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征集百余人监督媒体 被指干涉报道自由!!

jiangnanjita 收藏 0 16
导读:“‘义务监督员’仅公开其个人信息是不够的,重要的是要公开义务监督员在监督媒体时监督了些什么?表扬、吹捧的要公布,批评、举报、谴责媒体的更需要公布监督员是谁、提交的监督报告写了什么?否则,岂不等于鼓励监督员打小报告、告黑状,充当‘新闻秘密警察’?” 今天下午,在云南首场网络新闻发布会上,网友“边民”向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提出了这个最近几天一直在网络上被热议的问题。 10月22日,云南省委宣传部通过云南日报、云南电视台、云南网等媒体刊发公告,面向社会征集100名“媒体义务监督员”。尽管公告表示,

“‘义务监督员’仅公开其个人信息是不够的,重要的是要公开义务监督员在监督媒体时监督了些什么?表扬、吹捧的要公布,批评、举报、谴责媒体的更需要公布监督员是谁、提交的监督报告写了什么?否则,岂不等于鼓励监督员打小报告、告黑状,充当‘新闻秘密警察’?”


今天下午,在云南首场网络新闻发布会上,网友“边民”向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提出了这个最近几天一直在网络上被热议的问题。


10月22日,云南省委宣传部通过云南日报、云南电视台、云南网等媒体刊发公告,面向社会征集100名“媒体义务监督员”。尽管公告表示,此举的目的是“借助社会力量,加大对新闻媒体的监督力度,狠刹有偿新闻、虚假报道、低俗之风、不良广告等四大恶疾,打造负责任的新闻媒体,着力提高我省新闻媒体的公信力、吸引力”,但仍然引起网民的强烈争议。不少网民担心这一新措施是“借公众之手给媒体戴紧箍咒”。


11月5日,云南省委宣传部再次发布公告,称“这些质疑是对我们这项工作的极大关注,更是对我们做好这项工作的极大鞭策”,为此,“将举行一场网络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各界详细介绍征集媒体义务监督员的想法、做法,回应网友的质疑”。


“网络新闻发布会可以在以后成为常态”


下午3:30分,云南省首场网络新闻发布会正式在云南网举行。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云南省记协副秘书长汪林正以及5名刚刚接受了证书的媒体义务监督员在网络上发布了新闻并回答了网友的提问。对于网络新闻发布会这种新鲜的新闻发布会形式,伍皓认为,这可以在以后成为常态。


伍皓说:“互联网正在成为重要的新兴舆论场,也正在成为老百姓参政议政的重要渠道。对网络舆论、网络民意,已不能再视而不见、漠然待之。”


伍皓认为,网络新闻发布会会改变新闻发布和信息公开的方式,改变新闻宣传管理的方式,改变公众接受信息的方式。传统的新闻发布会主要是面向媒体,到场的只能是少数被邀请的媒体,获得提问的机会也很难得,往往是被指定。而网络新闻发布会,不仅面向传统媒体和新闻网站的记者发布新闻,记者通过在线的方式参加新闻发布会,感兴趣的网友也可以直接参与进来。网络新闻发布会是没有围墙的,没有限制的,任何媒体、任何记者、任何网友都可以端坐电脑前接受信息发布,并提问。


“我认为网络新闻发布会可以在以后成为常态,成为信息公开的一种可以经常采用的方式。”伍皓说。


伍皓直言到,尽管越来越多的地方和部门开始设立“网络发言人”,但网络发言人怎么在网上发言,怎么通过网络的形式发布新闻,仍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大家都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因此还要去摸索。“它对发布者的要求更高了。一旦有热点事件和热点新闻,就必须更快捷、更及时、更公开、更透明,因为有更多的眼睛盯着信息发布者。”


“没有监督,话语权也可能被滥用”


与传统的新闻发布会一样,云南省记协副秘书长汪林正作为新闻发言人发布了“云南新闻战线征集百名媒体义务监督员”的消息。


他说,此次征集活动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和响应,半个月的时间里,共有超过200人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报名。云南省委宣传部、省新闻“两会”按照吸纳社会各方面人士的原则,从中精挑细选出100人作为媒体义务监督员。100名媒体义务监督员中有研究员、教授、高级教师、律师、生产一线科技人员、企业生产经营者、农民工、个体户,现役军人,代表了社会的各个领域和各个方面;其中,硕士和硕士研究生3人、研究生(包括在读)2人、大学本科生(包括在读生)48人、大学专科生30人,高中(中专)生5人;他们中年龄最大的66岁,最小的17岁,20至40岁上下的占了90%以上。为加强媒体义务监督员队伍管理,明确其义务、职责,省委宣传部、省新闻“两会”制订了《媒体义务监督员暂行管理办法》、《媒体义务监督员守则》,并举行颁证仪式,向100名媒体义务监督员颁发了证书。


“征集媒体义务监督员,目的是让媒体接受社会监督,从而增强自律意识,实现自我管理。”在回答网友提问时,伍皓说:“我们聘请媒体义务监督员,基于这样一个认识:媒体要履行好舆论监督的职责,媒体本身也要接受公众的监督。没有监督,话语权也可能被滥用。”


汪林正说:“监督员是云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负责日常联系。在从‘管媒体’转向‘管信息’转变后,党管媒体的原则不能动摇,但我们希望宣传部门能减少一些对媒体的微观管理,因此我们更多地把一些对媒体的具体管理移交给记协,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让新闻媒体实现自我管理、自我约束。”


“不是有了监督证,就可以干涉新闻媒体的正常采访”


尽管发布会上,伍皓、汪林正和监督员们回答了“义务监督员是否早已‘内定’”、“监督员们的身份”等问题,但是两个小时的发布会仍然没有平息网民参与热情。“媒体义务监督员”是否具有广泛的代表性、监督员有能力监督吗、监督员怎么监督媒体,带着这些疑问,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伍皓。


对此,伍皓说:“监督员不是‘代表’的概念,而是‘热心读者’的概念。监督员来自各行各业,但媒体从业人员和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是不允许报名的。”


他指出,监督员可能不具备专业知识,但他会从读者的角度提出自己的意见,当然他的意见不一定是对的,但至少可以向省记协提供线索和信息,总比原来省记协就两三个人好。这些监督员都要在上岗之前进行培训。“并不是只有监督员才有监督媒体的权利,只是他们比公众更热心一点,并且形成固定的信息渠道。”


对于“边民”提出的义务监督员是否是“打小报告、告黑状,充当‘新闻秘密警察’”的问题,伍皓说:“媒体进行舆论监督,但谁又来监督媒体,宣传部门并不想过多束缚媒体的手脚,用社会监督的方式来增加媒体自律意识。‘媒体义务监督员’机制是行业自律,而不是强化政府对媒体的管制。”



他指出,宣传部门想用这种机制,让公众加入到监督的队伍中来。监督员发现问题后,向省记协提出意见,省记协会调查核实,当然我们规定,监督员只能监督媒体,不允许直接干扰、干预、指责媒体,不能直接对媒体的报道指手画脚,必须通过记协来发表意见。媒体义务监督员是来帮助媒体提升报道水平、帮助媒体改进工作的,而不要以为有了这么一个监督证,就可以干涉新闻媒体的正常采访,或者阻碍、限制媒体的采访,没有赋予他们这样的职责。


“所以,我跟监督员们说,你们不仅要监督新闻媒体是否有虚假新闻、低俗报道、坑人广告,监督新闻工作者是否在采访报道中有违规违纪,包括在热点、敏感公共事件中,新闻媒体是否缺位了、失语了,也在你们的监督之列。”伍皓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