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彷徨集:迷茫的一代

懒猫1181 收藏 21 320



彷徨集:迷茫的一代

{光亮与黑夜}


苟游世上,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分子,想发自身出些许光亮的原质,就像萤火虫,能量燃烧着,至少会让看见它的相似物种们有点觉查,一只萤火虫在闪亮着生命,可那只是一个光亮的小点,再璀璨也难照亮无尽的暗夜。

自打能辨识和独立去浏览这个生存的方土,命运已经将无形的绳索牢系,只是一下觉察不到,但这绳子却的的确确的存在着。生存之机险,是在我们的狭小空间被挤压得难以喘息腾挪又不得不辗转前行的时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远比我们的从动乐观更加严峻和缺乏情感温度。

群居物种落了单,再强也成不了气候,盲目的跟随又如埋头拉车,结果走的是一条绝路。只有聚集所有的光和热,才能找出路大步向前,如果再有足够的能量,就可生出羽翼,挣脱束缚振臂翱翔。



彷徨集:迷茫的一代

{无穷动与从动}


如巨大不见底的深渊,一个超级大漩涡不断擭取着能量,吞噬其所能吞噬的一切物质和生命,也包括光和热。卷入其间的一切意识体几乎都被这股不可抗力左右和再造,甚至连呐喊的一瞬也是不能。物质被萃取出精髓,因被塑造而变得华光异彩,而生命已黯然失色,一副灵性皮囊包装的机器,被强大程序遥控着,成了无数锚链上的一环滚滚不息,成了这巨大永动机没日没夜颠狂运转的一段渺小链接,在滚滚巨流里浮沉着被趋入不知名的去处。那些上有知觉的变异体想游离挣脱这桎梏,往往被卷动的齿轮念得粉碎,但,他们却依然执着地义无反顾。

在这家机器中,一切都是被设定的圈套,让你如被栓了链子的走狗,你的温驯服从是他们唯一所需要的,别的什么一概切除,听话就好。



彷徨集:迷茫的一代

{谁是谁的谁}


一只两手双腿动物,若是将它独自丢弃在茫茫自然中,估计活不过多久,而一群两手双腿的物种纠缠在一起时就很可怕,隐藏其中的能量几乎可以吞噬整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宽容慷慨地接纳着这个物种的一切行为,因为她的心胸无比宽阔,虽然偶尔她也会发点小脾气,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悦,但总的来说,她简直是温柔而又温顺的慈母般溺爱着这个已被膨胀填满的物事。

姑息和溺爱造就不出好材,放任与漠视使得情势更趋恶化,欲望的邪灵一旦附体,等着你的绝美好果子吃。



彷徨集:迷茫的一代

{两个世界的困扰}


一个无形推手掌控着一切。望着被圈囿在围栏里的四腿物种,貌似享尽了活着的极致,一派衣餐无忧的小洞天地,然而相较那些依然在野地里疲于奔命、结局叵测的同类来说,它们那茫然的眼神褪尽了灵性,偶然闪过的野性也昙花一现间,又恢复了仅具象征意义的身体符号,其价值也就是共另一个物种不必劳师以远地奔波到那曾繁衍养育它们的广袤土地,只不过一个不知尚有另一个世界,温饱而安于天命,另一拨饥寒交迫,却不甘现实的摧残,玩命地奔波出冀望的乐土。这两个不同境遇的相同物种,不知谁更加乐从彼此的归宿。

人的灵性和创造才能,源自于思想火花的碰撞,而思想的生长需要宽松的环境,禁锢了环境,思想也就慢慢的枯萎,人若无思想,和动物就一样了。


彷徨集:迷茫的一代

{赏心悦目的盆景}


盆景很美,因为我们这样观赏它,至于被塑造成盆景的那个东西是不是喜欢这样,没有人会去在意,只要它看上去好看就行。于是,由不得你愿不愿意,那只如上帝般能耐的神手巧夺天工,把你们造就成有了“价值”的东西,或者叫做物品吧。

人,直立行走的物种,这是自然的。树,也是要直立着生长才健康,能够挺拔伟岸舒展着向上,大概是树的梦想,但不幸的是:我喜欢盆景。

人与树,不知是何种关系,但人与人则是同类,若是把育人当作塑造盆景般去操办,简单到是但简单了,但那能用么?



彷徨集:迷茫的一代

[与你无关,但结果由你埋单}


争霸。来得突然,始料不及。一只陌生壮硕的雄狮不请自来,狮王不得不应战,血战数百回合不敌,落荒而遁匿。

如果你是母狮,性命虽是安然无忧,但幼崽则面临灭顶之灾的痛,却是没得选择的代价。当幼崽一个个丧命于新大王的血盆大口,哀鸣一片。然而随着时间的延展,痛楚渐渐消弭成欲望的本能,于是,新的繁荣替代了灾难后的哀伤,一切又归于常态,仿佛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但不知母狮的心里是否烙下了印记。

联想到若是人类,真不敢想象,对母狮的麻木,代价就是丧失幼师的揪心之痛,可惜造物如此,徒唤无奈,若人也是这般逆来顺受,那真是可怕的事,不知现在和历史里,这样的事发生过没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飞得更远 在第17楼的发言:
文艺理论界有一个词汇叫“安特莱夫式的阴冷”,

是一种表现上的风格。鲁迅先生深得其益,也深

受其害。我们总是开导自己看开点,难得胡涂好。

近来自己也写了一些原创,还让删了两篇,都是

精华,点击过万。难过之余想来也没什么。干嘛

呀,搞得那样认真呢,哪有什么值得你去认真的

事?你说又如何,不说又何如。自勉、与兄共勉。

这里头还有个潜台词,只要生命,走向归宿就是结语,这似乎一切个体以悲剧首尾,尽管如此,人们总是嘲笑飞蛾扑火的愚蠢,却又不可抵御攀登征服带来的的刺激诱惑,是安身立命般附庸或是特立独行式的顽固,个体连接成的网填补了这个遗憾,个体情结也就微乎其微,悲剧被戏剧掩埋。


共体趋势始终选择了中庸,调和一切不可调和,就像钢琴师,将杂音一一剔除,笼统成了高度的和铉,谐调,尽管曲调不甚优美。

 以下是引用我是兄弟 在第14楼的发言:
认识自己是平凡的人,应该做平凡的事,偶尔伟大也不放过,遇到事情当然是面对它,解决它,放下它,继续前行

兄弟说的是,遇堵则疏之。


因是群居物种,个体与群体走向息息相关,个体的行为者折射群体共识。

朋友得顶一下。认真太累,而且没用。

文艺理论界有一个词汇叫“安特莱夫式的阴冷”,

是一种表现上的风格。鲁迅先生深得其益,也深

受其害。我们总是开导自己看开点,难得胡涂好。

近来自己也写了一些原创,还让删了两篇,都是

精华,点击过万。难过之余想来也没什么。干嘛

呀,搞得那样认真呢,哪有什么值得你去认真的

事?你说又如何,不说又何如。自勉、与兄共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1楼朋友说得好,认真太累。但不至于无用,回首往昔,总是感慨岁月的沙漏无情。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