持着三八大盖儿沿着道沟的东沿来来回回游动着,又不时地向四下里观望着。两下相距不过三二十米的样子,根本没有警觉到会有什么致命的危险临近。

庄青山在一旁看得真切,待两个鬼子哨兵分离开向两边游动的时候,从地下摸起一个土坷拉向着南面的鬼子哨兵扔了过去,待其低头寻看的时候,纵身一跃扑了上去,两手从后面将他的脖颈用力一扭,只听得闷哼一声,就了了账。

鬼子哨兵的这一声闷哼立时把在北边游动的哨兵给惊动了,当他回头见到自己的伙伴委身倒地的时候,不由得心下一惊,当即大叫一声:“八嘎,什么的干活!”端着刺刀就冲了过来。

急切之间,他并没有看清他的同伴是怎么丧命的,只是陡然之间的条件反射让他吼了这么一嗓子,思想上没有任何防备,就这么稍一迟缓,恰恰让庄青山给逮了个正着,蓦然间只见得一道白光闪过,庄青山抖出的一把飞刀挟着凌厉风声刺进了他的喉咙。

眼见得两招偷袭均已得手,再无阻碍,庄青山的心中一喜,得意地把手向后一招,引领着身后的十多个战士杀奔了日军的营房。不料,刚刚冲到半路,蓦然之间只听得耳畔“呀、呀”的两声怪叫,从侧翼里伸出两柄冷冰冰的刺刀疾风般向他刺了过来,就似在他的面前刮起了一阵旋风。

急切之间,庄青山不及转身躲避,只好就地一伏身,一个就地十八滚向一旁滚了开去。等他再起身时,已经把背后的钢刀拔了出来,还没有等他出手,后面冲上来的战士就将两个偷袭上来的鬼子给砍翻在地。

原来,日军在此前作战中曾多次遭到中国军队大刀队的夜袭,已经变得乖巧了许多,为了保证夜营部队的安全,他们设了双岗,一在明一在暗,明岗在军营周边巡逻,暗哨则隐伏在附近配合接应。

对于日军这种老掉牙的防守套路,韩德平早已了然于胸,事先再三叮咛,庄青山等上来摸哨的战士又预有防备,且一个个都是近战搏杀的好手,虽然变起仓促,并没有让鬼子兵占了便宜。

庄青山见后面追随而来的十多个战士已经冲到了眼前,怕小鬼子还藏有什么猫腻,便当即指挥着众人向四下里搜索了起来。眼见得再无隐患,复又指挥着战士们向着日军的营帐冲了上去。

易树林动手比庄青山稍迟了一点。他负责摸哨的地点在北边儿,与庄青山所动手的地方相去有百十多米的光景。由于他正面的游动哨兵已经走向庄青山一边,在他的正面根本就看不到日军哨兵的影子,这使他大感疑惑。

他狐疑地四下里张望着,百思不得其解。心道:“小乖乖,我的今天的运气怎么这么好呀!莫非是小鬼子有先知先觉之明,知道老爷我要前来索命,早就逃之夭夭了?”

他正在狐疑着,只见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挎着战刀的鬼子军官。一边走着一边大声地吆喝着,似是在同什么人打招呼。他的心中一震:“哟嗬!这八成是鬼子巡哨的来了!他妈的,看来我是庸人自扰了,要是老爷早知道这里没有鬼子的哨兵,不是早就冲过去了!”

他的心里这样想着,就将握着钢镖的右手探了起来,心道“你姥姥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呀!这是你自己来送死,可怨不得老爷我心狠手辣,今天非穿你个透心凉不可!”

他正在自言自语地叨咕着,忽地从对面道沟子里冒出了一个人来,伊里哇啦地同走过来的鬼子军官打起了招呼。他虽然听不懂鸟语似地日本话,可也猜度得出是在向鬼子军官报告情况。

这一突然的变化让他大吃一惊,心中暗暗醒道:“是了,是了!小鬼子的哨兵这是在跟老爷捉迷藏呢!亏了老爷我鸿运高照,没有上了你们这些小鬼子的套儿!”觑着那鬼子军官一步一步地走近,俯身正要与鬼子哨兵搭话的当儿,一抖手就把握在手中的钢镖甩了出去。

那个鬼子军官一路巡查而来,没有发现任何风吹草动,正想俯身与道沟里的潜伏哨兵寒暄两句,道道辛苦,不成想突然从对面飞过来一支钢镖;耳听得破空之声骤起,情知大事不妙,但由于距离太近,再想躲已然来不及了。一等钢镖钻人喉咙,便应声仰身摔倒在了地上。

面前的鬼子军官一倒地,在道沟子里的鬼子哨兵悚然惊叫了起来,纵身一跃便从道沟子里窜了出来,随即回身把枪一挺,杀气腾腾地大叫道:“八嘎!”

可是,他这么回身把枪一挺,恰好把自己的空门暴露在了易树林和众战士的面前。只听得破空之声又起,七八支钢镖纷纷向他的身上招呼了上来,刹那间全都剁在了他的身上,把他穿成了一个刺猬。

易树林一见得手,把背后的钢刀一拔,趁声喝道:“弟兄们,上!”率先从道沟上飞跃了上去,其身后的战士也随着一起越过大道冲了上来。

就在这时,左右两边的搏击叱喝声纷纷传入了他的耳际,他知道其他战士也上了手,也无暇细想,便率领着手下的战士直向鬼子的营房冲了过去。

韩德平伏在后面不错眼珠地注视着前面的动向,眼见得前面摸哨的战士已经与鬼子的哨兵接上了手,当即把手中的钢刀用力一挥,指挥着后面的大队人马一起奔发,如下山的猛虎一般向鬼子的营房扑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们的身后,汤敬渊手中的流星箭“哧”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带着一串蓝色的火焰飞速地窜上了宁静的夜空!

——险象环生不须惊,流星箭冲上夜空!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