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人大副主任宋勇案内幕:收地产商巨额贿赂!!

jiangnanjita 收藏 0 681
导读: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B/BE/BEDB7D8EE9E9C6A4742AC1F0E9F19AA1.jpg[/img]   朝阳市北大街改造是其“政绩工程”,更是“伤民工程”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3/37/37CE975B212FD596DA2EA004D3079E41.jpg[/img]   宋勇   10月12日,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宋勇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辽宁人大副主任宋勇案内幕:收地产商巨额贿赂!!


朝阳市北大街改造是其“政绩工程”,更是“伤民工程”


辽宁人大副主任宋勇案内幕:收地产商巨额贿赂!!


宋勇


10月12日,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宋勇被中纪委双规调查。次日,中纪委方面证实,宋勇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10月22日,中组部有关负责人证实,宋勇因严重违纪,中央免去其领导职务,正在按程序办理。


宋勇案发源于其主政朝阳市期间的一宗土地大案,并与原朝阳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宋久林案有关。2008年9月,已任朝阳市委常委、凌源市委书记的宋久林被双规。


宋勇、宋久林主政朝阳市期间,曾启动了针对朝阳北大街的改造,其中涉及数亿土地出让金未按程序使用,以缓缴的形式庇护地产商,从中受贿。


妻子在房地产公司当副总


宋勇妻子崔某本系辽宁作协作家,兼朝阳市义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崔某和弟弟曾于今年年中被查,随后,宋勇被限制出行。宋勇的秘书李云龙也被双规。


宋勇的司机也因帮助宋的妻子转“财物”一度被查。专案组根据其交代,从崔某姐姐家起获“巨额财物”。知情人介绍,“宋勇儿子的一张卡上有存款4000万元”。


老部下“落马” 宋勇案发


一年前,朝阳市委常委、凌源市委书记宋久林落马,宋勇案浮出水面。


宋勇与宋久林关系不一般。2002年4月,宋勇由盘锦调任朝阳市代市长、市委书记,不久开始朝阳北大街改造,时任朝阳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并兼任朝阳市委常委的宋久林成为其干将,二人成为项目正副总指挥。


2008年9月宋久林事发。据辽宁省纪委、省监察厅介绍,宋久林在任朝阳市委常委、凌源市委书记期间,收受六个企业法人的300余万元。在凌源市直、乡镇、街道领导干部调整提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先后收受17人所送人民币34.3万元、美元1万元。宋久林父亲去世,办葬礼收45万元。


专案组透露,宋久林案将进入司法程序。


涉足矿争篇


宋久林任凌源市委书记时,宋勇将福建商人汪长任介绍给宋久林。汪长任通过宋勇的妻弟认识宋勇。汪长任最初仅投入68万元注册资金,通过宋久林的关系帮助控制凌源市万元店铁矿,短短两年多获利数亿元,打造了宋久林和宋勇之间的另一个利益通道。


从矿山争夺中获利


汪长任1960年生,福建古田县人,2005年9月13日在凌源注册成立天源矿冶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仅200万元。


宋久林来凌源上任后不久,就派人转告万元店镇领导,要求已经承包经营尚未到期的万元店铁矿转制。宋久林也多次来做工作,要求把铁矿卖给天源矿冶。


不久,万元店镇党委书记、镇长、副镇长三人因收红包被以受贿罪判刑入狱。镇领导班子撤换后,承包合同尚未到期的万元店铁矿迅速以2000万元价格转卖给天源矿冶。


凌源市铁矿资源丰富,集中在万元店镇。除万元店铁矿,这块约5平方公里资源区内还有18家小型铁矿采矿点。汪长任到来前,凌源市原准备整合18家矿点申领采矿许可证。各采矿点矿主均投入了数百万元购置设备,准备开采。


2005年11月8日,辽宁省国土资源厅批准两个铁矿划定矿区,总储量超105万吨,但矿主们未等来采矿许可证。凌源市官员透露,宋久林就任凌源市委书记后,指示更改方案,将万元店铁矿之外的所有矿区资源以2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天源矿冶。


如此,天源矿冶以4000万元价格掌控了万元店镇全部的铁矿资源,注册资本由200万元增至4070万元,其中汪长任出资1343.1万元,占33%。众矿主血本无归,怨声载道。


2008年,天源矿冶被估价2.1亿元,以1.72亿元的价格将83%的股权转让出手。初步查证,宋久林、宋勇在此中亦有斩获。


宋勇主政朝阳市近6年,房地产开发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2007年1~9月,朝阳市即完成房地产开发投资60.21亿元,与该市“十五”的投资量持平。他用非常规手段助推房地产开发,引发上访潮。多名开发商凭借城区改造工程成为亿万富翁。


宋勇与多位房地产开发商关系密切。他案发后,与其最亲密的朝阳华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孙跃武和朝阳义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刘宏伟均被控制接受调查。


开发商没走程序拿走最好的地


2003年朝阳市北大街改造工程是时任市长宋勇(后任市委书记)的“政绩”工程,实际上是“伤民工程”。北大街是老城区及城乡结合部,都是破旧老平房,改造工程总面积达2平方公里,差不多占朝阳城区面积的四分之一。


工程指挥部人士介绍,双塔街是北大街改造中最好的一块地,但没有走招拍挂程序,直接被孙跃武拿走开发。原朝阳市国土资源局一位领导表示,朝阳北大街土地出让金3亿元免交并非事实,只是没有按规定进财政账户,而是直接抵付开发商垫资建设经适房以及其他基础设施。


北大街改造征地涉及动迁户5000余户,政府从国家开发银行贷款1亿,补偿城中村村民。扣北村在改造中所有土地被征用,村民丈量全村土地为4816.45亩,但朝阳市国土局的数据为2775.50亩,村民认为“国土局的丈量有问题”。


总工会被强拆未获补偿


宋勇在征地拆迁中惯常用暴力强制拆迁的手段强力推进,引发不断的上访浪潮。


因对市委市政府组织强拆单位大楼不满,朝阳市总工会部分职工曾六次赴京上访,并上楼顶护楼,但仍未躲过强拆的命运。


原朝阳市总工会大厦及工人文化宫是朝阳市最繁华地段。2006年,朝阳市总工会和邻居新华书店均被政府强拆,腾挪出来的黄金地段及周边400余亩土地由义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


原来的朝阳市总工会一楼3800平方米均为临街店铺,拥有多个商业网点,每年租金收入二三百万。工会曾向市政府提出,工会掏钱,按市政府规划建设新商业大厦,被宋勇否决,工会大厦于2006年被强拆。


义利公司在核心城区圈地400余亩,事实上其注册资本仅800万元。义利公司董事长刘宏伟与宋勇关系甚好,曾在朝阳市参与多处繁华地段房地产开发。宋勇的妻子崔某在义利公司任副总经理。


在朝阳市总工会大厦拆迁期间,中华全国总工会曾派人来协商,与朝阳市政府达成“等值交换”协议。根据协议,在离旧址不远的原朝阳体育馆,由政府出资在此盖成新的工会大楼。同时,在未来的燕都商厦,补偿工会4000平方米商业店铺,后改为补偿5300万元。


朝阳市总工会退休的秘书长李长春称,“到宋勇、刘宏伟案发为止,义利一分钱补偿未给。原工会大楼那块地的1.2亿元出售款,义利仍拖欠6000万。”


而更令他们气愤的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的领导刚走,朝阳市政府便将协议的朝阳体育馆地块又卖给了另一房地产商孙跃武,孙在体育馆盖起了朝阳市最大的商厦——兴隆大家庭,工会被迫迁往城郊的开发区。


失地村民频上访


在北大街改造前,扣北村共有村民2700多人,2003年被征地后,突然多了100多户“村民”来分征地补偿费。村民获得的补偿为每人34800元,三口之家约10万元,但他们从此失去生存资源,也没有工作。


村民失去的不仅是土地,还有房子。因为朝阳北大街改造,村民土地和宅基地都被政府划拨给开发商。2006年7月5日,开发商刘宏伟派推土机将房屋推倒。村民无处安身,搭大棚住一年多,才搬进开发商建成的安置房小区。


“安置房以900元/平方米卖我们,但被拆房子补偿最高才700元/平方米。”一位村民说。


“安置房是豆腐渣工程。”一些回迁居民说。有的房子,住户刚搬进去,地板就塌陷了一个洞,房间可以看到楼板开叉,墙壁裂缝可以塞进手指,“水泥不够,一抠就掉一大片”。村民对补偿金额和政府与开发商的各种黑幕不满,多年上访。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